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和马〕〔听说你流产了〕〔龙魂武神〕〔无敌修仙奶爸〕〔剑起风云〕〔重生大富翁〕〔她比蜜糖甜〕〔顾思忆夏之隽〕〔私房小木匠〕〔萌宝来袭:帝少独〕〔天价前妻:牧少,〕〔我的抖音变异了〕〔披着上帝的球衣打〕〔锦衣卫创始人〕〔三国悍刀行〕〔掠夺两界〕〔红包游戏群〕〔景秀田园:美食农〕〔水天决〕〔末日之天道游戏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七十三章 多面战争(六)
    易嚣与巴里想到一起去了,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他之后,俩人一拍即合,还有什么比神速力更适合作探索的存在么。

    斯塔克当然不能跟过来,如果他与易嚣一起行动的话,难免这次简单的探索不会变成一场小规模战争,而且营地也需要人的保护,虽然易嚣不认为在这落后的中世纪里,能有什么军队在丹妮莉丝下船的这短短时间就反应过来组织袭击。

    想了想之后,易嚣决定将开能和谷莫俩人也带上,虽然一切看起来都没有问题,但他们还是放在自己身边比较好,以免在这个世界里造成什么不可预料的后果。

    对于俩人的未来,易嚣还没有好的打算,但俩人的信号发射器十分重要,或许可以通过它前往云星,一个星际时代的世界。

    “没问题,我随时可以出发。”听到易嚣的询问,开能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他扣动了一下手中的枪械,发出灵活清脆的咔咔声。

    “我也没问题。”旁边的谷莫凑热闹道,但与几乎武装到牙齿的开能不同,她只穿着一层薄薄的紧身护甲,类似单层般的防弹衣,手中拎着一支外形古怪的铁灰色金属长矛。

    “你确定么?”易嚣有些不太肯定的问道,他不觉得犹如紧身衣般的健美服会给谷莫来带什么防御,或许她将这个世界看的太简单了。

    “可别小看她。”倒是一旁的开能极为不易的说了句话,“她与我不同,谷莫是云星的新型战士。多亏了她我们才打败那些毛文。”

    易嚣的眼神有些奇怪。他不确定开能的意思是指谷莫为机器人。还是说她身上穿的是什么特殊装备,不过易嚣还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与爱答不理的斯塔克打了个招呼后,四人就进入不远处的密林间,易嚣带着开能和谷莫俩人,而温妮一贯是与易嚣不分开的。

    至于巴里艾伦,他早就先行一步了。

    巫师与星际士兵还有格林闪电侠组成的探索小队自然与普通的小队不同,他们的探索方法就千奇百怪,更不要提迥异的能力了。

    当易嚣闭着眼睛将手从树干上拿下来时。开能已经将小型雷达一样的东西收了起来,但同样的是,俩人都没有什么收获。

    “这里的树木告诉我,一切都很寻常,甚至连人类都很少,但北方似乎发生了某些不太友好的事情,我们或许可以去看看,你。。那是什么东西?”

    易嚣虽然还没有彻底脱离魔咒,但已经可以掌握少许能量的运用,树木中就蕴含着磅礴的生机。本质可以用来治愈,但同样也可以转化为格式的形态。比如为时间回溯魔法提供能量,让树木作为易嚣的眼睛看得更远。

    这样不会造成某种后果的魔法,代价很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只是易嚣现在对于能量的运用还不娴熟,只能感染一小块范围,大概小半座城池,远没有艾莎女王冰封整个王国的冰雪能量。

    “你可以和树说话?”一旁的谷莫惊奇的叫到,“这是什么科技,简直不可思议。”

    “不是和树说话。”易嚣解释道,“只是视。。它之所见。”

    “那也很神奇了。”谷莫继续表示惊喜,她就像是一个喜欢玩闹的孩子,对什么都感到有趣,她之前还想彻底研究一下。。无垢者呢。

    易嚣将她无视掉,冲开能说道,“那是什么,某种。。卫星么?”

    “不。”开能还是那么惜字如金,“大概在几个世纪,卫星技术就已经淘汰掉了,进入宇宙时代之后,很多时候没有轨道发射卫星,我们需要一种能够即时的得到地图和信息的装置。”

    “这是一种特殊的能量塑体,提取与某种矿石,它可以散发出超声波似的震感,然后将所有的一切都塑造在仪器当中。”

    “就像某种打印机。”易嚣皱眉想了想,然后说道,这样他想起了多恩亭的建图能力,同样是对于能量的运用,或许某一天自己的魔法也可以达到。

    开能点点头,而这时候,在机器的上方,已经浮现出一小片森林的虚影,看起来略微有些弧度,像是大陆的一部分。

    “这里是一处人类聚集地。”开能指着森林的边缘说道,“正好在北方,但我们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一座村落。”易嚣纠正了他的用词,“不知道没关系,估计巴里很快就会带消息给我们了。”

    “巴里艾伦,那个穿红色紧身衣的小哥?”旁边的谷莫又插嘴道,“我喜欢他,他的爱好和我一样,不过没见到他出发啊。”

    易嚣默不作声的打量了谷莫带有弹力的烟色紧身作战服一眼,虽然也很具有科幻气息,但。。易嚣不打算发表任何看法,“呃。。”他说道,“巴里的速度有些快,所以。。”

    谷莫的脸挤出奇怪的表情,但这个时候,似乎是巴里听到了他们的交谈,正好瞬间出现在几人的眼前,带着噼啪作响的闪电。

    巴里带起的狂风将谷莫的头发吹得四散飘荡,看着化身为一道红色闪电的巴里艾伦,谷莫有些呆滞的喃喃自语,“这可的确是够快的,我越来越喜欢他了。”

    刚刚停下,还没喘口气的巴里立刻说道,“嘿伙计们,我们应该去前面看看,那里有一个村落,所有人都死了,被撕得粉碎。”

    “或许是野兽。”易嚣耸耸肩,“中世纪的野兽到处都是,人类只是食物链顶端的灵长类动物之一。”

    “但野兽可不会在地上作画。”巴里说道。

    易嚣皱起眉头,他不明白巴里的意思,但这听起来并不像好事。“把你的手给我。”他说道。

    “什么?”巴里一愣。

    “你总不会以为我们都像你一样。去哪里都跑着去吧。我可不叫阿甘。”易嚣没好气的说道,“那个村落离这里多远?”

    “一秒。。呃,五六公里?”

    “那好,抓稳了。”易嚣点点头,身边的温妮已经抓住谷莫,谷莫也没有忘记开能,五人的身体发出一阵扭曲,然后瞬间消失在原地。

    对于空间能量的接触。可以让易嚣更好的使用幻影移行,摒弃了咒语,更加稳定,携带更的多人,而且副作用也小了很多。

    但即使这样,包括巴里在内的其他三个人,胃口也隐隐有些不舒服,温妮早就习惯了。

    “就是这里。”苦着脸,巴里艾伦说道。

    这处村落是一个典型的欧洲小镇雏形,四散的村庄。还有类似集会大厅的存在,易嚣没有在这里看到七神。估计因为地方太小没有资金修建。

    房屋多数都是石头和木材累积起来的,纯粹由石头搭建的很少,但此时,这里的一切都几乎化为废墟,零碎的尸体散落在四周,门板破着大洞斜躺在一边,很多房屋都被烧毁大半,还留着灰烬和烧焦的痕迹。

    几只被打翻的火盆就在易嚣的脚边,上面还浸染着骇人的暗红血迹,顺着血迹流淌的痕迹望去,半只残破不堪的尸体正倒在不远处,血已经流干了,将泥土染得暗红发硬。

    “希望不是毛文干的。”易嚣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其他人互相望了一眼,抬脚跟在易嚣的后面,“村子的西北方向。”巴里提醒道,“我在那里看到了一些东西。”

    几人匆匆向巴里知名的方向走去,而越向村落深入,里面的情况就越惨烈。

    就像是被某种冷血残暴的精神病人肆虐了一番般,而且那个精神病人还要有将人类撕成两半的巨大力量。

    尸体随处可见,几乎堆积成山,但大部分都是零碎的,根本不完整,易嚣看到了很多卫兵的士兵,虽然盔甲很简陋,但有卫兵的存在,就代表这个村落正在向小镇发展,这里起码有几百人。

    几百人的生命,虽然在冰与火这个混乱的中世纪不算什么,但在魔法的领域,可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虽然从生物学角度来看,人类也只是动物的一种,但世界上本身就有没两种一模一样的生物,所以人类的特殊性,也无法否认。

    魔法是对于能量的运用,而人类的能量本身就比其他生物更加强烈,比如作为支撑整个第二世界的幻想能量。

    那么对于死亡呢,灵魂,痛苦,希望,绝望,愤怒,一系列的能量混合在一起,已经足以施展某种强大的魔法,当然,前提是你愿意付出代价。

    与哈系魔法那些代价很小的咒语不同,奥兹国的魔法多数都代价十分巨大,造成的后果越严重,代价则越大。

    实际哈系魔法也体现了这一点,比如其中最强大的索命咒,就会造成使用者的灵魂分裂和崩溃,最后精神失常,只不过哈系魔法的等级稍微低一些,还没有接触到那些让人付出代价的强大魔法,唯一接触到的,可能就是号称无法抵挡咒语,索命咒了。

    而在奥兹国的魔法当中,比索命咒更加可怕的魔法比比皆是。

    任何魔法都是有代价的,这可以说是魔法的准则,包括哈系,奥兹国的,甚至是女巫以及驱魔法阵等等。

    易嚣在最初的世界,使用的复活魔法,也付出了代价,只不过不是他,而是一个不死女巫的生命。

    但对于不精通魔法的人来说,死亡就很简单了,死亡就是死亡,生命的终极。

    希望只是一群自不量力的狼人,或根本不知所谓的毛文做的,而不是那些阴魂不散的天使和恶魔,易嚣在心中暗暗嘀咕着,但他的这种祈祷,很快就在拐过集会大厅之后,化为了虚无。

    “噢。。天哪!”包括不爱说话的开能在内,所有人都皱起眉头,因为如果说之前走过的算是地狱的长廊,那么现在展现在几人面前的,就是地狱魔王的尊荣。

    一些由脑袋手臂,还有其他不知道人类身上什么地方的零碎,混合拼接在一起的,怎么诡异怎么构成的图画。

    图画看不出是什么形状,但却能够让人一眼认出他是一幅独立存在的图案,仿佛世界上最抽象的油画,已经与世界融为一体,但却是用鲜血和肉泥做所,生命和死亡渲染的。

    “怎么会有人做出这么变态的事情。”巴里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估计从清清爽爽的中城一下坠入充满血腥杀手的中世纪十分不适应。

    而易嚣的脸色也同样难看,因为这的确不是一幅普通的图案,而是一种古老而又未知的神秘魔法阵。

    魔法阵使用的地方并不多,巫师的魔法阵属于相当高级的存在,需要用到的一般都是让人心生希望然后又突然陷入绝望,或着眼看挚爱被杀死后撕心裂肺的痛苦和愤怒这种无害能量。

    不是这种残忍而又野蛮的低级屠杀,与鲜血和无辜生命扯上关系的,大概只有恶魔了。

    而且更加麻烦的是,魔法阵是一种非常高明的魔法,或许低级的魔法阵,比如驱魔仪式等等,很简单就可以破解,但越是高级,就越难以破解,甚至在看到全部魔法阵之前,都无法辨别出它的作用。

    易嚣不觉得厄索斯的男巫或史坦尼斯手下那个女巫有能量做这样的魔法阵,那么这会是谁做的。

    而且。。恶魔可真是阴魂不散,易嚣的脸上露出已经不是愤怒的冷笑,它们无时无刻都想渗透进来,不放过任何机会,这些家伙,简直比天使麻烦万倍,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被它们入侵,应该说不愧是地狱里来的魔鬼么。

    正当易嚣思考着冰与火世界哪里出现纰漏的时候,他的眼角突然注意到魔法阵的位置似乎有一处不妥。

    巫师看魔法阵的眼光,当然与巴里他们看变态杀人狂是不同的,顺着这一丝不妥,易嚣很快就注意到,在阵中间的一摊烂肉中,似乎躺着一个人。

    烂肉本身就是由尸体堆成的,所以有人并不奇怪,但不对的地方是,这个人似乎没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