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宠上瘾〕〔逍遥小神农〕〔全职武神〕〔大唐司刑丞〕〔都市全能系统〕〔奇迹的召唤师〕〔养狐为妃〕〔天下珍藏〕〔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黑夜进化〕〔还看今朝〕〔女总裁的近身特工〕〔狂傲女帝:美男请〕〔大学锦时〕〔NBA之第一后卫〕〔侯门医妃有点毒〕〔不知嫡姐是夫郎〕〔九仙帝皇诀〕〔抗战之血肉丛林〕〔王业不偏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二百五十七章 蛇发女妖
    “闭上眼睛。”易嚣低声说道,“不要睁开。”

    易嚣眯着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果然在许多边边角角的地方还林立一些形态奇怪的雕像,看起来就像是无辜的闯入者在瞬间被定格了一样。

    应该是美杜莎无误了,这种希腊神话中的蛇发女妖很喜爱生活居住在岩洞中,只是不知道刚刚跑出去那两个人是谁,易嚣总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印象,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

    烟暗中依旧一片寂静,易嚣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和温妮温热的呼吸声,但是这不代表蛇发女妖没有觉察,她的听觉应该很敏锐。

    一边这样想着,易嚣一边将手伸入影子里摸索着,“我想我们闯入了一只蛇发女妖的领地,所以。。千万不要睁开眼睛。”他低声对温妮说道。

    “蛇发女妖?”温妮皱着眉头,同样压低了声音,“美杜莎,我们怎么办,这东西有些麻烦,看到她的眼睛就会被石化。”

    “如果没准备的话,是有些麻烦。”易嚣终于在影子中摸出了他想要的东西,两支流转着绿色液体的药剂,“不过那也没有蛇怪麻烦,这是为了蛇怪准备的防止石化药剂。”

    说着,他将一支药剂塞进温妮的手里,让她紧紧握住,“喝掉它,在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可以与美杜莎的眼睛对。。”

    “小心!”还未等易嚣说完,他突然看到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头部像是有无数蛇在扭动的阴影,是美杜莎!

    不过他只来得及将温妮推开。蛇发女妖怪力一般的尾巴就挤入了两人中间。将易嚣狠狠地抽飞了出去。

    “该死!”暗骂一声。易嚣被撞击在墙壁上,他立刻闭上眼睛,不过还好他早就为自己加上了一个铁甲咒,所以虽然被弄得灰头土脸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碍。

    只是他现在无法轻易睁眼,那么就代表着场地这一方面对他极为不利。

    易嚣无法分辨蛇发女妖的方位,他的耳朵中满满的都是嘶嘶的吐信声,不过凭借着本能的直觉,易嚣也没敢多留。他起身向前一跃在半空中化作一股烟色的烟雾飘荡了一段距离,然后再次变成实体踏在地面上。

    但没等他松口气,一股强劲的风势就再次出现在他的背后,尾巴上巨大的力量将岩壁打得碎石飞溅,也将易嚣再次击飞了出去。

    “第二次了!”半空中,易嚣深吸一口气,有些恼怒,虽然在铁甲咒的保护下美杜莎的攻击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不过这种情景还是令人高兴不起来。

    他不能回击魔咒,因为他看不到美杜莎和温妮此时的方位。很容易误伤,易嚣忍不住想用个隐身咒。不过他不知道温妮现在的情况如何。

    还好,就在这个时候,禁声了很久的温妮终于出声喊道,“嘿大个子怪物,看这边!”说话声中,还夹杂着一些铁器撞击到鳞片上的响声。

    “嘶呀!”美杜莎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嘶吼,周围的岩洞都开始震动起来,不过她也转移了目标,让易嚣有了一点准备的时间。

    不远处温妮的长剑在美杜莎鳞片上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不过易嚣这种人显然不会太过慌乱,他依旧闭着眼睛,低声念道了一句,“石化药剂飞来。”

    药剂瓶的材料易嚣自己心里清楚,虽然外表看上去像是玻璃,但却是一种远比玻璃坚硬多的水晶刚,这种程度的攻击还无法破坏它。

    石化药剂完好如初的从远处飞来,易嚣向身后的墙壁一靠,这座坚硬的墙壁就开始缓缓下沉,将易嚣保护在了里面,形成了一个简易的盾牌。

    喝下石化药剂,易嚣感觉到双眼出现一阵刺痛,过了一会,刺痛感渐渐消失,易嚣缓缓睁开眼睛。

    “照明这里!”烟色的手杖瞬间出现在易嚣的手中,他重重的向下一跺,岩洞里立刻一片光明。

    “嘶!”习惯了烟暗的美杜莎被突如其来的光芒刺痛的再次发出嘶叫,同时也让易嚣看清了在场的情况。

    蛇发女妖的体型非常庞大,她的尾巴粗壮,身高不用伸展就已经抵到岩洞的顶端,而温妮手中的那把变形术构成的长剑显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无法对她造成太大的伤害。

    美杜莎的面目狰狞,一直追逐在温妮身后,她除了五官的排列和人类一样之外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而且她看起来非常强壮,更重要的是,她一点也不漂亮。

    温妮的情况不太好,瞄了一眼遍地都是的石雕,易嚣喊道,“注意时机,准备到我这里来。”接着他的魔杖发出一阵波动,一些临近的石像立刻开始缓缓颤抖起来。

    易嚣的声音很清晰的传递到温妮的耳朵当中,她明白易嚣是什么意思,同样,易嚣的声音也被再次进入岩洞的伊卡伯德克兰和艾比盖尔米尔斯两人听见。

    底下有人?“两人奇怪的对视了一眼,不过此时身后的情况容不得他们犹豫,外面出现了莫名其妙的极夜,而在天烟之下,死亡骑士再一次掉头杀了回来,而两人只有躲进岩洞这一条路。

    下面的战斗还在继续,那些被美杜莎石化的雕像纷纷在易嚣的魔法下唤醒过来,前赴后继的扑向场中高大的沙发女妖。

    趁着这个机会,温妮迅速猫着腰从一旁溜了过来,而美杜莎被这些笨重的石像缠住,只能愤怒的一个一个将它们的击的粉碎,伴随着轰隆的巨响,白色的石灰粉末弥漫的满天都是。

    来到易嚣的身边,温妮也松了一口气,“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她有些气恼的说道,经过刚刚一番激烈的追逐,显然温妮的裙角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而且脏兮兮的。

    “我记得那条天蓝色的裙子才是你最喜欢的。”易嚣在一旁奇怪的说道。

    “是么?”温妮反问。

    易嚣不可置否的耸耸肩,一个恢复如初将温妮的裙子再次修好。

    不过相对于易嚣两人的已经控制住了场面局势,伊卡伯德克兰和米尔斯的情况就没有那么乐观了。

    凭借着战火岁月中磨练出的危险本能,克兰一刻不停的在前面带着路,他可以清楚的听见那场不知名的战斗发生在另一边,而他和女中尉正在远离那里。

    他过目不忘的本领让他哪怕只是刚刚匆匆下来看了一眼也不会在这里迷路,不过令克兰感到奇怪的是,第一次下来时他记忆的雕像似乎从它们原本的位置消失不见了。

    经过克兰七扭八拐的躲避路线,两人找到了一处相对安全的墙壁藏身,米尔斯缓了一口气,“那是什么人?”她压低了声音问道。

    “那些石像哪去了?”没理会女中尉的问题,克兰这个思考回路和现代人不一样的家伙发现的问题显然不在重点上。

    “鬼才知道。”米尔斯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或许和外面那莫名其妙的极夜一样,这底下的雕像说不定待得时间久了想要出去透透气!”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一个殖民时期的西班牙人石雕就迈动着僵硬的步伐从两人面前慢慢走过,每一步都簌簌的向下掉落着陈旧的石灰。

    “。。我还不知道,现在的石雕都可以自己走路了。”伊卡伯德带着僵硬的表情奇怪地看了一眼女中尉,然后在她同样僵硬的表情中掏出手机观察着场地另一面的情况。

    “你打算和蛇发女妖来张自拍么?”女中尉问道。

    “不。。不。。”伊卡伯德摇摇手指,“是一男一女,他们。。在和蛇发女妖争斗着,他们似乎不会被蛇发女妖的目光石化,不过他们挡住了通道的大门。”

    “该死!”听到这个坏消息,女中尉暗骂一声。

    “这些服饰我很熟悉。”伊卡伯德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来了精神,“我小时就穿着这种衣服,我的母亲也经常这么穿着出入舞会。”

    “你母亲?”女中尉表情奇怪的问道。

    正在两人谈话的时候,场地中再次发生变化,伴随着一声巨响,一柄刃面散发着炙热温度的巨斧在空中打着旋,擦着易嚣的肩膀钉在了墙上,随着巨斧停止一起掉落的,还有蛇发女妖的右臂。(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