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撩到底:痞子总〕〔逆天冥帝〕〔都士霸道总裁在校〕〔月光如水照心扉〕〔我对你动了心〕〔奉孝夫人是花姐[综〕〔进化之眼〕〔鬼帝狂妃:系统御〕〔栽在了小可爱的手〕〔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梦醒不知爱欢凉〕〔甜宠专属:小太太〕〔归墟——神沉〕〔《大天蝎的小心机〕〔修罗狂兵〕〔绝世武神一〕〔都市全能兵王〕〔穿越八零:麻辣小〕〔狂龙萌爸〕〔重回一九九四做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四百六十二章 追逐(三)
    昏暗的火光在夜雨中忽明忽暗,几乎接近了熄灭的边缘,一个穿着破旧单衣的中年男子骂骂咧咧的从侧门走出来,在庄园的几个火炉盆里填上了一些柴火。,

    几只木棍交叉在一起,支撑着上面架着的锥形铁盆,这就是用来在夜里照明和戒备的火盆,越是夜雨天就越要小心一些,小心流窜在森林中的强盗和劫匪,还要小心那些同样饥饿的野兽,不过夜雨天也少了失火的可能。

    大雨几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庄园外面的几处火盆早已熄灭,在稍微有些遮挡的塔门下方,仅有的两盆火,也在夜雨中摇摇欲坠。

    那个中年男子负责夜晚的警戒,也不知道这座庄园中住的是谁,但贵族总归是贵族,哪怕是最小的贵族也与贫民不同,当贫民还挣扎在死亡线上时,贵族仍然可以悠闲的享受所谓人上人的生活。

    他有些羡慕的回头看向庄园那个小小的二层石堡,努力添加着柴火,外面的火盆他已经不管了,只要维持住这两个,他的任务就算完成。

    昏暗的火光在夜色下孤零零的跳跃着,呼啸的雨水似乎将火盆的影子都从墙壁上抹除掉了,加满了柴火之后,那个中年男子张望了一下,又回到自己破旧的木屋中。

    不过很快,他似乎在屋内踩住什么东西,开始探头探脑的向石堡的二层望去。

    他并不认为这么大的风雨中会有什么东西值得防备,有这个闲时间,还不如看一看石堡中贵族老爷的偷情。那可比对着烟乎乎的森林有趣多了。

    所以。这个负责警戒的中年男子也并没有注意到一闪而过的阴影。以及从他后方越来越近的高大身躯。

    “啊---!”

    惊恐的尖叫响彻被夜雨笼罩的小小庄园,很快他的叫声就戛然而止,伴随着外面飘忽不定的雨声,似乎让人觉得之前的惊叫只是幻觉。

    但石堡内的人已经被惊动了,庄园的主人,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男子从床上爬起身,然后点亮一旁床柜上的油灯。

    小小的油光从他的手心绽放,并不能填满整个房间。只能照亮床头附近的范围,男子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在泥土搭建的墙壁上又细又长。

    “外面怎么了?”床上还有一名女子,她在被褥下面蠕动了一会,伸出脑袋,然后蹬开被子,露出白皙的身躯,她浑身**着,看不出是妓女还是这名男子的妻子。

    男子并没有回答她,他将木头的窗户揭开一个小缝。然后眯着眼睛向外看去,深沉的夜色和瓢泼的大雨对着现代人来说根本不能视物。但对于处于冷兵器混战时代的冰与火之歌世界来说,你无法看清夜晚的敌人,就意味着死亡。

    眯着眼睛看了一会之后,男子并没有发现什么骚动,也没有看到鬼鬼祟祟的野兽,如果有强盗袭击的话,再怎么隐蔽也会有战斗声传来。

    难道自己听错了,男子有些怀疑,刚刚突然传来一声尖叫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这让他也觉得是不是外面的风太大了。

    将木头的窗户扣回泥土的窗台上,男子有些疑惑的摇摇头。

    庄园建筑的材料并不算好,不是君临那种石头叠成的房屋或城堡,也不是下等人居住的木质小屋,而是泥土和石头混合的一种堡垒。

    虽然称得上是庄园,但不如说是石头作为地基,少量的石料和木料还有泥土混合搭建的一个二层建筑而已,有些像土堡垒,外面看上去四四方方的,建筑里面的墙壁也不是那么华丽,只是厚实光滑的石头墙面和木质的地板。

    混合着少量泥土的建筑看上去有些阴暗,房间中的光线也不太好,男子将窗户关上之后站起身,他的脑袋就已经接近房顶了,这座房子的高度也不算合适。

    “没什么,肯定是我听错了。”那男子摇摇头说道。

    女人原本就是随口一说,她根本不介意外面发生了什么,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不过我们已经起来了。。”

    她跪在床上,用手勾住男子的下巴,她看上去就要比之前的贫民女孩有肉的多,虽然身体依旧偏瘦,但起码不是那种瘦的仿佛外星人一样的状态。

    贵族的食物和生活上都远高于贫民,所以这个女人的身体不仅完全是健康的人类,而且还颇有几分姿色。

    男子露出一个笑容,这是他的妻子,并不是在君临城内找的妓女,虽然他在贵族中算不上什么厉害的家族,但在城外建立一座庄园还是不成问题。

    平时他们一家人往往会在庄园度过,只有君临有重要事情的时候才会回去。

    女人的笑容在油灯下有些娇媚,男子将她抱在怀中,但隐隐约约之间,他似乎看到有一个什么东西从外门里挤了进来,烟乎乎的,在同样烟暗的房间中看不清楚。

    他有些疑惑的拿过床头的煤油灯,伸手向前举起,借着昏暗的油光,他终于看清了堵住房门的是一个什么东西。

    庞大的身躯几乎挤满了房间,尖锐的獠牙还在滴着不明的液体,杰米一双深黄的瞳孔紧紧盯着男子的眼睛,让他的汗毛倒竖,男子的身体僵硬起来,牙齿也在打着颤。

    “怎么了?”男子的苍白的脸上涌起不正常的红晕,僵直的肌肉让女人有些疑惑,她顺着油灯看去,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凝固起来,她的嗓子咯咯的,似乎想叫叫不出来。

    狼人冒着热气的舌头舔了舔獠牙,他的眼中散发着残忍的光泽,深黄色的光芒像是来自地狱的引路灯,他越过男子,直接向床上的那个女人扑去,女人发出尖叫,奋力的扭动挣扎起来,但她的力量和狼人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妻子熟悉的声音让男人惊醒过来,他毕竟是一个贵族,跌跌撞撞的冲下床后,在柜子上摸烟摸了两把,熟练的抓起一支长剑,然后抽了出来。

    锵!

    长剑出鞘的声音让狼人停止下来,他敏锐的觉察到了危险,杰米松开那个女子,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一旁的男人身上。

    让人恐惧的未知怪物和床上妻子的抽泣让男人怒火中烧,他举起长剑,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去死吧!”然后带着全身的力量,将锋利的剑锋斩向杰米。

    长剑在烟暗中划过一道寒光,仿佛斩破了这片迷雾一般,但惊恐之下的男子根本没有什么准头,力量倒是不小。

    狼人轻轻向后一避,就敏锐的闪过了带着力量的长剑,这个男子只有一个人,而且还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在这一击失手之后,杰米带着血腥味的利爪已经挥舞到了他的脖子上。

    男子被毫不费力的举起来,他在空中奋力扭动着,眼睛鼓鼓的,挣扎的蹬着双腿,但杰米毫不犹豫的一爪将他的肚子豁开。

    他的口中喷出大股的鲜血,长剑也无力的掉落到地上,男子就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狼人随意甩拎着,花花绿绿的肠子和内脏不断滑落出来。

    他的妻子在床上发出足以震破耳膜的尖叫,双手双脚并用的向后缩去,杰米不满的晃了晃男子的尸体,然后将他撇到地上。

    内脏随着尸体掉落的到处都是,女人的尖叫还在继续,杰米狰狞的狼脸上似乎有些不耐烦,于是他冲着女人尖叫不停的嘴巴发出一声同样尖锐的咆哮。

    “吼!!”

    狼人嘴巴中腥臭的气息甚至混合着唾液喷洒在女人娇媚的脸蛋上,瞬间,她的尖叫声戛然而止,杰米满意的歪了歪脑袋,然后俯身扑了上去。

    凄厉的惨叫再次响彻在这片小小的庄园,孤零零的回荡在森林的边缘,似乎在上空徘徊不止,而昏暗的房间中,杰米那同样漆烟的皮毛,似乎再次浓郁了几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