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在上〕〔大唐好相公〕〔跨界闲品店〕〔接引诸天〕〔天帝剑尊〕〔神话之系统附身〕〔封神飞仙录〕〔星空小农民〕〔亿万宠妻:入骨相〕〔仙命长生〕〔抗战之广陵密码〕〔穿越反派之子〕〔拂尘烬〕〔婚姻的荆棘〕〔你管这也叫金手指〕〔借魔成神〕〔三个人的末世〕〔烽火奇侠传〕〔逍遥侯〕〔无敌天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五十九章 凛冬来袭(八)
    readx;

    翠绿的森林跃动着生命的气息,在温暖的阳光下散发出迷人的味道,与周围还未褪下白色的雪原相连在一起,构成出一幅奇幻美丽的画卷。

    泊泊的溪水流淌在其中,穿过那些生机勃勃的树木丛林和低矮的灌木,在满是绿苔的岩石上发出清脆叮咚的声响,水花晶莹剔透,这一切的一切都充斥着美丽森林的意思,但在表面美景的隐藏之下,却似乎有什么不同。

    安静,这里的一切都太安静了,除了溪水飞溅的声音外,似乎就没有其他的声音,也不知道森林中的动物都跑到哪里去了。

    一只麋鹿似乎是忍受不住口渴的诱惑,开始十分谨慎的环顾四周,它小心翼翼的走向溪水边缘,整个森林都安静的诡异,只能听到它轻踏在泥土和草地上的声音,麋鹿低头在溪水中饮了起来,但耳朵还时刻警惕着。

    突然,它抬起头,环顾四周,似乎发现了某些潜在的危险,对于麋鹿这样无害的食草动物,虽然攻击性弱于那些捕食者,但机警的听觉会让它们更早的发现威胁。

    不过这似乎是一次错误的警告,麋鹿凝神听了很久也没有发现其他的声音,放下心的它继续在溪边喝了起来,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巨大的阴影从远处突然奔袭而来。

    它的动作迅速而猛烈,几乎化为了一道飓风,奔袭之间,周围两旁的树木纷纷倒塌,麋鹿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然后转身就跑。

    不过已经晚了,巨大的烟影身上散发出暗红色的光泽,然后越来越亮,最后连城一条条刺眼的红线,就仿佛夜空下的星座化为凡尘,已动物的形态奔走在林间一般。

    怪物在狂奔下似乎也发出低沉的咆哮,但在大地的震动和森林的哀嚎当中微不可觉,它浑身都冒着刺眼的光泽。然后在这一团耀眼的光源当中,甩出一条长长的锋利刀鞭。

    它还未到,尾巴就已经瞄准了麋鹿。

    这只怪物似乎算准了距离,在越过小溪的一瞬间后腿着地。强行停止下来然后将身体倒转,长长的尾巴就像鞭子一样甩向远方,准确的划到了正在逃命的麋鹿身上。

    麋鹿似乎毫无所觉,还继续向前跑着,但是两步过后。它却突然倒了下来,整个身体瞬时间一分为二。

    怪物的尾巴像刀子一样将它切成两瓣,大量的鲜血和内脏顺着光滑的缺口处涌出来,麋鹿已经在一瞬间失去了生命力,此时倒在地上的只是一具没有生机的尸体。

    怪物从远处跳了过来,然后踩在麋鹿的尸体上开始大快朵颐,它的体积特别庞大,仅一只爪子就超过了麋鹿的身体,它两口就将麋鹿吞了个干净,只剩下迸溅在四周的鲜血。将一座好好地美丽森林渲染的如同地狱一般。

    这就是毛文,而毛文是食肉的。

    开能的飞船正在和坠毁的命运奋力拼搏,但殖民舰的命运已经确认,它早在两个月前就坠毁在了北境的塞外。

    十二万人的殖民数量对于异鬼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一笔巨大财富,进攻维斯特洛的启动资金,而就算殖民舰内还有幸存者也没有关系,因为他们很快同样会成为尸鬼大军的一员。

    尸鬼中同样有着少量毛文,不过还有很多毛文凭借着强悍的体魄生存了下来,它们一路穿过雪原,繁养生息。估计按照它们的繁育力,此时应该已经有了一个规模不小的族群。

    现在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森林中几乎没有其他生物了,因为它们都成了毛文的粮食,而森林如此安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当一种顶级的猎食者来到某块地盘的时候,其他稍有明智的生物都会选择退去。

    不过就连昆虫和鸟兽都闻风四散似乎也太夸张了一些,一只顶级的猎食者或许还达不到这点,但一群顶级猎食者呢。

    庞大的毛文将麋鹿的骨头也嚼碎吞下,然后缓缓站起身,它周身亮红的光泽已经随着捕猎结束而渐渐黯淡下去。它将目光投向远方,毛文超强的视觉系统可以让它透过层层树丛看到森林之外的白雪和城池。

    皑皑的雪原上耸立着一座摇摇欲坠的宏伟城池,孤零零的伫立在雪原附近,而如果将周围的一切都拉伸到高空,就会从地理位置上发现这是北境的临冬城,而更加重要的是,此时环绕临冬城四周的森林附近,密密麻麻布满了无数潜伏在雪地里的毛文。

    它们静静的匿藏在四周,一动不动的任由雪落成一个小雪包,放上去就仿佛荒野里的一座座坟墓,而细数上去,足足有数千之多。

    。。。

    如果不是毛文有这么多的数量,也不会逼得史坦尼斯和波顿联手,毕竟两人都是手下有数万大军的统帅,但此时毛文的数量已经过千,这几万人类步兵骑兵实在是不够看的,连这里的情况都送不出去。

    同样,雪诺失踪前派遣出来的守夜人也成为了毛文的腹中餐,不了解临冬城附近情况的守夜人小队一头扎进了毛文的包围圈,一个都没活着出来,连情报都被毛文吃了,所以临冬城内到现在还不知道长城已经陷落。

    异鬼大军已经蠢蠢欲动,准备随时挥师南下,而史坦尼斯和波顿这两个人类重要的成员还被数千毛文围困在临冬城,真是。。祸不单行。

    “我就说打仗肯定就没有好事,你看看,你看看。”噼啪的火盆中迸溅出火星,发出烧焦的声音,让那些负责巡逻的城防军精神一震,其中一名面色有些显老的士兵不留痕迹的放松着身体,然后低声抱怨道。

    警戒了一天的卫兵都很劳累,尤其这个时代的待遇并不怎么好,而城池被困得不到补给的情况下就更差了,附近几个同伴都懒得搭理他,只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头的城防军接过了话茬,“行了。”他懒洋洋的白了那人一眼,同样压低了声音,“你还活着就不错了。”

    “知足吧,你忘了前几日史坦尼斯大人想要带人探路的下场了。几千步卒,一个都没回来,听说只遭遇了不到十只怪物,外面一共有多少怪物。起码上千只吧。”

    “这些该死的怪物到底是哪来的!”听到这里,开始开腔的老兵也有些寒战,他打了个哆嗦,骂骂咧咧的抱怨起来,“这下周围那些村落倒霉了。已经快一个多月了,你觉得他们能活下多少?”

    “我觉得一个也活不下来。”这个巡逻小队的头领说道,“除非他们提前得到消息放弃村庄逃跑,不然一旦被怪物发现,整村人都得死,根本无法抵抗。”

    “但我们被困在临冬城,怎么能把消息告诉他们,波顿大人前前后后派出了多少人,到现在一个回信的也没有。”

    “这该死的怪物!”附近的卫兵都开始纷纷抱怨道,同时低声咒骂着。他们有很多人的亲戚朋友就在附近的村落,甚至就有人生活在外面。

    而毛文一困城,方圆百里肯定都是它们的狩猎区,一旦附近的某个村落被它们发现,估计就难逃一死了。

    而头领似乎还觉得打击不够,继续低声说道,“更可怕的是它们的匿藏能力,咱们中都有打猎的好手,你们见过这么能够隐藏自己的猎物么。”

    周围人都是纷纷摇头,北境的气候比较寒冷。除了几块稀有的温热土地可以种植粮食之外,大部分的了粮食都依靠购买其他几境,所以北境的资源一直紧巴巴的,为了能够吃饱肚子。所以几乎每个成年男子都练就了一手好猎术,打打猎物饱腹。

    “就说上一次吧,那个长城来的守夜人。。都快跑到城下了,我们都准备给他开门了,结果突然从城门附近的雪地里窜出一只怪物,不说它什么时候潜进去的。就说当时一整天天我们都盯在城墙上,也没注意到那里有一丁点不对。”

    毛文或许可以借着夜色靠近城池,但城防军肯定是要在白天巡逻的,他们在墙头上来来回回走了无数遍,也没有注意到下方雪地里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已经足以说明毛文隐藏能力的可怕。

    来自第五星的毛文是一种冷血动物,尚不清楚它是否也具有龟息或冬眠的性质,开能实际对它的习性了解甚少,只有少量在此前战斗中积累的关于它的经验。

    当时人类基于架设殖民星,所以还没有弄清楚毛文的具体情况,就急匆匆的用镭射炮洗地了,想来一种野兽也不会有太大的威胁,但现在,云星政府受到了十二万人血的教训,他们要为这十二万人买单。

    不过。。无论在那里,总有我的同伴是奇葩这样的存在,比如最开始说话的那个老兵油子,他关注的重点显然就不太对,在听完了头领说的话后,他想了想,突然说道,“哎你们说,那个守夜人到底有什么事情,他们不是常年驻守在凄苦的长城么。”

    “长城哪凄苦了。”头领首先瞪了他一眼,然后也琢磨起这个问题,“还能有什么事,肯定是重要军情呗。。”

    但想来想去,他也想不明白有什么事情值得守夜人貌似前来,只能没好气的说道,“你管那么多干嘛,现在人都死了,你找谁问去,要不你下去和那些怪物谈谈心?”

    “还是算了吧。”那老兵连忙讪讪的摇摇头,然后摆手道,周围人发出一阵哄笑,战争时的士兵都十分紧张,无论哪个年代,心理压力都是有的,没有心理医生,就需要自己找东西调节了。

    “我还想留着命去找阿丽亚娜呢,可不能扔在这里。”他继续说道,不过随即脸上就暗了暗,像是想起了什么,“忘记了,阿丽亚娜也在附近的村落,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阿丽亚娜是附近村里的一名,在方圆百里算是小有知名度,在场的城防军都知道这一点,原本想再次哄笑的他们愣了愣,然后没有在说话。

    毛文可不管你长得好不好看,人类在它们眼中只是食物,或是。。精美一点的食物。

    士兵们面临的是一场人类和怪物,前途生命全部未知的战役,不过毛文剥夺掉士兵对的憧憬就已经足够残忍了,那么席恩被波顿去掉使用的能力就更为悲催,但波顿自己并没有事,而且现在怪兽围城。。还有闲心思逗弄逗弄。

    “你知道我有能力可以轻易杀死你吧。”梅丽珊卓平静的看着面前还没有自己高的烟发男子,面露不爽的说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拉姆斯波顿显然有些跳脱,他非常坦然的承认了,然后同样平静的看着梅丽珊卓。

    梅丽珊卓十分想白他一眼,但为了保持自己女巫形象还是忍住了,她淡淡的开口,“那你可以给我一个解释么,为什么要夜入我的房间,波顿阁下。”

    “因为我想知道一个答案。”波顿冲着梅丽珊卓挤出一个表情,但看起来一点也没有诚意。

    “世界上的问题多了,想知道答案的人也多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又有什么能告诉你的。”

    “就因为。。你不能使用你的魔法,你现在是一个女人,而我是一个男人。”波顿的笑容非常奇怪,他冲梅丽珊卓扬扬眉头,似乎在说大家都懂这个意思。

    梅丽珊卓心中暗恼,想一个大火球按在拉姆斯的脸上,呃。。梅丽珊卓不会大火球,噢算了,反正她总有什么东西可以扔,但她最后还是忍住了,“为什么不能使用魔法。”她说道,“我没有感受到任何阻扰,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东西能够阻止我的,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光之王的脚步,哪怕是深不见底的烟夜。”

    拉姆斯一直微笑的看着她,这让梅丽珊卓心中有些忐忑,等到梅丽珊卓说完之后,拉姆斯才说道,“噢算了亲爱的,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了,大家都知道,你能使用魔法,但是你敢在这里用么,对我用么。”(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