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马小甜心:叶少〕〔超级名气升级系统〕〔画满田园〕〔剑鸣九天〕〔官道巅峰〕〔黎明之剑〕〔腹黑总裁坏坏爱〕〔灵武帝尊〕〔一窝三宝,总裁喜〕〔变身在漫威世界〕〔暴富人生〕〔诡境求生〕〔惊世凤鸣:至尊大〕〔Boss生猛:总裁,〕〔完美K线〕〔魔神大人请走开〕〔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大汉的光芒〕〔最强特种兵之战狼〕〔乡村小邪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八十八章 第一次命运之战(四)
    路西法这种尽在掌握的态度让瓦里斯很不满,这让他有一种,明明自己已经做到了应该做的一切,但还是被对方牵着鼻子的感觉。

    他的身影正在离餐桌越来越远,瓦里斯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虽然他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与路西法翻脸,但总要表明自己的态度,当然,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看路西法不爽的原因呢,谁也说不清楚,毕竟瓦里斯可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路西法。”瓦里斯用他那锋利的指甲敲了敲光滑的餐盘,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

    这名只身来到异世界,看起来似乎人畜无害的地狱大魔王路西法转过身,饶有兴致的露出愿闻其详的表情。

    瓦里斯愈加的不耐,他不喜欢这种表情,他讨厌这种表情,因为这让他觉得在路西法身上看到了自己,整个君临的人都没有这样生性淡泊的存在,无论是谁。

    君临之中的每个人都有弱点,权利,金钱,女人,哪怕是学士塔的大学士,也会在死亡的威胁面前表示妥协,只有自己是不同的。

    自己并没有什么渴求的,或者说自己将渴望隐藏的很深,没有人能够发现,瓦里斯想要的只是安稳的生活,不是权力的至高点,也不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财富,只是一种在平衡下能够保全自己,谁也无法妄动的生活。

    瓦里斯更像是一名游离于所有人之外的存在,不参与任何的游戏,只是默默的注视着。

    但现在瓦里斯却看到了另一个自己。路西法身上的一切简直无懈可击。完美的伪装。让瓦里斯没有可趁之机。

    “我也有件事情忘记提醒你了。”瓦里斯轻声说道,“在狼群诞生新的领袖之前,任何狼人都不会违抗我的命令,他们不会四处袭击人类,我说过不会,就不会。”

    “所以最好不要让我听到有狼人袭击其他城市的消息,因为我会怀疑今天的谈话,最好你这段时间都安静的待在你的住处。君临中的食物已经不多了,你在我们的眼中,本质上实际也只是一块香喷喷的肥肉。”

    瓦里斯的声音依旧笑眯眯的,配合着他似乎永远带着笑容的圆脸蛋,看上去让人实在无法与屠杀了整座君临人类的狼人始祖联系到一起,但他话语中的血腥和杀戮却无法作假。

    路西法并没有惊慌,甚至眼中连一丝波澜都未起,“我知道。”他微笑着说道,“多谢您的提醒。”然后转身再次向外走去。

    威胁地狱之主路西法的狼人,瓦里斯不仅仅是第一个。恐怕也还嫩了些。

    路西法已经远去,看着城堡空荡荡的大铁门。瓦里斯重重哼出一口气,他觉得自己的心情十分焦躁,挥挥手让身边瑟瑟发抖的女仆赶紧滚下去,因为再这样,他恐怕克制不住自己会把她撕成碎片。

    将桌子上的果酒一饮而尽,然后这人类大脑接受层层酒精的洗刷,瓦里斯这才在昏昏沉沉之间找到一丝安稳。

    讨厌的家伙,讨厌的未来,路西法的确经常给自己带来一些不错的点子,但每件事可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虽然从杰米支支吾吾的言语间瓦里斯觉察到路西法可能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但他也没有想到面前这位会是与他们七神同级别的存在,否则,知道这点的瓦里斯一定会好好思量一下刚才的交谈内容。

    因为易嚣曾经提起过有关上帝和第二世界的少许事情,所以杰米和海瑟薇等人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即使是这样,在真正面对路西法时,紧张也是必然的。

    路西法的名声实在是太大了,背叛,残暴,地狱之主这几个标签简直就像品牌一样牢牢为他代言着,更何况三人虽然不是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但生活在一个这两种教徒占据了绝大数的国家中,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

    连自己变成狼人进入电影世界这样的事情都能发生,那么上帝又为何不能存在呢。

    只是这个上帝可不会保佑自己,而是自己的敌人,就算不完全相信易嚣所说,但杰米也觉得上帝似乎的确对狼人不怎么友善,他可从来没有看过任何狼人就是正义的电影,吸血鬼的处境就更不妙了。

    他有心与路西法攀攀交情,听说他也和上帝也不是一条道的,但易嚣初次见面时的劝告还在耳边,最终杰米还是没有与路西法见面,就急匆匆的和海瑟薇姐妹带着艾莉亚离开了这个世界。

    至于这些恩恩怨怨,还是交给别人吧,可不关自己的事情。

    只是杰米没想到,因为他急着离开这个世界,又支支吾吾没有将路西法的消息说全,倒是让瓦里斯做出了误判,狠狠的坑了他一下。

    无论面前这个路西法看上去有多脆弱,他毕竟还是地狱之王,一个世界的最高统治者。

    哪怕他没有任何力量,仅凭一张满是欺诈的利嘴,也会让世界天翻地覆,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正是人类的内心。

    不知道出现在这里的到底是哪个电影世界的路西法投影,但想必武力值的确不高,因为如果实力强大的话,恐怕瓦里斯现在已经落入地狱中了,地狱之王可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的和善。

    如果易嚣在这里,他可能会为了新人类而观看的大量有关恶魔天使方面的电影中寻找出来这是哪一名路西法,但对于瓦里斯来说,他连路西法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恐怕都不甚了解。

    他此时,正在与魔鬼为伴。

    一阵阴森森的寒风顺着君临堡厚实的人皮窗帘中吹进来,让瓦里斯都打了一个寒颤,就像是在因为拒绝了路西法而发抖一样。暗骂一声见鬼。瓦里斯的身上长出浓郁的毛发。

    “今晚我要去看提利昂二人。”瓦里斯呼唤进来一只吸血鬼。“你去安排一下,这次见面之后,再次转移俩人的藏身地点,整个君临,只有你我能够知道他们在哪。”

    “那个巫师要来了。。我们总要准备一下,能不用战争解决,是最好的。”

    瓦里斯一直留着提利昂二人,没有杀他们。不是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更多的是看在未来有用的地方。

    别的人不了解易嚣,瓦里斯可是了解得很,他手中握着几乎与无面者不相上下的庞大情报组织,再通过无面者购买厄索斯大陆更详细的消息,易嚣的方方面面他都清楚。

    从这些零散的消息中,瓦里斯已经得知了易嚣的力量不是他能够对抗的,就算他拥有一座满是狼人的城市,就算他本身强大无比。

    当然,如果自己要跑。瓦里斯觉得还是没问题的,但他并不觉得自己需要跑。通过各方消息能够分析出来,这名巫师虽然漠视生命,但并不是一个滥杀之人,他从不会因为杀戮而心慈手软,但也不会随意的造成无辜杀戮,如果自己识相的话。

    而自己会不会见风使舵,瓦里斯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考虑,这就是他的为人处事之道。

    提利昂和那个巫师有些交情,只要他出面能够见到那个巫师就行,因为瓦里斯觉得当问题说清楚之后,一切都好说,因为他们之间根本没有本质冲突,丹妮莉丝想要铁王座,没问题,这是坦格利安家族的人应得的。

    那个巫师要把自己驱逐出维斯特洛,也没问题,反正自己带领狼群在厄索斯一样,同样的繁华,同样的满是血肉之食,甚至就连抵挡异鬼都可以,虽然瓦里斯是个狼人,但也清楚异鬼的危害,甚至比那些只知道争权夺利的贵族更清楚,他也看异鬼不顺眼很久了。

    瓦里斯就是这样一个没有下限的人,只是为了生存罢了。

    但这时,他却注意到身边这名吸血鬼有些支支吾吾的,瓦里斯的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厉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大。。大人。”那名吸血鬼的脑袋垂的低低的,几乎要低到地上,他细如蚊声般的说道,“提利昂。。逃跑了。”

    瓦里斯愣了一愣,然后心中就涌起一股怒火,他留下提利昂的用处就是为了见那个巫师一面,因为自己和对方可不熟。

    根据小小鸟儿收集到的情报,那名巫师虽然说性格很温和,但正是这种温和,却让一般人根本见不到他,因为那名巫师根本就懒得理会!

    瓦里斯原来在君临的时候,只与易嚣有过片面之缘,他可不觉得自己有足够的魅力让对方见上一见,或许丹妮莉丝可以,但一通过丹妮莉丝的利益牵扯,再将巫师引出,只会将事情越弄越复杂。

    连见都见不到,如何能将事情说出请,那要自己怎么办,提前离开君临跑路,那自己在族群中还有什么威望。

    瓦里斯虽然心中愤怒,但依然将怒火抑制在心中,“噢。。他,什么时候跑的?”眯起圆圆的小眼睛,瓦里斯笑眯眯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刺骨的寒意。

    “你没有第一时间来告诉我”瓦里斯再次反问道,虽然是反问句,但他的声音却是一种不容置疑的平静。

    “还。。还没来得及。”那名吸血鬼几乎被瓦里斯的气息压迫的站立不稳,摇摇晃晃的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恭喜你。”瓦里斯习惯性的想将双手互相插进袖子中,但才发现自己穿的已经不是那种松垮的长袍,于是只能虚握了握拳,“你为自己的脑袋找了一个好去处。”

    他伸出右手,虚握成抓,然后轻轻放在这名吸血鬼纤细白皙的脖子上,“现在,立刻去找他,我不清楚你知不知道提利昂失踪的后果,但现在我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找不到他的话,你,一定死的非常凄惨,明白了么。”

    那名吸血鬼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只知道颤颤巍巍的点头,瓦里斯又说道,“这件事情只有你我知道,所以我会让丽萨帮你,她那边有几个忠心的人,你最好期待你能办成这件事情,不然你看到那边了么。”

    瓦里斯指了指君临堡外面边角处一排被鲜血浸染的街巷,“那就是你最好的去处,吸血鬼的皮肉还是非常鲜美的,我早就听说过,但是一直没有尝试。”

    看着被吓得魂不附体的吸血鬼落荒而逃,瓦里斯才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提利昂虽然还留在君临城,但他和詹姆这对难兄难弟却藏得非常隐蔽,甚至藏身地点只有瓦里斯和刚刚那名吸血鬼知道。

    要知道提利昂在君临的人缘可不太好,当初那名震慑住所有人的巫师虽然帮他赢得了比武审判,但大家心里都清楚是怎么回事,摄政皇后瑟曦的人一定欲将他除之而后快。

    虽然瑟曦已经死亡,甚至连美丽的都进了狼人的胃中,但提利昂人缘差的事情依旧不会得到缓解。

    那些与提利昂有旧仇,有成为了狼人的家伙一定不会放过这种机会,就算不会杀死他,也会隔三差五的去找提利昂的麻烦,人类的身体如何能够与狼人比拟,说不定折腾几次下来提利昂就完蛋了,也不用等易嚣了。

    基于这样的原因,瓦里斯将他隐藏起来,一直在暗中保护他,至于为什么不将提利昂也转换成狼人,狼人的转换是有失败的可能的,失败了,提利昂自然会死,瓦里斯没有必要进行这样的赌博,更何况,那名巫师似乎对提利昂感官不错,谁知道自己冒然将他转换成狼人,会不会触动巫师那些古怪的习性。

    坏消息接二连三,瓦里斯感觉自己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他想化身成为巨大的野兽,然后将铁王座撕个粉碎,但他的理智告诉他,自己不能这么做。

    自己能够成为狼人的始祖,除了运气好和善于抓住机遇外,最大的优势就是他脖子上的脑袋了,如果自己也变得焦躁不安,失去理智,那么和外面满君临城乱撕乱咬的野兽有什么区别,他可不只是依靠野蛮的力量。

    转身坐到铁王座上,瓦里斯在空荡荡的大殿中沉思起来,提利昂为什么要跑,凭他的聪明不会猜不到自己的想法,那么。。他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逃出君临。

    又有谁,在其中做了什么,瓦里斯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那个不久前才见到的身影。(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