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自由者〕〔仙界科技〕〔伊森的奇幻漂流〕〔遍地都是技能树〕〔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女教师的贴身高手〕〔你好,审计官〕〔霸道老公放肆爱〕〔仙凡于世〕〔神级黄金指〕〔闪婚蜜爱:墨少的〕〔独宠小萌妻〕〔甜婚蜜令:权少宠〕〔[综]炮灰终结者〕〔都市超级医仙〕〔霍少的闪婚暖妻〕〔独家盛宠:总裁的〕〔剑指问天〕〔神级都市练气士〕〔医女当家:带着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八十三章 多面战争〔十六〕
    易嚣对于魔法的理解和掌握远远超过巴里,或许有些事情他发现不了,但易嚣一定会注意到蛛丝马迹,更何况,为什么恰巧几人就在这里遭到袭击,而恰巧就在易嚣需要使用魔法的时候,正好附近有灵魂的剩余呢。

    魔法的手段一贯虚无缥缈,让人防不胜防,更何况,这里的阴谋味道实在太重了。

    不然单单凭开能几句话就能挑动易嚣使用如此规模的魔法,完全是不可能的,易嚣在梦幻岛和各个世界游荡的时间已经有数十年之上,甚至独自探索在奥兹国的废墟,再加上淡漠的性格,他真正的做法会是对开能一点头,然后带着温妮跑路。

    易嚣使用大面积收割灵魂的咒语时看似非常冲动,但实际非常平静,他已经觉察到在不知名的地方有一场阴谋和魔法针对着自己,只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他需要做的,就是弄明白这个问题。

    那么面对躲藏在阴暗处的敌人,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把他揪出来呢,不是假装落入陷阱中欺骗对方,而是真正的跳入陷阱,然后已最快的速度搞明白幕后的一切,除非是必死的结果,否则,在易嚣跳入陷阱中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经反转了。

    互相试探来试探去,总会弄出更加麻烦的错误,所以不如快刀斩乱麻,用真正的魔力来解决这一切。

    至于与其他人言语的交流之间。隐藏和小心也是必然的做法,易嚣本身就善于用魔法侦查和监测,自然知道魔法的手段有多隐蔽。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一定瞒住了对方。

    几人回到营地之后自然没有受到英雄般的礼遇,因为这里的人都不知道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在丹妮莉丝的命令下,无垢者大军已经全部戒严,严防可能出现的敌人。

    斥候一直没有给丹妮莉丝汇报,也让她忧心不少,等几人回来的时候。斯塔克已经按耐不住想要外出寻找了。

    丹妮莉丝匆匆从刚搭好的帐篷中走出来,她需要了解一下情况。有巴利斯坦和达里奥协助,掌管无垢者大军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是维斯特洛的天气有些寒冷,生活在厄索斯的无垢者们并不适应。

    “天色有些晚了。我准备在这里扎营一晚再说。”几人在帐篷中坐下,丹妮莉丝率先忧心忡忡的说道,“只是,没想到维斯特里的气温如此之地,恐怕这一晚上过后,会有不少士兵染上风寒。”

    生活在厄索斯中西部的无垢者行军一贯是简装出行,而且身上的保暖衣服和盔甲也仅仅是轻便的硬皮甲,就算易嚣提供给他们一些简易的能量盔甲,但那也没有保暖的功能。而且数量太少了。

    “这个好说。”坐在边缘的易嚣懒洋洋的说道,虽然丹妮莉丝没有提到他,但闭着眼睛他也知道丹妮莉丝就是希望自己想想办法。毕竟拥有改变天气或者温度这样神奇能力的人只有巫师了。

    轻轻的展开左手,一颗小小的树芽顺着易嚣的掌心慢慢生长起来,渐渐地,随着这颗树苗越长越高,周围的温度也陡然暖和起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吱呀声和簌簌声传来。帐篷中的人奇怪的寻找,发现是一些蔓藤和树干从帐篷外斜插进来。甚至盘踞在帐篷的顶布上。

    一些低矮的灌木和蔓藤将无垢者的营地包围起来,甚至穿插在其中,虽然这片绿色并不甚浓郁,但森林中的气候却十分温暖,虽然赶不上厄索斯那么炎热,但也绝对没有维斯特洛那么寒冷。

    “神奇的巫术。”旁边的巴利斯坦低声赞叹道。

    易嚣没有理会他,转而把手掌中的迷你树苗拔了下来,他扔到桌子的中间,只见那颗小树苗就像寄生虫一般,瞬间把根部牢牢扎进木质的桌子中央,然后与它融为一体,一阵吱嘎吱嘎声响起,长桌的四腿已经没入了地表,同样生根发芽。

    “只有一晚上的时间。”易嚣说道,“明早在你们出发时森林就会枯萎,它只是魔法创造出来的短暂生物罢了。”

    “如果是扎营的话,温度的问题很好解决,但如果是行军,我也没有那么多魔力去长时间保护近万无垢者,所以需要尽快找到一座城池,不管是否占据下来,起码也要先行补给一番。”

    “维斯特洛的凛冬比想象的还严重一些,寒冷已经侵袭到了这里,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做准备了,要尽快解决事情,不然我们也会被凛冬笼罩。”

    丹妮莉丝点点头,她也很认同这点,虽然她很想现在就进入君临,但无垢者的存在却不能忽视,这是她凝聚人心的力量,一旦失去了,就不会再有人投奔她。

    “明天我们就向北前进,我是坦格利安王朝的继承者,真龙的传人,相信一路上的那些城池,会对我们抱有善意的。”她说道。

    “我可不觉得。”巴利斯坦不赞同的摇摇头,显然是想到了当初一路在厄索斯的遭遇。

    丹妮莉丝没有表露不满,她虽然变得功利了一些,但本质还是善良的,一如当初那个小女孩一般,她看向其他人,终于询问道,“你们,刚刚在外面发现了什么?”

    谷莫没有说话,自从回到营地起她就一直闭着眼睛,似乎在压抑某种情绪,开能似乎早知道这一点,没有让任何人打搅她,易嚣估计着,可能是那个所谓云星超级战士计划的后遗症,但实际后遗症如果只有这点的话,已经相当的成功了,他甚至琢磨了是不是要从谷莫身上弄到一份。

    毫无例外的。开能和巴里俩人将目光放到了易嚣身上,不过他此时有更重要的事情,于是单单的更巴里说道。“具体的事情你来说吧,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身为与巴里更亲密一些的斯塔克自然希望巴里的存在感更多一些,巴不得易嚣先离开,而巴里知道易嚣连续使用了很多魔法,虽然不了解巫师的具体情况,但想来也不轻松。于是同样没有挽留,轻声嘱咐了一句好好休息。

    当他和开能互相补充着将刚才的情况告诉丹妮莉丝时。易嚣已经走出了帐篷,温妮自然是跟在他的身边,俩人十分有默契,同时无视掉丹妮莉丝为他们准备的帐篷。

    来到几处比较空旷。没有扎营的空地后,易嚣跟附近的无垢者卫兵说了一句后,就把这里划为了自己的地盘,虽然丹妮莉丝没有给过易嚣具体的职位,但无垢者们可没有一个敢小看他的,毕竟易嚣的实力放在这里。

    袖口中涌出一大片浓雾,渐渐覆盖住了俩人面前的一小片土地,很快,当浓雾渐渐消失的时候。一座小巧华丽的魔法帐篷出现在了空地上,温妮的眼睛微微迷糊了一下,然后很快就清醒过来。易嚣曾告诉过她很多关于如何处理突发情况的方法,其中她唯一记住的一条就是,什么都不要做,也什么都不要问。

    进入帐篷中后,温妮果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先去洗个澡。然后准备好好睡一觉,至于易嚣。已经拿出了几本魔法书籍开始研究起来,奥兹国的书籍每一次都会给他带来不同的收获。

    俩个人看上去,就如同这些年已经走过的无数个普普通通的夜晚一样,但谁也想不到,此时真正的易嚣,已经来到了千里之外。

    。。。

    丹妮莉丝抢滩登陆地点的西南方向,一处了无人烟的峡谷深处,突然出现了一团龙卷风般的旋涡烟烟,然后易嚣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这里。

    虽然奥兹国的巫师用起魔法来都随心所欲,但一些通用和大家都能想到的魔法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少许相同的特征,实际一旦事物出现集中,规律就不可避免,只不过在更高级的咒语基础上,这种规律是无法捉摸的。

    长距离传送魔法的特征就是伴有烟雾,无论是幻影移行的变种咒语飞行咒还是幻影移行本身,就连奥兹国的魔法也是。

    当然,取用物体的时候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对于巫师来说,随心所欲的抓取物体实际就是将自己想要的东西传送到自己手上,这本身也是一种传送魔法。

    但易嚣不同,他的东西都存放在影子当中,是没有这么繁琐的伴生效果的,很少有人知道这一点,尤其是对于不懂魔法的人来说,这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区别,可能只有温妮才能彻底明白。

    虽然她很笨,而且也对魔法不感兴趣,但毕竟与易嚣生活了十多年,所以易嚣刚刚在用取东西的假象将自己传送走时,她才有些觉察,只是本着不闻不问的原则,她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

    帐篷内有魔偶魔法掩护,这样一来,就算真的有人在监视,也不会觉察到不对的地方。

    将斗篷的帽子扣在头上,易嚣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林间,他不确定对方有没有像自己鬼鸦一样监视整片大陆的能力,但谨慎一些还是没有大错的,两名巫师之间的魔法,总是这样小心翼翼的不露出破绽。

    峡谷深处有些一些雾气,这成了易嚣天然的掩护,他没有多此一举的用魔法控制天气来掩护自己,因为那样更容易被觉察。

    快速的穿行在森林之中,易嚣就仿佛传说中的林间鬼魅,一些嬉笑声从远处传来,易嚣闭着眼睛觉察了一下,发现是一些在潭中洗澡的村落少女。

    丹妮莉丝登陆的地方是王岭的下方,维斯特洛的南部,而易嚣此时更为南下,已经靠近了多恩的领地,那里常年都是风沙和荒漠,只有外围的一圈才是阻挡风沙的森林,因为大陆兵灾很少靠近这里的关系,森林附近居住的村落并没有被打扰过。

    所以她们才敢在荒山野外洗澡,还是在如此寒冷的天气,易嚣不得不佩服这些生活在中世纪的人,只是当白鬼来袭的时候,她们恐怕就没这么好运了,因为所有的人类在它们眼中,都是一种相同的生物,不分贵贱。

    易嚣对于这些女孩没有兴趣,他的身影从一棵大树中进入,瞬间又从另一颗树中出现,他在寻找一处安全的地方,起码相对安全一些。

    很快,穿行间的易嚣突然停下脚步,身影忽虚忽实,他发现了一处山洞,非常隐蔽。

    山洞坐落在树木和杂草横生的地方,周围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就是森林中一处最普通的树木,如果不是易嚣拥有魔法侦测,恐怕连眼神最好的老猎人也发现不了。

    易嚣抬脚就向山洞走去,在行走的过程中,他就像半透明化一般,连穿过杂草都没有引起波澜,更不要说会带起风吹动杂草。

    没有犹豫的进入山洞,易嚣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他也不需要知道,反正,无论里面是什么东西,它很快就要死了。

    阵阵的呼吸声传来,带着轻微的呼噜,听起来有些憨厚,那是一只熊,维斯特洛逐渐进入漫长的凛冬,这些笨重懒惰的大家伙也要提前将进入了冬眠的状态了,这样也好,它会死的毫无痛苦。

    易嚣站在它的旁边,身体是半透明化的,脚下没有影子,真的就如同一只鬼,右手轻轻在烟熊毛发的上方抚摸了一下,一道淡绿色的光芒在烟熊的整个身体上一闪而过,它瞬间僵硬起来,就连呼吸的起伏也停止了。

    “抱歉。”易嚣毫无诚意的说道,“不杀死你,你会很吵。”

    他的右手猛的一用力,深深没入烟熊的胸膛,下一刻,一颗跳动着的鲜红心脏被他掏了出来,易嚣一点一点用力,然后将心脏捏成了粉末,而此时,这只倒霉的烟熊,也已经在睡梦中走向了死亡。

    将山洞打扫干净,易嚣放松下来,他盘腿坐在地面,然后向旁边一伸手。

    一道漆烟的影子就仿佛接到了某种信号,飞快的向这里赶来,它行走在阴影中,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看到它,大树的树荫下,树干的交叉间,甚至是石头的缝隙里,最后它贴在山洞岩壁上,慢慢的滑了进来。

    易嚣的影子将一颗漆烟的水晶球放到他的手中,然后再次没入阴影里,易嚣的嘴角勾起一个冷笑,然后把水晶球放到面前,“现在,让我们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水晶水晶,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他平静的说道。(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