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小俏媳:将军〕〔与你寄余生[娱乐圈〕〔一夜惊喜:禁爱总〕〔药农娘子〕〔神级黑店〕〔逃跑娇妻:首席买〕〔[综]今天玲子不打〕〔官道巅峰〕〔女总裁的极品狂兵〕〔生死聚焦〕〔万界红包群〕〔龙凤双宝:老婆,〕〔重生之资本巨鳄〕〔绝世盛宠:废材三〕〔冰氏龙魔传〕〔逆天九小姐:帝尊〕〔超级护花天王〕〔三国之蜀汉中兴〕〔一夜危情:一夜危〕〔最强狂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零八章 血色宴会(三)
    深沉的夜幕正笼罩着朦胧的风息堡,从海面上吹来的海风,正升起腾腾的迷雾,浓雾笼罩在风息堡的上空,将整座堡垒包裹在一片阴影底下,什么都看不清楚,从远处望去,风息堡就仿佛一座存在于幻想中的虚幻堡垒,在海风和迷雾中若隐若现,弥漫着一股浓郁的不祥气息。≤,

    浪涛嘶吼着,在狂风的带领下吹打着海岸下的礁石,几艘庞大的船队正停泊在风息堡悬崖的下方,一队队无垢者驻守在其中,这就是让丹妮莉丝从厄索斯漂洋过海来到维斯特洛的船队。

    在午时的时候,船队就已经北上,沿着破船湾的内湾,一路前进到了风息堡,并驻扎在城堡靠海的港口之中,丹妮莉丝能够撑起一座城堡人口的粮食,就是从这里运来的。

    风息堡虽然经过史坦尼斯常年扩建,已经不仅仅只是一座堡垒了,但仍然无法同时容纳这么多无垢者入驻,不过丹妮莉丝灵机一动,将一部分无垢者转移到船上休息,倒是解决了这个问题。

    但是同时,这里也成为了第一个遭到袭击的地点。

    风息堡实际是没有自己的港口的,这些船只所谓停泊的地方,只是风息堡一条从内堡直接通向悬崖下方大海的密道而已,几千人的通行甚至需要半天的时间来转移,如此不方便的行动,也注定了这里得到的消息会比别人慢半拍。

    袭击……是在接近傍晚开始的。

    而第一个发现袭击的,却是那名有幸从无垢者营地刺杀中活下来的那名副团长,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那么幸运了。就像他船上的同伴一样。

    无垢者的指挥官灰虫子因为身受重伤需要留在风息堡修养。但这支停泊在风息堡外面的船队也不能没有人带领。于是这名在当时袭击中有幸活下来的人中职位最高的副团长,则幸运的得到了丹妮莉丝的任命。

    他原本就是无垢者军团副团长,声望够高,也有能力,而船队中的无垢者正好需要一名有力的领导人暂代灰虫子和丹妮莉丝不在时的统治,而他,刚好合适。

    虽然无垢者完全效忠于他们的主人,也就是忠于丹妮莉丝。但不意味着无垢者内部就没有争权夺势,没有其他需求的他们,实际更追求与统领自己的同伴,倒不是有什么恶意,但对于无垢者来说,这却可能是他们唯一证明自我价值的地方了。

    从现在起,无垢者的军队中恐怕就不只有灰虫子一个人的声音,不过他的身手的确非常强悍,自己可不是对手,这名无垢者副团长默默地思考着。

    他一个人坐在船长室。周围非常的寂静,夜色刚刚落下。但用过晚饭,在船上又没有什么事的无垢者们只能早早睡下。

    远处似乎传来风息堡若有若无的欢呼声,很热闹,但他知道这是自己的错觉,因为静下心来听,周围只有海浪拍打在船板上的声音。

    或许……还有些别的。

    无垢者副团长的心中一惊,他似乎隐隐约约听到少许窸窣的声音,但船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声音,是敌人来袭么,这不可能,几艘船上的瞭望人员可不是摆设,那这是什么,自己听错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这名副团长抓起身边的烟色轻便长矛,然后推开门,慢慢走了出去。

    多数无垢者都是随时披甲待命的,因为维斯特洛的沿海堡垒风息堡不同于炎热的弥林港口,接近冰点的气温几乎让无垢者们瑟瑟发抖,这名副团长也不例外,虽然同样遮挡不了太多部位的轻甲也无法提供保暖,但总比没有的好。

    而一推开船长室的大门,一股冰冷的海风就扑面而来。

    无垢者的副团长抖了抖手中的长矛,然后将目光投向烟色的海面上,稀疏的月光照映在上面,将海水映成烟色,但却无比的平静,显然是没有敌人。

    果然只是错觉的,感受到四周的寂静,他松了口气,不过既然已经出来了,那么就转一圈吧。

    船舱内的灯光已经熄灭,只有甲板上还亮着少许的萤火,这名副团长似乎并未留意到自己行踪的怪异,还有脑袋中有些混乱的思绪,他竟然没有呼唤巡逻队,就自己一个人走了出来。

    似乎有看不见的波动在缓慢而无形的影响着他,当这名无垢者的副团长走到甲板一半的地方时,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安静是对的,但……怎么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想到这里,他猛然抬头,借着稀疏的光辉,他隐约看到了高高立起的瞭望台,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看到里面值守的无垢者士兵。

    “敌……”他想要放声示警船上的同伴,但却发现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的眼角看到,某种烟色的光芒一闪而过,从船帮一跃而起,直扑自己的喉咙。

    下一刻,他的视线开始猛然旋转起来,就像腾空而起一般,他看到了自己的无头尸体正在甲板上摇摇欲坠,也看到了杀死他的那道烟影,正是前不久袭击无垢者营地的那种诡异手臂。

    最后的最后,飞翔的头颅滑落到甲板之外,他看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手臂附着在船体的两边,就像是伤口处的寄生虫,烟色的水面也涌动着,仿佛有数不清的生物在下方翻滚和匿藏,然后,他的四周猛然一沉,陷入冰冷之中,坠入了彻底的烟暗。

    这样的情况同时发生在停泊与风息堡下的所有船只上,丹妮莉丝从厄索斯带来的船只一个也没有逃脱,他们的瞭望手无一例外最先死亡,然后是游荡在外面的巡逻队,最后,就是彻底的杀戮。

    海水开始渐渐沸腾起来。一只又一只的手臂握着匕首。攀爬或跳跃进船帮。仿佛呼啸而过的蝗虫,甚至船只都被他们冲刷的摇摇晃晃。

    在盛宴涌起的风息堡之下,谁也看不到的角落,最初的杀戮已经开始了,而这些载满了无垢者军团的船队,就是它们的第一批祭品。……

    夜幕仿佛在祭奠着什么,一如既往的低沉阴暗,哪怕风息堡中热闹宛如白昼。领主大厅附近的广场也没有太多的光辉。

    丹妮莉丝命人在接到两旁摆满了一个接一个的火盆,连成线的火盆倒是为广场的四周带来了不少的光明,不过油灯和蜡烛不能用在外面,此时又没有电灯,所以也就只有这么回事了,还好燃烧的风息堡墙壁也可以当做灯光借助照明,不然丹妮莉丝可真就要去求助易嚣了。

    不过饶是如此,这场丰盛的宴会还是热闹无比,因为对于一座军事堡垒的风息堡居民来说,一年到头的庆典和活动简直少的可怜。而且随着战乱四起,以及史坦尼斯在诸国贵族中的尴尬位置。他们的物资更是日渐紧缺。

    所以丹妮莉丝带来的食物,哪怕他们只能在宴会上享用属于自己的身份的简单面饼,还有浓郁的肉汤,但对于这些连肚子都吃不饱的平民来说,也是难得的珍馐美味了。

    当然,身为贵族的法林等人面前的食物就更加精致一些,是用弥林产出的香料烹制,还配有稀有的蔬果和蔬菜。

    不过此时法林爵士却没有心情享用这些东西,少许几口也吃的味同嚼蜡,因为丹妮莉丝的半途离场让他有些惶惶不安,而城墙上那燃烧着的连天火焰,就更让他心生畏惧了。

    这些燃烧着的火焰,还有构成的诡异图案到底是不是真龙继承者的标志法林不清楚,但他明白的是,这些火焰在这里,绝对没有好事。

    法林爵士也是一个十分有能力的人,也有资历,不然因为无法为史坦尼斯驻守大本营,早年他曾随着戴佛斯攻击烟水湾,不过被君临的火术士一把烧了整个船队,虽然他有幸活了下来,但却从此就对火焰产生了发自内心的畏惧。

    虽然法林此时所想的与事实几乎称得上南辕北撤,但他想对了一点,那就是这些火焰的确不会带来什么好事情,而是一场杀戮。

    不过这都是大人物所要考虑的事情了,身为一名小人物,甚至是毫不起眼的平民铁匠来说,史丹却觉得今天一天都简直宛如梦幻一般。

    史丹没有姓氏,只有一个名字,他祖上不是贵族,也没有任何与贵族有关系的旁支,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他一直都只是一个平民。

    在烟暗的中世纪,平民就意味着可以随意屠宰的羔羊,或许不能说是随意屠宰,毕竟还要套上一个此人被,自杀的遮羞布。

    在他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为了躲避战乱带着他东奔西走,那个时候还是老国王劳伯的时代,战乱纷起,七国混乱,留在村落中的平民,一旦有军队路过,就会被拉去抓壮丁。

    就在这种情况下,他被父亲带着从南方一直跑到北方,在北地长大之后,又因为逐渐安定的战争,而回到南方。

    如果说这些年中唯一有的收获,就是在他父亲死后,他幸运的进入到了一家北境的铁匠铺中做工,无疑,他是幸运的。

    铁匠在这个时代可是平民里的高贵职业,不是一般人就能做的,首先要有一个强壮的体魄,但大部分吃不上饭的平民都是瘦骨嶙峋,首先这一条就不合格,其次需要有一定的家底,不然以后永远无法自己出来单干。

    如果不是北境人少,战乱更是锐减了人口,史丹是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而,正常情况下,大把比他强壮的人更适合去铁匠铺做杂工,在繁荣的南方就更不用想了。

    不过似乎是天赋的原因,史丹天生就适合做铁匠,在铁匠铺逐渐长大后的他,将老铁匠的手艺学了个七七八八,随着战乱的逐渐安稳,这些年东奔西走培养出的超过普通平民的眼光告诉史丹,现在正是自己的机会。

    他脱离了老铁匠,然后在回到南方的路上凭自己强壮的体魄劫掠了一些同样凄惨的平民行人,然后一路来到了曾经的家乡,维斯特洛的南方。

    史丹的眼光的确不错,那时候老国王占据了铁王座,史塔克家族被封为北境大公,而他没有前往君临,也没有前往其它的什么地方,而是直奔老国王弟弟领下的风息堡。

    凭借着他的手艺和少许劫掠来的家底,他和快就在风息堡安定下来。

    果然,他的目光没有错,老国王不待见史坦尼斯,所以屡次战争都没有他的份,所以自然很少从风息堡抽调壮丁,不过风息堡的地理位置很重要,每次战争都会被围,于是史丹就可以借机发一笔横财,而同样,无论是风息堡的险要,还是史丹尼斯的能力,都让风息堡从未被攻破过,可以说,史丹为自己选了个相当不错的地方养老。

    他娶了一个平民女人,有了一个女儿,不过随着前不久他妻子病死,整个大陆的局面似乎也急转而下,当北境大公死于君临城的时候,史丹就隐隐约约觉得不好,不过他毕竟是个平民,不是生于贵族,眼界比不上那些情报遍布天下的人,所以虽然觉得风息堡似乎不太安全,但也因为舍不得家业而没有离开。

    当然,铁匠的重要位置让他不是那么好离开也是主要的原因之一。

    但随着史坦尼斯连续讨伐伪王的失利,甚至自己差点被烟水湾全灭,风息堡的处境也越来越困难起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物资的短缺。

    虽然因为名义问题,暂时不会有贵族攻打风息堡,但随着史坦尼斯手中的金币在战争愈见紧张,风息堡的待遇自然就越来越差。

    这一点从史丹身为铁匠,但是却从开始时的顿顿有肉,到现在连面饼果腹都困难,就可以看得出来,更不要说那些没有生存能力的其他平民了,处境只会更糟。

    不过在今天,一切都被打破了。

    打了一个饱嗝,史丹再次喝下去一大口浓郁的肉汤,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已经很久没有吃的这么饱了,一度他还以为风息堡会沦落到当年吃死人为生的战乱时期,不过随着丹妮莉丝的到来,史丹却有些逐渐放下心来,再想到家中今天如梦幻般得到的金铁毡,他眉开眼笑的表情就再也抑制不住。

    不过就在这时,领主大厅场地中表演的伶人附近,却突然传来一阵喧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