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诅咒之子〕〔首席通缉令:神秘〕〔神医凰后:帝尊,〕〔诸天旅人〕〔女王心尖宠:恶魔〕〔花都巅峰狂少〕〔LV99级的村民〕〔三国张济大帝〕〔我所思想的故事〕〔天地有长生〕〔暗界纵横〕〔九针药王〕〔随身水灵珠之悠闲〕〔明日传奇〕〔上帝时刻〕〔归朝〕〔大侠给跪〕〔八零军嫂上位记〕〔假面骑士之空我的〕〔恐惧术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九十一章 第一次命运之战(七)
    “魔……魔法……”剁骨刀的主人显然有些畏惧,结结巴巴的畏缩道,这名陌生的男子语气显得极为倨傲,似乎在骨子中就高人一等。

    “伟大的魔法。”他毫不客气的说道,虽然语气非常和善,但却蕴含着不容置疑,“魔法可以将你从毫无用处的屠夫变成一个无所不能的狼人,同样也能将你变回去,当然这只是一个这只是可能而已,我并没有威胁你,我需要这些肉,你觉得呢?”

    剁骨刀的主人显然不是什么勇敢的家伙,甚至有些欺软怕硬,他立刻唯唯诺诺的向后退了回去,然后低声与陌生的男子交谈起来。

    提利昂知道这是最好的时% 机,立刻与詹姆一同悄悄起身,然后快速的离开了这里,而在小心翼翼的离开过程中,俩人通过少许的亮光看到了外面的情况。

    一只高大的半狼人正握着一把剁骨刀,点头哈腰的与一名烟衣男子说着什么,它的尾巴在身后不断乱甩,甚至蹭到旁边斜躺着的雪伊的无头尸体上,那名男子并不英俊,但却让人一眼就能生出好感。

    俩人都不记得君临城中有这样一个贵族,谁都没有见过,不过却正因为他,狼人才背对着俩人,让它错失了发现下水道中两只小老鼠的机会。

    提利昂不敢停留,连忙跟着詹姆继续走去,俩人脚步轻盈,很快就顺着水路离开了那如同地狱尸骸堆积的屠宰场。

    身后从通道旁渗透进来的光芒越来越远,甚至逐渐变成了指甲大,但提利昂仍然一直沉默不语着。只管低头走路。

    詹姆警惕着周围的环境。然后看了看提利昂。接着又看了看他。

    “我不好。”提利昂突然说道,他抬起头,盯着詹姆刚张开一半的嘴巴,“你觉得我会好到哪去么。”他叹息了一声,“我突然有些讨厌狼人了。”

    詹姆不习惯被提利昂这么盯着,他扭过头,将目光投向别处,“我说过。因为某一些事情就怨恨一个种族并不明智,你可以这么做,但也只是在发泄心中的情绪罢了。”他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我会报仇的,但却是杀死瑟曦的那些人,还有瓦里斯,而且我知道你会帮助我。”

    “当然。”提利昂点点头,“但首要的事情还是离开这里。”

    詹姆没有再说话,下水道中再次安静起来,少许不知名的鼠类在两旁叽叽喳喳的叫着。不断有白骨或是一滩污秽顺着浑浊墨绿的水面漂浮过去。

    半身行走在污水里,提利昂甚至感觉浑身发痒。应该庆幸他身上没有伤口,不然一定会化脓感染。

    再次走了一会,提利昂说道,“狼人的力量很强,速度极快,单独面对的话,一只狼人甚至可以对付数名人类,看似无法战胜,但实际很简单。”

    “你知道为什么当初那个神灵会使用魔法召唤出异鬼么,因为死人是不会被丑陋蒙蔽心灵和眼睛的,所以那些恶魔的魔法轻而易举的就被攻破,非常简单。”

    “狼人也是,我了解到……这是一种诅咒,被狼人咬伤的人,如果不死,就有一定几率成为狼人,这就是为什么一夜之间整个君临不剩下几个人类的原因,既然是诅咒,那么就一定有破解的方法,这正是巫师最擅长的。”

    提利昂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富有感情,他的发言总是很有感染力,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就会信服,他脸上的肌肉和伤疤一抖一动,小心翼翼的不让污水没过自己的下巴。

    他的思路也很正确,对付这样超自然的生物,如果不想有大的伤亡,那么魔法的确是最好的解决选择,只可惜的是,提利昂毕竟是冰与火之歌中的人,他对狼人这种生物了解的并不多,不知道狼人的诅咒……几乎是无解的。

    詹姆不了解这些,但他不想提利昂在此时越陷越深,因为两人还没有脱离险情,于是他开口,岔开了话题问道,“刚刚那人是谁,很有气质,是贵族么,我从来没有在君临城中见过他,也不记得哪个家族中有这样的人。”

    “他可不是贵族。”提利昂说道,“我不认识他,但我能猜出来,他与肖恩一样,都是来自其他世界的人。”

    “肖恩……其他……世界?”詹姆理解的很艰难,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与易嚣见面时的场景,阴森的牢笼中,如梦魇一般从墙壁上蔓延出的阴影,接着就是他的出现,但他从未关心过易嚣是从哪来,因为在詹姆看来,这并不重要,兰尼斯特狮子才是七国的王者。

    提利昂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冷清的说道,“我早就告诉过你们,肖恩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早就说过,我说过无数遍,但是你们根本没有相信的,就像在听一个无稽之谈的好笑笑话。”

    “就因为是我说的,是从我口中说出去的,因为我是一个侏儒,侏儒天生就应该待在马戏团中,嘴里说着低俗恶心的好笑谎言。”

    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激动了,于是垂下目光,微微说道,“抱歉,不是针对你。”

    詹姆淡淡一笑,仿佛有些洒脱,又像是高傲一般从未放在过心上,他是兰尼斯特家族最骄傲的人,但也对自己这个弟弟有着发自内心的关心,“我知道。”他说道。

    提利昂叹了口气,“现在所有人都死了,说什么也没用了。”他摇摇头继续说道,“自从我将那名带入这个世界之后,就有越来越多奇怪的人出现,先是出现在我家里的艾莉亚史塔克,接着……就是那三个人。”

    “狼人的诅咒就是因为他们而起,就算我们当时没看见,也一定会有所怀疑。因为整件事都太巧合了不是么。陌生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出现在君临,然后一切都变了。”

    “同样也是,这个人不是这个世界的,我不知道他从哪来,也不知道他是谁,也没有证据,但我很确信,因为有时候。当一切不是巧合的巧合出现时,恐怕心中所想的,那个最有可能的答案,就一定是答案了。”

    提利昂突然停下脚步,詹姆也跟着站住,俩人的目光所致,看到对面下水通道的墙壁上画着一幅幅似圆非圆而又无比复杂的图案,是暗红色的,散发着浓郁刺鼻的血腥,哪怕在恶臭熏天的下水道中也无比清晰。这是一幅鲜血勾勒的魔法阵,但似乎还没有启动。连暗淡的光泽都没有。

    “这……”詹姆皱起眉头,他不确定是不是要破坏掉,所以一时没有动手。

    “这就是我要逃跑的原因了。”提利昂看了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这应该是那名男子的魔法,我不确定他与肖恩谁强,但我知道我们肯定无法抗衡。”

    詹姆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我不喜欢绕弯子,尤其是现在。”他表情略微有些不爽。

    “自从狼人夜变之后,当晚停留在港口的商船几乎全军覆没,少许侥幸逃出去的商人将消息传递出去之后,就根本没有商船再次进港了,君临中的食物正在日渐紧缺,但你不奇怪为什么瓦里斯一直按兵不动么。”

    “不要觉得他打不下周边的城市,哪怕是风息堡对于狼人来说实际也非常轻松,只要派一些人混成平民进城,然后晚上突然变成狼人开始突袭,没有任何一座城堡能够防守住这样内部的瓦解,更何况狼人和人在没有变身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分辨出来。”

    “瓦里斯在等待。”提利昂解释起来,“他在等待这个魔法的完成,之后瓦里斯就会出动所有狼人,开始进攻其他城市,抢夺……人,活着的人。”

    “为什么?”詹姆皱眉问道。

    “这个魔法可以将人类的灵魂献祭,然后增强狼人的实力,甚至……比现在还要强,君临中的食物无法满足那么多的俘虏,所以瓦里斯必须等到魔法随时可以启动,然后才能外出开始抓人。”

    “至于我们两个……应该是有特殊的用处吧,可能是献给神的祭品?”提利昂露出一个冷笑,似乎在发挥根本不是幽默的冷幽默。

    詹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手压在了剑柄上,“你确定么?”他重复道。

    “不要觉得我长得矮看不见窗户中的事情,耳朵就不好用。”他的眉毛向左右两边挑动了一下,“我亲耳听到那个男子与瓦里斯的交谈,我与瓦里斯相识这么多年,他的声音是不会听错的,而那个男子的声音又很有特点,我自然不会忘记。”

    詹姆点点头,“那就好。”他说道,然后抽出佩剑,大步向前走去。

    “你要做什么?”提利昂平静的问道。

    “自然是毁了它。”詹姆用剑指了指前面墙壁上的鲜血魔法阵。

    提利昂摇摇头,“没必要。”他说道,“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不要说你是在关心那些根本不认识的人的死活,而且谁知道这些魔法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或许你一动手就会被人发现呢。”

    他根本没有打算破坏这个魔法阵,所以两句话也自然全部都在重点上,詹姆立刻开始犹豫起来,几息之间,他将佩剑重新插了回去。

    俩人从某种意义上实际都不算好人,他们此时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顾全,自然也不会去考虑其他人的生死,只要他们能离开这里就行,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从屠宰场的秽物口离开,俩人距离出口就很近了,提利昂的记忆力很好,虽然下水道的岔道不多,但走错一个也意味着会彻底迷失在这里,在他左左右右的指点下,俩人终于经过几个拐弯来到了终点,然后……

    “这……就是出口?”詹姆有些不敢确信的问道。

    “大概……是吧……”提利昂也有些不太自信,他犹豫着说道。

    因为展现在俩人面前的,又是一大片浑浊的内脏血肉和白骨构成的丘陵。甚至比之前经过的那个规模还要巨大。高低起伏的连成一片。几乎将前面的道路塞满了。

    “怎么回事?”詹姆问道。

    提利昂的脑袋在飞快的转动,他的目光一刻也没有停下,终于,他眯了眯眼睛,在这些白骨和残害的最深处,看到了自己寻找的东西。

    “那里!”他拍拍詹姆的手臂说道。

    顺着提利昂的目光望去,詹姆看到了一个铁闸门,被隐藏在丘陵的后面。周围挤满了粘稠成粥状的肉泥血浆,还有少许骷髅和动物的骨头斜插在四周,一些泡泡从血浆的底下喷涌上来,破裂然后周而复始。

    俩人没有犹豫,立刻向前走去,来到铁闸门前面,他们才发现,这里被堵得死死的,显然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

    “一定是负责这道闸门的人死了。”提利昂眉头紧锁,“后来的狼人也没管这事。这道闸门一直不开,所以垃圾才都堆在了这里。打开它。”他说道。

    詹姆立刻抽出长剑开始咔咔的砍起铁闸门,火星迸溅出来,虽然这道闸门看似生锈有些久远,但坦格利安王朝最初的工程质量还是十分过硬的,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有被詹姆的佩剑轻易损坏。

    他坚持不懈的砍击着,而提利昂也在一旁很耐心的等待,只是……好事往往不成双,但坏事却是接连而来。

    正在清脆的铁骑碰撞声响彻下水道时,提利昂似乎还听到了一些其他的声音,非常不同寻常,像是水流。

    “你听见了么。”他止住詹姆的动作,然后问道。

    “我……”詹姆侧耳听了听,但还没有说话,就看到提利昂瞪大了眼睛拼命的指向不远处的通道。

    他顺着目光望去,顿时看到犹如地狱恶鬼冲向人间的一幕。

    不远处的通道中涌来汹汹的大水,显然另一头的阀门已经被打开,汹涌的海水犹如脱缰的野马一样冲刷进来,但更加恐怖的是,大水之中混合了无数不明的液体和固体,无数的白骨和泥浆翻滚在其中,甚至有少许空洞的骷髅被冲到最前,直勾勾的盯着两人,宛然一副恶魔齐出的景象。

    “快!快啊!快!”提利昂拼命催促道,大水冲击过来,而身后的铁闸门不开,俩人的下场想都不用想,一定不会好到哪去。

    詹姆也知道这一点,他宛如疯魔一样拼命挥舞着手中的长剑,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在闸门上打开一个缺口,但这道铁闸门就像是这么多年被油包纸包着一般,连砍出一个缺口都十分费劲。

    焦急之下,詹姆将长剑换到另一只手,然后伸出易嚣当初帮他安装的魔法金属右手,开始拼命拉拽起来。

    “啊啊啊!!!”

    他一脚蹬在旁边的墙壁上,另一只脚踏在铁闸门的下部,右手则扯住上方,将全身都挂在铁闸门上,呈现出一个倾斜的角度,不断撕扯着闸门上最脆弱的连接点。

    “再快点!要来不及了!”提利昂开始帮忙撼动闸门,然后大喊道。

    身后的大水就如同催命的恶魔,混杂着无数的骸骨和血肉污秽,带着席卷一切的气势滔滔而来,不可抵挡,翻滚在其中的白骨就如同一根根尖刺,似乎要为生前受到的一切不公而展开报复,一团团恶心的碎肉也像是变了形的人脸,让人看一眼就会连做噩梦。

    大水就在眼前,但俩人还没有放弃希望,詹姆的脸都憋的紫青了一样,拼命的想要在闸门上打开一个缺口,而就在大水距离俩人只有十几米的距离时,铁闸门终于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出现了一丝松动。

    这声脆响在俩人耳中不亚于最美好的声音,詹姆立刻屏住了力气,发出一声声疯狂的嘶吼,然后大力将铁闸门拉扯下来,那一瞬间,甚至他的手臂上都出现了少许魔法的搏动。

    铁闸门向一边倾斜,露出一个小小口子,詹姆几脚踹去,将口子撕大,然后俩人异口同声的大喊道,“跳!”

    而他们身后,就是无数污秽组成的洪流,正在滚滚而来。(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