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宝贝:101次枕〕〔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最强神尊在花都〕〔少女伏魔录〕〔琉仙月〕〔天灵奇域〕〔暖婚似火:顾少,〕〔罪恶双子塔〕〔重生三国之天朝威〕〔农女殊色〕〔乱世枭雄〕〔惹上妖孽冷殿下〕〔全职狂少〕〔最后一个赶尸人〕〔夜行〕〔夜夜欢:老婆大人〕〔夜夜欢,老婆大人〕〔老婆大人有点暖〕〔老公,夜深请关灯〕〔头狼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四十二章 序幕
    魔法,是神奇的,是千变万化的,但大多数人只看到了它的攻击性,包括易嚣在内,哈利波特和女巫的魔法当中,攻击性和防御性的魔法更受欢迎,尤其是,在那个烟暗横行恶魔肆虐的年代。

    易嚣选择了魔法,不是因为他的身体不适合格斗,只是兴趣所致,因为没有感情全凭兴趣支撑而活的易嚣对魔法这种超自然的力量更加着迷,而现在,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易嚣重新获得了感情,但他已经无法离开魔法了。

    魔法成为了他自身的一部分,与他融为一体,是他身体的延续,不能说魔法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但却一定是最适合易嚣的存在。

    魔法,分为很多种,这一点易嚣早就知道了,但多数,都有很多相同相似的地方,比如哈利波特和女巫的火焰及攻击咒语方面,女巫和驱魔人常用的仪式方面,不过,奥兹国的魔法,与它们都不同。

    哈利波特中的魔法虽然有些虚幻,但本质上仍然属于阶级层次明显的魔法,需要咒语和魔杖,有固定的效果条目,与易嚣所知的dnd实际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dnd的体系更为完善,分类更为详细,施法要领更为精确,威力更为巨大,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规范化了。

    当然,哈利波特中没有神祗,而且,哈利波特的魔法威力十分模糊,相同的咒语在不同人手中可以发挥不同的效果。完全没有dnd那般精确和清晰,但哈利波特中魔法分类的界限还是存在的,而且咒语的威力也不容小窥。

    比如易嚣。完全就可以用清如泉水制造一场海啸出来,淹没一个国家可能有些困难,但一座小城市完全没有问题,而放在普通巫师手中,大概只能用来洗个车。

    所以说,魔法本身是没有所谓正确分类和固定模式的,那只是在扼杀魔法的发展。或许规范化可以更好的促进魔法的繁荣和发展,但也同样抹杀了无数的可能。尤其是对于一个巫师来说最重要的,想象力。

    规律一旦出现,那么看不见的边框就随之出现,规律以内的。规律以外的,当所有人都在规律内以求进展的时候,规律之外的世界,就被遗忘了。

    所有的魔法都是同归殊途的,那就是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在最恰当的时候使用出最恰当的魔法,这才是巫师,这也是易嚣开始所坚定的信念,但似乎。他也有些偏离了。

    但是易嚣在奥兹国的世界看到了不同的魔法,不同于哈利波特,不同于女巫。不同于任何他所知的魔法记录,甚至是。。不像魔法的魔法。

    无需任何辅助的方式,仅仅使用构成魔法最基础的魔力来释放,这种无需魔杖,无需咒语和材料,在很多人眼里完全就是魔法的魔法。却在奥兹国这片土地上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或许巫师和魔法的存在,最正确的就应该是持有魔杖。划分系别和等级,用冥想来积蓄魔力,用威力强大的咒语来证明自己这样的形象,为什么应该是这样的形象,因为更为完善和强大么。

    但奥兹国面对来自各个世界的巫师联手,都已自己的力量敌为平手,已经足以证明什么魔法更有威力了,要知道,易嚣进入第二世界后,可是从没有见过其他的巫师。

    但不管怎么说,这种力量都不是易嚣的,而是隐藏于奥兹国那片土地中。

    这也是接下来易嚣想要做的事,从冰与火这个没有的世界抽身而出,利用时间差来挖掘魔法的秘密,解开各个世界的坐标。

    似乎易嚣一直都奔波在寻找魔法的旅途上,从来没有停歇,当然,不出意外的话。

    “莱文,你收拾好了么?”易嚣一边走下旋转楼梯,一边冲旁边的房间喊道,虽然莱文名义属于管家,但他的身份可不是,而且梦幻岛也没有很多麻烦的事情。

    “当然,收拾好了,先生。”莱文两手空空的从一件同样华丽的房间中走出来,他轻轻对易嚣鞠躬,然后俯身说道。

    莱文的身上穿着一件酒红色的衣服,有些像是礼服和管家服的结合体,长长的领子立在脖子两边,让人不禁担心他会扎到脸。

    “不太好看。”易嚣微微摇头,然后目光落到他的手上,“你的行李呢。”

    “这。。正是我要说的,我打算留在梦幻岛。”

    易嚣愣了一下,然后反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离开这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莱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似乎露出一丝恐惧。

    易嚣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莱文,多数事情都瞒不住易嚣,一个巫师是很敏感的,而且对于心理学的人来说,察言观色也是最基本的手段。

    看到莱文的神色,易嚣就知道他在惧怕什么,他害怕离开这里,害怕离开这个熟悉的环境来到陌生的地方,就像一个人一生都生活在一个小房间里,他也会惧怕走出去一步。

    微微眯起眼睛,易嚣放缓了语气,“你需要离开这里,莱文。”他说道,“他需要多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可不像梦幻岛这么无聊,而且世界间的通道是很不稳定的,此前的两个世界都被暂时隔断了,只剩下最后这一个,你需要抓住机会。”

    虽然易嚣说的听起来很有道理,但似乎莱文已经决定了下来,他不能反驳易嚣,不过却默默的避开易嚣的眼神。

    “你想要什么?”易嚣突然问道,他盯着莱文,“你总会想要些什么,你已经恢复了自己的人格。不再是之前那种行尸走肉的状态,你会需要些什么,你需要什么?”

    “女人么?”易嚣反问道。“那个世界也有很多女人,漂亮的女人,不管是谁是什么身份我都可以给你弄来。”但是在看到莱文对自己的提议不为所动之后,易嚣吐槽般的无奈摇摇头,“我忘了你还有媚娃们。”

    不过易嚣没有放弃,他现在有了感情,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对别人漠不关心的易嚣。他想了想,“金钱和珠宝么。在那个世界你可以堆成山玩,不过我觉得你也不需要,因为梦幻岛也有,权利怎么样。国王,国家,你可以成为高高在上的那个人,仅仅一个低级世界而已,很轻松,我可以帮你完成。”

    “力量也行,我可以教给你一些速成的魔法,在冰与火这个低级世界足以横着走,当然如果你想当骑士。那就要请教你的妹妹了。”易嚣说完之后,就耸耸肩盯着莱文,等待着他的回答。

    对面的莱文似乎在思考什么。易嚣很好奇,不过他没有让易嚣等太久,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我不需要这些东西,先生。”莱文对易嚣笑道,“我只是不想进入别的世界。”

    “或许别的世界也很有趣。但在我看来,梦幻岛就已经非常美丽。而且更加重要,在先生离开的时间里,我会打点好一切的。”

    易嚣微微吸了口气,似乎在决定如何接过话茬,他的目光微动,然后就瞥到了一边正在无聊着玩手的温妮,“你不劝一劝你哥么?”他用手肘捅了捅温妮。

    温妮从无聊的小动作中惊醒,然后慢慢白了易嚣一眼,用相同的话语做出回答,“他是我哥哥。”她说道。

    易嚣听明白温妮的意思,正因为莱文是她的哥哥,所以无论他自己怎么打算,温妮都会支持他的决定。

    微微点头,易嚣将目光移回了莱文的身上,莱文的身上有不可抗拒咒,是易嚣在决定将莱文收为手下,也是俩人第一次见面莱文说服易嚣时释放的,所以俩人之间有一种特殊的魔法联系,莱文是无法抵抗拒绝易嚣的。

    不过除了莱文是易嚣忠诚手下外,易嚣为莱文所考虑,还有别的原因,“虽然你是我的管家,但你知道我把你当做朋友来看吧。”

    似乎是在为什么叹息一般,易嚣说道,“我拥有感情已经很久了,不过一直没有太大的触动,前不久灵魂能量的进步让我。。感触很深,我感觉离真正拥有灵魂已经不远了,我很享受这种感觉,也在学习它。”

    “所以,不要再把我当做以前那个我来看,我现在的感情很丰富,而对于一个感情丰富的人来说,一年的接触也会留下很深的印象,更何况是十年,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不开心。”

    “或许我可以直接让你陪我去冰与火世界,但你不愿意,我不会强求,感情。。的确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感受,我珍惜它,我没有太多的朋友,来到梦幻岛之后就更少,所以,你明白么?”

    莱文的眼睛似乎有些泛红,不过转瞬间他就保持住平静,轻轻鞠躬,然后他说道,“我明白,先生,我希望我留在梦幻岛,不过一旦先生您需要我,我愿意随您前往任何一个角落。”

    灿烂的阳光洒在这座明亮的红城堡大厅中,花园里的古树参天的生长,扭曲的蔓藤盘踞在上面,充满着茁壮的美感,仿佛直攀天际的阶梯。

    大厅中有三个人,还有两道长长的影子,易嚣听完莱文的话之后默默的点头,“哦,别弄得这么伤感。”他说道,“这次去冰与火世界用不了太久,只是个收尾工作而已,很快就会回来了,当然,如果你改主意了,随时都可以过来,你知道怎么联系我。”

    “还有,注意那些新智能给出时间比例,你的寿命可是有限的,我可不想仅仅是出次门回来之后就发现你已变为一摊白骨,大比列的时候,或许你不愿意来,也要来了。”

    莱文再次鞠躬,然后对温妮点点头,算是对俩人做了告别,他说的也有道理,梦幻岛不能没有人看管,因为经常会有一些突发情况,除了多恩亭这样有旧仇的,梦幻岛本身就是一个世界问题集中地,或许莱文处理不了,但他可以通知易嚣,

    之前每次在易嚣离开后梦幻岛基本都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易嚣不想与温妮分开,而莱文又人格崩溃,所以现在莱文恢复了,但他不能够就这样随着易嚣离开,他需要继续坚守自己的职责,代替易嚣看管梦幻岛。

    如果此前莱文早些清醒过来,或许就能发现多恩亭的异状,如果早点通知易嚣,说不定还可以将多恩亭一网打尽。

    灵魂能量已经达到饱满,梦幻岛的危险生物也纷纷被关押起来,在与莱文交代好剩余的事情之后,易嚣也不是拖沓的人,他本身性格就是如此,找到感情也不会影响。

    在大厅的另一侧,有一面刻有拱门状轮廓的墙壁,对莱文点头回应之后,易嚣就带着温妮走到墙壁那里。

    整座墙壁都是灰蒙蒙的石砖色,颇有几分罗马风格的建筑,拱门被雕刻在墙壁上,是封闭结实的,就像是浮雕,不过向内凹陷,在凹陷的拱门四周,因为阳光被遮挡的关系,有着一圈小小的阴影。

    易嚣伸出没被温妮牵着的那只手,对准面前的墙壁,他的手上微微泛起烟色朦胧的暗淡光芒,然后仿佛呼应一般,墙壁的内圈也有了变化。

    内圈中的阴影像是活了过来,如淤泥一样开始蠕动起来,然后逐渐伸长,蔓延,向拱门的中心延伸,然后再交织到一起,扩散涨大,慢慢填满整个凹陷拱门,最终,当整个阴影停止活动之后,拱门已经被一片深不见底的烟暗所取代了。

    这还是梦幻岛的影子通道,不过用奥兹国的能量方法之后,可以更稳定一些,或许遭遇里世界乱流的几率。。更小。

    望了身后一眼,然后易嚣带着温妮走进门中,一头消失在里面,转眼就不见了,很快烟暗的迷雾也开始黯淡起来,向四周退去,仿佛被驱散的烟尘,拱门很快就再次回归到原本的样子,而只有大厅中的莱文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就像是他人格崩溃时经常做的那样。

    。。。

    而另一面,易嚣已经在一瞬间带着温妮穿越两个世界的屏障,来到了冰与火世界。

    当俩人从一片街道的阴影中走出来,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嘈杂行人,感受着有些微冷的天气,还有发现这里的情况,不断呼喊着赶来的无垢者们,都让易嚣再次感觉到了生机的力量。

    “人果然是群居动物啊,奥兹国实在是太荒凉了。”易嚣满足的感叹了一声,然后还不过三秒钟,他就看到天边出现一个红色的小光点飞速穿过整座城市降落到另一面。

    “那是什么来着。”易嚣有些奇怪的抓了抓头发,“难道是我穿越的方式不对。”(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