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听风吹的声音〕〔重生嫡妃:农女有〕〔傲娇王爷倾城妃〕〔买一送二:霸道爹〕〔农门悍妻太嚣张〕〔天启玄瞳〕〔天降淘妃:战神王〕〔闪婚神秘老公〕〔许你浮生若梦〕〔全职武神〕〔娇妻还小,总裁要〕〔系统小农女:夫君〕〔星光璀璨:慕少宠〕〔魔帝在上:盛宠腹〕〔谋爱成瘾,冷少的〕〔倾世妖妃〕〔婚宠无度:总裁大〕〔透视小包工头〕〔农门妻色可餐〕〔道岳独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三百四十九章 魔树林(六)
    一团绿藻似的植物毛发从迪格尔的口鼻中喷出,这是他脑海中受到惊吓的混乱思绪,不是比喻句,这就是。

    哈系魔法中的魔药总会达到很多不可思议的效果,同时也会造成许多奇奇怪怪不可预知的治疗作用,那么把纷乱困扰的思绪化成物体清理出来,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易嚣还曾专门研究过这绿藻般的植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无害,可以食用,只是味道就不确定了。

    “感觉怎么样,迪格尔。。骑士。”易嚣终于打起些精神来,他将在地面上蠕动的绿藻烧成灰,双手拄着手杖。

    这片森林的魔法远比他想象的还要隐秘,到现在为止易嚣还没有找到任何魔法的破绽,甚至是何种类,但很快这种毫无头绪的状态就要结束了,因为无论迪格尔遭遇了什么,都可以帮助易嚣进行魔法的推测。

    但这需要迪格尔配合才行,当然,如果他不识相,易嚣也不介意来一个夺魂咒,虽然前面对付飞猴时索命咒损耗了不少的灵魂。

    不过显然迪格尔是识相的,这一点不用易嚣操心,他看了看面前站着的两名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很快就冷静下来,“你。。是你!”他说道。

    “没错,是我。”易嚣侧身一步,挡住迪格尔♀的视线,免得他看到血肉之树再受到刺激,“相信你也知道你的手下都怎么样了,所以我们快一些吧,告诉我。你们都遭遇了什么?”

    “遭。。遭遇?”迪格尔似乎有些疑惑。他皱着眉头努力回忆着。很快脸上就流露出一丝惊恐的颜色,“他们!”

    他挣扎着想起身望向易嚣的身后,不过被他一把按了下去。

    “他们都死了,而且状态有些惨,我也帮不了他们,但说不定可以帮你出去。”易嚣在心中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有好久没做心理咨询师了,都好忘记了自己原本的职业。

    迪格尔的脸色几经变换。最后颓然的闭上眼睛,生活在冰与火这个战火纷飞又文明低下的世界的人们,内心和性格都是很强的,生与死更是看的很轻。

    一开始迪格尔有些被血肉之树的恐怖外形吓到了,现在已经冷静下来,内心除了涌现出求生的之外,还有为自己手下复仇的念头。

    “我们。。”他闭上眼睛,背靠着树撑起身,易嚣看着他的神色,知道他已经没有刚刚那么激动。所以也就没有阻拦他,“我们。。失散了。”他说道。

    “在你们在失散前发生了什么?”易嚣竖直着转动魔杖。一脸认真。

    “我们没有遭遇任何。。”迪格尔皱着眉头,似乎也在疑惑着自己经历的一切,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急急地说道,“我们被几道绿光袭击了,绿光,然后我带着他们想要快些离开这里,但是却失散了,等我回来找他们时。。”

    默然的向那棵大树看了看,结果不言而喻。

    只是旁边认真听着的易嚣心中一动,追问道,“什么样的绿光,仔细说说当时情况。”

    迪格尔慢慢组织着语言,一边回忆一边说道,“首先死的是塞亚,他是个很棒的小伙,从来不会偷懒,每次去酒馆的时候。。”

    “说重点。”易嚣打断了他。

    迪格尔连忙回过神,轻咳一声,“塞亚死在马背上,一点伤口也没有,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确定他就这么死了,很坚强的男孩,躲过了两次兵乱,他的家人。。”

    见到易嚣面色不愉,迪格尔连忙停止了牢骚,“第二个死的是森斯,就死在我的面前,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那种绿光。”

    “如果不是我闪得快,死的就是我了,森斯是因为我而死的。。”

    没等易嚣不满,迪格尔就将话题拉了回来,“那种绿光我从来没有见过,不是普通的火焰光芒,倒有些像野火燃烧时的颜色,但我也弄不明白它是如何在空中飞行的。”

    “那绿光打到森斯的身上,他就像中箭了一样,明明没有伤口也没有流血,他却倒了下去,再也没站起来。”

    “我吓坏了,我告诉他们快点离开这里,但没想到。。”迪格尔的话说到这里,渐渐低了下去,后面的事情他也没看见,也不知道手下这些骑士是怎么死的。

    但是一旁易嚣听着却直皱眉头,这种绿光对迪格尔来说非常陌生,但对易嚣来说却再熟悉不过了,这是由魔法造成的,而且任何一个哈系魔法学派的巫师在这里,都会毫不犹豫的认出来,绿光和死亡,是阿瓦达索命咒再明显不过的表现了。

    只是。。这里还有其他的巫师?

    易嚣很确认这些索命咒不是自己释放的,也不可能是森林制造出幻境和虚假的敌人引诱自己释放的,因为自己至始至终就没动用过索命咒。

    除了对付那些飞猴时,但飞猴所在的村落正常无比,易嚣没有在里面发现任何魔法波动。

    那么会是谁释放的,易嚣心中疑惑。

    他不是自欺欺人的人,也不会大叫着这不可能,来不接受现实,所以既然有其他人释放了阿瓦达,那就意味着这里有其他的巫师,而且这个巫师非常危险。

    只要躲藏在暗处,猝不及防的索命咒会轻易夺取任何人的生命,不管实力的高低,也不管身份的贵贱,因为没有人敢保证自己一刻也不松懈。

    想到这里,易嚣已经打算将温妮送回梦幻岛,哪怕她不愿意也不行。

    易嚣的手中握有驯服死亡权杖,并不惧怕暗处的阿瓦达,这个初次旅途得来的摩甘娜遗物连沙漏也无法给出明确的鉴定,它曾在阿不福思的索命咒下救了易嚣一命,这一次,也会一样。

    “这位。。阁下,如果我们找到凶手,可以交给我来手刃么,我要为他们报仇,他不仅残忍的杀死了我的手下,还亵渎了他们的尸体,让他们无法回归诸神的怀抱。”

    正当易嚣准备把温妮硬塞进影子里时,调整过来的迪格尔咬着牙说道,显然心中的惊惧已经全转化为了愤怒。

    不过易嚣心中一动,像是想到了什么,“为什么无法回归诸神的怀抱?”

    “升空。”迪格尔奇怪的看了易嚣一眼,但还是耐心解释道,虽然南方人大部分都信奉七神,只有塞外蛮人属于先民,但并不绝对,还有其他大陆上和很多古怪不信奉神的人,“天空是属于诸神的,只有大地才是人类的家园,若将尸体悬吊多日,就无法回归诸神的怀抱。”

    “就比如说这样。。”易嚣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那棵血肉大树,“你好像很害怕无法回归诸神。”

    迪格尔点点头,没有回答,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不然很多凶悍的村落也不会用悬挂的尸首来恐吓周围潜在的强盗,这是一种威慑,也是对敌人的侮辱。

    眯起眼睛,易嚣停顿了一下突然问道,“那你害怕我么,从我们第一次见面起。”

    迪格尔怔了一下,犹豫的看着易嚣,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回答我,认真的回答。”易嚣盯着迪格尔,没有一丝放松。

    深吸一口气,迪格尔知道自己想多了,点了点头,“怕。”他说道,“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你很危险,比森林中的任何野兽都危险,甚至超过史塔克或兰尼斯特任何一支大军。”

    “甚至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不过。。”迪格尔摇了摇头,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易嚣听到他的话之后深深地皱起眉头,看了看温妮,又看了看还在滴落流淌着鲜血的血肉之树和迪格尔,面色变得阴郁起来。

    “幸亏你害怕的是我,而不是什么其他的玩意。”他说道。(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