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诅咒之子〕〔首席通缉令:神秘〕〔神医凰后:帝尊,〕〔诸天旅人〕〔女王心尖宠:恶魔〕〔花都巅峰狂少〕〔LV99级的村民〕〔三国张济大帝〕〔我所思想的故事〕〔天地有长生〕〔暗界纵横〕〔九针药王〕〔随身水灵珠之悠闲〕〔明日传奇〕〔上帝时刻〕〔归朝〕〔大侠给跪〕〔八零军嫂上位记〕〔假面骑士之空我的〕〔恐惧术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九十章 第一次命运之战(六)
    正在逃跑中的人神经都是紧绷的,詹姆立刻停下脚步,然后将身体埋藏在下水道两侧的阴影中,也顾不得墙壁上肮脏的污垢了,顺势还将提利昂挡到身后。

    不需要询问,詹姆已经听到了前方传来的如同蚊蚁啃噬般的低声交谈,不过他比较奇怪的是,提利昂怎么会比自己提前发现,自己这个弟弟可不精通打斗。

    似乎是看出了詹姆的疑惑,提利昂伸手前向指了指,詹姆看清了前面的情况,也顺便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就在不远处的下水道中间,是一滩滩堆积在一起的固体,它们依靠着墙体,呈现出一个倒三角,就像是被随意倾倒的垃圾,有些粘稠,有些花花绿绿,不过更多的却是森森的白色,仔细看上去,会发现这是一些还挂着肉碎的白骨。

    这些是。。

    詹姆皱起的眉头还未放下,前方的光亮就突然阴暗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些混合着肉泥和内脏的骨肉垃圾被抛了进来。

    一颗光滑的骷髅头没有落稳,从垃圾组成的骨肉之山上滴溜溜的滚落下来,然后在下水道的边缘上蹦蹦跳跳,最后掉进下水中,顺着詹姆的腿边慢慢漂浮过去。

    是人骨!

    这是一座人骨和内脏组成的下水道秽物和垃圾山,想来应该是君临城中贫民街区和商业街区后方的屠宰场下水道,这样的东西直接就会被抛下来。

    有人骨,也有动物的骨头,自从君临被这群血腥的生物占据之后,每日就会屠杀大量的鲜活生物,有人也有动物,狼人状态下的那些人可不挑食,只要有血有肉就足以,无论是生的还是熟的。

    不过这对两人来说却不是个好消息,前方的下水道是向一侧打开的,也就是斜上方的顶棚有阶梯通到下方。这里是君临城内处理垃圾的地方,如果俩人从这里走过,甚至有可能会被外面的狼人发现。

    从刚刚还有骨肉被抛进来的情况看,显然这附近还有狼人。

    一直都是由提利昂带的路。所以现在詹姆理所当然的将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他不觉得是提利昂带错了路,但此时应该怎么走,詹姆却没有太好的办法。

    果然,提利昂摇摇头。又点点头,摇头的意思是,就是这条路没错,而点头的意思,则是告诉詹姆,俩人只能从这里出去了。

    “继续往前走。”提利昂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是唯一通向城外的路,穿过这里,就会直通君临外的御林海附近。”

    前面光亮处突然晃动出一个阴影,似乎有些疑惑的停留了一下。提利昂立刻停止说话,静静等着阴影离开,俩人才吓出一声冷汗。

    狼人的听觉十分敏锐,嗅觉也是同样如此,气息俩人倒不是很担心,毕竟在下水道这一路走来,又身处人肉的屠宰厂内,那些狼人也未必能发现,但想要穿过这里,他们却会面临一个比嗅觉跟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视觉。

    如果恰巧,在俩人经过的时候,有狼人路过这个城内的排污口,那么除非它是瞎子。否则一定会看到俩人,那个时候。。恐怕就跑不了了。

    詹姆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他并没有动,而是用目光询问提利昂有没有更好的注意,但提利昂摇摇头,“城内一共有三处排污口。这里是君临堡附近的那处,哪里都一样,必须穿过这里,然后才能出去。”

    “我在学士塔中看到过君临城的历史,在建造初期,坦格利安王朝的工匠利用了海水作为循环,每天都会有人定时引入海水,然后循环整个君临的下水道,将秽物冲刷出去,这里是一个弧形的,向后走,是海水的入口,就算能打开,我们也出不去,只能向前,从海水出去的地方出去。”

    “所以。。选择吧。”提利昂低声叹了口气。

    “这还用选么。”詹姆露出那种君临第一剑客时的笑容,不屑的说道,“都已经走到这里了,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决定之后的俩人,所要做的就是借着外面人离开这里的时机,从排污口穿过去。

    君临城下水道设施这种东西,虽然听起来挺高大上的,但毕竟这里不是一个工业特别发达的世界,实际功能也非常简单,无非就是用来排污而已。

    这里可没有挨家挨户的自来水设施,饮水的来源就是城市中的数十口水井,而下水道连同的地方,就是三处公共的排污口。

    大量的垃圾被倾倒在这里,然后再统一被冲刷出去,君临堡有一处,是贵族和国王等权贵使用的,剩余的在贫民窟和普通人的居住城区。

    因为是公用,所以并不是水井一样的存在,而是呈现出斜角,就像是墙壁上被开了一个巨大的洞般,也因为有海水经过的原因,墙壁后方的下水道肯定是远远低于君临城市的土地高度的。

    所以虽然有阶梯可以走下来,外面也可以看到里面,但毕竟有一个高度差,如果小心一些的话,完全是可以躲过的。

    趁着外面的光线特别明亮的时候,俩人开始缓缓向前移动,直到这时候,詹姆才惊觉自己的心脏正在砰砰直跳。

    就像是一场赌博,当俩人经过时外面空无一人,那么自然一切平安,而如果恰巧外面正好有狼人经过,那么俩人的生命估计就会止步于此,詹姆对于瓦里斯一直将俩人藏来藏去的原因也能略猜出一些。

    终于,小心翼翼的踏着咔咔的碎骨,当两人爬上那座白骨和肉脏组成了丘坡时,外面的情况终于透过丝丝的光亮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命运之神眷顾了他们,在这座被血腥和杀戮充沛的城市中,终于降临到这两名苦苦挣扎的人类头上。

    没有狼人,也没有屠夫,几尊似乎是用来切肉的粗壮木墩正摆成一排正对着排污口,提利昂站在骨头的丘坡上提升了不少的高度,但抬头望去,也只能看到一排排背光的阴影。

    剔骨剁肉的长长菜刀被斜插在木墩上,旁边还软软的垂着一条人的手臂和鹿腿,提利昂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催促着詹姆赶快离开这里。

    不过这个时候,外面却突然传来少许的尖叫,听到似乎有些熟悉的声音,提利昂的身体一下子就紧绷了。

    “放开我!救救我!救命!”

    詹姆立刻注意到提利昂的异样。身为一个战士的素养,他时刻都对着周围的环境十分谨慎,他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但也知道此时不宜久留,“快走!快走啊!”他低声催促着提利昂。

    “我。。”提利昂张张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外面,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一贯灵巧的脑袋也变成空白,他知道外面是谁,也知道现在必须要离开,但他。。还是想看一眼。

    但无论提利昂如何断绝,时间依旧在正常的流逝,那声音来得很快,从远到近的出现在排污口的前方。

    是一个女人,赤身的。浑身满是污垢,但就算是这样,也还是能够在那些肮脏的泥巴下看出曾经白皙美丽的皮肤,就如同她名字中的那个字一般,雪一样的颜色,是雪伊。

    她被一只格外粗壮的手臂掐住脖子,半举在空中,雪伊脸色涨的通红,被憋得喘不过气来,她的双腿拼命在半空中挣扎踢蹬。但这只似乎赶得上她腰肢粗壮的手臂却纹丝不动。

    詹姆也看到了她,虽然不记得她的名字,还是依稀能记起她曾经出庭为提利昂定罪做过人证,俩人之间的那点破事詹姆也略有了解。此时不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墨迹的时候,他有些焦急的拽了提利昂一把,“快走啊!”但没想到,竟然没拽动提利昂小小的身体。

    既然易嚣帮助提利昂赢得了比武审判,那么最后他自然是无罪释放,虽然瑟曦和温泰那些人还是不待见他。不过提利昂在君临城市中的影响力还是有的,起码对付一个来毫无压力。

    雪伊自从比武审判过后就被提利昂藏了起来,她一直被关押在君临堡一处非常隐蔽的侧堡房间中,比詹姆和瑟曦的地方还隐蔽,无论是爱也好,或是因爱生恨也好,反正提利昂不想让别人得到雪伊,他将她关了起来,只属于他自己。

    也因为这个原因,雪伊逃过了最初的君临堡大屠杀,哪怕瑟曦都被撕成碎片进入了那些愤怒狼人的肚子,她也没被发现,只是她最终还是没有逃过一劫,君临堡就那么大点的地方,狼人的嗅觉又十分敏锐,她跑又能跑到哪去呢,更何况她还被提利昂锁了起来,想跑也跑不了。

    狼人发现了她,不知道这段时间她是怎么过来的,但现在恐怕已经到了她变成食物的时候了。

    雪伊被狠狠灌在排污口前那一排木桩上,脸冲着排污口的下方,她发出痛苦的,显然这一下被摔得不轻,那只手臂的主人将另一只木墩上插着的剁骨刀拔了出来,然后在手中摇了摇。

    雪伊显然知道自己面临什么样的命运,她开始奋力挣扎起来,那只手的主人似乎十分不耐,用剁骨刀狠狠在雪伊的后面捅了两下,顿时使她的挣扎变成哀嚎,她高高仰起美丽的脖颈,如同一只引颈受戮的天鹅。

    但是突然间,她看到了一双眼睛。

    一双躲藏在阴影中的眼睛,一双充满了深邃和阴沉的眼睛,她很熟悉,这双眼睛曾经充满过爱意,后来变成了恨,之后又变成了一种非常复杂的感觉,那种感情雪伊不懂,也不明白。

    但此时,这双眼睛却代表着希望,她认出了这是谁,是提利昂。

    人在绝望之中会抓住毫无根据和希望的最后一棵稻草,雪伊此时根本没有想提利昂为什么会在这里,提利昂又为什么会藏起来,她身上的痛苦和喷涌的鲜血不断的在促使着她激发逃生的潜能,更何况,在她最危难的时候,提利昂出现在这里,又代表了什么。

    “救我。。!救。。我。。”她张着嘴巴,犹如干涸的鱼,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出,声音也在渐渐低微,但依旧怀有一丝希望的道。

    自从自己和她的眼睛对上,提利昂就知道雪伊发现了自己,但他也知道,自己是救不了她的,她活不成了,只是。。

    “快走啊!走啊!”詹姆焦躁起来,他伸出那只魔法金属的手臂,然后抓起提利昂的脖子和肩膀,准备将他从上面拖下去。

    这个时候,雪伊似乎发现了那双眼睛的主人要离开这里,她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又闪过一丝后悔或者解脱般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但最后,却演变成了怨恨。

    “提利昂!是提利昂!”她嘶哑着尖叫道,甚至声线都在惊叫中有些走音,“下面,下面有。。”

    咚!

    咄的一声,锋利的剁骨刀重重落下,切在她纤细的脖子和锁骨之间,鲜血犹如瀑布一般哗啦啦的流淌下来,雪伊的脑袋被人揪着长发高高举起,口中含着一丝没有说完的话语。

    “她临死前喊得什么,下面有什么?”旁边有人轻声嘀咕起来,那剁骨刀的主人似乎也很疑惑,上前一步,像是打算顺着阶梯下来看看。

    提利昂顿时一个激灵,他看着雪伊瞪大眼睛的头颅,似乎瞬间清醒过来,挣扎一下,他想要从詹姆手上下来,加快俩人离开的速度。

    只是这种慌乱间越挣扎就会越乱,詹姆被提利昂带的一个站立不稳,顺着骨肉的丘陵上滚落下去,咔咔和簌簌的骨头声惊动了上面,阶梯上已经踏入了一只脚。

    倒在血污和肉泥中的提利昂眼睛瞪得大大的,詹姆的心脏简直都要跳出胸膛,俩人都清楚,只要外面的人看到自己,就绝对没有幸免的可能,就地杀死,甚至连抛尸都不用多走两步了,这里就是屠宰场。

    果然。。这是。。报应么,提利昂微微闭上眼睛,不去看雪伊那死不瞑目的头颅。

    但是就在那只脚即将下入阶梯的时候,却突然有一只手从上面伸了下来,挡在脚主人的胸膛前面,“诶,我想要这些肉,用来施展魔法,介意我带走么。”

    这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带着古里古怪的饶舌腔调,不同于提利昂接触过的任何一个领地的人,倒是与那名巫师的妻子的口音,有些相似。(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