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秒杀天下〕〔总裁的麻辣小妻子〕〔我的绝色冰山总裁〕〔萌宝上线:爹地,〕〔帝火丹王〕〔阴缘:鬼夫难缠〕〔都市妖孽神豪〕〔我真是良民〕〔大明钉子户〕〔女总裁的最强兵王〕〔嫡女涅槃:王妃,〕〔神帝归来〕〔穿越之我的多情王〕〔穿越小王妃〕〔总裁娇妻太撩人〕〔冷酷王爷:倾城娇〕〔总裁佳妻惹不起〕〔名门婚宠:半路娇〕〔爱你个人好难〕〔末日之无限逃杀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六十四章 凛冬来袭(十三)
    跑!继续跑!沉重的喘息夹杂在他的双唇之间,皮埃尔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他只知道必须要离开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

    他只是培提尔安插在君临的一个小小探子,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卷入这样一个可怕而又惊人的事情当中。

    那个带着城防军金袍子临终反水害死了艾德史塔克,泡不到史塔克族长的妻子就想办法得到他女儿的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他虽然无意染指铁王座,但君临的情况却是他必须清楚的,人脉和情报有多么重要,培提尔深深了解。

    更何况,如果有机会更进一步的话,那么谁不想呢。

    他在君临有很多眼线,妓院就是他最大的眼线聚集地和经济来源,不过这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所以他需要重新培养一些暗中的。

    于是皮埃尔就有幸成为了培提尔的探子,他的工作很简单,就是盯住几个交给他的国家大臣,每日做了什么,什么时候出门,其他的大臣和其他事情有其他探子在负责。

    反正培提尔有钱,养得起这么多人。

    而今天皮埃尔就像往日一样,依旧静静的躲在自己隐蔽的小房子中,透过圆小而狭窄的木格子窗盯着街对面的外交使臣府,那宽敞而又明亮的大房子和花园与他所待的破旧石木屋呈现出强烈的对比。

    不过皮埃尔已经很满意了,他在君临有地方住,最然很小。只容得下一张床。而且他还能够得到金币购买食物。已经比那些待在贫民窟里的奇怪生物幸运的多。

    但是今天晚上,似乎发生了一些很不非同寻常的事情。

    一开始皮埃尔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觉得今夜格外的阴沉,似乎像是天空的夜幕失去了支撑,从头顶倾泻了下来,而且城池中时不时传来的一切惨叫和嘶吼,也让他敏锐的嗅到了一丝血腥味。

    果然,事情很快就出现了变化。

    首先是大批大批的城防军调动。这是很不对劲的,据皮埃尔所知,这些金袍子都是非常懒散和高傲的家伙,在大半夜的时候,除非是国王亲自出马,不然就连摄政皇后都使唤不动他们。

    一片一片的金袍子披风在外面闪过,大股大股的火把混合在一起,似乎照亮了半个君临城,他们像是在赶往哪里,但既然只有国王和御前首相能够调动他们。那么显然是君临城堡出了事情,不过王宫里又会有什么事呢。

    皮埃尔有些奇怪。最近这段时间大陆战火似乎平静了下来,王宫里应该没什么大事,难道今天会突然重演以前的弑君和篡夺呢,他紧张起来。

    事实上皮埃尔知道这么多事情,非常好理解,每个人都想更进一步,所以了解了解大陆的局势,可以让他这样的小人物更受赏识。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皮埃尔的眼珠子险些从眼眶里掉下来。

    斜上方的木格子窗户已经被皮埃尔用木柴木块和板子小心翼翼的塞了起来,不留一点痕迹的挡好,他熄灭了房间中的油灯,然后趴在门缝上向外看去。

    缝隙也是提前准备过的,顺着纹络有些稍大却不容易被发现的小手段,让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门的情景。

    首先皮埃尔看到的是金袍子们停了下来,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裸女。

    金袍子就在他的正前方,这名女人是背对着他的,借着火光的背影,皮埃尔可以清晰的看得一清二楚,他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因为他从未见过如此诱人的身躯。

    不过他并没有发现,门外那名女性的耳朵似乎随着他的吞咽微微动了动,正当皮埃尔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脱下裤子的时候,外面的情况再次发生了变化。

    这个女人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变成了一头怪物,怪兽,残忍的不知名的恶魔,她开始大肆屠杀起来,这些抵挡住了史坦尼斯大军,守护过君临无数次的金袍子城市守备军在她面前不堪一击。

    每一次利爪的挥舞都会让一名金袍子倒下,每一口撕咬都会让无头尸体的鲜血在冲天而起,鲜血弥散在空气中,这只可怕的怪物似乎慢慢由烟色变成暗淡的红色。

    皮埃尔静静的爬在门缝上,看着门外宛如地狱一般的杀戮之景,每时每刻都有金袍子倒下,这些城防军的惨叫声似乎穿透了他的耳膜,深入他的灵魂,皮埃尔的瞳孔越来越大越来越涣散,然后他猛地转过身,背对着大门,紧紧闭上眼睛用双手抓着地面。

    惨叫声无孔不入的想要钻进他的身体,似乎有金袍子逃到这里,将房门拍的砰砰作响,皮埃尔不敢应答,他只能哆嗦的用力顶住房门,然后默不出声。

    很快外面就没了声息,在房门像是被重物撞击了一下发出两声巨响之后,门外彻底安静了下来,皮埃尔双眼呆滞的用背部靠着木门,然后默默滑落到地面,他的脑袋中似乎有些眩晕,微微作响之中他竟然有一股打开房门的冲动。

    抓着地面的手掌传来滑腻的感触,皮埃尔疑惑的抬手一看,发现它已经完全被鲜血所染红,外面属于金袍子的鲜血不知何时蔓延了进来,将整个地面都覆盖住了,就像一块吸水的海绵。

    刺目的红色和血腥惊醒了皮埃尔,他猛然清醒过来,他还需要活下去,他可不能死在这里,被那只怪物像屠杀金袍子一样杀死。

    而且这说不定还意味着一个大功劳,金袍子很重要,而他们被怪物屠杀这件事一定更加重要,如果第一个汇报上去,自己一定会得到奖赏。

    想到这里,皮埃尔似乎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轻了几分,他一动不动的继续靠坐在原地。不敢移动。甚至都不敢向外望去。因为他不知道那个怪物会不会对目光敏感。

    以前他的父亲教他狩猎的时候,总是告诉他,凶猛的野兽会觉察到人目光的注视,所以不要带着恶意注视它们,要把自己想做野兽的朋友,杀死它们只是帮它们解脱。

    后来他的父亲死了,因为在野外碰到一个贵族马队时,目光躲躲闪闪不像好人。于是皮埃尔只能自己进入君临讨生活。

    沉浸在回忆中的皮埃尔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无数个日升日落那么久,外门终于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皮埃尔心惊胆战的顺着门缝向外望去,发现那个怪物消失不见了,十几名金袍子也变成了一地尸体,横七竖八的,像是鲜血肉泥融合的沼泽。

    摆在他前面的有两条路,离开这里或继续等下去,继续等待肯定会有人发现这里。或许会有更多的金袍子来收拾残局,那个时候自己就安全了。但也意味着个消息暴露了,自己失去了第一时间的情报。

    而离开这里,说不定那个怪物还没走,或者被自己撞个正着,那么结果很显然,自己死定了,离开还是不离开,就在皮埃尔一念之间。

    外面的夜色静悄悄的,深沉的夜似乎混合着鲜血的暗红,无数看不见的人类怨魂徘徊在这里,那是金袍子们死前的哀嚎,他们在犹豫是离开还是不离开,就像皮埃尔一样。

    吱嘎--

    终于,巷子中那扇至始至终都紧紧闭合的木门被打开了,皮埃尔探头探脑的小心翼翼从里面钻了出来,他注意到周围已经没有了怪物,大约安全了之后,很快就顺着墙角的阴影处离开了。

    在离开前,他还带上了木门,并且留意不要让自己留下带有鲜血的脚印。

    这一切似乎都做的天衣无缝,最大程度的隐瞒了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不过他根本不会留意到,就在他离开的那扇房门顶上,倒挂着一只小小的蝙蝠,它目视着皮埃尔离去,还抽搐似的歪了歪脖子。

    。。。

    “哈,呼!”皮埃尔一头撞进妓院的后门,靠在墙壁上大口的喘息着,他感觉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跑这么快过,肺内所有的空气都在刚刚那条路上跑了出去。

    不过现在终于安全了,刚刚那无论是地狱的景象还是噩梦也好,反正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自己安全了,将一地金袍子断肢尸体的惨象抛之脑后,皮埃尔松了口气。

    妓院是他们传递消息的联络点,留有非常隐蔽的几个侧门供探子出入,平时皮埃尔他们是不会来这里的,因为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有别人的探子就盯着这里,但今天事出意外,皮埃尔不敢保证那只可怕的怪物还在不在君临城中转悠,一旦自己碰上了算谁的。

    反正自己将情报交上去就可以了,就算暴露了也没关系,说不定自己就要就会得到更高的位置了,想到这里,恢复了一些力气的皮埃尔起身向妓院内走去。

    不过他还是没有注意到,一只小巧的蝙蝠正倒挂在他刚刚依靠的木门梁上,冷眼旁观着他。

    “达伦先生,达伦先生?”来到内部的皮埃尔轻轻敲着一件非常偏僻的房间门,这里面是妓院的负责人之一,培提尔留下的,“达伦先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奇怪。。他去哪了。”皮埃尔疑惑的自言自语道,达伦先生很少离开这里,而且现在正是达伦先生负责的时间,他更不会离开。

    “在找人么,先生。”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让皮埃尔陡然一惊,他迅速转过身,发现是妓院的男妓兼门脸,那个经常招待客人的小哥,还跟红毒蛇奥柏伦有一腿。

    “啊。。是,在找人。”皮埃尔的反应很快,他立刻平静的说道,皱皱眉头,装作疑惑般的问,“海伦呢,你见到她了么。”

    “没有,先生。”那小哥似乎也很疑惑,他腼腆的笑了笑,带着职业化,可能也是冰与火世界中最早的职业化笑容说道,“不过。。先生,如果要找那些美丽的女士的话,可不是来这里,这是我们内部的房间。”

    “呃。。我看到她往这里跑了。”皮埃尔想都没想的说道。

    那小哥笑了笑,“我们的女士可不会乱跑,她们很听话,就像达伦先生一样,我告诉他不要出来,他就已经一天没有出房门了,你再敲下去他也不会出来。”

    皮埃尔的笑容微微一僵,“我。。我不知道你在说。。我这就离开,再换一个。。”

    “算了吧。”那小哥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眼睛眯了眯,皮埃尔立刻紧张起来,他右手微微一动,摸到了藏在身上的匕首,他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显然情况不太妙,不过面对一个碍事的男妓,他还是有勇气为生存拼搏一下的,“我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也成为了我们的一员。。”

    “我不是你们的一员。”那小哥说道,“我的确是一名男妓,在妓院成立之后来到这里的。”

    “那你。。认识我?”皮埃尔的目光愈加紧绷了,他已经动了杀心,他只是在寻找合适的机会,

    虽然他不经常来妓院,但面前这个小哥他却知道,这是妓院中头牌男妓,但皮埃尔可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加入了探子的一员,既然他不是,那么他是怎么知道很少来妓院的自己的。

    “不要动那些小心思了。”那小哥的目光似乎意有所指的落在皮埃尔的右手腕上,“这对我没用。”

    他轻笑道,“实际我知道你的时间也不长,大约一个月?一个半月?反正肯定不超过两个月,不过算你倒霉,我们对你并无恶意,只是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虽然最终早晚会暴露出去,但你还是个麻烦。”

    “我们?”皮埃尔微微一怔,聪明的他,已经清楚了面前这个男妓的意思,显然对方是知道自己今晚看到了什么,而且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就是因为这件事,他才对自己怀有恶意甚至想要杀死自己。

    他是什么人,是别的家族或贵族的探子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皮埃尔已经没有思考这些问题的时间了,因为就在他微微一怔的时间,那小哥猛然张开嘴巴,露出里面一左一右的四颗尖尖獠牙,还有一双泛着血红的眼睛。

    “噢!该死!”皮埃尔惊恐的叫到,今晚的冲击真是一个接着一个,正当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身后的房门却突然打开了。

    达伦先生终于决定救自己了么,皮埃尔的心中涌现出一丝希望,“达伦先生,快!我有重要情报,你一定要救救我!”

    他转身就像屋内跑去,不过还没等他迈动脚步,就撞到了一个冰冷而柔软的身体上,皮埃尔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然后他看到了一双同样泛着猩红的眼睛和獠牙。

    这是他一生中看到的最后的景象,不过皮埃尔现在终于知道了,刚刚的那句我们,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