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天眼高手〕〔仙缘岛〕〔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家有悍妻怎么破〕〔圈套男女〕〔提拔〕〔风月宝鉴〕〔至强战皇〕〔万道剑尊〕〔鹰扬美利坚〕〔蓝月之主〕〔我的皮肤强无敌〕〔终极保镖〕〔重回80当大佬〕〔掌心雷〕〔蛇妃惹火:妖皇,〕〔都市逍遥邪少〕〔天罪灵墟〕〔穷极仙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六十一章 凛冬来袭(十)
    readx;

    “你疯了。”拉姆斯后退一步,像是在告诉自己,又像是在否定梅丽珊卓一般,“你疯了。”他重复道。

    梅丽珊卓冷冷的看着他,就像在看一场笑话,拉姆斯渴求看到未来,但在看到了真实的未来后,或许是无法接受,或许不是他想要的,他却选择了否定。

    以前有过这样的情况,多数人都是这样的反应,大祭司梅丽珊卓见过很多,不过有一个例外,他就是史坦尼斯,与其说梅丽珊卓选择了史坦尼斯,不如说是史坦尼斯选择了她。

    “你心里清楚。”梅丽珊卓平静的看着他,“现在。。你知道了问题的答案,你将如何去做,带领你的人离开这里,还是回到恐怖堡死守城墙,不过我觉得你清楚,凭你是抵挡不住异鬼的。”

    拉姆斯当然知道恐怖堡的火山地势对于异鬼来说就是一个笑话,但是他此时的心里也不知道该如何做,“这不用你来管。”他愤愤的扔下这句话,“你就好好收着你的疯言疯语吧。”然后扬长而去。

    他没有为难梅丽珊卓,拉姆斯也不能把她怎么样,随着他走后,拉姆斯带来的卫兵全部从周围缓缓散去,没有人发现,没有惊动任何人,史坦尼斯的守卫还以为今晚一切正常。

    拉姆斯带着窥视未来的希望而来,但却带着残酷的失望而归,异鬼在即,何去何从将会是一个重要的决定,当然。。前提是他能活着冲出毛文的包围圈。

    梅丽珊卓已经做出了决定,她将再一次跟随光之王的指引,找到真正的亚亥重生,真正的救世主,力挽狂澜的阻止这次异鬼入侵。

    同样,两次的亚亥救世,代表着光之王的荣耀已经不可避免的降临在了维斯特洛,只有信仰光之王的人,才会得到真正的保护。届时,旧神将会得到真正的传播。

    目光落到不远处的外面,雪地中的拉姆斯正在一步一步的行走着,身影变得落寞。然后渐渐越行越远,变得渺小起来。

    抬起头,梅丽珊卓将目光落到更远的地方,那里。。可能是群山环绕,也可能是一片荒芜之漠。但无论如何,亚亥重生就在那里,梅丽珊卓需要找到他,因为这才是她生命中真正的意义。

    。。。

    遥远的南方,维斯特洛的君临附近,一艘宇宙飞船正在飞速的下降,这种速度当然是不正常的,因为它正在坠毁。

    它就是梅丽珊卓看到的流星,先遭遇毛文的破坏,又遭遇到里世界乱流的侵袭。开能所在的飞船终于不堪重负,在宣告自己脱离宇宙的掌控之后,缓缓被里世界乱流推入冰与火之歌所在的大气层,然后随着引力不断下落。

    虽然飞船坠毁了,但它毕竟是宇宙级别的存在,熊熊烈火包裹在它的金属外壳上,除了有些吓人之外根本没有实质的损伤,连温度都没有升高,它最终一定会平安的降落到陆地上,剩余的问题就是。接下来怎么办。

    不过无论飞船什么时候抵达,地面上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运转,比如飞船目的地附近最大的城市,这座维特斯特的政治中心。君临。

    在这里,狼人和吸血鬼同飞,侏儒和太监共舞,一切的一切,在这里都可以找到。

    “你在找什么?”提利昂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瓦里斯,闷声问道。詹姆不在这里,因为这是国家重要大臣的会议,詹姆并不是。

    “我没有在找东西。”瓦里斯露出一个笑眯眯的笑容,“我只是在等,在等着抓住一个时机。”

    提利昂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自觉的向旁边挪了挪,他不喜欢瓦里斯的说话方式,说一半留一半,还参杂着大量的隐喻,虽然提利昂自己也是如此,但这并不妨碍他的讨厌和立场。

    而说到立场,就不得不说今天会议的主旨了,王国已经没有钱了,温泰拒绝向铁金库偿还债务使得铁金库不再支持君临的经济,此时已经几乎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更不要说保养军队和战争了。

    君临一贯是七国交战的主要目的地,所以历代国王的资金都不算富裕,兰尼斯特家族也是同样如此,君临几经战火,这点家底和温泰的私人储存,早已消耗一空,这一次召集大臣们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那么。。说说吧,有任何人有好办法么。”温泰依旧以一种高高再上的姿态坐在会议室的中间位置,哪怕王国已经到了十分窘迫的地步,他依旧高傲无比。

    但是听了他的话,周围的大臣都将脑袋垂得低低的,生怕温泰看到他们一样,事实上如果他们有本领弄到钱的话,也不会混成现在这个样子。

    提利昂也是同样如此,他不是没有办法,而是懒得想,这个家庭,这个国家对他怎么样他一清二楚,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只不过为了看一场好戏罢了,他与瓦里斯一样,都在等待时机。

    瑟曦不屑的坐在一旁咂咂嘴巴,她就没指望这些家伙能给出什么好主意,一群比草包强不了多少的家伙,与其这样,还不如换一些亲近自己的草包上来,看来是时候将大臣们都替换为自己的心腹了,瑟曦暗暗地想着。

    因为詹姆手臂已好,温泰还活着,并且提利昂也没有离开君临,兰尼斯特家族人口兴旺的关系,虽然七神教会已经重组了教会武装团,但也不敢太过造次,至于抓瑟曦去发展成天体爱好者,那绝对是主教活得不耐烦了,他才上台没多久,还不想死。

    “那你们说说北境传来的消息,异鬼突破长城的。。”钱的问题没法解决,那就换一个事情,没有得到答案的温泰有些暗恼的说道。

    不过这个时候,一贯非常低调的瓦里斯却突然打断了他,“或许。。我有办法。”

    他一说话,包括提利昂在内,所有人都为之侧目,瓦里斯的低调是一贯众所周知的,因为他职位的特殊性。他一贯秉持着少做少说的原则,而最近温泰和瑟曦准备将他从位置上替换下来的消息,也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所以他此时说话。无疑将自己推到了浪尖口。

    没有人明白他是怎么想的,包括旁边的提利昂在内,他皱了皱眉头,看着瑟曦脸上的冷冷笑容,“噢。。你有什么办法?”她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懒洋洋的发问。

    “没有金币,就没有粮食,没有粮食,就无法维持军队,所以归根结底,就是粮食的问题。”瓦里斯一边说着的时候,一边还回忆似的摸了摸胸口。

    “只要解决了粮食,我们就少了一大部分问题,金币可以用其他的东西代替,但食物不能一天没有。”

    的确是这个道理。瓦里斯说的谁都懂,但解决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

    “你有什么办法。”坐在会议长桌中间的温泰盯着瓦里斯问道,他的眼睛中似乎蕴含着笑意,但仔细一看,又觉得似乎是错觉。

    瓦里斯长舒一口气,背着手,他站起身,仿佛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慢慢绕到提利昂的身后,“解决的办法很简单。只要让他们都不需要吃饭就可以了。”

    “这叫什么办法。”所有人都是一愣,而瑟曦更是毫不客气的冷笑起来,“瓦里斯阁下是年纪大了,或许有些力不从心了?”

    一些大臣也纷纷在旁边交头接耳。猜测瓦里斯是不是想借着这样的理由直接将手中的职务交出来,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难逃一死,现在瓦里斯需要的不是一个体面地理由,而是一个稳妥的后路。

    只有提利昂皱眉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他的表情猛然一变。“没有我的事吧。”他用咬着字的声音向瓦里斯问道。

    “当然没有你的事,我们是朋友,提利昂大人,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为这座城市做过的事情。”瓦里斯略微向提利昂弯了弯腰,然后脸上的笑容不变,“但也只有你一个人。”

    他转头看向宫殿的顶棚,又将目光落到瑟曦身上,“当然有这样的存在,亲爱的王后殿下。”瓦里斯满是笑意的说道,“你不知道,不代表它们不存在,比如说艾丽娅。”

    “什么不管他的事,艾丽娅又是谁?”瑟曦的语气有些恼火,她发觉自己听不懂瓦里斯在说什么了,这种感觉很不好,就像一个虚心求教的白痴。

    “艾丽娅自然是艾丽娅史塔克,史塔克家的小女孩。”瓦里斯纯洁的笑了笑,依旧非常耐心的解释着。

    “这么说。。你找到史塔克家的那个小贱货了,这倒是个不错的消息,不过这根她有什么关系。”瑟曦的脸色依旧没有半分好转,继续质问道。

    “关系么。。大概和那几名特殊的客人有关。”瓦里斯似乎有些苦恼的抓抓脑袋,他想了想然后说道。

    瑟曦觉得自己越来越弄不明白了,她压制住心中的怒火,觉得不能让瓦里斯再这么牵着鼻子走下去了,于是直接了当的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瓦里斯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呃。。我还想说你可以问问你的小情人呢,不过既然你这么直接。。我要杀了你们。”

    “你。。什么?”

    瑟曦愣住了,大脑中短路了半晌也没有说出话,包括旁边的那些大臣也是,他们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觉得肯定是太阳没有升起,自己竟然听到瓦里斯说要杀死瑟曦他们,他说的是杀死了史塔克家的小女孩吧。

    只有一旁的提利昂面色如常,而依旧保持镇定的还有温泰公爵,他不愧是老狐狸,早在瓦里斯有些反常时,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一直没有出声,完全是由瑟曦在发问,而现在,这种不祥的预感终于实现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温泰平静的问瓦里斯,“因为那些流言碎语么,那些完全都是不存在的,你不必介怀。”

    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在这种情况下,他第一反应不是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也不是怀疑他有没有这个能力,而是先平静的将对方安抚下来,准备混过眼前再说,事后算账。

    瓦里斯顿了顿,像是在思考温泰的可靠性,但不出两秒后,他再次开口道,“没错,就是因为这些事情,但这可不是流言碎语,而是我亲耳听到的。”

    温泰眉头微微耸动了一下,将脱口而出的疑问咽了回去,他还没有那么傻,将答案自己承认出去,不过此时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在瓦里斯的掌控之下,他猜出了温泰在想什么。

    “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会听到,你的房间在城堡的顶楼,附近都有卫兵的把手,如果有人前来,你一定会知道的。”

    温泰不说话,就那么做威严状一动不动的盯着瓦里斯,不承认也不否认,但瓦里斯不跟他玩这样低级的游戏,他随意的说道,“自从经历的那样的过程之后,我就已经变了,起码在听力方面,听到几百米外的声音不是问题。”

    “我一直都说我有遍布天下的小小鸟儿替我观察,替我倾听,但现在似乎用不到了,因为有我一个就足够了。”

    说话的时候,瓦里斯慢慢褪下身上有些简陋的披身衣物,露出下面结实健壮的肌肉,但奇怪的是,之前从衣服外面看,他还是有些肥胖。

    温泰沉默了一会,然后突然问道,“这就是你的底气么,一身强壮的体魄?”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瑟曦没有说话,继续在一旁保持着冷笑,周围的大臣都有些不明所以,只感觉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太超出他们的认知了,瓦里斯明白温泰的意思,一个人的勇武,实在不算什么,不过瓦里斯已经不能算是人了,而且。。他也不止一个。

    “不。”瓦里斯说道,“我的底气是。。它们。”他一指会议桌上的顶棚,瞬间几道巨大的烟影从上面跳了下来,伴随着地面石子被砸碎的声音,在一阵尘土飞扬里缓缓显露出它们的真实面目。

    浓郁的烟色毛发和狰狞的獠牙,还有巨大的身躯和锋利的尖爪,这些生物正是来自妖女迷行世界的烟暗异种狼人的感染者,足足有七只。(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