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是大仙尊啊〕〔农门妻色可餐〕〔女总裁的逍遥高手〕〔时光匆匆深几许〕〔重生影后小甜妻〕〔洪荒混沌天尊〕〔再世鬼修〕〔重生辉煌时代〕〔龙凤双宝:老婆,〕〔都市极品小医圣〕〔我的微信连三界〕〔豪门魂宠:灵动鬼〕〔玄医枭后〕〔高武巨擎〕〔名门暖婚:权爷盛〕〔我有一册生死簿〕〔我的灵光幻境〕〔抗日之少年战将〕〔我的皮肤强无敌〕〔专业抓鬼三十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六十五章 凛冬来袭(十四)
    君临中血腥荒诞的闹剧并没有结束,因为对于瓦里斯或杰米等人来说,这可能仅仅只是个开始,在维斯特洛这片土地的历史上,人类并不总是唯一的主宰,或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更像是个篡夺者。£∝,

    最初生活在维斯特洛的,是拥有魔法的绿先知,还有很多各式各样的其他魔法生物,这个世界的繁华,并不次于奥兹国。

    只是奇怪的是,似乎随着人类的到来,魔法的力量开始逐渐衰退,没有理由的,甚至很难被觉察的,不过绿先知们还是发现了这点,于是为了保留魔力衰退之后的种子,它们在最初就与人类签订了协议,结下了友谊的互交。

    这段历史似乎有些熟悉,尤其是人类的诞生与魔法的衰退,易嚣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不过可惜的是,此时易嚣并不在君临,也不知道君临已经被这三名妄图用血脉入侵世界的自由人所占据。

    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没关系,冰与火对于易嚣来说意义并不大,这里只是一个完美的练兵场地,而且现在就连这点价值都没了。

    君临发什么了什么并不重要,哪怕整个大陆都被异鬼或吸血鬼狼人所填满,易嚣也毫不担心,所以,就任由他们折腾了。

    詹姆在房间中有些坐立不安,他时不时的就站起来,然后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之后又只能无奈的坐下,他握紧由魔法金属制造的魔法手腕,似乎手掌中传来的坚实感受可以给他带来更大的安全。

    “这就是君临的第一剑士么。真是长见识了。”房间的角落冷冷的传来艾莉亚平淡而毫无波澜的声音。她静静的待在角落中。用一支细长的刺剑剃着暗红的尖指甲。

    詹姆冷冷的向那个方向瞥了一眼,按耐住心中的不安,又坐回了椅子上,他知道这个看起来尖牙利齿的小女孩,史塔克家的小崽子,仅存的几个。

    他并不想与她置气,无论是因为她的新身份,还是她的同伴。更重要的是,自己并不能打过她,于是詹姆强撑着优雅说道,“没有人能够在知道自己守护的城市出现问题时,还静坐在这里。”

    “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御林铁卫需要我的帮助,哦我忘记了,你根本不会了解这些感觉对吧,因为北境的组成完全就是一坨烂的不能再烂的浆糊。”詹姆听着空旷的夜幕下时不时就传来一些惨叫说道,“顺便说一句。我是前君临第一剑士。”

    艾莉亚依旧静静的剔着指甲,似乎丝毫不为詹姆的话所动。事实上,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她的心中恨不得现在就杀死他,詹姆兰尼斯特,害死她父亲的凶手之一,以前没有实力的时候艾莉亚就想杀死他,而此时有了力量却没有这么做,唯一的原因就是海瑟薇姐妹不同意。

    但艾莉亚并不介意在不杀死对方的情况下给詹姆添些堵,比如透露一些今晚会发生的事情,比如今晚谁会死去。

    “你知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么?”她突然说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我还想问你呢!”听到这个问题的詹姆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出来,“你突然把我带到这里不让我出去,然后不让我问问题,一待就是大半个晚上的时间,现在你问起我来为什么在这里了?!”

    詹姆的魔法手腕将木桌子捏的咔咔作响,木头被他揉成粉末从指间留下,不过艾莉亚知道,身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剑客,詹姆是不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动手的,这些都是指无用的发泄和威胁。

    “我还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艾莉亚似乎很高兴看到詹姆愤怒的表情,“是瓦里斯让我把你带来的,并且看住你,他说,虽然你无关紧要,但你有个好兄弟,你对他很重要,你如果出了事情,他会很伤心。”

    詹姆有些奇怪,他表情微微停顿,然后问道,“我会出什么事情,还有。。瓦里斯?”

    “没错,瓦里斯。”艾莉亚说道,“自从两个月前你被杰米袭击之后,你就一直没见到当时重伤的瓦里斯,你不觉得奇怪么。”

    “哦我忘记了,兰尼斯特都是冷血无情的人,你可能根本就不会记得这件事,大概以为他已经死了吧。”

    “不过可惜的是,瓦里斯没有死,而且今夜。。他倒是会杀死不少人。”

    “你什么意思?”詹姆的面色冷了下来,他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他似乎觉得自己抓到了某种蛛丝马迹,而且他心中不祥的预感也越来越明显,他由魔法金属制造的右手慢慢摸上长剑,神情也严肃起来。

    “你从未想过我是如何成为一名吸血鬼的是么。”艾莉亚根本没有搭理他,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你从未想过这意味着什么对么。”

    “意味着什么。”詹姆冷笑着说道,“卡萝赐予你的而已,如果我想要,她也不会吝啬给我的,听说并不麻烦,只需要咬一口而已。”

    “是啊,并不麻烦。”艾莉亚的笑容非常诡异,她就那么死死的盯着詹姆,“一点一点也不麻烦。”

    几乎是从牙缝中咬出来的字落到詹姆的耳朵当中,哪怕他再笨,也知道了话中还有别的意思,仔细琢磨了一下之后,他神色剧变,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们要做什么。”

    “不是要做什么,而是已经做了什么。”艾莉亚耸耸肩,“事实上,我们到目前为止做的还真不多。”

    她突然感觉有些好笑,似乎很乐于见到詹姆这种咬牙切齿甚至惶急不安的心情,兰尼斯特家族也会有这一天,摇摇头。艾莉亚说道。“只是在君临中感染了一些人类成为吸血鬼和狼人罢了。相对于以后要感染的数量,现在这点真是微不足道,瓦里斯只是有幸成为第一个而已。”

    “这简直就是一种恩赐,不是七神,不是旧神,不是任何一个神可以做到的,既然我们有了这种力量,那么为什么不发挥它呢。你能想象到么,整座君临中都充满了吸血鬼,甚至整个维斯特洛都被吸血鬼占据,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场景。”

    艾莉亚站起身,带着一丝似乎狂热的憧憬微微张开双臂,像是在期待甚至是臆想某种虚构的未来。

    詹姆已经从愤怒中冷静下来,他是一名合格的剑客,而且还曾经是君临第一剑客,而剑客首先要有的素质,就是冷静。不被对手所扰乱。

    眼前艾莉亚的这种狂热,詹姆很熟悉。前段时间提利昂操心的那群教会武装团就是这种德性,的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吸血鬼的入侵性比七神教更可怕。

    现在詹姆应该做的,就是站起身,义正言辞的指责艾莉亚,然后在了解到吸血鬼和狼人最终可能取代以及灭亡人类之后,立刻站到人类生存的制高点,用人类是这片大陆主人扯起一片大旗,然后反抗杰米和海瑟薇姐妹。

    不过可惜的是,詹姆并不是主角的命,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是兰尼斯特,他的确残忍无情,从不关心其他人,他只关心瑟曦,自己的父亲,还有提利昂等兰尼斯特家族的亲人,对于其他事的生死,詹姆漠不关心。

    “这就是你们今天晚上做的事情么。”詹姆冷声问道,“你们对王宫做了什么。”

    “还能做什么。”艾莉亚笑着反问道,“弑君者的事情你可是做了两次,推翻一个王座坐上另一个王座,自然要将以前的一切都抹除干净,更何况是消灭一个种族,国王和皇后还有大臣们都已经应该死了吧,现在这个时间。。他们可能连残渣都不剩了,顺便也说一句,我可不是在开玩笑。”

    詹姆的双眼一瞬间就被血液充满,“这就是你把我带来的原因。”他的语气犹如凛冬中走出来般冰冷,“瓦里斯让你这么做的原因,因为他要杀死其他人,而我因为提利昂逃过一劫,他为什么这么在意提利昂,因为关系好么。”

    艾莉亚撇撇嘴,表示无可奉告,“你不说也没关系,我会查清的。”詹姆的声音依旧冰冷无比。

    “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可补充的了。”艾莉亚耸耸肩,有些感到无趣的说道。

    “没有了么。”詹姆抽出长剑,“真可惜,那我就要杀死你了,一个一个的,你,瓦里斯,全部都要死。”

    魔法手腕有力的握着长剑,詹姆的表情有些狰狞,瑟曦不仅仅是他的姐姐,还是他的情人,无论瑟曦现在死没死,艾莉亚的话都刺激到了他,又或者,他早就想找个机会替瑟曦杀死史塔克家的余孽了。

    沉重的长剑在油灯下闪耀着锋利的光泽,詹姆被易嚣用魔法治疗好了手臂之后,魔法手腕的力量大大超过以前,人类的长剑在他手中有些过轻了,所以很快就在温泰的下令中赶制出来一批特制的。

    远超常重的长剑可以轻易打翻一名壮汉,那个时候起温泰就不提詹姆回到原来领地的事情,他的实力已经大大超出以前,甚至更加厉害,而詹姆依旧没有拿回君临第一剑士的王座,那是因为没有人敢挑战他了。

    面对经验丰富的詹姆和锋利的武器,艾莉亚没有害怕,脸上反而也露出一丝跃跃欲试的表情来,詹姆想要杀死他,她又何尝不想杀死詹姆,双方都在找机会大打一场而已。

    吸血鬼的力量可不属于詹姆,俩人谁死在谁手上,还真的不好说。

    知道自己剑术不是詹姆对手的艾莉亚收起缝衣针刺剑,露出尖尖的獠牙和指甲,她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处,艾莉亚一直是个聪明的吸血鬼女孩。

    而就在俩人间的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候,外面跌跌撞撞的跑进来一个矮小的声音,“终于赶回来了。”他靠在门边喘着粗气说道,“还好你们没打起来。”

    “那看上去你来晚了。”听出来人是提利昂的声音之后,詹姆在手中挽了一个剑花,就准备跨步上前,但提利昂立刻大吼了一声,“詹姆!”

    提利昂的身份让他很少冲着兰尼斯特的人大吼大叫,尤其是同辈和长辈,从来没被提利昂吼过的詹姆愣了一下,手中的攻势也停了下来。

    “为什么要阻止我?”他愤怒的回应道,“他们杀死了瑟曦,你的姐姐。”

    “不用强调她是我的姐姐詹姆。”提利昂没好气的说道,然后快步走到詹姆的身边,想要抢夺他的长剑,但是没抢下来,“放下它。”他翻了翻白眼。

    “你是怎么想的。”詹姆俯下身从牙缝中挤出来几个字,他此时的心中的确非常愤怒,只是表情一直冷峻的詹姆很少让人看出他的心理。

    “我知道,我知道这一切,我刚刚就在王宫。”提利昂同样压低了声音,用一种极快的语速说道,“他们就在我的眼前把父亲和瑟曦撕成了碎片,但是你不能这样做。”

    “为什么!”从提利昂口中听到了消息的证实,詹姆整个人都被怒火所浸满,他与瑟曦双生的感情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如果不是还有一丁点的理智在支撑着他,他早就挥剑冲了上去。

    “为什么,为什么。”提利昂快速的嘀咕着,一边快速思考着主意,怎么才能劝说詹姆打消这个念头,他对于瑟曦的死活不关心,但詹姆可不能白白送死,“先不说父亲大人的所做。。相信你也清楚,你想为他报仇么?”

    提利昂反问道,“而你对于瑟曦死的愤怒,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正因为是这样,你才不能这么做,你或许可以杀死艾莉亚,但你能杀死瓦里斯么,能杀死那些狼人么,瓦里斯本身就很强大,就算你不信,狼人你总见过,一只你都对付不了。”

    “你需要冷静,冷静下来,找到机会,找到机会才能报仇。”

    “你知道我还在这里吧。”一旁的艾莉亚翻翻白眼说道,“你应该知道吸血鬼的听觉非常敏锐。”

    “我当然知道。”提利昂没好气的说道,“你听到了,那能怎么样,杀死我们么?”

    艾莉亚被噎住了,她从未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提利昂和詹姆是截然不同的,这些手段詹姆可不会用,她有些泄气的说道,“不能。”

    “那不就得了。”提利昂还是用着那种可恶的语调。(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一品道门〕〔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