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战神吕布〕〔九极圣域〕〔神医毒妃:至尊嫡〕〔有凤难仪潇湘妃〕〔上古金仙纵横都市〕〔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撩夫:席少的〕〔女总裁的极品狂兵〕〔明末之虎〕〔女总裁的至尊兵皇〕〔透视小仙医〕〔不妻而遇:第一大〕〔重生毒妃狠绝色〕〔最强狂暴升级〕〔真武圣尊〕〔都市之妖孽仙厨〕〔妖帝撩人:逆天邪〕〔道门入侵〕〔我在唐朝有套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九十七章 第一次命运之战(十三)
    “你怎么在这里。”易嚣皱皱眉头,走出林子的正是盔甲佩戴整齐的温妮,她的身上有少许划痕和伤口,但总体没有大碍。

    银白色的盔甲毫无缝隙的紧贴在她的身上,这是易嚣用梦幻岛上稀有的魔法金属为温妮量身打造的,虽然没有太多的特殊能力,但延展性和坚固性上却绝对可靠。

    梦幻岛上魔法金属的种类繁多,但易嚣却没有发现其中蕴含着某些特殊能力,或许是没有发掘出来,毕竟易嚣在炼金术上还是自己摸索的。

    温妮这件盔甲的魔法金属并不能存储隐身术或铁甲咒之类的东西,倒不是易嚣没有这个能力,毕竟他做的很多魔法物品就可以,比如当年因为兔子突兀的传送,放在那座海港小镇石堡中还没来得及收拾,或许被凯瑟琳顺走了的诸多物品里,就有可以隐身,甚至随时将自己笼罩在阴影下的戒指。

    “我比你们还先到的。”温妮满不在乎的说道,她裸露在外面的白皙皮肤上看起来鲜血淋漓,衣服也有多刀被利器割裂的划痕,只是看她蹦蹦跳跳,却并不像受到了严重伤。

    她走到插着长剑的大树旁边,将树干上的长剑拔下来,长剑在她手中转过一个半圈,最后化为一股水银般的液体,顺着盔甲一同软化,没入温妮衣服的缝隙间消失不见了。

    那只焦烟的手臂还在不停的抖动,温妮的长剑插入的非常精准,仅仅将手臂顶死在树干上。留下一个贯穿的伤口。而没有破坏掉整体。她将抖个不停的手臂顺手抛给易嚣,然后开始抱怨起身上的血迹。

    易嚣表情平静,旁边一名无垢者走上来,先是跟丹妮莉丝说了些什么,然后又凑到了易嚣的身边,“大巫师阁下,幸亏温妮小姐很快赶了过来,不然我们的伤亡会更多。”

    点点头。易嚣表示自己知道,他的手指轻轻在温妮的身上虚晃一下,清理一新瞬间就将她的血污弄净,温妮果然没受什么致命伤,只是手臂和后背被割开了几条伤口,大量的鲜血涌出才将她弄得这么狼狈。

    将魔药递给温妮,易嚣细心的告诉她这是用来喝的,易嚣熬制的魔药种类繁多,虽然俩人一起在梦幻岛生活多年,但温妮还是记不清楚。令人感到无奈。

    腾出空的易嚣需要帮助周围的伤员,无垢者的伤亡更加严重。这条小溪里至少七七八八的漂浮着数十具尸体,岸边上的就更多了,无垢者的首领灰虫子重伤昏迷,此时管理他们的是无垢者军团副团长,刚刚跟易嚣说话那名无垢者,还有巴利斯坦和达里奥协助。

    鲜血流淌的遍地都是,一些重伤但是没有死亡的无垢者瘫软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和哀嚎,旁边一些女仆手忙脚乱的想要帮他们包扎伤势,但只是越弄越乱。

    这些跟随着丹妮莉丝从弥林而来的女仆,此前的身份多数也是奴隶,根本没有什么随军医疗的经验,她们只是负责后勤和照料日常起居的,自然不会什么伤口包扎。

    不过她们的伤亡要比无垢者少很多,几乎没有多少女仆受伤,就算死亡的那几个,也是之前她们与无垢者公用小溪时那些手臂的误伤,这些魔法生物的重心根本不在她们身上。

    易嚣知道是为什么,如果恶魔想要用鲜血或生命释放某些魔法,那么论起价值来,自然是无垢者这些精锐士兵的鲜血灵魂更有价值,女仆的,自然会被无视掉。

    一名无垢者奄奄一息的靠在易嚣身旁不远处的岩石上,的伤势与灰虫子的相同,肚皮被豁开,只不过灰虫子是横向的,而他则是纵向的,心肺还有内脏全部暴露在外面,鼓鼓囊囊的,鲜血浸满他的全身,旁边一个女仆徒劳的用手将试图将那些鲜血阻止住,想要拯救他的生命,但恐怕很难。

    女仆掉着眼泪,这名无垢者之前救了她一命,而自己却被匕首划了一下,此时他的伤势过重,失血也过多,虽然没有伤到重点脏器,但也活不成了,那名女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彻底停掉了呼吸。

    四周尸横遍野的无垢者多数情况都与他相同,这些匕首异常的锋利,只要稍有不慎被触碰一下,就是深深的伤口,就算没有当场死亡,但结果也好不到哪去,附近的无垢者伤势都非常严重,恐怕已经回天无力,最后都逃脱不了死亡的结局。

    易嚣虽然能够挽救灰虫子的生命,但不代表能救所有人的,魔药的疗效的确非常神奇,但数量也很珍惜,他不可能用救灰虫子的魔药去救每名无垢者,无论是在哪里,特权都是存在的。

    那名女仆伏在无垢者的尸体上低低的哭泣,鲜血将她的头发和手臂染成红色,痛苦的**和哭声连成一片,不断引起营地里的阵阵骚乱,也只有无垢者这样从小就被特殊培养的士兵,才能做到严令禁止的冷静,而没有自乱阵脚。

    一小块滑腻腻的脏器顺着鲜血流淌到易嚣的脚边,身为强迫症的易嚣十分想一脚给它踩扁,但想到丹妮莉丝在旁边,就没有这么做,刚想到丹妮莉丝,却发现她也转过头来。

    “帮帮我。”她皱着眉头低声说道,“救救他们,或者做些什么。”

    她虽然声音很低,但易嚣也可能听得出里面的悲伤,只是这段时间的女王坐下来,那一丝软弱也消失不见,不然此前善良的丹妮莉丝,恐怕已经在强压住哭腔了,现在,只有死盯着她的眼睛,才能在最深处看到少许软弱和同情。

    不过丹妮莉丝也知道易嚣不是无所不能的,而且也没有理由完全听从自己,所以还是用上了请求。甚至是一丝她自己都没觉察出的哀求。

    易嚣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但心中还是有些奇怪的叹了口气。丹妮莉丝,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女王吧,就连自己这样曾经没有感情的人也能觉察出来,如果真的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领袖,就不会用这样的语气来请求自己,因为仁慈与威严相比,还是威严更为重要,丹妮莉丝的内心深处还是没有太多的变化。

    只是。。这样的伤势。易嚣也不能救回来每一个,除非。。

    他皱皱眉头,没有在丹妮莉丝的注视下向她所想的那样取出某种神奇的魔药,而是开始沉默不语,随着易嚣的什么,丹妮莉丝的心也在渐渐下沉,难道自己只能看着这些从厄索斯跟随自己而来的无垢者战士死在这里么。

    巴利斯坦和弥桑黛都加入了抢救无垢者伤员的队伍,但仍然回天无术,大约还是十几名伤势过重的无垢者,几分钟过后。他们就会面临彻底的死亡。

    就算斯塔克和巴里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没有办法,虽然他们是超级英雄。但无论是神盾局还是正义联盟,都没有可以使白骨生肉的烟科技,不然也不会死那么多人和特工了。

    开能皱皱眉头,护卫舰的沉睡仓倒是可以疗伤,但这些伤势也太重了,而且护卫舰已经沉入海底。

    不过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易嚣终于开口了,他紧锁的眉头渐渐松开,开口说道,“我可能有办法。”

    “什么办法。”丹妮莉丝连忙问道。

    其他人也将注意力转移过来,毕竟对斯塔克来说,这样的伤势在神盾局里也算是彻底的没救了。

    易嚣没有回答,反而快步走到一名无垢者的身边,他的伤势很重,甚至已经进入了昏迷和弥留之际,不出意外的话,恐怕在不足半分钟内就会死亡,他的身边正跪着一名手足无措的女仆,易嚣没有搭理她,而是一把掐住那名无垢者的脖子。

    啊--

    瞬间,无垢者的眼睛瞪大起来,他仿佛一只缺少水源的鱼,眼睛大大的向外凸出,嘴巴也张开,拼命的呼吸,像是喘不过气,他的身体向上躬,似乎整个人都要随着易嚣的动作而起身般,只是易嚣掐住了他的脖子,让他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少许不明的咕噜声。

    只是,其他人却看见,在易嚣抓住他的一瞬间,他裸露在外面,几乎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立刻又距离的跳动起来,鲜血随着它的一股一股而向四周溅出血花。

    “你不必说话,我告诉你,你就要死了。”易嚣看着他说道,“我用魔法稳住了你最后的一丝生命,但也只有半分钟的时间。”

    “你的伤势很重,周围还有很多同样如此的无垢者,我无法同时救这么多人,我只能救一两个,比如说你,再加上一个,然后其他人就会死。”

    “又或者。。还有一种方法。”易嚣盯着他的眼睛,“你死,你自愿选择死亡,自愿将你的灵魂奉献出来,将你的一切奉献出来,然后他们就会活,你选择吧,时间不多。”

    这名无垢者张着嘴巴,似乎想要看看四周的同伴,但是他已经太虚弱了,虚弱了已经动都动不了,而就在俩人交谈的时候,又有一名伤势过重的无垢者消无声息的停止了呼吸。

    他用眼睛看着易嚣,动作非常轻微的点了点头,易嚣甚至都感觉不到,但是他知道这名无垢者已经做出了选择。

    “我的提醒你一下。”易嚣说道,“死亡并不代表着真的消失,只是一种新的开始,时间是一条河流,而河是环形的,在你死后你会换一种方式重新存活,但如果你自愿献出灵魂,那么你的一切都没了,是彻彻底底的消失,你。。还愿意么?”

    易嚣盯着他的眼睛,但这名中世纪的无垢者显然没有什么高深的文化,听不懂易嚣隐含的深意,他同样看着易嚣,然后坚定的轻微颤抖了一下。

    “明白了。”易嚣说道,他掏出一个瓶口细长,但瓶身椭圆的水晶瓶,放到这名无垢者的嘴旁,然后说道,“那么。。将你的一切都奉献出来吧。”

    霎时间,这名无垢者似乎整个人都绽放出轻微的光泽,少许光芒从他的脸部升起,紧接着,一丝丝星尘般的光点顺着他的口中流出,然后逐渐飘进瓶子当中。

    时间似乎过得很慢,又似乎过得很快,仿佛已经失去了自身的概念,几乎在眨眼间,瓶子的椭圆瓶肚就被装满了,易嚣起身,然后走到了河边。

    那名无垢者已经彻底停止了呼吸,尸体没有什么变化,但却总给人一种少了什么东西的感觉,易嚣已经将他抛之脑后,他拿起晶莹的水晶瓶,然后将里面流光溢彩细砂般的银色液体倾倒入河中。

    “将没死的都扔进河里。”易嚣边倒边说道,“注意内脏别掉了。”说着,他还用漂浮咒把一名最近的无垢者投入了河里,其他人连忙忙碌起来,将那些没有咽气的无垢者抬入河中,甚至到最后连刚死不久的都抱有一丝死亡的放了进去。

    晶莹美丽的液体已经被倾倒完了,就仿佛落入了一片星辰,整条河流都像是散发着莹莹的光辉,暗红色的浑浊血液不见了,溪流也清澈起来,迷茫着令人肺腑的清香,河面上的无垢者开始渐渐下沉,最后伴随着一丝气泡,彻底沉入水底。

    丹妮莉丝紧张的望了易嚣一眼,发现他很淡定,于是也平静下来,不一会的时间,河面上就再次有了反应,大量的气泡升上来,然后哗啦一声,率先从河面伸出来一条手臂。

    紧接着,刚刚沉入水底的无垢者脑袋从水里钻了出来,然后慢慢起身,一名,两名,三名。。越来越多的无垢者从河底浮出水面,慢慢的游向岸边。

    当然,也有更多的无垢者沉入水底之后,就没有再浮上来,他们有的早已死亡,有的错过了治疗的时间,在投入河中时就刚好死掉了。

    这些被救回的无垢者是幸运的,因为他们获得了新生,有人自愿牺牲掉自己的灵魂,换来了他们存活的生命。(未完待续。。)

    d40808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