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淘妃:战神王〕〔我家的笨蛋渣男〕〔系统小农女:夫君〕〔位面之狩猎万界〕〔渡风杂货铺〕〔诸天最强大佬〕〔难道我是神〕〔末世之我是天网〕〔无限密室逃脱〕〔雷霆〕〔失传秘术:赶虫师〕〔史上最强师叔〕〔一路仕途〕〔情海狂徒之涅槃〕〔惹妻入局:狼性大〕〔女帝的大内总管〕〔偷心蜜战:高冷老〕〔最后一个契约者〕〔玄医归来〕〔妾室心计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九十六章 第一次命运之战(十二)
    易嚣的身边就如同绽开一朵朵墨汁般的花朵,这些花朵在迅速绽放的同时,又迅速枯萎起来,诡异的刺客手臂发现无法击伤易嚣,于是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撤退。新·

    同时,附近的无垢者也被屠杀的差不多了,剩余的无垢者都是残存的精锐,用同伴死亡换来的空间让他们更好的做出了抵挡,这种情况下,那些神出鬼没的魔法生物开始大面积的消失,估计易嚣这里应该是最后一次的攻击。

    只是,它们大摇大摆的潜入无垢者的营地,在屠杀了数十名无垢者,留下遍地鲜血和收割了无数生命之后,易嚣却不会让它们轻易离开,不然怎么和丹妮莉丝交代。

    更改时间流速的魔法显然对它们没有效果,巴里已经证明了这点,虽然易嚣可以使用自己的魔力单独禁锢一个,但这种魔法太耗费精力,时间,可不是能轻易触碰的存在,改变它是势必要付出代价的。

    易嚣选择了更简单的方法,直接用魔力对这些生物进行压制,它们的特性大约是与幻影移行差不多,类似于空间传送的,而这种魔法,则是最需要稳定的存在。

    或许易嚣的魔力对上高等恶魔或天使等不占有优势,但普通的魔法生物,还有新人类异能者这些根本没有魔力的人,就完全如同汪洋大海了。

    幻影移行是非常惧怕干扰的,如果在咒语的初期受到物理层面或魔法层面的干扰,幻影移行会出现非常严重的空间魔法事故,简单的,是传送失败或地点错误,严重的,则是体肉分离和**嫁接,比如脑袋和脖子滞留在原地,或双腿先传送走,甚至是一个人的手臂生长到另一个人的胸膛上,易嚣深知这点。

    同样。这些诡异的刺客手臂也是,它们在传送的时候需要一个稳定的状态,或许那些普通人的攻击它们可以使用魔法变成烟雾免疫,但易嚣的魔力。对于它们根本就避无可避。

    每一个巫师都可以使用魔力波动的,甚至是未成年,没学过魔法,或许刚刚觉醒体内魔法生物血脉的男巫,因为这种魔力与生俱来就存在他们的体内。情急之下的魔力暴动,就是魔力使用方法的一种。

    易嚣的身上不断响起清脆的碰撞声,那是一些还不死心的匕首切割的声音,易嚣浓郁的魔法能量就像是一块坚硬的铁板,让它们根本挤不进丝毫的缝隙。

    他能够挡住外形意识集合体那种怪力的生物,普通的匕首又怎么可能伤害到易嚣。

    紧接着,在场的其他人全部感受到了一种轻微的颤抖,隐隐约约,似乎又感触不到,就仿佛空气中的波动。能够带给人异样,却不能让人抓住或摸到。

    不同能量的交织不会出现时间空间紊乱,因为易嚣使用的都是最普通的能量,魔力,绝望等等,但即使是这样,对于这些刺客手臂来说,也是一种从天而降的灾难。

    少许还没来得及消失的手臂立刻觉察出异样,它们周围的空间猛烈震荡起来,这是一种魔法层面上的。让它们赖以生存的消失和传送出现大面积的不稳定。

    仿佛断了片的信号似得,一条手臂忽忽闪闪的悬挂在半空,它想化为一团空气消失,但现在的情况却不允许它这么做。

    其他人都是把握时机的好手。发现有机可乘,巴利斯坦立刻用力一挥长剑,将一只行动变得迟缓的手臂斩成两截,达里奥也没有落下,雪亮的弯刀划过三道弧线,立刻收获了不少的猎物。

    叮-

    匕首掉落到泥土上。碰撞到小石子,发出清脆的声音,但易嚣却注意到,无论是这些匕首,还是焦烟的手臂,都没有被保留下来,它们落地似乎就进入了一种死亡状态,化为灰烬消散于风中。

    易嚣冷哼一声,他亲自伸出右手,一把抓住离自己最近的手臂,顿时,一股油腻腻无数虫子在蠕动的感觉出现在易嚣的手心,焦烟的手臂不住的挣扎,想要脱离易嚣的束缚。

    但巫师的禁锢岂是这么好挣脱的,虽然看上去仅仅是普通的一抓,但易嚣的手心中已经覆盖了无数看不见的能量,这些能量汇聚在一起,演化成咒语,将石化,定身,禁锢一系列的效果扩散到手臂的身上。

    手臂挣扎了一阵,立刻变得僵硬起来,石化咒令它的周身冰冷无比,那些令人作呕的虫子也被石化住,不再蠕动。

    易嚣将手收回来,他倒要看看这个给无垢者带来大量伤亡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枯竭焦烟的手臂出现在易嚣的眼中,就仿佛一个被大火烧过,风干缺少水分的干尸,似乎可以一折就断的淡薄和酥脆,只是上面覆盖着一层密密麻麻的虫子却让人头皮发麻。

    “不太眼熟……”易嚣皱起眉头,原本他以为自己可以认出手臂的来历,但现在他却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在任何记录上看到过。

    易嚣对于恶魔的了解,可不仅仅局限于康斯坦丁和经验和范海辛的笔记,猎魔人或许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经历,但毕竟接触的层面有限,无法触摸到恶魔的本质。

    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有谁更了解恶魔,那么除了易嚣,就是奥兹国的巫师们了,毕竟,你的敌人才是最了解你的人。

    虽然奥兹国曾经与第二世界培养出的地球巫师爆发了一场战争,并最终毁灭了双方,但在这之前,两者的合作却不在少数,毕竟,那个时候第二世界面临着统一的威胁,就是来自天使和恶魔的打压。

    第一次大批量的地球巫师诞生,开始于地球时间的十六世纪左右,更早或是更晚的时间段也有巫师诞生,但都是少量的,陆陆续续的,无法形成规模。

    因为在更早的时候,虽然有生物圈计划的推动,但地球总体开始处于启蒙的时代,或许有少许的智者接受到了第二世界的召唤,并成为了巫师,但数量太少。直到十四世纪,人类才开始大规模的催生幻想。

    第二世界立刻捕捉到了这些能量,并且开始反馈与地球,将一些世界的信息投影到少许人类的想象中。让它们已那些世界为原型,创造出璀璨文化,人类在看到这些文化后,又会再次发挥想象,从而补充第二世界的能量。

    就这样。第一批巫师大规模诞生于十六世纪,同样,巫师的出现立刻遭受到了天使和恶魔的联手打压,不仅在第二世界的层面上,还在地球的原世界中。

    教会发起了女巫狩猎计划,天使们也开始派遣内应妄图入侵第二世界并得知它的原理。

    包括奥兹国世界在内的多个世界,连同巫师一起进行抵抗,虽然最后天使和恶魔因为地球世界中人类的失控而陷入失败,但巫师们也因为内战而消耗了大量的有生力量,甚至几乎全军覆灭。不得不说,人类的确是一个爱好内斗的种族,不管是普通的人类,还是成为巫师的人类。

    不过即使是这样,奥兹国依然保存着大量关于恶魔的资料,非常详细,其中蕴含的复杂内容远远超过地狱神探这样低级的世界,这些都是在当年战争中获取到的。

    虽然易嚣仅仅探索了奥兹国不足一半的范围,但仍然找到了好几座图书馆和藏书室,只是大部分都无法打开。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咒语给封闭和隐藏了起来,不过易嚣还是有幸进入了其中的一座,如何治疗灵魂和能量分类的书籍就是在那里发现的,同样找到的。还有关乎恶魔的资料。

    枯竭之手,是一种诞生在地狱浅层的魔法生物,没有自己的生命,也没有意识,完全是由执念和贪念凝聚,根本称不上是一种魔法生物。因为它们消散的很快,出现的位置也不固定。

    任何被它们抓住的东西,都会进入虚无的状态,连同枯竭之手在内,仿佛进入了一种隐身模式,非常难以寻找,不同魔法一寸一寸的搜索,根本无法发现它们。

    枯竭之手是由死去之人中小偷和盗贼的执念凝聚的,还有人类的贪婪之情,所以任何被它们抓住的东西,就不要在想着找回来了。

    它们往往会不知不觉的来到人类世界,然后抓住人类的东西,默默的待在那里,但被它抓住的东西会化为虚无,就像是被藏起来了一般。

    枯竭之手不会动弹,它们会慢慢的等待,最后化为灰烬,有的时候,东西会随着它们的消失而回来,有的时候,也会随着枯竭之手一起消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它的外表看上去就是一条手臂,但却是干枯和焦烟的,上面有些少许尘土,一蹭就会掉落大片的烟色灰烬。

    这是易嚣在藏书室一本恶魔资料中看到的介绍,只是这个枯竭之手显然不是面前这种诡异的东西,因为它既不会幻影移行,也不会拿着匕首捅来捅去,但枯竭之手却是与面前这种东西最为相似的魔法生物了。

    难不成……面前的手臂时刺客的执念凝结而成的,易嚣有些恶意的猜想着。

    自己需要回去找找资料,摸清楚对方下一步是要做什么,难道真的要借用鲜血和灵魂来召唤某种东西么,那样直接派出恶魔来暗杀是不是有些太明显了。

    但当易嚣准备将这条手臂收好的时候,他却突然被人拉扯了一下。

    易嚣一愣,有些奇怪的看向左右,他没有发觉有人靠近自己,更何况,谁回来抢夺自己手中的这条……焦烟手臂。

    他抬头奇怪的望了望左右,还有少量手臂没有逃脱,无垢者正在达里奥的带领下对它们展开追杀,巴利斯坦守护在丹妮莉丝的周围,而她则忧心忡忡的望着四周,毕竟战斗还没有结束。

    “怎么了?”开能正在和斯塔克比谁击落的更多,自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倒是巴里注意到了,他瞬间出现在易嚣的旁边,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易嚣也有些奇怪,他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影,也没有魔法的痕迹,就像是他的错觉一般,“没什么。”摇摇头,易嚣嘀咕道,“真是见了鬼了。”

    还没等他的话音结束,突然又是一股力量出现,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易嚣手中的枯竭手臂抢了过去,看着看着空荡荡的手心,易嚣先是一愣,接着就发现那条手臂被抢走之后,在半空中扭成一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

    “那是什么!”巴里立刻就从易嚣哑剧般的动作里判断出还有其他的生物存在,手臂的事情还未结束,就又出现了新的敌人。

    但易嚣比他还奇怪,作为被抢劫的当事人,易嚣没有发觉出任何不妥,就连魔法的波动也没有,那会是个什么东西。

    巴里想要提醒其他人小心,但却在这一刻,突然狂风大作!

    肆虐的飓风就仿佛凭空出现一般,从地面卷起,没有一丝的征兆,几名被波及进去的无垢者瞬间就被掀飞出去好几米远,丹妮莉丝和她的女仆也在这个范围,还好易嚣眼疾手快的将她安全降落。

    其他人不用多说,托尼什么的不会受到影响,巴利斯坦也将长剑插入土中固定自己,只是,作为飓风的主要攻击者,易嚣却不太好受。

    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粘稠的东西堵住了呼吸,每吸一口气都异常的困难,他使用咒语将自己包裹在一个大气泡中,这才感觉好了一些,当他想要正面对抗这股飓风的时候,它却突然转移了风向。

    飓风逆流而上,从地面冲向空中,就在易嚣头顶的不远处,大量的飓风凝聚在一起,混合着狰狞的烟雾,似乎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面孔,正当易嚣想发问这是不是某种奇妙的视觉差时,这张面孔却说话了。

    “你……还……记得……我么……”他的声音嘶哑无比,就像是破旧的风箱被拉扯发出的声音,粗糙难听,“我……还……记……得……你……”

    少许火焰像蜡油一样从飓风中掉落下来,一盏一盏的燃烧盛开在地面,易嚣有些纳闷,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家伙了。

    飓风似乎在为这些手臂的撤离做掩护,抢走了易嚣抓住的那只刺客手臂后,它也准备离开这里,它化为一道狂风从易嚣的面前直扑而下,穿过易嚣向森林的远处席卷而去,易嚣下意识的躲避了一下,错过了释放魔法的最好时机。

    正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逃跑的时候,突然一把骑士长剑在空中打着转飞射而出,一把穿过那阵飓风,最后插在一棵大树上,被长剑刺穿固定在树上的,还有一只枯竭的手臂。

    狂风发出一阵呼啸,似乎是在痛苦嘶吼,但最终它没有停留,眨眼间消失在森林中,而此时,投掷长剑的人才缓缓从侧面走出来,易嚣这才看清,正是格林状态下的温妮。(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毒医狂妃:暴君娶〕〔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一念而深:帝少宠〕〔一口吃掉你的小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