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世仙巅〕〔绝品透视神医〕〔修真狂医在都市〕〔重生之妖孽横行〕〔奉孝夫人是花姐[综〕〔医路繁花〕〔超级特工奶爸〕〔诸天时空行〕〔西游之金乌大圣〕〔魅色撩人〕〔掌心雷〕〔威龙霸天〕〔龙脉天师〕〔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年先生,慢慢喜欢〕〔斗破之无上之境〕〔学霸也开挂〕〔HELLO,我的甜心小〕〔蜀山剑宗系统〕〔鲜妻有点甜:老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零三章 第一次命运之战(十九)
    凛冽的海风吹打在崎岖的岩石上,留下一阵阵嘶吼的怪叫,风息堡背临大海,从破船湾出去,很快就能到达塔斯岛。

    丹妮莉丝从厄索斯一路驶来,对于具体的方向非常清晰,但最终会抵达龙石岛还是塔斯岛她也不清楚,不过有易嚣的魔法作为掩护,船队不仅仅一路顺风而行,还在几座沿海的堡垒眼皮下瞒天过海。

    不然凭借着不足一万的无垢者,他们是无法顺利登陆风息堡下方的,城堡靠海一面的防御建筑就会将他们挡的严严实实。

    如果说龙石岛是君临最重要的后花园,那么风息堡就是它腹地的屏障,一旦风息堡落入敌手,那么整个御林将会毫无防备,来自南方和西方的军队可以长驱直入。

    君临作为七国的首都,也是一座沿海的城市,不过它背靠的内湾,烟水湾,有龙石岛在外抵挡,很难会被从水路攻破。

    而陆地上的方向,选择同样也不多,君临附近的地势非常平坦,而且四通八达,除了背靠烟水湾以外,三个方向都可以留作进攻,只是北方有赫伦堡和罗斯比城驻守,西面又有天然的烟水河,还是只有南方的风息堡方向,最有可能成为突破口。

    但君临的南方是御林,在骑士居多的维斯特洛大陆,森林并不适合骑兵发挥,所以有龙石岛与风息堡等多个堡垒保护,君临这么多年少有被外敌攻破,多数都是内部的蚕食。

    现在,君临被瓦里斯率领的一伙狼人占据,附近几个堡垒驻守的贵族和家族。已经很久没有收到来自君临的消息了,而他们放出去的探子,则往往也是有去无回,侥幸回来的几名,也都是没有进城。远远的观望一番,凡是进入君临的人,就没有一个再出来的。

    与掌握着七国情报的总管瓦里斯玩刺探,这些贵族恐怕还嫩了些,更何况,狼人对人类有一种天然的敏感。最基本的伪装,就很容易被识破。

    但关于君临的消息,或多或少的还是流露了出去,比如占据君临的已经不是人类了,而是一种残忍的怪兽。比如君临中所有的家族全部死亡,就连极为强势的兰尼斯特家族也统统全灭。

    无论哪个时代的人类,对于八卦总有一种天然的喜爱,这些消息就如同受人欢迎的餐后甜点一般,风暴一样的扩散了出去。

    王国的都城被邪恶残忍的怪物占据,北方消失了无数年的异鬼再度攻破长城,坦格利安王朝的真龙传人携带真龙再次渡海而归,这一条条在平民和普通士兵。没落的骑士耳中听起来宛如童话和传说般的故事,却引起了各大贵族家族的蠢蠢欲动,因为他们清楚。这些都是真的。

    君临已经沉默了已久,就连最不怕死的商队也断了往来,周边几个堡垒,包括赫伦堡暮谷城完全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算赫伦堡的驻守仍然忠于兰尼斯特家族,但他也不敢就那么确认外界的流言一定是假的。

    那么就更不要说其他的家族了。鹰巢城中似乎接到了某种消息,开始潜心修养。也就是为了接下来的大战做准备,河湾地的奔流城似乎也不安分。他们不会前往君临,但分割兰尼斯特的果实却一点也不手软。

    流言总是很快的,在君临血夜结束了没多久,这里的事变就传遍了整个大陆,哪怕连最南面的多恩也接到了少许的消息,毕竟这里是维斯特洛的都城,汇聚了无数的重要人物。

    而一旦确定兰尼斯特彻底败亡,恐怕铁群岛谷地河间地等等所有维斯特洛的家族,就会再一次乱起来了,可惜这些人的眼睛总是盯着君临的铁王座,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除了人类以外,还有很多可以威胁到人类的生物。

    君临一直收敛着自己的獠牙,同样其他的贵族们也都按兵不动,基本保持着原样,毕竟一场大战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拉开的,在摸清楚这趟浑水之前,他们谁都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领地。

    可惜,接下来魔法之间的碰撞,终究会席卷整个大陆,从北方的临冬城开始,一直到最南面的多恩,也无法逃脱。

    不过对于丹妮莉丝来说,今天却是一个不错的日子,因为她回到维斯特洛的第一步终于有了成效,那就是稳扎稳打的占据了一座堡垒,风息堡……

    萧瑟的寒风在堡垒大街小巷的缝隙间流窜,带走人身上最后一丝温暖,哪怕这里是曾经的王族拜拉席恩家族的领地,臣下子民的生活也没有好到哪去,无论在哪里,平民的生活都是同样疾苦。

    更何况,当初为了进攻君临夺回铁王座,史坦尼斯已经是咬牙带走了风息堡的最后一笔资源,现在他被困于临冬城生死不知,风息堡的处境又会好到哪去。

    除了这里驻扎的士兵,多数普通人都是衣不裹体,食不饱腹,哪怕连很多士兵的家人也是同样如此,但法林爵士也没有办法,中世纪本身就是一个农业落后的时代,吃不上饭正常,饿不死人才不正常。

    况且风息堡是一座军事堡垒,堡垒中只有很少一部分的地方种植粮食,他们多数的物资都是靠外输送和购买,再加上凛冬渐进,他们还要为冬天储存粮食,如果开头就这么难熬的话,漫长的冬夜是一定过不去的。

    衣衫褴褛的平民和同样有些萎靡的士兵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这些士兵还好些,虽然吃的不好,但起码能吃饱,只是精神有些不阵,但一旁的平民就差很多了,他们既不是法林的亲兵,也不是风息堡的守军,平日只能依靠在城堡中做工生存,饥一顿饱一顿的。一会的时间,就在寒风里几欲昏倒。

    但他们不敢离开,因为今天是法林爵士亲自下达的命令,要打开城门,迎接风息堡的新主人。坦格利安王朝的真龙传人,风暴降生丹妮莉丝。

    实际除了法林爵士的亲兵,风息堡待遇最好也是最精锐的士兵,还有几个一直忠于拜拉席恩的家族外,多数人,多数平民。包括很多守军都不在意是谁统治风息堡,反正只要能吃得上饭就行,吃得上饭,贵族叫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平民。接触的信息少,脑子中的思维就少。

    不过那些死忠的人和家族已经不是问题,在易嚣熬制的,魔力比吐真剂更强大的魔药灌注下,哪怕连刚会说话的婴儿,也都成为了丹妮莉丝的死忠。

    这种魔药是记忆魔药衍生出的一种,实际本质上并不能完全改变人的思维,只能改变一点而已。但也仅仅需要改变人心中的一点信念,他的整个人就完全发生了变换。

    比如易嚣将法林对于史坦尼斯的忠心变成了对丹妮莉丝的忠心,然后他的思想自己就会思索出丹妮莉丝的优点。以及史坦尼斯的缺点,然后说服大脑,自己说服自己。

    非常简单的问题,人的思维和内心总是最复杂的。

    现在,昔日被史坦尼斯留下来驻守风息堡的法林爵士,已经成为了丹妮莉丝进军维斯特洛大陆后第一个效忠的贵族。完全没有任何不情愿,神奇的魔法力量。

    易嚣静静的站在内堡一处向外望去的窗口附近。法林爵士正率领着他的亲卫,还是风息堡中重要的贵族迎接丹妮莉丝的到来。在今天一早的时候,他们就打开了城门,而几人中速度最快的巴里,则前去通知丹妮莉丝,此时她已经带领着无垢者们,正式进入风息堡。

    下方的法林爵士正半跪在丹妮莉丝的身前,似乎在进行效忠,这名来自厄索斯的女王脸上仍然是那么平淡的表情,冰冷中蕴含着少许温和。

    易嚣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他可以听见,但是他懒得听,下方的进城事宜很快就交接完毕,丹妮莉丝立刻遣散了周围无关的人,一个是因为她还是十分关心臣下的子民,不忍心他们在寒风里受冻,另一个估计是,近万无垢者大军进城,也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不知道风息堡能不能装得下。

    一阵电光般的闪电从易嚣的身边划过,接着,易嚣就侧头看到巴里正捧着一件外形比一般盔甲跟亮的华丽胸甲研究着。

    “很具有真实感。”巴里知道易嚣在看他,像是自言自语似得说道,“就像是我亲自参加了中世纪的战争一样,西斯科看到一定会很喜欢。”

    “哪里来的?”易嚣的表情平淡,轻声问道。

    “不知道。”巴里耸耸肩,“某个贵族的家里,反正我不认识他们的家徽,军械库中可没有这么好的装备,那名法林爵士的亲卫全是装备最好的了,但也破破烂烂。”

    “这应该是那家贵族的传家宝,估计他此时已经急死了,看亮度,像是新造的,大概是史坦尼斯送给他的,应该没经历过什么大战,顺便说一句,驯鹿是拜拉席恩的家徽。”

    巴里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实际是一个很腼腆的人,易嚣估计他应该有事找自己,不然不会过来,俩人又不是很熟。

    不过巴里的迷之沉默让易嚣也很纠结,他也不是很善于交谈的人,想了半天,也只想到一个话题,“我不知道西斯科还喜欢盔甲,我以为他只喜欢给邪恶超级英雄起名字。”

    “西斯科喜欢酷的东西。”巴里又笑了起来,“中世纪的骑士在他看来就很酷,得知我不能穿越那么久的时间回到中世纪后,他还很失望呢。”

    巴里絮絮叨叨的向下说着,易嚣也很有耐心的听着,如今丹妮莉丝刚刚进入风息堡,正急着安定下来,估计去哪里都有一堆的事情,易嚣不想跟他们掺和,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

    似乎是看出了易嚣的心不在焉,巴里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然后轻咳一声,问道,“你觉得,这些事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易嚣对于感情曾经是缺失的,但不代表他是个笨蛋,他一下就听出了巴里的意思,“你想回去了。”他反问到。

    巴里没有否认,他点点头,“是有点想,我想凯瑟琳还有西斯科等人了,还有乔。”

    “最重要的是你想爱瑞斯了。”易嚣知道巴里喜欢养父的女儿,只是一直没敢说,不知道他现在的时间轴有没有说出口。

    巴里皱皱眉头,面前这个人知道自己喜欢爱瑞斯,甚至还知道西斯科的小习惯,“你好像对我们很了解。”他问道,

    易嚣露出一个平淡的笑容,“我是个巫师,我知道很多。”

    巴里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易嚣却接着说下去,“你知道我们所处的到底是什么世界吧,它的来历。”

    “我知道。”巴里说道,“h波电视台的,西斯科当时还让我看,但我没有看几集。”

    “一部电视剧。”易嚣重复道,“我们在一部电视剧的世界里,你觉得它真实么?”

    巴里看了看下方脏乱的堡垒街道,衣衫褴褛的人群,“真实。”他点点头,“非常的真实。”

    “很有趣是吧。”易嚣笑了笑,“我们在一部电视剧中,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可能也是一部电视剧,就像某种有趣的故事情节般,主角进入了电视中,然后开启了一段新故事。”

    “我还以为你会告诉我答案。”巴里并没有笑,他平静的说道,“我实际一直都很疑惑。”

    “你以后会知道的。”易嚣并没有回答他,“当你多了解了解世界之后,现在我们还是说说你的问题吧,你想回去,完全可以,我随时都可以帮你回去,只要你想。”

    “但是……”巴里有些犹豫,他看向外面,与易嚣几人不同,斯塔克在易嚣的魔法成功之后,早早就跑到了丹妮莉丝的身边,此时正在外面进城的队伍里,他大概是喜欢这种风光的过程,喜欢热闹,“我会觉得抛弃了同伴。”

    “那是你的问题了。”易嚣可不是知心阿姨,他的回答很平淡,“你可以想明白了再来找我。”

    巴里似乎对易嚣的回答并不出意外,这段时间的交往,几人互相也了解了对方,如果易嚣细心跟他沟通一番,那他才觉得奇怪呢,他点点头,就准备离开这里。

    但就在巴里即将离开的时候,易嚣突然开口,“不过关于这场战争么,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它就要结束了,用不了多久。”

    下方无垢者的进城还在继续,巴里离开之后,内堡中又只有易嚣一人了,他静静的俯视着风息堡的城门,目光平静,无垢者大军进城了,那么……接下来呢,会发生的事情,是什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