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农女:买个相〕〔龙血战神〕〔萌医撩夫〕〔连锁死亡〕〔恶魔就在身边〕〔鹰掠九天〕〔天行〕〔渡风杂货铺〕〔神骨镇天〕〔修仙进行中〕〔主千秋〕〔重生八零:弃妇带〕〔我的老婆是偶像〕〔女帝问鼎娱乐圈〕〔斗魄星辰〕〔叶哥的传奇人生〕〔全职法师〕〔大叔,轻轻吻〕〔总裁爸比从天降〕〔一路仕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八十五章 第一次命运之战
    静静的坐在那里,易嚣的脸色十分古怪,他似乎陷入了沉思当中,神情一会疑惑,一会又突然放松,但紧接着,却又有些不敢置信,就连塔灵也不敢打扰他,生怕情绪不定中的易嚣直接将它摔成碎片。

    要知道,通过这个水晶球跟随易嚣领略无数个世界的风景,可是塔灵漫长的生命当中唯一有意义的事情了。

    易嚣并没有这么做,似乎在时间过了良久之后,他终于缓缓站起身,塔灵通过自己的烟水晶眼球一动不动的盯着易嚣,似乎在好奇他会有什么动作。

    向后退了一步,山洞中的空地开始缓缓震动起来,被架在石头墩子上的冥想盆在易嚣的魔力支持下缓缓从地面的阴影中钻出来,盆中宛如水银般流淌着灵活的荧光。

    “我要回忆一些东西。”易嚣平静的说道,“帮我留意狼人战场的情况。”塔灵不敢有违抗,只能轻声答应。

    易嚣伸手在巫师袍宽大的袖子中摸索起来,摸索了一阵后,他抽出一只古老而又做工精美的小箱子,轻轻打开,里面是一排一排的魔药。

    魔药易嚣做过很多,包括温妮经常讨要的美容魔药和减肥魔药,只是虽然低级的魔药想做就做,但高级魔药的得来,依旧非常稀有,因为很多草药和其他配料,就算在梦幻岛上也不常见,比如三色太阳花。

    三色太阳花是配置记忆药剂的主要材料。三种颜色的花瓣,可以制作出三支,虽然花瓣的颜色不尽一样。但最后的成品却都是紫色的试剂。

    梦幻岛的红森林中就曾经盛开过一次三色太阳花,易嚣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成功的制作出了三支,不过为了回想起他小时候曾经在孤儿院见过,但是却没有任何记忆,甚至连前后记忆也跟着缺失的那个女孩面孔,他当时服用了一支。

    虽然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想起来。就像这段记忆不存在,只是他的假想以外。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

    记忆药剂当然不是提高免疫力增强记忆力这么简单的效果,准确来说,它是一种短暂的回忆药剂,在人服下这种魔药之后。会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快速将自己记忆中的场景全部回放一遍。

    比如有一天你出门逛街,因为你要寻找一家心仪的专卖店,所以虽然你的余光看到了街边的熟人,但你的大脑却没有反应过来反馈给你,服下这种药剂之后,就会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得清清楚楚,因为大脑的深层记忆是很难忘记的。

    随着人的年龄越来越大,一生的回忆就越来越多,如果这样算的话。易嚣喝下记忆药剂至少要在山洞待上个十几二十几年,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回放对于大脑来说是一个早就存在的功能,记忆药剂发挥之后只会激活它。所有的记忆和场景不需要重演,就已经清清楚楚的再次出现在脑海当中了,甚至都不会让人感觉到丝毫的不妥和生硬,仿佛它一直就存在于此。

    只是记忆药剂的效果时间有限,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还是会被再次遗忘。这时候易嚣就需要将记忆提取出来,然后储存一份。冥想盆会很好的完成这一步。

    记忆药剂还剩余两支,易嚣轻轻从箱子的小格中拿出一剂,轻轻在手中晃了晃。

    他在犹豫,记忆药剂的效果虽然很不错,但后遗症同样也十分巨大,或者不能叫做后遗症,在易嚣回忆起他想要的记忆同时,那些愉快的,不愉快的,甚至是当时的感受,也会被分毫不差的重现出来。

    如果快乐的记忆占多数还要好一些,如果是痛苦的话,那么就要重新领略一遍了,并不凑巧的是,易嚣的一生中麻木和冷漠占据了半壁江山,而剩余的仅有温暖,似乎也在塔灵的揭发下变得有些摇摇欲坠。

    看着紫晶色,晶莹的仿佛固体一般的药剂,易嚣叹了口气,还是仰头喝了下去。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不该来的。。只能算是自己的命运。。

    静静的站在冥想盆的旁边,易嚣一动不动,他闭上眼睛,脑海深处的记忆犹如浪涛般滚滚而来。

    “这是唐人街。。”老妇人的面孔在易嚣的脑海中若隐若现,他还记得自己的第一次旅程,宛如时空颠倒般的开端,总不会是某种肾脏集团的业务都发展到了唐人街里。

    时间快速的在流逝,易嚣能够感到自己脑海中的一切都无比清晰,“我说过,那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麦迪逊愤怒的脸蛋就算在骂人时也充满倨傲,为了给那两名不知好歹的小警察一个教训,年轻的小女巫与家中的烟猫第一次有了交集。

    “抱歉,抱歉。”懦弱的戴夫还是一脸丝的样子,可惜易嚣没有多做留意,“彼曼,看来你的药救不了我了。”口中不断涌出鲜血的康斯坦丁出现在易嚣的脑海中,时间正在飞快的向前流逝。

    “你是谁!别乱动,小心我杀了你!”赵璃和夏娃的身影缓缓出现在易嚣的脑海中,最后汇聚在一起的,是那幕夏娃抱着伊伊双目充血的怒吼,“无论是谁的过错,你让我失去了爱人,因为你,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你将同样得不到你所爱的人!你永远不会得到你所爱的!!永远!!!”

    来自夏娃的怨恨和她洗脱不掉的面孔犹如附骨之疽般深深的烙印在易嚣的记忆里,让他的脸色愈加阴沉,但时间不会停顿,记忆也不会终止,很快,就来到了俩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先生,对不起,不要赶我们出去。”那时候的温妮比易嚣的靴子高不了多少。

    带着十七世纪人笨拙的智慧。但很快,经过十几年梦幻岛上的生活,她已经从一个淘气的小女孩变成了占有欲极强的青春少女。

    “我喜欢马尔福的舞会。他家的庄园也很漂亮,而且他们头发全都是亮晶晶的。”在旧伦敦的夜晚中,俩人曾经漫步在泰晤士河的沿岸,回忆着关于温妮的点点滴滴,易嚣的心情也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

    但很快,他终于找到了自己寻找的记忆,就是这里!易嚣猛地睁大眼睛。在他第一次配置成记忆药剂的时候,他就似乎注意到过。温妮的额头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数字,不像是某种编号,更像是整个人都是由数字构成的。

    接下来。。是伊卡博德,“你怎么了!”当易嚣与美杜莎战斗的时候。伊卡博德的惊呼曾经被他留意过,但他的角度看不到伊卡博德到底因为什么而惊叹,当然,在回忆里也看不到没有被记忆的东西,只是。。

    拥有旁人视角的易嚣一点一点放大伊卡博德的容貌,他看清了,他看清伊卡博德瞳孔中的倒影,同样是温妮,倒影中的温妮面容和额头上同样满是数字。这是第二次了。

    而第三次,易嚣不需要记忆药剂的帮助,他就已经回想起来了。就在不久前,那片由奥兹国魔法制造的博格特领域,可以幻化出人内心最恐惧幻想的森林,当温妮被森林的树木缠绕住时,自己就在她的脚腕看到过。

    自己当时还以为是魔法森林的原因,现在想来。恐怕是自己误会了,关心则乱。自己从未想过问题可能是出现在温妮身上。

    为什么自己从未在其他人身上发现过这种情况,为什么莱文要隐瞒录入了这一幕的水晶球,这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甚至连当时在奥兹国温妮找到那梯子通道的事情,他也开始隐隐有些怀疑。

    易嚣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智商会下线,他只是不想去追究,不敢去。。细想。

    他的前半生一直活得如同一个疯子,麻木,对世界充满了冷漠,虽然他很有理智,甚至比常人更有理智,但常人就是这样认为,他是一个疯子,喜怒无常,会用最极端的方式去处理事情,拥有了力量之后,第一件事做的就是杀人,这样的人不是疯子是什么。

    易嚣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经过他的计算,这个世界的一切总会要伤害到他,他无法容忍,因为他不理解什么叫宽容,也不会知道有的时候,人会因为自己的内心,而做出不同的选择,因为他感受不到,他没有内心,他没有感情,没有灵魂。

    所以易嚣在获得了梦幻岛的力量之后,比常人更加热爱生活,更加享受终于获得的,属于他的完整人生,他从来没有为沙漏中的留言做出什么真正的准备,虽然他的理智告诉他就算沙漏的留言有些夸大,但天使和恶魔的确对这里不怀好意。

    因为他不想打破现有的生活,他很珍惜这一切,所以他愿意停留在一些世界中,哪怕他不会有太多的收获,他只是享受这种感觉,他的前半生一直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乍然将自己变得完整之后,他对于世间的一切都爱不释手。

    虽然他根本没有表现出现,但,如果不是这种对世界对温妮的感情,他怎么会因为温妮的劝说留在冰与火之歌,说真的,他几乎已经忘记前半生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了,他不想回到过去,但。。

    易嚣觉得自己的一生就像是一场巨大的骗局,为什么别人都是完整的,只有自己出现了残缺,为什么别人还在继续自己的生活,而自己却要躲藏在这个山洞中,踏上一场完全未知的命运。

    而现在,他又发现,自己所知的一切。。或者说极大一部分,都是虚假的。

    易嚣的心中猛然涌出一股无法压抑的怒火,就仿佛毁灭掉庞贝的火山爆发一样,想要毁掉眼前所见的一切,他的气息开始不稳定起来,一股从未出现过的庞大魔力波动开始缓缓涌现,易嚣很少展现出自己的真正力量,因为大部分的世界中都不需要。

    他的面色狰狞,从未有过的狰狞,因为在记忆当中,易嚣一直是挂着浅浅笑容,或声音平静的淡漠存在,但此时,他却打破了这份记录,狂怒的仿佛一只失去理智的野兽。

    可怜的冥想盆在他的魔力威压下缓缓颤抖着,甚至出现了裂缝,少许晶莹的银色液体顺着缝隙流淌到地上,正当水晶球以为它死定了,就连自己恐怕也难逃一劫,会被摔个粉碎的时候,这股暴怒的魔力波动突然消失了。

    透过冥想盆晶莹的盆中液体可以看到,易嚣狰狞的表情正在迅速收敛,甚至因为动作太快,狰狞和平静混合在一起,让人出现一种十分古怪的视觉感,但是不出两秒钟,这种暴躁和不安已经连同着他的气息彻底消失,亦如往日一样平静。

    “狼人那里有什么异动么?”易嚣突然转过身,平静的问水晶球。

    “呃。。呃。。我。”水晶球呆了又呆,连续愣了好几次,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来是没有了。”易嚣自己向屏幕上瞥了一眼,然后轻声说道,“不要惊讶,在你的印象中,我是那种会轻易失去理智的人么。”

    “我是想通了一些事情,这里面的确有一些问题,想听听么?”

    说罢之后,也不理会塔灵的反应,易嚣就自顾自的说起来,“最大的问题,无非就是温妮脸上的数字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是在二战时期救得她,所以,肯定另有原因。”

    “数字是来自地球的数字,所以除了第二世界模拟出的子世界与地球处于相同文明轴的可能之外,还有可能,它本身就是来自地球,真真正正的原世界。”

    “到目前来说,我一共经历了四个贯穿的世界,现在的冰与火,之前的断头谷,更久远的哈利波特祖时代,依旧穿越最初的。。十七世纪后期。”

    “不过纵观这四个世界,问题最大的,就是第一个了,先不说后三个是梦幻岛影子带给我的通道,因为我被第二世界干扰过一次,它也不可信,单单是主线的问题,就是第一个世界无法解释的存在。”

    “因为到现在为之,我都还没弄清楚第一个世界到底是处于什么剧情当中,到底是吸血鬼日记,还是格林,或是别的,而且,我本身的主线任务,逃离这里,也是在那个世界获得的,所以。”易嚣耸耸肩,轻声说道,“我可能被骗了。”(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