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奇缘:打折男〕〔请爱我,苏小姐〕〔溺爱成婚:早安,〕〔我见军少多有病〕〔重生八零娇妻威武〕〔黑化至高神〕〔凌霄武帝〕〔都市全能共享系统〕〔随身末世商城〕〔我的超级黑店〕〔重生之绝世废少〕〔魑魅邪王千面妃〕〔我停在这二天〕〔众神降临〕〔御神氏〕〔妖星封神〕〔高冷学霸撩妻三百〕〔中二吃鸡系统〕〔耍把戏的独立谍王〕〔狂三的异界日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八十九章 第一次命运之战(五)
    正在逃跑的提利昂还不知道,已经有人帮自己背上了这口烟锅,无论如何,瓦里斯都会怀疑到路西法的身上,并对他警惕起来,这不是有没有证据的事情,因为路西法的存在本身就充满了疑团和阴谋的气息。@,

    实际,现在对于瓦里斯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立刻杀死路西法,在君临城市无数狼人的包围下,任他有何等的能力恐怕也跑不出去,这样,无论路西法在暗地里策划什么,都不攻自溃。

    但瓦里斯没有这么做,这里面的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路西法真的就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么,自己真的能够杀死他么。

    因为既然路西法做了这件事,那么他就肯定知道早晚有暴露的一天,是什么理由让他有胆量留在君临中,他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底牌,杰米那些含糊不清的话语就像挥之不散的阴影盘踞在瓦里斯的脑海中。

    他有些恼怒,因为他发觉自己被路西法吓住了,被这个自己根本不了解的人,但令他无可奈何的是,自己还真就没有办法。

    如果瓦里斯现在脑袋一热,然后不计后果的去杀死路西法这个变数,那么一切似乎又都会归于风平浪静,但瓦里斯会脑袋发热么,他不会,他是一个非常有理智的人,这就是他不会这么做的原因。

    或许路西法已经算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不怕被发现,但谁知道呢,这是一个在谜底揭晓前永远无法用逻辑得出答案的问题。所以瓦里斯决定放弃这场赌博一样的猜测。他选择更稳妥的方法。那就是跟随着路西法的思路,调查,瓦里斯相信在玩阴谋方面自己不比这个叫路西法的男人差。

    “该死!”瓦里斯在铁王座上暗骂一声,或许现在抽身离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无论是那个巫师还是北方的异鬼,甚至就连君临堡中的这个男人,看起来都不像是好对付的,自己或许不应该搅合到这些事情里面。应该带领族群离开。

    现在战争的规模已经升级了,从七国人类权贵和国王的小打小闹里,上升到了异鬼与巫师这些曾经只存在于传说层面的生物间,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自己能够掌握得了。

    谁知道以后甚至会不会有七神或旧神等神祇降临,自己可不是人类的英雄人物,瓦里斯很有自知之明,君临中就有风帆船,就算到厄索斯,凭借狼人的力量也可以称霸一方。

    但瓦里斯在思量了很久之后,还是没有下定决心离开。或许是他投机的心理在作怪,他总觉得现在还不是决定最后去向时刻。

    不过这些事情之外。瓦里斯还注意到了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一切的推导都是建立路西法做了某些事情让提利昂下定决心逃跑上的,那么。。路西法如果做了,他又到底做了什么呢。

    。。。

    阴暗的下水道中,散发着阵阵的恶臭,时不时从管道顶棚滴落下来的不明液体溅射到那浑浊粘稠的下水中甚至都不会溅起水花。

    瞪着猩红双眼的老鼠还有各类稀奇古怪的地下生物流窜在下水道的边边角角,虎视眈眈的盯着水面中飘过可能食用的垃圾和秽物。

    下水道是每一座城市都有的地下建筑,甚至年代越晚,规模越庞大的繁华城市,下水道的复杂程度就越令人震惊,就算把下水道看做城市地下的反面之城也不为过。

    要知道,在某些工业时代特别发达的城市,下水道的复杂程度已经到了一个令人膛目结舌的程度,弯弯曲曲的管道,纵横交错的地下河渠,甚至最后就连总工程师都有可能在里面迷路,无数阴暗的东西匿藏在这些不为人知的角落,甚至几十年都不会被人发现。

    看图纸和实地勘察完全是两种概念,当人类身处于这座危险肮脏的地下迷宫之时,任何一个拐角或者阴影下的铁闸门被错过,可能就意味着永远也找不到出路了。

    某些废弃的通道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被人发现,更何况那些在时间的长河中因为各式各样原因丢失的通道资料。

    君临也是同样如此。

    虽然这是一个中世纪的城市,但地下建筑的规模却一点也不小,冰与火的世界发展已经到了中世纪的后期,不过人口稀少和土地辽阔的原因,他们一直没有促使跨越发展起来。

    但即使是这样,君临城市中的地下通道也足以让人眼花缭乱,而且更加危险,因为这里可没有城市图书馆可供人寻找当年的下水道建筑图纸,落后的建筑能力也让下水道中处处充满陷阱,甚至难容一人。

    君临的下水道并不像弥林那样有很多被废弃的地方,弥林是一个畸形的城市,虽然拥有着大量的人口,但多数人都是像猪一样被圈养的奴隶,一日两餐连果腹都难,根本没有自由活动的空间和余地,自然不会产生大量的污水和垃圾。

    而君临人口虽然与弥林差不多,但每一个人哪怕贫民窟的贫民,都是自由之身,虽然他们根本吃不起饭,但每日产生的垃圾却远远超过弥林,下水道经常堵塞都是有可能的,更不要说可能废弃掉了,这更为曲折的地下世界带来一丝危险。

    但就算如此,提利昂还是选择了这条路,不仅仅因为更加隐蔽,也是因为,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了,这只是一座中世纪的城市,出城入城必须通过城门,俩人现在出现在大街上都会被狼人敏锐的嗅觉嗅出来,更不要说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

    没有火车站,没有地铁,四周都是城墙,除非飞出去,否则只能选择下水道了。

    污水的深处缓缓走出了两个人影。他们费力的在粘稠的污秽物中迈动着双腿。将两旁的下水带起阵阵波澜。四周阴影中的地下生物被惊得四散而逃,这两个人正是瓦里斯满城寻找的提利昂兰尼斯特和詹姆兰尼斯特。

    恶臭的腥气简直是扑鼻而来,混合成一股股奇异的味道,让詹姆连呕吐的似乎都被压制下去了,他满脸厌恶的拨开面前一团漂浮在污水中的不明浮藻,然后有些没好气的说道,“为什么我们一定要逃跑,为什么逃跑一定要选这种鬼地方。”

    昔日的君临第一剑客早已过了冉冉升起的时期。但此时的詹姆更加落魄,一头亮丽的金发被染成了灰黄色,还挂着少许的秽物,不过他的装备还算整齐,断掉被接上魔法手臂的右手依旧放在腰间佩剑的剑柄上。

    至于他身旁的提利昂,显然是更加的不爽,因为这种程度的污水对于詹姆来说,可能仅仅到腰间的程度,但对于提利昂,以及几乎要没过他的脖子了。再高一些,就到了他嘴的位置。一说话,污水就会涌进来。

    他白了身边的詹姆一眼,没有说话,就在自己下巴附近的脏水让他没有开口的,好在詹姆也很体谅他的弟弟,没有喋喋不休的追问。

    好不容易俩人走到污水近到脚踝的通道中,提利昂缓了一口气,“我们必须要走。”他说道,“而且越快越好。”

    詹姆皱了皱眉,他了解自己这个弟弟,很聪明,不会做没有用的事情,而且现在兰尼斯特家族在君临中可能只剩下他们俩人了,所以他信任提利昂,“为什么?”他问道。

    提利昂吸了一口气,似乎在组织语言,他想了想,然后开始缓缓说道,“关于魔法,你了解多少?”

    旁边的詹姆一愣,没想到提利昂的第一句话会是反问自己,不过还是认真想了想,然后耸耸肩,“根本不了解。”

    詹姆的确不了解这些东西,在巫师并不盛行的维斯特洛大陆,男巫经常被看做马戏团变戏法一样的存在,而且大学士也很敌视它们,所以身为贵族骑士的詹姆根本不屑于研究这些东西,他相信提利昂也是知道的,所以并没有隐瞒。

    果然,提利昂很了解自己家庭的情况,他点点头,然后继续说,“但我了解很多。”

    一旁詹姆的目光望过来,显得有些奇怪,“那个巫师当初还教你魔法了?”他问道。

    “没有。”提利昂摇摇头,“是我让瓦里斯和大学士帮我找的书籍,我看了很多,自从肖恩离开之后我就一直在看,算是为了。。以后会发生的事做准备吧,不过现在看来,这些事情的确发生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詹姆又问道。

    “你知道么,在很久以前,统治者这片土地的绿先知们就拥有魔法,很强大的魔法,而且当初的生物也不止绿先知一种,各式各样的,唯独没有人类。”

    詹姆的表情很疑惑,提利昂说的这些事情他也知道,这是维斯特洛的历史,每一名贵族孩子在小时候就会学起的,只是他不明白提利昂为什么在这时说起这个,但他还是安静的往下听。

    “我看的是一本,先民时期的英雄史诗,算是诗歌吧,不怎么好听,故事也不精彩,但里面的内容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里面说,在绿先知的时代,这个世界面临这各式各样的威胁,这种威胁不只是海上的或是其他生物争夺地盘,而是一些来自其他世界的生物入侵。”

    “这里面记载的不是很详细,但还是提起了一种。。它们被叫做恶魔,是一种手里拿着钢叉,后面有尾巴和翅膀,头上长角的怪物。”

    “这种骗小孩的故事你也信?”詹姆在旁边笑了一下,但是没有打断提利昂。

    “恶魔的数量不是很多,似乎是通过某口水井的缝隙进来的,它们的力量很弱小,但是却善于蛊惑人心,而且。。精通魔法。”

    “它们做了一面巨大的镜子,这面镜子拥有魔力,它可以将人最丑陋的一面照出来,后来这些恶魔将镜子打碎,把镜子的粉尘洒向世界,顿时,整个世界陷入了混乱当中。”

    “有的生物心灵沾上了这种粉末,觉得世界的一切都是丑陋的,在恶魔的蛊惑下加入了他们的大军,有的生物眼睛中沾上了这种粉末,无法接受和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连组织起来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后来的故事记载的就不清晰了,但绿先知在它们的进攻下节节败退,最后还是那口水井中出现了一个似乎是神灵的家伙,用一种魔法消灭了它们,并驱逐了镜子的诅咒。”

    詹姆有些无奈,先不说这就是一个完完全全骗小孩的传说,就算是真的,那么又和现在有什么关系,绿先知都好几千前了,更何况这些比绿先知还早的事情,“所以,你想表达什么?”他问道。

    “你知道那个神灵用的是什么魔法么?”提利昂依旧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詹姆耸耸肩,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提利昂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回答起来,“是一种冰雪魔法,那个神灵将整个维斯特洛的北方用冰雪封印住,覆盖起来,并呼唤出一种生长在冰天雪地里的强大生物,当初的名字已经记载不详了,但现在的名字你一定知道,它们叫做。。异鬼。”

    詹姆愣住了,有关于异鬼的起源,大学士们有过各式各样的讨论,通过典籍,猜测或者根据传说推论,不过都没有个准确答案,但也没人在意这些,毕竟异鬼都消失了好几千年了,也只有这些闲的长毛的学士们会去研究这些问题。

    但现在,提利昂在这样一个时间,这样一种情况下,用如此的语气和一个魔法传说来解释异鬼的起源来,却让詹姆不由得有些相信,毕竟,这段时间君临的变化完全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亲身经历过某些事情之后,詹姆不得不对眼前的一些东西,不信也得信。

    不过他此时却更加奇怪,以为他更弄不明白这些事情和现在有什么关系,而且,传说毕竟是传说,詹姆并不完全觉得有用。

    “我知道你在奇怪。”提利昂说道,“也不是很相信,毕竟这些离我们都太远了,但就在北方的那座长城,你却不能不信,你亲眼所见,也亲身触摸过它,我还在长城的顶上撒了泡尿,有传说那是绿先知魔法所造的,你觉得呢,那是人类能够建造出来的东西么。”

    “就算。。”詹姆张开口,刚想要说什么,却被提利昂打断了。

    “我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魔法的强大,完全可以改变整个世界,而现在,我们七国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魔法,将会席卷整个大陆。”

    “我们必须趁早离开这里,否则,在强大的碾压之下,我们连残渣都不会剩下,而且在不久前,我还看到了。。一些东西。”

    詹姆的脸色终于严肃起来,不过这时,提利昂却突然停下脚步,并拉住了詹姆,“等一等。”他的声音骤然降低。(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