刚刚更新: 〔醉爱如蜜相拥〕〔神魔之上〕〔刘先森,我们没有〕〔重生军少辣娇妻〕〔龙魂特工〕〔极品透视小神医〕〔逆天战神〕〔九仙帝皇诀〕〔震关山〕〔怎么又是天谴圈〕〔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我只是个女配〕〔我家农场有条龙〕〔总统,霸爱成宠!〕〔表弟总犯规〕〔军少枭宠:重生恶〕〔妖孽夫君,找上门〕〔秦时权臣尽妖娆〕〔圣人吟〕〔修行高手在都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小时候的温妮
    温暖的火堆在壁炉里哔哩啪啦的燃烧着,使得在小冰河世纪格外寒冷的小石堡暖洋洋的,光线透过凹凸不平的玻璃穿进房内,照的大厅在明亮中带些昏沉。

    这样的气氛一时间让温妮呆立在那里,温暖恍然如梦中。

    只有在梦里,她才能吃得饱这么温暖,温妮有些拘谨的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但是她哥哥一直都没下来,好奇心使她克制不住自己,很快就跳下了椅子。

    对于还很瘦小的温妮来说,房间内的一切都很巨大,而且非常有吸引力,精致的木桌子和椅子,虽然陈旧,但是也远比温妮茅草屋中的木板要好很多。

    柜子中摆着一些传统的工艺品,但是都没有正上方挂着的那张画像那么美丽,温妮仰着头,画中是一个美丽的女子,有着繁杂的发饰和精致的面庞,这是那名巫师的妻子么?温妮很好奇。

    一旁滴滴答答走着的吊钟再次将温妮的目光吸引了过去,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钟表,钟摆一左一右的摇晃着,温妮也一左一右的随着它的动作出神看着,像是时间被停止了

    “哗啦啦!”身后突然出现的一阵水声吓了温妮一跳,是哥哥回来了?但是她一转头,就看到了令她惊恐的一幕。

    刚刚还放在桌子上的盘子们一个个的飘起来,一摇一摆的躺进水槽中,开始洗刷起来,温妮的瞳孔瞬间收缩在一起。这情景就像是一个看不见的幽灵在刷盘子!

    她哆哆嗦嗦的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直到那些盘子洗刷完毕,静静的叠在了一起之后,温妮才轻轻地小出一口气。

    那是。。那是怎么回事,温妮皱起眉头冥思苦想,很快,她就想到了一件事,自己的哥哥曾经说过,这里住的是一名巫师。。会魔法。那么。。刚刚的就是魔法吧。

    小孩子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年龄。也是一个接受任何信息都比较快的年龄,再想到这种可能之后,温妮没有过多的纠结魔法到底是什么,但是却感觉魔法很厉害。

    只是她安静了没一会。就再次坐不住了。

    一旁那个松松软软的椅子看起来很不错。但是显然温妮还记得易嚣刚刚说的话。所以没有随意去触碰。

    但是墙角放着的另一些东西,也看起来很有趣。

    易嚣刚刚搬进来一个晚上,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处理。只是简单的用了几个家务魔法,而且原本这个石堡里就没剩什么东西。

    这个时代的路实在是太坑爹了,城内泥泞,城外根本就没有路。

    在人和马以及其他家畜一起居住的城市中,粪便简直随处可见,旧欧洲可是没有厕所的,不然为什么城内的泥路会变得泞。。

    这样的事情使得易嚣简直吐血,就算不是洁癖,一般人也受不了吧,这是源于心理上的厌恶,有时候易嚣都下不了脚。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易嚣特意在隔界中翻出了几双加厚的长筒靴,厚厚的鞋底让他再也感受不到那些令人不愉快的东西了。

    回到石堡后一个清理一新就可以搞定,对此,易嚣非常满意,所以说,十六七世纪盛行靴子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是这在温妮的眼中却成了一个好玩的东西,她见过这种靴子,曾经在她的村庄里来过几名红色制服的神气长官,她躲在家里远远的看着,不过他们穿的远没有这个靴子精致漂亮。

    漆烟发亮的皮质长筒,侧面还有一排排尖锐的长钉,黄澄澄的金属在皮革的映衬下散发着异样的光泽。

    温妮小孩子的心起,比划了两下之后,拽着破旧不堪马上要散架的旧裤子费力的将小腿伸了进去。

    靴子够长,而且是超长了。

    当温妮的两只脚陷入靴子里后,长长的靴子简直要给她整个人都装进去,直筒早就没过了膝盖继续向上延伸了。

    不过温妮玩得很开心,蹦跶了两下之后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移动,厚重的靴子将她固定在原地,靴子的重量不是她瘦弱的身躯能够承受的。

    然而当温妮想要褪下靴子的时候,才发现这远比穿上去要难得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长期的营养不良让她的腿过于羸弱,一点力量也没有。

    而易嚣走到楼下时,看到的就是这令他万分纠结的一幕。

    “是熊孩子吧。”易嚣面无表情地眨了眨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温妮。

    温妮立刻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想要转过身去但是却带不动靴子,于是只能可怜巴巴的扭过头,害怕的叫了一声,“巫师先生。。”

    她没想到下来的是易嚣,温妮心中有些害怕,对于巫师的印象她还停留在那些被烧死在火刑柱上的人,哪怕莱文已经解释过了,温妮的心中还是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

    但是她更加害怕的,是哥哥会因为自己做错事而被赶出去,温妮知道外面的很难弄到食物,所以此时,身子有些发抖。

    这个时代。。人命不值钱,温妮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她一直生活在哥哥和父亲的保护下,只知道食物的珍惜,却不了解这个时代阶级的残酷性。

    而易嚣一身烟色的长袍和毫无表情的苍白面孔,更是给温妮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不过易嚣本意并不是这样,他只是想着要不要来个飞来咒,靴子飞来,或许会很简单,不过小女孩可能会受伤,还是算了。

    特权阶级,永远都存在,而旧时代的贵族,对于平民来说更是摇摇在上可怕无比。

    当然,易嚣并不是贵族,但是他有这个实力,连贵族都可以随意处死自己看着不顺眼的贫民,巫师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不过易嚣并不需要杀那么多人,实验材料够了就可以。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易嚣慢悠悠的走到温妮身边。

    “先生,对不起,不要赶我们出去。”温妮低下头,不敢去看易嚣的眼睛。

    “不会把你们赶出去的。”易嚣皱着眉头,想把她抱出来却下不了手,有些脏,嗯。。漂浮咒?算了。

    “清理一新。”易嚣低声说道,一阵不可见的波动涌起,接着温妮的身上就干净起来。

    温妮还很瘦小,但是一头淡金色的头发在清理干净后却非常柔顺,在这种营养情况下还能维持下去,真是不容易。

    易嚣将目光从她头发上移开,温妮的样貌更加偏向北欧人,更加具有立体感。

    “好吧。”易嚣俯下身子,从后面不太方便,于是就将温妮从前面抱了起来。

    她很轻,轻到几乎感觉不到重量,清理一新过后的温妮身上一点异味也没有,因为衣不裹体,所以她的身上冰冰凉的,易嚣摸起来很顺手。

    啧,易嚣摇了摇头,就剩骨头了。

    就在这个时候,很不凑巧,因为温妮身上的衣裤实在太破旧了,勉强维持着原本形状的裤子再也无法支撑下去,在触碰到靴子内部的嵌钉时,滋啦的一声被刮成片片布条掉落下来。

    这个时代是没有内裤的,就算是胸衣也是束腰的功能,更何况,就算有也不是穷人能买得起的。

    于是,两人之间就光坦坦的了。

    还好温妮的上衣还算结实一些,但也只有薄薄的一层,保暖性自然不言而喻,而且这旧件衣服的长度仅仅到腰部。

    过程中,温妮一直低着头,身体在瑟瑟发抖,可能是寒冷的原因。

    易嚣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之后微微侧过头,将温妮从靴子中揪了出来。

    “你先穿上。”易嚣对于男女身体的构造并不陌生,进击生物学和医学的时候没少研究,反正本质都是脂肪和内脏。

    而且温妮太瘦了,一层脂肪都少得可怜,几乎就像是个骷髅。

    将温妮放到地上之后,易嚣发现她的衣服已经破旧的不成样子了,好在易嚣的隔间中没少准备。

    甚至还有些女装,不过没有小号的,易嚣取出一件样式简单的,抬了抬龙形指环的手指,地上的衣服一阵卷动收紧后变成了合适的大小。

    做完这些事情,易嚣就不再管温妮,从她身边走开,像没有骨头似得一下窝在沙发里,顺便拿出一杯咖啡。

    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声音又响了起来,易嚣抽了抽嘴角。

    很快,沙发旁就传来温妮那种害怕的怯生生声音,“巫师先生,我。。”

    “你上楼去吧。”易嚣随意的摆摆手,示意她上去,“不要随便跑到外面,不安全。”

    温妮低着脑袋,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

    “对了,这个给你。”易嚣拿出了一个枕头大的动物玩偶,塞到了温妮的手上,“屋子里很多东西都很危险,不要轻易触碰。”

    看着手里的玩偶,虽然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但是毛茸茸手感极佳的玩偶还是让她非常喜欢,拘谨的鞠了一躬之后,温妮郑重的道谢,“谢谢尊贵的巫师先生。”然后转身跑向楼上。

    易嚣静静的看着木制楼梯随着温妮的踩踏一起一伏的吱呀着,有些出神,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啊。”

    易嚣突然陷入了迷惘,因为有了感情之后,他更加多愁善感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