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天眼高手〕〔仙缘岛〕〔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家有悍妻怎么破〕〔圈套男女〕〔提拔〕〔风月宝鉴〕〔至强战皇〕〔万道剑尊〕〔鹰扬美利坚〕〔蓝月之主〕〔我的皮肤强无敌〕〔终极保镖〕〔重回80当大佬〕〔掌心雷〕〔蛇妃惹火:妖皇,〕〔都市逍遥邪少〕〔天罪灵墟〕〔穷极仙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二百六十六章 断头谷(六)
    “你说你抓到那个大家伙了?”珍妮佛推开地牢的大门,走进这栋战争时期修建的监牢,她的身后跟着男友霍利,一名游走于世界各地的赏金猎人和古董贩子。

    他此时满脸怨念的拖着一个大箱子跟在珍妮佛身后,任谁突然听到世界末日即将降临的消息都不会太高兴,更何况是在美国这个末日频发的地区。

    “没错。”看到妹妹的到来,米尔斯一脸严谨的点点头,她双手抱臂的站在一大块单面玻璃前,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对面房间被牢牢锁住的死亡骑士。

    这是一间加固的牢房,房顶装有大瓦数的日光灯,手腕粗的巨大铁索拖着沉甸甸的镣铐固定在死亡骑士身上,让他直接暴露在日光灯的照耀下,没有任何逃跑的可能。

    “每年都会有无数人因为相信世界末日而自杀,我可不希望你成为下一个。”霍利还在《无〈错《喋喋不休的冷嘲热讽着。

    虽然因为职业的关系他也见识了一些奇怪的现象,但是要他相信什么世界末日之说还是算了吧,直到他抬头看见对面监牢正中间的无头骑士。

    “喔……”他张了张嘴,“上帝啊!”

    没有理会这个死心眼的家伙,珍妮佛也看到了被锁住的死亡骑士,她和米尔斯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恶魔侵袭过,而且前不久还和死亡骑士打过交道,所以并不惊讶,真正令她奇怪的是,死亡骑士竟然真被二人抓住了。

    她一开始接到电话还不信。虽然日光是死亡骑士的弱点。但是伊卡伯德已经骗过死亡骑士一次了。

    同一个陷阱。死亡骑士不会踏进去两次。“你们怎么抓住他的?”珍妮佛和她姐姐一样的表情,看了一会大厅中的恶魔问道。

    “准确的来说,并不是我们抓住的。”米尔斯晃了晃烟发,“是一个巫师,我们找到玛士撒拉之剑前碰到的一个巫师。”

    “巫师?”珍妮佛奇怪的重复了一下,“像是……卡特琳娜那样的?等等,你是说你们找到了玛士撒拉之剑?”

    “是的。”这次回答她的是伊卡伯德,他点点头。“我们找到了玛士撒拉之剑,那把传说中的剑,还有,他……跟卡特琳娜不一样,嗯……是不同的。”耸耸肩,“那个巫师自己说的。”伊卡伯德补充道。

    “剑在哪里?”珍妮佛没有理会别的,眯着眼睛寻找了一圈没有在这附近找到剑后,她发出疑问。

    “剑在上面,跟那个巫师在一起。”米尔斯了解珍妮佛的意思,毕竟两人是姐妹。“我相信他。”她对珍妮佛点点头。

    既然如此,那珍妮佛也只好同意。不再多说什么,几个人讨论了一会关于死亡骑士的事情,就向地面通道走去,想要让死亡骑士开口,还需要易嚣的帮忙,不然凭他们几个,恐怕连与死亡骑士沟通都做不到。

    而与此同时,易嚣则悠闲地在伊卡伯德等人的据点里参观着,虽说这里是他们的据点,但实际也属于警署。

    它位于警署的后身,是一间封闭多年的房间,伊卡伯德知道一条战争时期运送弹药的地下通道才连通了这里,还找到了那栋同时期修建的地牢。

    也算是不错,易嚣转了一圈,虽然比米耐的午夜俱乐部差很多,不过也不能要求太高。

    可惜这里没有什么值得他感兴趣的东西,就连书架上的书易嚣都看过不少,真是一个贫瘠的世界啊。

    所以,易嚣将目光放在了桌子旁的电脑上,互联网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可以让你更迅速的了解这个世界。

    前提是你掌握了方法,易嚣熟练的破开层层密码,入侵到了自己想要的资料库中,温妮端端正正的坐在他身边,虽然看不懂这是什么东西,不过她依旧看的津津有味。

    让我瞧瞧,警署的内部网络多是连在一起,易嚣突破了它们的封锁,连入……档案……这是……榆树街?易嚣愣了一下,他在无数的记录中筛选到了有用的消息,不过他又立刻摇摇头,他对那位喜欢猎奇向的小伙子可不感兴趣。

    继续,嗯……这是华盛顿州的,福克斯小镇警局,卡莱尔卡伦,爱德华卡伦……真是有趣的小镇出入记录,这是暮光之城吧,又是吸血鬼。

    易嚣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吸血鬼要侵略世界了么,可惜他对小白脸也不感兴趣,这些能跑能跳的吸血鬼有什么人体实验价值么。

    易嚣思考着他们的价值,是否值得自己走一趟,没记错的话,那里面似乎有个能预知的吸血鬼,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看到自己会怎么做,易嚣很想知道。

    正琢磨着的时候,伊卡伯德一行人风风火火的推门走了进来,“有什么新发现么,巫师。”

    这种奇怪的称呼肯定来自伊卡伯德的口中,不过易嚣已经对他的称呼见怪不怪了,伊卡伯德发现易嚣坐在电脑前面,非常惊奇的说道,“你会用这个东西?”

    一觉睡到现代社会之后,不会使用电脑这个既神奇又便利的东西是伊卡伯德最不爽的一件事情之一,所以每次看到这个需要米尔斯专人操控的东西,他就深恶痛觉。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它的确很方便。

    “很奇怪么。”易嚣淡淡的回应道,他不动神色的关闭了所有界面,在几秒钟之内消除掉了原有的记录。

    “我可不是你那样的老古董。”他合上笔记本,“我还是个不错的烟客呢,虽然……我自己都好忘记了。”

    伊卡伯德先是对老古董这个词表示了一下愤怒,然后又好奇的问道,“烟……什么?”

    “烟客。一种互联网上非常厉害的民间自由人。”易嚣耸耸肩。换了一个比较简单笼统的解释。

    “噢。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伊卡伯德恍然大悟,了然的点点头,“就像烟森雇佣兵。”虽然他明白的完全不正确。

    “好了,到此为止。”米尔斯打断了越来越远的话题,将问题的重点拽了回来,“有什么发现么。”

    “你是指……什么?”易嚣摊开手,“你没告诉我要找什么啊。”

    “好吧,没什么。”米尔斯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因为摩洛克的临近而愈发慌乱。她摆摆手,示意易嚣不必在意刚刚的问题。

    “对了。”她突然想起来,易嚣刚刚说自己是一个很厉害的烟客,“你没用我的电脑做什么吧?”

    “当然没有。”易嚣无辜的矢口否认,然后自然的将目光越过米尔斯,落到了她身后珍妮佛的身上。

    “这就是你妹妹吧,你们长得很像。”易嚣对两人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我叫肖恩,是个巫师。”

    “多谢,你好。”珍妮佛冷淡的点点头。常年在精神病院的生活让她不怎么习惯和陌生人打交道,而且她此时一心想要杀死摩洛克。对于别的事情并不关心,她的目光在房间中寻找着,突然她看到了桌子上的剑,于是兴致勃勃的走了过去。

    倒是一旁的霍利冲着易嚣微笑了一下,而且他对巫师的身份很感兴趣。

    “这就是玛士撒拉之剑了吧。”珍妮佛慢慢抚摸着长剑,没有抬头的问道。

    霍利也凑了过去,他观察着剑身上的花纹,仿佛在看一座金山,“嘿伙计,你们可真厉害,玛士撒拉之剑,始祖的剑,这是玛士撒拉之剑的真品,你们在哪找到的?”

    “有了这把剑我们就可以杀死摩洛克?”珍妮佛紧紧握着长剑,冷声问道。

    “如果记载没错的话。”伊卡伯德点点头,“的确是的。”

    “这把剑可以杀死地球上的任何生物,哪怕是恶魔也无法逃脱。”霍利也在一旁说道,古董贩子的职业知识让他对这种宗教武器有着极深的了解,包括它的特性。

    不过就在这时,易嚣幽幽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的确可以杀死任何生物,如果你愿意付出代价的话。”

    “什么意思?”珍妮佛皱起眉头,第一次抬头看向易嚣这名陌生的巫师。

    “意思就是,这把剑每收割掉一个灵魂,就需要持剑人的灵魂作为代价,和恶魔做生意,他们从来不会亏。”

    “始祖不是恶魔。”虽然这么说着,但珍妮佛还是求证一样的望向霍利,这里面除了米尔斯,她最信任的就是霍利了。

    的确,始祖不是恶魔,但他也不是人类,易嚣摇了摇头。

    霍利的表情也不太确定,他冥思苦想,“大概……好像……记载上……是有这么一说。”

    伊卡伯德已经冲到桌子上的那堆书前翻了起来,很快他就找到了关于玛士撒拉之剑的记载,“上帝将衪的名字写在这玛士撒拉之剑上,用了这把剑,灵魂便须得受烈火烧灼。”他一字一字的念到。

    “他说的没错。”念完之后,伊卡伯德呆呆的看着书籍,“我们需要牺牲灵魂。”

    其他几个人也默不作声了,玛士撒拉之剑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此时决战即在眼前,但是现在他们却得知,想要赢得这场战争,就需要有一个人牺牲。

    房间中一片寂静,像是时间乱流袭击了这里,把时间停住了一样。

    伊卡伯德用力晃了晃脑袋,他不喜欢这样的气氛,这让他想起了在战火中牺牲的战友,他决定牺牲自己,反正他也是早该死去的人了。

    就在他准备说出来的时候,易嚣幽幽的声音再一次出现在房间中,“或许你们用不着这么苦恼。”

    他一开口,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在几个人的注视下,易嚣露出一个微笑。

    “如果没有人用这把剑的话,或许可以交给我,不要误会,我可不是想要牺牲自己,而是我觉得我很适合这把剑,因为我……没有灵魂。”(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