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邪少〕〔我有一个异世界〕〔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无限传奇之机械师〕〔妙手心医〕〔重生东游记〕〔逆天战神〕〔战国大司马〕〔婚不由己,错嫁总〕〔都市酒仙系统〕〔三国之大秦复辟〕〔且以深爱度华年〕〔头号军婚:重生辣〕〔厨妻当道:调教总〕〔神医凰后〕〔地府合同工〕〔学霸女神超给力〕〔黄泉话事人〕〔倾城娇女:将军,〕〔超级异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五百九十八章 第一次命运之战(十四)
    散发着莹莹光泽的河面弥漫出浓郁的异香,这是因为灵魂灌注在其中的原因,自愿被献出的灵魂萦绕在这片河流,通过易嚣的魔法转换可以在短时间内将进入河中的重伤之人治疗痊愈。

    那些开膛破肚的无垢者一名接一名的从河中走出来,就像是来自水底的妖怪,丹妮莉丝放下心来,无垢者的伤亡已经无法挽回,那么能救回一些,就是一些。

    易嚣神情冷漠的站在一旁,他没有说谎,他的确可以救回这些无垢者的生命,但却是需要一个人自愿牺牲自己为代价,当然他也可以使用魔法强行剥夺那个人的灵魂,但易嚣自己的魔力损耗也会很大,甚至会很虚弱。

    很多人都说巫师是邪恶的,魔法是无所不能的,但却不知道魔法实际是最公平的,任何超出掌控的魔法,一旦被释放,那么势必要付出代价,就算是一些仅仅可以提供生活便利的小魔法,累积起来也是一笔代价,不过无关大雅,就像恶作剧似得,不然为什么巫师总是会遇到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和厄运。

    易嚣的目光微微下垂,他杀过很多人,也救过很多人,这样的场景对他来说并不陌生,甚至熟悉到有些麻木,所以。。嗯,这是什么?

    落在地上的目光发现一连串奇怪的现象,易嚣注意到地面上正在燃烧着一簇一簇的淡黄色火焰,火焰的中心有些发白,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之前那阵怪风留下来的,自己当时并未多留心。认为它很快就会熄灭,但是。。怎么还在燃烧着。

    鲜血在附近肆意的流淌着,多数都是从那些横七竖八躺放着的无垢者尸体上流出的,大股大股的鲜血汇聚在一起,源头向一条漫无目的的蟒蛇。错从复杂的盘旋在几个人的脚底板下,将泥土弄得非常粘稠。

    易嚣没有在这上面感觉到魔法的力量,所以这些鲜血不是在隐晦的绘制魔法图,只是正常的力学现象,横流的鲜血将这里染得一片红而已,但同样。它们也没有特意绕过这一簇簇燃烧着的火焰花瓣,甚至有少许鲜血毫不避让的从它身上扩散过去。

    多数的液体都可以浇灭火焰,鲜血同样也是,但这一簇簇火焰却没有因为鲜血的淹没而熄灭,反而仍然在孜孜不倦的燃烧着。就像燃烧在鲜血之上一样。

    无法熄灭的火焰?还是不怕水的火焰,或者是永远燃烧的火焰?易嚣的脑海中立刻弹出一大堆可能的猜想,但无论如何,这几簇火焰一定与魔法相关。

    或许可以通过这些火焰推测出那阵怪风和诡异的手臂到底是什么东西,易嚣立刻敏锐的抓住这一丝线索,开始向下追查下去。

    易嚣默默的从怀中掏出一盏华丽的木匣,然后俯下身体,轻轻的用魔法操纵着这簇颤巍巍的火焰。他不敢用手去触摸,只是轻轻的用漂浮咒将它摘取下来,然后放进那盏木匣。

    果然。火焰还在木匣中燃烧,而木匣也没有丝毫被火焰点燃的趋势,易嚣很满意的将木匣合上,然后用手在上面慢慢一抹。

    华丽的木匣开始褪色,宛如流水一般,由底至上的逐渐消失。精美的外衣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了透明。渐渐地,就像变成了一个透明的水晶棺材。而一簇淡黄色的火焰正缓缓燃烧在地面。

    易嚣满意的将它收起来,然后站起身,刚抬头,就发觉其他人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易嚣有些奇怪的耸耸肩,轻声说道,“怎么了,这火焰有些奇怪,或许我可以找到少许的线索。”他的声音非常平静,似乎丝毫未受影响。

    易嚣注意到这里面斯塔克的脸色最为不好,像是英雄情结又发作了,于是看着他平淡的解释道,“魔法可以不需要他的灵魂,也可以用我的,或许用你的,不知道你更喜欢哪一种。”

    斯塔克被易嚣看得有些发毛,虽然脸色已经不太好,但终究没说什么,只是转身离开了这里,倒是巴里上前轻声对易嚣说道,“这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我理解。”

    易嚣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个什么感受,或许当他得到感情之后感受到最多的可能就是迷茫感了,而如果继续没有灵魂能量,也就没有感情,也就不用这么麻烦,甚至在救治这些无垢者的时候都无需犹豫,直接剥夺一两个的灵魂,就可以趁早换来其他无垢者的存活。

    但易嚣在补充灵魂能量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些随着感情而来的麻烦,他知道巴里是好意,于是点点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巴里随着斯塔克离开了,而丹妮莉丝和巴利斯坦达里奥等人则在指挥着善后和处理,那些被救回的无垢者还很虚弱,大量失血的他们估计要陪伴灰虫子躺很久了,还有一地的尸体也需要处理,无论是为了防止瘟疫还是因为无垢者内部的团结。

    易嚣发觉自己到了此时反而有些无所事事,于是带着温妮也准备离开,不过这时,开能却搀扶着谷莫,过来道了一声谢,“多谢。”他说道,“你救了我们俩人好几次,如果不是因为你,恐怕我们早就死了。”

    易嚣对于开能的感谢有些不知所措,他并不善于处理这样的感情,虽然他对于人类的情感有着非常深入的了解,但那毕竟只是理论,他本身没有经历过太多这样的事情,只是易嚣也没有太慌张,而是淡淡的开口岔开了话题。

    “她怎么样?”易嚣示意一旁的谷莫,然后对开能问道。

    “还可以。”开能微不可觉的露出一个浅笑,“常有的情况,超级战士的潜能全部爆发之后的后遗症罢了。”

    “这个后遗症的缺陷,似乎很大。”易嚣说道。“如果此时是战斗还未结束的战场。”

    “我明白。”开能点点头,“那么她会死,我们的敌人很少有人类,多数都是星际中的奇异怪兽,那么这种情况下。基本就葬身怪兽之腹了,不过超级士兵的潜力激发之后,的确远远超过普通人,云星还是每年都会开发一批这样的士兵用于关键时刻。”

    易嚣眼睛中的目光毫无起伏的落在开能的身上,“或许我可以帮到些什么,如果你们有相关资料的话。”

    “不必了。”开能摇摇头。拒绝了易嚣,“我们随身物品里还有许多备用的镇定剂,她只要休息休息就会好,没有大碍。”

    易嚣点点头,没有再追问。开能在再次表示感谢之后,扶着谷莫一点点回到了无垢者的营地,看着两人逐渐远去,易嚣突然伸手摸了摸心脏的部位。

    感觉有些奇怪,像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这是一种感情么,或者说是感谢,自己以前也收到过这种情绪。但从未如此强烈,如此鲜活的感受到感情的存在。

    温妮说的很对,自己应该留下来。然后经历这些事情,感情是需要亲自体验才会彻底理解的,而不是全凭揣测,不然又与一个畏惧踏入世界的人有什么区别。

    感情的滋味不错,但。。易嚣突然眉头微微一动,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这种想法也是有可能的,毕竟现在的一切都早已被笼罩在阴谋的阴影下。自己应该更小心一些。

    “我们也回营地吧。”易嚣对温妮说道,“帮我看守一下帐篷。我需要单独待一会,要弄清楚之前的到底是什么,反正你对魔法不感兴趣,而且这种魔法也需要不被打扰。”

    温妮的眼睛已经从深邃的烟色变为正常,她点点头,然后跟在易嚣身后回到营地。

    进入帐篷之后,易嚣立刻使用了谨侦测的魔法,他的理由很巧妙,就算对方真的在监视自己的话,也不会对自己的谨慎感到怀疑,毕竟的确有很多魔法需要不被打扰。

    掏出水晶盒子里静静漂浮燃烧的火焰和那条焦烟的手臂,易嚣把它们放到一边,他根本不是为了这两个东西而来。

    随着易嚣心底几许轻声的呼唤,帐篷内的温度骤然下降了下来,地面上弥漫出浓郁的烟色影子,像是漂浮在空气中的沙硕,又像是漆烟的岩浆,仿佛噩梦中的无形魔鬼般,带着一双银色荧光眼睛的梦幻岛影子出现在易嚣的面前。

    对于一名巫师而言,他的一举一动都需要非常小心,尤其是已经明知有一个阴谋在针对自己的情况下,哪怕只是一个最细微的线索,最不可能的怀疑,也要为之防范,哪怕最后可能只是在白白付出,但也比阴沟里翻船要好。

    深吸一口气,易嚣静静的看着自己悬浮在半空中的影子,说道,“我需要你拿走我的一样东西。”

    。。。

    第二次会议召开的时间,是在下午,地点仍然在丹妮莉丝的白色大帐中,此时她已经与巴利斯坦和达里奥处理完了无垢者被袭击的事件。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这些人,甚至连座位都一丝不差,易嚣和斯塔克等人再次与丹妮莉丝一同围坐在那张长桌旁,只不过丹妮莉丝身旁少了达里奥,只有巴利斯坦陪伴在她的左右。

    弥桑黛在照顾灰虫子,丹妮莉丝很体贴,而达里奥也要管理灰虫子不在情况下的无垢者军团,他有次子团副团长的经验,完全可以胜任。

    长桌的中间摆放着两个异常显然的东西,一个是小簇悬空燃烧的淡黄色火焰,至于另一个,在场的人都很熟悉,就是造成了上午那场袭击的罪魁祸首,那条焦烟枯竭的手臂。

    针对这次袭击,丹妮莉丝想要尽快拿出一个解决办法,或是得到结果,所以一到下午就又把这些人叫了过来,不过忙碌了一上午的几个人还没有进食,于是午餐的问题顺便也带到了这里解决。

    女仆们为他们准备的午餐还是非常丰盛的,因为有香料的关系,丹妮莉丝在弥林可是有名的女土豪,远赴维斯特洛前也收购了不少的物资,因为易嚣魔法的存在,这些东西非常容易保存,而梦幻岛飞猴种植照料的香料,味道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

    每个人面前都摆放着烤肉排,蔬菜汤,还有面包,只是看着桌子中间那条焦烟枯竭,甚至还有密密麻麻的虫子在上面蠕动的烟色手臂,大家显然都没有什么胃口,就连神经最大条和性格坚毅的谷莫开能,都没能吃几口,丹妮莉丝就更不用说了,根本就没动过身前摆放的午餐。

    而胃口还算不错的斯塔克,也经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沉默气氛,再次吃了几口之后,也放下刀叉,将身体向后一靠,与易嚣一样缩在椅子里。

    这样,最后刀叉碰撞的声音也消失了,桌子上终于没了声音,只剩下易嚣还在轻轻的翻动着手中的笔记。

    谷莫目光有些呆滞的盯着盘中的食物,似乎还没从之前全力爆发的情况下恢复过来,温妮也是同样如此,不过是她在思考的是,自己之前已经在帐篷里吃了很多零食,那么还要不要再吃掉这份烤肉。

    斯塔克看着面前几个怪人,有些无奈的翻翻白眼,将会说话的目光递给巴里,但是巴里也颇为迷茫,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于是作为仅存的两名正常人,丹妮莉丝和开能,在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决定不能再这么奇怪下去了,必须要打破这种沉默的气氛,便开口说道,“关于上午这场袭击,有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又因为什么原因。”

    回答她的是一片死一样的寂静,又是沉默,对于魔法这种东西,这里不仅仅是易嚣最为了解,而且是只有他了解,其他人都不太清楚,所以谁都无法回答,只要易嚣不说话,估计就没人能说话了,而易嚣现在还在翻他的小册子,大概是在查找它们到底是什么。。

    对了,他已经找很久了,最开始的沉默就是这么来的。

    丹妮莉丝感觉自己憋了一口气,如果有可能的话,她真想重重把脑袋垂到桌子上,但是她不能,正在她郁闷的时候,易嚣突然说话了。

    “我知道这是什么。”他轻声说道。

    “你是说这些手臂?”丹妮莉丝连忙问。

    “不。”易嚣摇摇头,“我是说火焰。”他说道,“天使的火焰。”(未完待续)

    gg330711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