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贴身特种兵〕〔重生痞妻:寒少,〕〔佛系带娃日常[穿书〕〔反派亲妈她18重人〕〔[沙海]丈夫的秘密〕〔一路仕途〕〔我成了首富祖奶奶〕〔黑红女星洗白白[穿〕〔官道黄粱〕〔佛系娇美人[穿书]〕〔修真聊天群〕〔八十年代小萌主〕〔不知嫡姐是夫郎〕〔全世界最好的庄延〕〔第三种绝色〕〔山野乞丐村医〕〔恶妇重生在七零〕〔重生星空至尊〕〔吕布有扇穿越门〕〔一切为了投胎[快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零六章 血色宴会
    “她的子民。:../”易嚣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你不说我都要忘了,最近出现的事情太多了,算了,由她吧,以后她还真需要一支可以抵挡骑兵的精锐部队,单凭真龙可不行。”

    巴利斯坦似乎敏锐的在里面听出了一丝别的味道,但还没等他发问,易嚣就继续轻声的往下说道,“告诉丹妮莉丝,我还有事情,有一个讨厌的巫师在这里留下了一些不属于我的东西,我要清除它。”

    “无需担心,这世界上还没有人是我的对手,我可不是不朽神殿中那些没用的家伙。”

    “船队的问题我会解决,不过……这里的问题更重要。”

    显然,这个说法并不能让巴利斯坦放下心来,他还是十分担心城墙上的东西,几乎是一步三回头的说道,“阁下……这个……真的没问题么?”

    “你认为会有什么问题。”易嚣问道,他反手抓住最开始回答他的那名倒霉士兵,然后用力一推,借助漂浮术的力量,让他轻轻松松滑出去了几十米远,摔在地上。

    “看。”易嚣摊开手,“他不是很好么。”

    那名士兵正爬起来往回走,巴利斯坦的脸皮抽搐了一下,最终也什么都没说出来,他点点头,“晚宴一会就要开始了,女王陛下还是非常希望阁下能到场的。”

    “尽量吧。”易嚣平淡的说道,“我不喜欢热闹。”

    巴利斯坦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鲜红而巨大的线型火焰还在顺着风息堡高耸的墙壁缓缓燃烧着,这个事情需要告诉丹妮莉丝,而她的反应也很快,虽然知道易嚣还没弄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她还是立刻用谎言先堵住了风息堡中平民的嘴巴。

    易嚣一直站在这里,静静的盯着这幅燃烧的巨大画卷,他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的巨大魔力,而且这种魔力正在愈见的清晰。就像一颗积蓄力量的果实。

    而易嚣现在仍然无法破解它,所以最正确的做法,就是立刻向外转移无垢者,至于风息堡原有的人类。易嚣不知道他们是否安全,因为他连这是什么东西都不甚了解,如何能判断出它是否只针对自己身边的人。

    但易嚣没有这么做,也没有告诉丹妮莉丝,他还是静静的站在城墙下望着。似乎还没有放弃,只有易嚣自己心里清楚,他实际什么都没做,甚至连破解的方法也懒得去思考,他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身边的人多了起来。

    “这就是女王陛下的标志,她是真龙的继承人。”

    “这就是真龙的火焰啊,真漂亮。”

    “还好真龙没有攻击风息堡。但什么时候才能有幸目睹一次啊!”

    夜晚逐渐降落,易嚣已经在这里站了大半个下午,随着夜幕逐渐落下,风息堡狭小巷子中的人群也多了起来。

    理论上,中世纪的夜晚是不会有这么多人外出的,没有电灯,油灯又十分珍贵,仅靠火盆的亮度根本无法照明,没有光明,就意味着人类无法行动。所以一到夜晚,多数人都宅到了家里。

    但今夜有些不同,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们的新主人。风息堡的新领主丹妮莉丝举办丰盛的晚宴,不仅仅宴请的那些城堡中的贵族,还用自己带来的粮食分发给平民吃。

    另一个则是,占据了大半个风息堡城墙的火焰,就像一条耀眼的火龙,盘旋而起。点亮了大半座风息堡,借着城墙上火光的亮度,倒是可以看清外面。

    越来越多衣衫破旧的平民从家中走出来,他们是去领主大厅附近的广场参加丹妮莉丝举行的宴会,这些人早已接到了通知,当然还有很多衣着稍显华丽的,他们应该是风息堡中的商人,或某些贵族世家的旁支。

    听着耳边这些驻足在城墙下向上望去的平民的议论,易嚣轻轻眯起眼睛,这应该就是丹妮莉丝的方法,顺着城墙上燃烧的火线一定会引起很多人的恐慌,无论是贵族还是普通的平民士兵,在面对未知时都是同样的愚昧。

    而丹妮莉丝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就算易嚣没弄清楚这里的情况,她还是率先用谣言堵住了这些人的嘴,将城墙上发生的一切都据为己有,声称是真龙和她坦格利安继承人身份造成的。

    不得不说,这一招很管用,这些中世纪的家伙就听信神棍这一套,而且丹妮莉丝十分相信易嚣,相信他会解决,就算有什么问题,他也会出手将事情抹平。

    一袭厚实的巫师袍的易嚣站在人群中,还是非常显眼的,附近的人都不自觉的远离他一些,而易嚣也没有搭理这些人的打算,渐渐地,围观在城墙下的这些人就散去了,毕竟相对于诡异的火焰图案,还是去参加宴会吃饱肚子更重要。

    易嚣注意到,那名先是回答他问题,后来又被他扔出城的驻军士兵运气似乎不错,正好到了轮换值守的时间,相信他一会应该能赶得及女王陛下的宴会,看这队新来驻防的士兵满脸不情愿就能知道。

    他也注意到了易嚣,但他不敢多看,在低声行礼之后就快速离开了,他可是在这里驻守了一整天,自然也留意易嚣半下午,对于这个奇怪的家伙,他觉得自己还是能不惹,就不惹得好。

    那个铁匠也离开了,他将他的小女儿留在屋内,然后牢牢将门窗封锁住,谨防任何人进入铁匠铺把他的金铁毡偷走,然后就匆匆离开了。

    他应该是打算从宴会上带些食物回来,如果不能,那么他自己吃饱了也可以将原本的晚饭留给自己的女儿,至于为什么不带这个小女孩去,自然不是因为留着她看守金铁毡。

    就小女孩的年龄,看守自己都费劲,大约是没有合适的衣服,不要看君临之中繁华无处不在,在很多落后的村落和领地,就连风息堡都算上。很多贫民和穷人还是连一件衣服都穿不起。

    这情景在中世纪随处可见,尤其是不常出门的人,估计就没有自己的衣服,哪怕铁匠是一个颇有钱途的职业。但估计也只能混个温饱而已,只有发生了大战,他们才能小小的捞上一笔。

    周围再次清冷了起来,易嚣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城墙下,修长的烟色身影似乎要与夜幕融为一体。远处传来热闹的声音,那是丹妮莉丝正在举办的宴会。

    轻轻舒了一口气,易嚣心中暗自提高了警惕,晚宴已经开始了,那么这里……大概也要开始了吧。

    下午的时候,也有不少人来寻找他,比如巴里,温妮,巴利斯坦之后又来了几趟,但易嚣都没有告诉他们自己有什么新发现。

    易嚣当然不是白白在这里站了一下午。他需要的东西,已经找到了,而且还有了少许新的收获,比如这个魔法阵驱动的能量核心是鲜血,范围很大,并且已经处于激活状态。

    但仅仅只有这些信息可不够,恶魔为什么会将这样一个魔法阵留在这里,难道真当自己发觉不了,还是认为它们伪装的很好。

    而且自己这些人的战力它们应该清楚,拿下一个风息堡。如果认真起来的话,根本不会损失太多人,现在风息堡已经易主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用鲜血来驱动。完全就是一个非常错误的选择。

    不过……那些恶魔也没有扔下这个就不管,起码还留下了一些魔法生物作为配合,但这也是易嚣弄不清楚的地方,那些诡异的刺客手臂威胁的确很大,虽然对易嚣来说只是有些麻烦而已,但对其他人。就完全是致命的。

    如果它们的进攻时机选择在易嚣等人潜入风息堡的时候,完全可以对无垢者造成更大的伤害,甚至全军覆灭也有可能,但提前……不仅会被易嚣的魔法阻止,还会暴露出它们的意图,易嚣不觉得恶魔会是蠢货,虽然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易嚣还是觉得应该是自己某些地方没有想明白。

    所以哪怕明知道面前这个巨大的魔法阵没有能量,也无法被驱动,但易嚣还是没有放松警惕,恶魔是一种及其善于欺骗的生物,任何一点大意,都可能是致命的。

    他也没有告诉丹妮莉丝关于魔法阵的事情,或者命令无垢者撤离,见招拆招,但如果连对方的招都没有见到,那么拆什么,但凭借着自己揣测,只会越走越远,只有在寻找到足够多的蛛丝马迹和证据之后,在能明白整件事的始末。

    “嘿!”一个有些讨厌的声音远远传来,易嚣回头望去,却发现是巴里,斯塔克还是开能三人,不出意外,开口的正是斯塔克,“还站在这里发什么呆,宴会都开始了。”

    他凑到易嚣的前面,有些贱兮兮的问道,“怎么样啊,大魔法师阁下,破解开城墙上的这些小把戏了么。”

    “不会是你的魔法师学校没教过你吧,噢对,我忘记了,那有什么魔法师学校,咱们都是自学成才的,我造出了钢铁战衣,你……点火玩?”

    易嚣的身体轻微动了一下,目光微微转动,最后落到了斯塔克那张贱兮兮的脸上,“我现在心情还不错,或许你可以趁机再说两句。”

    巴里一看俩人又要吵起来,连忙身影一闪挤了进来,然后瞬间拖走了斯塔克,“我们就不打扰了。”他高声喊道,“一会宴会上见最好。”

    开能也露出一丝笑容,然后跟着俩人离开了,倒是斯塔克还边走边回头的喊道,“风息堡的贵族小姐们不错,我觉得我今晚一定非常美妙。”

    易嚣收回目光,再次站了回去,只不过估计没有人看到,在刚刚的某一瞬间,易嚣递给了斯塔克一个否定的眼神,当然,仅仅是一个眼神而已,就算被人看到了,也完全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宴会如约举行,不过按照斯塔克的意思,派对么,当然要狂欢到天亮,丹妮莉丝虽然身为女王,但并没有举办过这样的东西,以前她哥哥还活着的时候,虽然也有很多宴会,但都轮不到她参加,仅仅是露一面就离开了,而弥林是一个阶级森严的原奴隶制城邦,自然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其他人虽然参加过,但女王陛下都发话了,他们又能反对什么,不过反正丹妮莉丝的食物充足,而且风息堡外面也没有敌人,所以狂欢一夜,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这就苦了那些还在执勤和巡逻的士兵,这时候待遇可没有那么完善,他们负责巡逻那肯定是赶不上宴会了,结束后也没有他们的份,听着领主大厅和广场附近热闹的氛围,估计他们心里不会太好受。

    但没关系,这还有个人在陪着他们呢,易嚣仍然静静的站在城墙下,城墙上巨大的魔法阵虽然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但却有些少许的微弱,这样易嚣很奇怪,难道这次的恶魔真的这么蠢,魔法阵已经失败了?

    他不清楚,但易嚣打算彻底等到魔法阵消散。

    在这期间,温妮到是来看了他几次,不过都被他打发走了,以温妮的实力,就算发生什么意外,也完全可以阻挡,冰与火世界能够伤害到她的东西,恐怕还真不多。

    “你还在这里。”正当易嚣陷入沉思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充满威严但也蕴含着少许冷静的声音,是丹妮莉丝。

    易嚣轻轻侧头,旁边的人正是丹妮莉丝和巴利斯坦,还有她的小女仆,虽然灰虫子身受重伤,但宴会这样重要的场合弥桑黛不能不出席,所以仍然留在了丹妮莉丝的身边,“丹妮莉丝。”易嚣不咸不淡的说道。

    “你没去宴会。”气氛在一阵沉默过后,丹妮莉丝又开口了,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句废话,丹妮莉丝是在没话找话。

    “我需要看着这里。”易嚣倒是没有介意,轻声回答道。

    沉默了一下,丹妮莉丝表情平静,“这个东西危险么?”她问道。

    想了一想,这次易嚣倒是没有隐瞒,“有点。”他说道,反正一切都要结束了,这个魔法阵也无法被驱动起来,告诉丹妮莉丝也无妨。

    丹妮莉丝点点头,依旧面色平淡,只是她却突然说道,“我相信你,你会解决这个麻烦的,就像你兵不血刃的拿下了风息堡。”

    就在这时,易嚣突然眉头一皱,因为他看到诡异的突然似乎突然亮了一下,在场的其他人也看到,丹妮莉丝连忙问道,“出了什么问题。”她发觉到易嚣皱起了眉头。

    “你刚刚说什么?”没想到,易嚣没有关注魔法阵,却反而关心起丹妮莉丝之前说过的话,倒是有些奇怪。

    “我说……我相信你……”

    “不,再往后。”易嚣摇摇头。

    “你兵不血刃的拿下了风息堡。”

    易嚣突然脸色大变,因为他想到一个问题,或许并不是恶魔认为自己看不出个魔法阵,也不是认为它们伪装的很好,也许这个魔法阵本身就不是需要鲜血来驱动的,而是……需要鲜血才能不激活它!

    就在易嚣似乎觉察出什么的时候,风息堡的上空已经被一片烟压压的东西覆盖,而不远处,热闹的宴会,还在举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