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都市之特工兵〕〔萌兽掌控者〕〔惊世战帝〕〔女神的特种保镖〕〔竹马谋妻:误惹醋〕〔超级制造商〕〔腹黑鬼夫赖上我〕〔万能二维码〕〔我的师父很多〕〔夺命毒医〕〔最强龙神进化系统〕〔傲天弃少〕〔帝国争霸〕〔重生逆袭:这个学〕〔星海图书馆〕〔都市传说之武神〕〔萌宝神助攻:妈咪〕〔道吟〕〔山村小状元〕〔试婚100天:帝少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零四章 第一次命运之战(二十)
    真正让易嚣忧心的,不是丹妮莉丝和她那群无垢者,而是躲藏在阴暗处的恶魔,这些来自地狱的生物极其擅长阴谋诡计,再加上能够将不可能变为可能的魔法,就是一股巨大的麻烦。:../

    稍有不注意,就会彻底落入它们的圈套,再也无法从其中挣扎出来。

    维斯特洛的诸国争霸最多算是一个添头,如果易嚣真的有心想解决这些家伙的话,无论是夺魂咒还是索命咒,都可以在不引起战争的情况下让这些贵族安静下来。

    一些落后的中世纪贵族,在面对巫师的时候,完全就是毫无反抗之力的,一夜之间颠覆某个贵族世家,易嚣的魔法完全可以做得到。

    无论曾经多么荣耀的家族,或是战无不胜的骑士,还是心智过人的贵族小姐,在魔法面前都是一个笑话,如果这是一个武力高阶的世界,或还有其他的巫师存在,易嚣可能还无法这么轻松,但现在看来,冰与火之歌世界唯一麻烦的,就是北方的异鬼,还有杰米他们制作出来的佳作,狼人和吸血鬼诅咒了。

    至于那些平民和普通士兵,就更简单了,冰与火世界处于落后的中世纪,但那也是相比现代来说,冰与火的时间轴还是度过了民不聊生的年代,虽然平民依旧吃不饱饭,但那是因为人口和气温异常的原因,不是农民连种植也不懂。

    当初多恩亭为了维持自身的能量供应,大幅度吸取了冰与火世界的温度能量,造成了气温的失衡,漫长的凛冬和漫长的夏季,气温十分诡异,再加上战乱不断,人口稀少,农田开发不完全的关系,维斯特洛的粮食才一直很紧张。

    但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地区非常富饶。比如君临的中心,贵族们可以顿顿吃得上肉食和没酒,而北境及苦寒之地,就连猎物都十分稀少。

    所以不是维斯特洛整体落后。而是人为和自然因素导致的,坦格利安王朝已经催生出了璀璨的文明,只要继续再前进一步,这些食不果腹的平民就会从为了一口吃的参加战斗效忠贵族转变为拥有自我意识的个体,变得不再那么期望战争。而希望维斯特洛被一个没有战争的王国统治。

    冰与火世界的文明实际处于一种非常诡异的情况,因为地势及人口的关系,各项科技水平尤其是农业,似乎只相当于罗马帝国的早起,但交错的文明,战乱催生出的贵族世家之间的关系,却让这里变得如同烟暗中世纪般混乱。

    而农业落后带来的缺粮,更让平民的生存雪上加霜,再加上北方的异鬼和失衡的天气,更使得所有人的生存。一直岌岌可危。

    易嚣的目光从内堡的壁垒上蔓延而出,落到远处的地平线上,此时维斯特洛已经度过了漫长的夏季,哪怕连最迟钝的人也能感受到,凛冬的寒意正在慢慢来袭,阴沉的天空中似乎刮起呼啸的寒风,酝酿着雪花的落下。

    北方异鬼度过长城的消息虽然没有被君临当做一回事,各个贵族也极力封锁,但还是随着君临的陷落而逐渐流传出去,实际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关系。毕竟在消息极为落后的中世纪里,每一年发生的大事可能也就只有这么几件,堵是堵不住的。

    但各个村落城镇的平民却没有为此感到焦急,或许是他们认为异鬼离自己太远了。或许他们是选择性的不相信,无论如何,异鬼确实没有出现在自己眼前不是么。

    也不知道这些生物盘踞在北方要做什么,易嚣也有些奇怪,关于冰与火世界的资料易嚣已经研究的很完全了,但里面也没有关于异鬼的具体信息。

    易嚣也不知道异鬼具体是什么东西。在第二世界里,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就算异鬼是融合了某个其他世界的剧情,易嚣甚至都不会感到奇怪。

    城下的无垢者不知不觉间已经全部入城,丹妮莉丝如何把他们全都塞进风息堡中,就不关易嚣的事情了,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与恶魔之间那看不见的战争,可比第二世界中一个无关紧要的独立世界重要得多。

    身影微微一动,易嚣就从原地消失,瞬间出现在堡垒内的一条巷子中,他慢慢的从里面走出来,边上看到他的平民纷纷向两边躲去。

    风息堡不比君临,或许君临经常出现来自各地的贵族拜访,那里的平民已经对衣着华丽的权贵见怪不怪,但风息堡不同,这里是个小地方,人员几乎都是固定的。

    如果易嚣是法林爵士的人,那么风息堡的平民一定会有印象,既然没有,那就一定是今天风暴降生丹妮莉丝带来的人,而且衣着整齐,肯定也是一名贵族,谁知道他的脾气怎么样。

    易嚣虽然不喜欢繁琐,但巫师服的外形和气质也十分威严,易嚣穿的不是来自哈利波特世界的巫师服,走过了那么多世界,寻找一些衣服还是十分容易的,而魔法,则让他可以轻易改变服饰的外形。

    而一件整齐的衣服,在风息堡的平民眼中,已经是权贵的象征了。

    长袍的下摆拖动在泥水里,但却诡异的没有沾染上一丝一毫,甚至就连到底是不是实体都无法确定,易嚣前进的方向是城门,风息堡的主要出入口。

    城门一贯是堡垒的要地,驻守的士兵也最多,有士兵看到了正在走过来的易嚣,他们在犹豫该不该上前,不上前是自己的失职,而上前,这又是一名陌生的贵族。

    但好在,这时候有人给他们解了围,丹妮莉丝留下了一些无垢者开始接管风息堡,城门附近就有一小队,他们自然认识这名一直在丹妮莉丝身边的巫师,于是对着风息堡的守军做了个没事的手势。

    易嚣没有理会这些近乎路人甲和路人乙的普通人,他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城门上,或是风息堡高耸的城墙上,他没有在这上面察觉到什么异常,而这本身就是一种异常。

    恶魔的存在已经不可避免的被触及到,但双方似乎还没到揭穿的时候,只是之前出现的那种刺客手臂已经宣告了恶魔的到来,所以他们不可能不在风息堡做手脚。

    而身为一名巫师。易嚣同样也精通于此,如果他来做的话,最佳的位置就是风息堡的城墙。

    当然也有别的地方,但趁着丹妮莉丝忙碌无垢者进城的事情。易嚣已经将这些地方都转了一圈,没有什么魔法波动。

    恶魔留下了魔法,或者没有,这些魔法能被易嚣找出来,或者不能。只有解决这些简单的问题,易嚣才能逐步了解恶魔的阴谋,或是猜测对方是否知晓自己已经开始针对它们。

    就像一场迷雾,目的双方都知道了,但过程还是无法避免的,还好这些选择题非常的简单,易嚣只要亲自试一试就好。

    “让开。”易嚣走到一间铁匠铺的前面,轻声说道,铺子的主人是一个身材还算强壮的中年人,他衣服还算完整。但补了很多补丁,正一脸紧张的站在打铁台的前面,局促的盯着易嚣。

    听到易嚣的说话,他愣了一下,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飞快的跑进屋里,抱出一个**岁大的**小女孩,然后跑到一边。

    易嚣抬起一只手,轻轻点在铁匠铺的窗边上,霎时间。只见这间还算结实的铁匠铺就仿佛被吸进一个滚筒洗衣机里,瞬间扭曲着旋转消失不见。

    有一直看着这里的士兵“啊!”的一声尖叫出声,但很快就捂住自己的嘴巴。

    铁匠铺的位置不错,依靠着城墙。挡风遮雨,大约是因为铁匠也是堡垒中一种重要职业的关系,只是它遮挡了易嚣的视线,所以有必要移开一点。

    不理会战战兢兢大过心疼的铁匠,易嚣用手轻轻在墙壁上摸索起来,冰冷的墙壁给他带来一阵阵寒意。但也终于让他找到一些熟悉的感觉,就像,当年他精雕细琢的研究那么魔法物品时的感觉。

    有人在这里雕刻了一个魔法阵,呃,这么说或许不准确,应该是有恶魔在这里雕刻了一个魔法阵。

    起始的位置不在这里,但就在这附近,易嚣收手,向后退了一步,顺着魔法波动的气息一丝丝的去感受,他很快就找到了想要的东西,在另一侧。

    “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人来过这里么?”易嚣突然转向一边的士兵问道。

    驻守风息堡大门的士兵愣了一下,但不敢得罪这个可以让一间铁匠铺瞬间消失的人,于是连忙说道,“没有。”

    “你确定?”易嚣皱起眉头。

    那名士兵仔细想了想,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好像有……但是我不记得了。”

    “什么意思?”

    “好像的确有一个奇怪的人来过这里,但我却没什么印象。”那士兵顿了顿,“如果不是阁下这么问,我都还不记得有这件事,您一问起来,我才隐隐约约想起一些,只是我甚至都不确定我是否真的看见过这个人。”

    易嚣眯起眼睛,将目光放到其他几名士兵身上,他们是轮换驻守的,但身上似乎都有一点魔法波动,这应该是被消除了记忆的后果,“有趣。”他轻声说道。

    随意的向空地一点,原本消失的铁匠铺再次完好无损的回到了这里,如果这里是魔法的起始位置,那么易嚣只能对这个铁匠说声抱歉了,但既然不是,易嚣也不会去欺负一名中世纪的铁匠。

    铁匠铺在空气里一阵扭曲和旋转,就像是一个玩具被放大了一样,砰的一声又一次坐落了回去,易嚣轻轻点了点摆放在一旁的铁毡,原本烟灰色的表面立刻出现了变化,就像是被洗刷了一遍般,变成了亮闪闪的金色,

    铁毡由铁变成了黄金,周围顿时出现了一阵骚乱,点石成金对于入门的巫师来说,或许有些难度,但对于魔力和咒语到达一定层次的巫师来说,就非常简单了。

    易嚣转身离开这里,再次向另一面走去,当那个铁匠发觉出易嚣似乎没有再回来的意思后,壮着胆子跑了回去,将小女孩抱进屋里,然后开始把金铁毡吭哧吭哧往回拖的时,易嚣已经将手轻轻放在了另一侧的城墙上。

    这里并没有建筑阻挡,视野也很开阔,易嚣倒是忘了最基本的原则,于是刻画魔法阵也是需要空间的,不然不太方便。

    轻轻催动自己的魔力,易嚣顿时感觉到墙壁传来一阵阵波动似的回应,虽然他暂时还没有发现危险,但他依旧不然放松,仍然小心翼翼的一点点试探着。

    很快,当他输入进去的魔力到达一定程度受,整个城墙突然出现一声轻颤,然后瞬间亮了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

    “很漂亮啊。”

    “漂亮什么,这棵树好怪异。”

    一些远离城墙的巡逻士兵第一时间看到这一幕,在震惊过后开始低声骚乱起来,易嚣闻言奇怪的皱皱眉头,向后退一步。

    他立刻看到了城墙出现东西的全貌,也理解了他们为什么这么说。

    整座城墙就仿佛被点燃了一般,一丝丝火线般的光芒燃烧在上面,顺着早已刻好的纹路缓缓燃烧,并汇聚在一起,勾勒出一幅奇怪的图案。

    图案的形状很奇怪,就像是一颗大树,但又不像是大树,易嚣眯起眼睛,这个问题只能全靠猜测和他抽象艺术的理解能力了。

    好在刻画这个魔法阵的人呃……或者恶魔的艺术能力并没有那么高深,不像毕加索那么无法解答,易嚣还是看出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不是一个大树,或者说不仅仅是一颗大树,魔法阵外形的确如同一颗树冠茂盛的参天大树,但构成的细节,以及组成它的一个个图案,却全部都是人类手臂的外形,一条条完全相同的手臂重叠在一起,鬼斧神工般的构成了一颗外形如树的魔法阵!

    “鲜血……”易嚣眯起眼睛,轻声自语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顾轻舟司行霈〕〔真武狂龙〕〔大唐颂〕〔一生为你空欢喜〕〔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