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誓约与命运〕〔星空远行〕〔火影之黑色羽翼〕〔执掌龙宫〕〔重生豪门:预言女〕〔天价契约:慕少,〕〔叶哥的传奇人生〕〔万能客栈〕〔至尊瞳术师:绝世〕〔如絮飘飞〕〔血染军魂〕〔一路仕途〕〔弃妇当嫁,神秘夫〕〔极品捉鬼小仙医〕〔重生之我成为了NP〕〔太古狂魔〕〔魔天〕〔流年绵长不凉薄〕〔英雄依旧噬魂〕〔铁血战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女巫集 会
    “你怎么在这里?”打量了一下易嚣,佐伊惊奇的叫到,距离最初的世界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因为梦幻岛的存在,岁月无法在易嚣的脸上留下痕迹,所以他就像是当年一样,从来没有变过。

    “我也是刚到不久。”易嚣耸耸肩,对面那个小女孩已经不是当年青涩的模样,烟纱制成的女巫服将她的身躯勾勒的玲珑有致,就像一只诱人的烟寡妇。

    易嚣当然记得佐伊的能力,致命,也很少有人能够抵挡。

    微微将视线挪开,易嚣再次开口,“这件女巫服是麦迪逊设计的吧,她说过她很喜欢这种款式。”

    “啊是,没错。”佐伊已经从最初的惊讶中恢复过来,下意识的捋了捋金发,虽然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懵懂的小女巫,但站在易嚣面前时还是有一丝紧张感。

    “你。。你们认识?”卡特琳娜在一旁听到这里,表情奇怪的问了一句,“你不是来自。。”

    “没错,我们认识,有什么奇怪的么。”易嚣若有若无的目光扫向卡特琳娜,女巫的直觉让卡特琳娜感到了一丝危险,她轻咳一声,留下一句我去看看亚伯拉罕,然后离开了这里。

    “你在隐瞒什么。”佐伊有些好奇的坐到桌子对面。

    “你还是那么敏锐。”抬起头,易嚣看着她的眼睛,“好奇心也还是那么重。”

    放下手头的东西,对面坐姿优雅的女孩带来了扑面的诱人香气,“我在隐瞒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回来了,麦迪逊在哪。”

    “你去了哪里。”佐伊并没有急着回答易嚣的问题,“当年你一走就没了消息。麦迪逊可是很伤心,不要担心,她现在可是至尊女巫。虽然女巫团没有在她手里发扬光大,不过总算是过得不错。”

    “是么。”易嚣点点头。“那就好。”

    “那。。可以告诉我这些年你在哪里么。”佐伊下意识的将身体微微前倾。

    “你问过麦迪逊吧。”易嚣微笑道,“她没有告诉你,所以我。”

    “我明白了。”佐伊同样耸了耸肩裸露在外面的香肩,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这次回来你还走么,这件事麦迪逊知道么?”

    “我不知道。”易嚣摇摇头,不确定的说道,“大概还会走吧。所以。。我甚至都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

    “你不是一直想再见到麦迪逊么,为什么在见面之前却退缩了。”佐伊优雅的坐姿一直没变过,看来时间确实对这个女孩影响了不少。

    挑了挑眉头,易嚣突然开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读取了我的思想。”

    “没错。”佐伊晃了晃洁白的脖颈,“只能读取一些浅层的思维,无法深入,还有。。我觉得你变了很多,如果在以前。你可能会根本不屑于我说话。”

    “有么。”易嚣皱起眉头,疑问道,“我一直觉得我表现的很友好。”

    “那种生人勿进的友好。”佐伊轻笑一声。“真不知道麦迪逊是如何忍受你的,或许爱情本来就会让人疯狂,所以,就冲着这一点,你也应该告诉她。”

    点了点头,易嚣看着佐伊,“我知道了,那么。。可以告诉她我在这里么。”

    “乐意之极。”

    。。。

    当佐伊离开这里的时候,正好赶上伊卡伯德和米尔斯回来。两人还没进屋就在争论着关于恶魔是否被清理干净的问题,然后就看到了正要离开的佐伊。

    虽然没见过面。不过并不妨碍几人交流。

    “我都不知道你在这里还有朋友。”佐伊离开后,伊卡伯德率先对易嚣说道。

    在摩洛克失败后伊卡伯德一度曾对易嚣十分不满。不过易嚣的确没对卡特琳娜造成什么伤害而且也打败了摩洛克,慢慢的这种情况才转变过来。

    “一个老朋友。”易嚣说道,“有什么奇怪的,你甚至都可以找到你二百年前的妻子。”

    “这是两回事。”伊卡伯德否认般的摇了摇头。

    易嚣也不在意,“她是女巫团的女巫,卡特琳娜叫过来的,为了研究如何解除死亡骑士的契约。”

    听到开始说正事,伊卡伯德也严肃起来,“有办法么?”

    “没有。”易嚣非常肯定的摇了摇头,“起码我手头的工具不行,不过放心,死亡骑士的生命力强着呢,没个几百年是死不了的。”

    “你需要什么东西?”伊卡伯德还没有放弃。

    “一种液体,在我来的地方。”易嚣说道,“我的家,但是现在我暂时不能回去,因为魔法的通道被关闭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拿到了我需要的东西后还会待在这里。”

    伊卡伯德做了个谁知道的表情,不过米尔斯突然在旁边插了一句,“你真认为摩洛克被打败了么?”

    易嚣看了看她,过了半晌说道,“反正我不认为摩洛克会在几千度的高温中活下去。”

    “那么。。”米尔斯缓缓的组织着接下来的话语,“伊卡伯德沉睡了几百年就是为了打败摩洛克?”

    “我可没这么说。”易嚣摇了摇头,“不过你既然问起了,那么我只能告诉你,摩洛克虽然被打败了,但是你们见证者的道路才刚刚开始,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或许你可以问问别人。”

    “问谁?”伊卡伯德紧跟了一句,语气有些焦躁。

    “托马斯杰斐逊。”易嚣说道,“他知道为什么。”

    “可是。。可是他都死了!”伊卡伯德有些震惊的说道,甚至连声音都有些发抖。

    托马斯杰斐逊是美国的第三任总统,也是伊卡伯德当年的好朋友,所以乍一听到百年前的好友还活着的消息,伊卡伯德才会震惊不已。

    “你都还活着呢伊卡伯德。”易嚣微笑起来,“他也活着,就像你一样。”

    正在两人消化着易嚣突如其来的消息时,米尔斯的警用通话器响了起来,“断头谷大教堂发生了凶杀,所有警员立刻到那里,重复,所有警员立刻到断头谷大教堂。”

    “我们该走了。”米尔斯习惯性的叫上伊卡伯德,对易嚣示意一下后两人匆匆离去。

    “我记得应该是博物馆的凶杀,为什么变成了大教堂。”易嚣看着两人离去,嘴角挂上一丝冷笑,“暴露出来了。。”

    乱入者,只有那两个自由人才会对剧情造成影响,从而发生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就在易嚣打算去大教堂的时候,基地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了,这次出现在门口的不是佐伊,也不是卡特琳娜,而是好久不见,甚至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的那个女孩。

    那个特立独行又充满了傲慢风情的女孩,麦迪逊蒙哥马利

    “你。。来的可真快。”易嚣有些发愣的望着她。

    但是麦迪逊可不理会易嚣的震惊,因为思念被压抑了太久,她快走两步,一下凑到易嚣的身前,深深的吻了上去。

    思念,惊喜,或许还有等待后的珍惜,真是奇妙的一刻,啊,当然,生活总是不会那么美满,正在易嚣还沉浸在麦迪逊柔软的双唇中时,门边上再次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是温妮。(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