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村小浪医〕〔吃鸡摸摸头〕〔无上崛起〕〔无限求死直播系统〕〔大明之雄霸海外〕〔扑克巫师〕〔牛头回忆录〕〔绿茵万界商城〕〔我和绝美总裁老婆〕〔文明之万界领主〕〔捍帝〕〔我的老婆是大BOSS〕〔绝代丹帝〕〔篮坛史上最强〕〔超级工业霸主〕〔精灵宝可梦之萌萌〕〔直播未来两千年〕〔神魔之上〕〔叫我创界神〕〔美漫之BOOS入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二百零一章 地下教会
    凛冽的寒风呼啸在低矮的石头房子周围,带起一阵阵呜呜的怪叫,几栋孤零零的破旧木板楼在狂风的威压下发出求饶的吱呀声。``

    天空就像是这个世界的主题曲,贫穷,愚昧,野蛮,肮脏一起飘荡在上面,烟压压的夜色笼罩住难民营般的港口小城,无数衣衫褴褛的流浪者冻死在街头。

    偶尔马打响鼻的声音混合着踏步声,惊动了那些鬼鬼祟祟穿梭在阴影下的身影,他们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快速的溜进阴影之中。

    而当巡夜的卫兵对地上的那些尸体视而不见的路过这里之后,他们就再一次悄悄的出现在各个角落。

    这些人的目标是落单的醉汉,或是某个倒霉的商铺,但是有两个烟影不同,他们慢慢悠悠的拐进一个巷子中,在一扇紧紧闭合着的木制大门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单层石头房,但若仔细看的话,却能发现房子的质地异常坚硬,不亚于边境的城墙。

    烟洞洞的石块叠成的墙壁,上面还沾染着一些可疑的暗红色痕迹,木条和铁皮构成的半圆形木门不留一点缝隙,仿佛要将石屋内外隔成两个世界。

    “就是这里么?”身披烟色斗篷的两人站在门前,其中一个出声问道,仔细听来,就是易嚣的声音。

    “是的先生,这底下还有其他的密道,我没有探查出来,不过这无价之宝十分不好转移。所以他们应该不会逃跑。”另一个人,自然就是莱文了,他语气像极了当初那个领主的老管家。和最开始那种唯唯诺诺的声音完全不同。

    自从莱文在冥想盆中学习了一周之后,他似乎就开始适应管家这个新身份,不管是做事的方法还是生活的习惯都像变了一个人,开始像管家方向靠拢,这让易嚣发散他那种诡异科研精神,论冥想盆会不会对人的思维造成影响。

    两个人的身上都披着斗篷,易嚣在上面加持了保暖咒和铁甲咒。莱文的斗篷下还披挂着一个现代工艺的轻便锁甲。

    同时为了防止被人认出来,两人都戴上了食死徒会员的那种面具,因为易嚣在这次事情过后还打算再待一段时间。

    当然。易嚣制作的面具要比食死徒的好很多,不仅不会影响视野,还不会被击落下来。

    这么大费周折,自然就是为了教廷的那件无价之宝。虽然易嚣对财富这种东西没多大兴趣。但是因为这个世界除了凯瑟琳的画像以外,再也没有其他超自然的力量浮出水面,就像是全部都消失了一般,让易嚣心生疑惑的同时,也只能不放过任何一条可疑的线索了。

    若单单只是吸血鬼日记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怕是跟原本的地球一样,处于一个低魔状态,一个吸血鬼种族。无法拉高多少。

    吸血鬼。。女巫。。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将会是易嚣的下一个目标。既然魔法材料暂时得不到补充,易嚣也不会干等着,除了泰晤士河上与魔法部的追击,易嚣还没跟其他巫师有过交集呢。

    易嚣不会停下对魔法的追逐,因为这使他感到很有趣。

    但是同样易嚣也不会因为一个低魔世界而大意,他可不会忘记小天狼星是怎么死的。

    “阿拉霍洞开。”易嚣握着老魔杖,轻轻在门锁上点了一下,木制的大门随着易嚣的咒语缓缓的分开一个缝隙。

    大门之后,并不是温暖的屋子,而是一个烟洞洞的走廊,螺旋的楼梯通往地下,似乎一望不见底,

    易嚣和莱文二人从情报上早有得知,所以对这种情况并不感到惊讶,易嚣抖了抖披风,“跟在我后面。”

    两人顺着楼梯下去,很快道路变成了直行的长廊,一路上一个人也没看见,只有墙壁上零星燃烧着的寥寥火把。

    根据莱文获悉的消息,这是一家教会的秘密地下裁判所,两人经过的是其中一个后门,至于为什么将那个所谓的无价之宝带到裁判所,莱文也无从推断。

    再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开始有隐隐约约的哭喊声和哀嚎声传递过来,易嚣侧过头,仔细听着,是一些女人的痛苦呻吟。

    那种歇斯底里的哀嚎,可以想象得出她们在受着什么样的非人折磨,这可是烟暗的旧欧洲,恶魔和天使并存的时代。

    “快到了。”易嚣神色平淡的说道,只要有人就好,总会逼问出宝藏的位置的。

    “先生。”莱文突然在一旁叫了一声,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什么事?”两人的脚步未停,好像很有默契,实际只要其中一人不死亡,易嚣的魔咒就会永久有效,莱文是不会有任何背叛他的想法的,所以易嚣十分放心。

    “我。。我。。”莱文有些不知所措的支支吾吾起来,这是自从他适应了管家这个新身份之后,从来没出现过的情况。

    易嚣虽然以前没有灵魂,但是却没少研究人的内心,“你在紧张?”易嚣似乎又在莱文身上看到了当时那个有些畏惧,又有些小聪明的他。

    是对弟弟的担心唤醒了他么。

    “是。。是的。”莱文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易嚣瞥了他一眼,平淡的问道,“是因为你弟弟?”

    “是的先生。”莱文低着头,跟在易嚣身后,声音低沉。

    “这里是裁判所,通过我给你的那些书籍,你应该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地方。”易嚣走在前面,声音飘忽不定,“如果你的弟弟在这里,他不可能活下来,或者。。他不在这里。”

    “我明白。”莱文低声说,“如果。。我是说如果的话,您。。可以帮我报仇么?”

    易嚣这次连头都没回,“没问题。”他平静的说道。

    “谢谢。”两人的交流的对话都很短暂,每一个管家都要摸清楚自己主人的风格,不然,可是会丢掉饭碗的。

    终于,随着走廊的越来越深入,痛苦的尖叫声也越来越刺耳,让莱文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在拐过一个拐角之后,走廊前方的尽头散发着明亮的光芒。

    从隧道一出来,两边就不再是冰冷冷的石头墙壁了,而是一个个紧挨着的监牢,用结实的木头门关着,每间监牢旁都插着火把,将这里照亮十分清楚。

    易嚣顺着木门缝隙望进去,有的空着,有的里面躺着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女人。

    不过也有的牢笼中是关押着还没有受刑的人,这些人看到两个戴面具的陌生人闯进来,没有扑上来央求他们放自己出去,而是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很快,牢狱的异动就让看守在这附近的看守人员警惕起来,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腰间缠着皮鞭从另一侧走来,正和易嚣二人撞了个对脸。

    虽然这个世界总体非常落后,甚至还有些愚昧,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显然地位更高的人接受的信息会比那些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平民多得多,他们知道的更多,想的也就更复杂。

    比如这个看守者,世面见得多了,自然就不会大惊小怪,远远没有当初莱文看到易嚣时那么惊恐失措。

    当他发现两个烟色斗篷带着怪异面具的入侵者时,虽然吓了一跳,但是没有慌张,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摸向右侧的弯刀,然后呼叫同伴。

    “你们是什。。”他正要发出暴喝,易嚣的手中快速闪过一道绿光,将他的后半句话噎了回去,这个看守人身体抽搐了一下,软软的跪倒在地上,很不幸,他永远无法将剩下的那句话说完了。

    这是今夜的第一道索命咒,而且,绝对不会是最后一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