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娇妻,太撩人〕〔星临诸天〕〔华娱大时代〕〔风水迷局〕〔飞剑问道〕〔第一婚宠:总裁,〕〔乡村最强小神农〕〔全异能游戏〕〔重生之天尸有毒〕〔美女董事长的近身〕〔绝世符神〕〔陋俗之婚闹〕〔海贼之掌控矢量〕〔内线为王〕〔闲游大明〕〔亿万甜婚:老公,〕〔大衍剑歌〕〔我的末世领地〕〔嫡锁君心〕〔吞灭万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二百六十四章 断头谷(四)
    四人一尸体慢慢的从美杜莎地穴里走出来,易嚣毕竟是一个生活在现代的人,所以不会对一些新鲜事物感到惊讶,但是温妮则不同,出生在十七世纪又生活在梦幻岛的她并没有什么机会去了解不同时代的世界,红城堡中的书籍也不是无所不能。

    而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英国魔法界又是一个单调缓慢的环境,温妮只能每日留返于伦敦歌剧院和对角巷之间,简直真的成了一个深居简出的大小姐。

    所以……此时她正拿着米尔斯的手机玩的不亦乐乎,愤怒的……小鸟?

    易嚣和伊卡伯德则走在前面,两人讨论着对于近代教会的认识,伊卡伯德是一个历史学教授,而易嚣又是一个早他近一百年出现的人。

    嗯……来自教授的好奇心,如果不是好友亚伯拉罕极力鼓动他来新大陆,伊卡伯德当时可不会参加殖民军。

    [无][错]“我完全不能想象,那些新教徒竟然会做出如此残酷的事情。”在听完易嚣对于当时地下教会的描述,伊卡伯德颇为愤怒的说。

    易嚣转过头,“很奇怪么。”他反问,“首先,在我眼里基督教都是一样的,不管是新教还是其他的教派,其次,你们贵族了解教会的龌龊事应该我们巫师更多,或许你是离开本土太早了。”

    “不!不一样!怎么会一样。”伊卡伯德激动的说道,“比如说天主教,我就是个天主教徒。”

    “所以?”易嚣奇怪看了他一眼。

    伊卡伯德被易嚣平淡的所以卡住的说不下去了。他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放弃了和易嚣理论教会的事情。大步跟了上去,毕竟他是一个历史学教授,不是宗教学教授。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通道的出口,无头骑士的冰雕磕磕碰碰的飘浮在后面,沿着螺旋阶梯走上去,易嚣终于呼吸到了来自断头谷世界第一口新鲜的空气。

    “我以为外面是白天。”易嚣长出一口气后,转头看向后面两人。“这么说,我们的时间更少了?”

    在通道里时,几人就交流了一下目前的情况,摩洛克的本体已经降临,但是他需要呼唤他的恶魔大军,或许是今天夜里,或许是明天,恶魔的大军就会听从摩洛克的召唤而来,他们必须要赶在这之前阻止摩洛克。

    更多的消息伊卡伯德两人也不知道了,所以还需要撬开无头骑士的嘴……

    而这一切都和易嚣印象中的差不多。除了现在已经天烟了以外,剩下的变数就是携带者了。易嚣完全不知道在找到携带者的之前或是之后或是当时会出现什么情况。

    所以易嚣并不打算冒进,反正伊卡伯德他们最终会打败摩洛克,而他们本身的实力又不强,那时候就没有人能打扰他和携带者了。

    “不,现在还是白天,是上午九点。”伊卡伯德拿出手机在易嚣面前晃了晃,让他看到上面的时间,“现代的精准计时器,还可以预知天气,非常方便。”

    易嚣冷笑了一下,伸手在面前燃烧出一串数字,“魔法计时更方便,而且我从来不需要知道天气。”

    伊卡伯德翻翻白眼,“好了好了。”这时米尔斯插了进来,打断了两人继续下去的意思,“我们拿到了嗯……”

    “玛士撒拉之剑。”伊卡伯德提醒道。

    “对,玛士撒拉之剑,但是我们还需要帮手,或许现在的极夜就是摩洛克他们搞的鬼,我联系珍妮和霍利,让他们和我们在基地见面。”米尔斯把手机从温妮手中抢回来,看了一眼后对伊卡伯德说到,“手机借我,我的没电了。”

    “似乎每个驱魔人都有自己的基地。”米尔斯在那里打着电话,易嚣对着伊卡伯德说道。

    伊卡伯德不明所以的皱起眉头,不过这时易嚣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极夜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具体时间不知道……”伊卡伯德想了一下,“我们黎明时来到这里,遭遇了死亡骑士,然后天亮了,我们发现了地穴,当我们发现那是蛇发女妖的地盘时我们连忙退了出来,这个时候外面已经是一片漆烟了。”

    “所以死亡骑士又掉头回来,把我们堵了进去。”他摊了摊手,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还是冰坨状的死亡骑士。

    一旁的易嚣低头沉思起来,伊卡伯德话中的时间,恰好和他刚刚来到蛇发女妖地穴中的时间吻合,或许……这个极夜是因为自己,难道是里世界乱流的原因。

    正这样想着时,烟色的天幕开始逐渐散去,阳光透过云层再一次穿透下来,玛士撒拉之剑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同时被冰块包裹住的死亡骑士也开始冒出缕缕白眼,不是因为冰的融化,而是因为死亡骑士无法暴露在阳光下。

    “看来的确是白天。”伊卡伯德耸耸肩,米尔斯打完电话,走过来对几人说道,“去地下基地,先把这家伙关起来。”她朝死亡骑士扬扬下巴,边走边问道,“他还活着吧。”

    “当然,融化掉冰后还可以活动。”易嚣跟着米尔斯来到他们的车边,这么大一坨死亡骑士肯定无法塞到后备箱里,他用了一个隐射轻易的将死亡骑士消失在两人眼皮底下,然后将它固定在车顶上,遮盖住阳光。

    “不需要后备箱也可以。”易嚣对苦恼如何带走死亡骑士的米尔斯说道,她满意的点点头,这个巫师看起来比卡特琳娜厉害多了,但是下一刻她就掏出手枪,在伊卡伯德和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准了易嚣,“你到底是谁?你说的可不是实话。”

    “等等!嘿!等等,怎么了?”伊卡伯德慌乱的摆着手,但是出于对米尔斯的信任还是第一时间拉开和易嚣的距离,“艾比,怎么了?”

    “他说的不是实话,你不觉得穿着一身十七世纪礼服的人说出汽车后备箱这样的话非常违和麽,汽车至少在他一百多年后才出现的。”

    米尔斯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用手枪对准易嚣,“我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你和伊卡伯德都来自过去,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却和他不一样,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身上没有三百年前的时代感。”

    “或许有,但是没有那么强烈。”她晃了晃短发,伊卡伯德也明白过来,立刻让自己满脸严肃的背起手看着易嚣,他当初刚苏醒过来时,可是玩汽车的升降窗玩的不亦乐乎。

    “仅凭我说出汽车后备箱这个词你就如此判断?”易嚣将温妮挡在身后,“你不觉得太武断了么?”

    “我相信我的直觉。”米尔斯一脸自豪,她认真地盯着易嚣,“你是谁?”

    “我很确认我们之前从未见过,所以你一定不会知道我是谁。”易嚣轻笑了一下,平静的回答,“也没关系,这并没有什么意义,我想说的是,我刚刚说的都是实话,不过仅是实话的一分部。”

    “什么意思?说清楚。”米尔斯皱起眉头。

    “我来自一六九三年但不是一直生活在一六九三年。”易嚣的目光落在温妮身上,“事实上,我们刚刚所在的世界应该是一九三六年。”

    “嗯?”米尔斯更加疑惑不解,她身边的伊卡伯德早就已经彻底听不懂了。

    “我经常穿梭在各个时间段,历史的节点上,我是一个巫师。”易嚣想了一想,“这是我的工作。”

    “你的意思是说……你是一个时间旅行者?”米尔斯大约听懂了易嚣的意思。

    “是的。”易嚣点点头,“我通过某种方式进入不同的时间,然后寻找一些东西。”

    “就像神秘博士。”米尔斯的脸上带有了笑意。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易嚣虚晃食指,非常确认的说道。(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首席律师〕〔鬼王传人〕〔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