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崩坏诸天万界〕〔怪物聊天群〕〔斗战神〕〔重生支配者〕〔毒医狂妃:帝君,〕〔完美宠婚:老公,〕〔我是个葬尸人〕〔快穿:炮灰女配要〕〔顾少追爱:高冷娇〕〔女神的超凡高手〕〔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至尊神农〕〔腹黑狂妃太凶猛〕〔死亡帝君〕〔都市之魔帝纵横〕〔星临诸天〕〔官方救世主〕〔我的女人你惹不起〕〔我的冰山美女总裁〕〔都市之至尊药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零七章 血色宴会(二)
    阴沉的夜幕下,似乎隐藏着数不尽的烟暗,厚厚的云层漂浮在风息堡的上空,将云层之后的东西遮挡的严严实实,少许电火花一般的雷鸣乍现其中,在这忽明忽亮之间,隐约可以看见无数滴落着鲜血的匕首密密麻麻的拥挤在一起,如蝗虫一般涌动着。

    借着夜幕的掩盖,它们正缓缓飘向伫立在高崖之上的风息堡,像一片烟压压的乌云,一点点压向风息堡的上空,而城堡中的人群还对此一无所知,仍然举行着欢庆他们的新领主丹妮莉丝的宴会。

    夜色之下,城墙上的血色纹络似乎更加鲜艳了,鲜艳的,仿佛有些刺眼。

    “你立刻。。”想通自己可能遗忘了某些事情的之后,易嚣立刻有些紧张起来,他想让丹妮莉丝结束宴会,驱赶平民,并将无垢者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但话语在易嚣的嘴边转了一转,却最终被他咽了回去。

    “出了什么情况?”丹妮莉丝也注意到易嚣的表情有些不妥,开始她以为是城墙上这些燃烧着火焰的异动造成的,但现在这些火焰仍然没有出现变化,反而愈加鲜红了一些,想来不是它的问题。

    但易嚣的紧张却是真实的,这点逃不过丹妮莉丝的目光,而且根据她对易嚣的了解,这个家伙一贯非常冷静,甚至有些冷漠,很少有东西能挑动起他的情绪,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想想,我想想。。”易嚣挥手打断了丹妮莉丝的发问,他的目光有些游离,落在脚下的土地上,落在周围的环境中,看了看城墙上熊熊燃烧的诡异图案,最后向头顶的天空瞥了一眼。

    这些恶魔果然令人防不胜防,就算易嚣格外的小心,却还是落入了它的圈套,面前这座魔法阵散发出的波动十分熟悉。任何对恶魔有所了解的猎魔人都会分辨出这是一个利用鲜血作为驱动的魔法阵,没有鲜血,魔法阵就没有用处,有鲜血。它就格外的危险。

    易嚣当然也认出来了,他进入风息堡之后就开始满城寻找魔法节点,而印刻在城墙上的地狱纹路自然逃不了他的眼睛,但找到了恶魔留下的魔法阵,不仅没有让易嚣放下心来。却更加加深了他的疑惑。

    恶魔留下鲜血的献祭很好理解,毕竟攻打风息堡一定会死人,无论是无垢者的生命,还是风息堡士兵的生命,在恶魔眼中都是一样的,魔法阵来者不拒。

    令易嚣想不通的是,恶魔不可能不了解丹妮莉丝身边的力量,无论是真龙还是自己等人的存在,绝对有把握让风息堡开门投降,而且鲜血献祭就这样毫无遮挡的印刻在风息堡的城墙上。让本想玩一次大家来找茬的易嚣感觉很没挑战性。

    一切的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没有什么破绽,就算留下的线索也不会令人联想到任何其他的蛛丝马迹。

    但现在,易嚣明白了。

    这座鲜血的献祭魔法阵原本就不需要鲜血作为驱动,因为它是一个反向的魔法阵,是需要鲜血才能让它停止运转的,而且。。它已经被激活了。

    一切都可以说得通了,前段时间几人在山谷遭遇到被恶魔控制的狼人袭击,并不是一场无缘无故的袭击,它们死亡之后的鲜血就是驱动这座魔法阵的能源,而之前突然出现在无垢者营地的诡异刺客手臂。正是这座鲜血献祭被激活之后诞生出的魔法生物,它们,就是魔法阵召唤出来的东西。

    从狼人袭击山谷,到丹妮莉丝抵达风息堡。期间拖拖拉拉的走了数天的时间,但魔法阵从一开始就被激活了,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发挥着作用,所以有少量不受控制,或刻意为之的刺客手臂袭击了无垢者营地,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恶魔堂而皇之的留下了一个陷阱。但却在最后一刻调转了生机和死路,易嚣唯一没想到的是,恶魔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在风息堡造成大量的鲜血,因为魔法阵无需鲜血来驱动,因为鲜血,正是唯一可以阻止魔法阵的东西。

    而易嚣和斯塔克连夜潜入风息堡,在尽量减少流血的情况下让丹妮莉丝入驻,正断送了最后一点阻止魔法阵的机会。

    易嚣几乎在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些事情,但已经晚了,也或许。。并没有。

    “我需要你立刻调动无垢者过来。”易嚣突然对丹妮莉丝说道,“至少一千人,而且有可能需要继续调动。”

    他抬头看了一眼阴沉沉,什么都看不见的烟色夜幕,猛然抬起右手,一股看不见的魔力波动肆意的扩散而出,所到之处掀起凛冽的风声,狂风化为一把把呼啸的尖刀,在周围那些卫兵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已经割断了他们的喉咙,让鲜血喷涌而出。

    顿时,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城头上。

    “你在做什么?!”丹妮莉丝被吓了一跳,从易嚣说话到他杀死周围所有可见之处的士兵,一共用了没有几秒钟,虽然丹妮莉丝不会怀疑易嚣想要伤害自己,也相信他有这么做的理由,但还是怔了一下,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疯了。

    “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易嚣平静的说道,“现在,时间不多了,去调动所有可以调动的无垢者过来。”

    “为。。为什么?”难得一贯冷静的丹妮莉丝有些结巴,她十分狐疑的盯着易嚣,“你要做什么?”

    而同样,易嚣的回答也是一贯的波澜不惊,“杀死他们。”他轻声说道。

    丹妮莉丝的表情十分古怪,是一种想笑,又像是听到别人在开玩笑,还有一点混合着看疯子的目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她摇摇头。

    易嚣再次望了一眼天空,周围墙壁上由火焰构成的诡异突然还在汹汹燃烧着,经过刚刚弥漫出的血腥味道,它们似乎黯淡了一些,但这种暗淡几乎微不可觉。

    “时间不多了。”易嚣再次说道,他深吸了一口气,“我长话短说,面前这座魔法阵是一种非常古老的魔法阵,我在这里站了一下午也不是没有收获。我可以告诉你两点,第一鲜血是魔法阵的驱动核心,有鲜血,魔法阵就可以发挥作用。第二,那些袭击无垢者营地的手臂就是这个魔法阵召唤出来的。”

    “所以呢?”丹妮莉丝有些不解的摇摇头,“我们不是正。。没有丝毫流血的进入了风息堡么?”

    “这正是问题的所在。”易嚣耸耸肩,“经过你的刚刚的提醒,我突然想到一点。这座魔法阵一直都在燃烧,我始终不明白,现在我知道了,它已经被激活了,而且它的核心被人调换,不是需要鲜血来激活,而是需要鲜血。。来停止它。”

    “需要鲜血。。来停止它?”丹妮莉丝有些吃力的重复。

    “没错。”易嚣的面色很平静,“我们没死一个人打下了风息堡,正错过了阻止这个魔法阵的最佳时机,现在。我们要补救。”

    “所以你调动无垢者们过来是为了杀死他们,献祭他们?”丹妮莉丝不愧是不做女王好多年,很快就理解了易嚣的意思,并令自己冷静下来,平静的反问道。

    “是的,女王陛下,时间不多了,尽快做出决定。”易嚣的声音依旧毫无起伏,似乎整个人都毫无波澜一般。

    丹妮莉丝的俏脸不住在跳动,似乎压抑着火山般的怒火。她几乎咬着牙般的说道,“女王陛下?”她盯着易嚣,“如果你还知道我是女王陛下的话,就应该知道。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子民,任何人都是!我是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那样会死更多的人。”易嚣的回答依旧平静,“用少量人的生命换取更多人活下来,这才是女王应该做的。”

    “我信任你!”丹妮莉丝在喉咙中低吼道。

    “虽然我没有义务不让你失望,但我的确没让你失望。”易嚣同样看着她,“我很早就说过。魔法有很多不可控的地方,我会有解决方法的,而这,就是我的方法。”

    “我是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无论易嚣怎么说,反正丹妮莉丝是非常坚定,她一动不动的盯着易嚣的眼睛,没有丝毫的退让。

    “你要想清楚了,丹妮莉丝。”易嚣说道,“那些防不胜防的刺客手臂你也见到过,仅仅是一次小规模的袭击就给无垢者带来了巨大的伤亡,而我们一会要面对的,可是它们的全面袭击,几乎成千上万的数量,没有人能在那种情况下活下去。”

    “虽然我可以现在就去无垢者那里杀死他们,但你同意我才会这么做,时间不多了,你最好尽快做出决定。”

    丹妮莉丝的表情十分坚决,似乎要吃人一般狠狠的盯着易嚣的眼睛,“我已经作出决定了。”她说道,“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如你所愿,女王陛下。”易嚣并没有失望,他轻声说道,然后像是想起来什么般,提醒道,“噢对了,杀死其他人也可以,比如风息堡中的居民。”

    “那也不可以!”丹妮莉丝终于气急败坏的吼了出来,她没好气的瞪着易嚣,第一次发现面前这名巫师在面对任何生命的时候,都是那么平静。。或者说冷漠。

    “为什么。。我们现在不离开这里?”突然,旁边的巴利斯坦弱弱的说道,“任何事情都不管了,我们立刻去逃命,开始可以的吧?”

    闻言,丹妮莉丝立刻眼前一亮,不过这么简单的问题,就算易嚣不考虑,当初在创立魔法阵的时候也会被考虑到。

    易嚣轻轻摇摇头,“不可能。”他说道,“你闻闻你身上的味道,有股怪味。”

    巴利斯坦一听,立刻捻起肩角嗅了嗅,果然,有股奇怪的味道,不是臭味,也不是汗的味道,更不是血腥味,非常奇怪的。。“这是。。”他轻轻皱眉。

    “这是硫磺。”易嚣说道,“或许丹妮莉丝的祖先知道一些,他们生活在厄索斯的东方火山区域,但你们不用知道这是什么,这个东西每个人身上都有,也意味着,没有人能够逃脱,魔法已经锁定了我们。”

    “但你好像并不紧张。”丹妮莉丝在一旁插言道。

    “当然。”易嚣点点头,“放心吧,哪怕所有人都死光了,你们也不会有事情,人数少一些的话,我还是可以保护的。”

    丹妮莉丝并没有说话,依旧冷冷的看着易嚣,高耸的墙壁伫立在几人身后,熊熊燃烧着的火焰正在上面跳跃升腾,仿佛为了即将吞噬的生命而欢呼雀跃。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回荡在几人的周围,那是刚刚易嚣杀死风息堡士兵留下来的,为了尽可能的资源利用,易嚣用魔法抽干了他们的鲜血,味道显得格外浓郁,而他们,也成为了今晚魔法阵的第一批牺牲品,不过不是死于魔法阵,而是死于易嚣之手。

    不远处的城堡中心,正散发着篝火的温暖和亮度,混合着风息堡平民的笑语和交谈,这些人类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依旧欢笑着享用新领主丹妮莉丝为他们准备的宴会。

    易嚣抬头看看天空,一望无际的夜空下隐藏着数不清的危险,那翻涌不止的云层中似乎也蕴含了某种可怖的巨兽,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我仍然选择相信你。”不远处一直沉默的丹妮莉丝突然说话了,她缓缓的开口道,“你会保护这里的人。”

    易嚣平静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摇摇头,“不可能了,现在就算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它们已经来了。”

    几个人的视线随着易嚣的话语抬向天空,在深沉的夜幕之间,似乎从远处飘来了一大片烟压压的乌云,正不住地蠕动着,如下雨一般的落向风息堡的上空。

    “魔法已经无法阻止。”易嚣静静的站在一旁,“而你也做出了你的选择,现在。。这些人正迎来死亡,没有人能够逃掉。”(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首席律师〕〔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