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如潮水阿正〕〔与青丘狐狸少主青〕〔总裁爸比从天降〕〔星途璀璨:豪门前〕〔靳少强宠小逃妻〕〔帝少追缉令,天才〕〔萌妻甜蜜蜜:厉少〕〔萌宝助阵,甜妻翻〕〔一胎三宝:总裁大〕〔先婚后爱:老公轻〕〔暖婚似火:顾少,〕〔太古龙神诀〕〔诱妻入怀:帝少大〕〔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农女倾城:腹黑相〕〔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国医狂妃:邪王霸〕〔透视小兵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三十四章 异鬼来袭(十三)
    这几道烟影裹夹着巨大的力道,瞬间撞进了森林当中,几声闷响出现后,一大片不算茂盛的树木缓缓倒下,留出一大片狼藉的空地。

    在巨大的碰撞趋势下,这些被抛出去的烟影竟然一连撞断了好几颗脆弱的树木,然后才在地面划出一条长长的痕迹,缓缓停下。

    而这些烟影不是别人,正是穿着全身甲的无垢者军团。

    易嚣有些无聊的收回目光,不去看身后的这场闹剧,转而向旁边的开能问道,“找我有什么事么?”

    开能是个闷性子,虽然并不愚笨木讷,但也绝不会主动去做某些事情,尤其是他此时的心理一直牵挂着殖民舰中的妻女,所以你不去找他,他就绝对会不声不响的跟在队伍中一直向北进发。

    “呃。。”开能顿了顿,还是有些不太习惯的将脸扭过来,虽然知道这些狼人的袭击不会给队伍带来伤害,只是有些麻烦,但士兵的习惯还是让他想要在敌人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将其击毙。

    果然,在易嚣眼中宛如闹剧一般的袭击的确没有给队伍带来伤害,那几名被抛出去的无垢者在一连撞断几颗大树后,竟然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不过显然撞击的力量也不小,用胳膊用力撑了几下之后,还是没有爬起来。

    不过即使是这样,对于无垢者们来说也已经很不科学了。

    首先,他们一连撞碎了数颗大树,无论抛击出去的力量有多强,人体都是一种十分脆弱的存在,相对于树干来说,人类如果撞上去。断的绝对是人类而不是树干。

    更何况,这几名无垢者一连撞断了好几颗,恐怕就是铁人也会受到内伤当场死亡,而这些来自中世纪的普通人却仍然活蹦乱跳着,这很不正常。

    冰与火是一个正常的中世纪世界,唯一不正常的地方就是魔法了。其中更是以易嚣的魔法为主,用魔力和变形咒凝结出的特殊盔甲为无垢者卸下去了大部分的外力,甚至就连震感都缓冲掉了不少。

    所以他们才没有当场死亡,不过既是如此,他们也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暂时失去了战斗力,狼人瞬间的爆发力实在有些巨大。

    经过易嚣魔力改造过的盔甲已经不属于传统盔甲,虽然外表还是普通的全身甲,但它的确已经属于魔法装备的范畴。

    不过是一种非常简单的魔法装备而已。

    盔甲上被固化了变形咒和坚硬锐利等魔法能量。虽然无法像戴立克种族那样形成一种能量防护膜,但仍然比普通的盔甲坚硬了许多,而变形咒和香蕉等特殊材料的融合,则让盔甲拥有的防震能力,不然之前那几名无垢者早就死了。

    易嚣对于炼金术的研究不算深入,但也略知一二,而一件强大的魔法装备制作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比如分院帽。驯服死亡魔杖,还有龙型指环。它们拥有非常神奇,强大而又独一无二的能力,想要制作它们,精巧的思路,合适的材料,还有恰到好处的魔法缺一不可。

    易嚣还暂时制作不出来,或者说没有制作出某种特殊的魔法装备来帮助自己的需求,所以不需要做。

    而他也做了很多其他的魔法物品,比如可以随时联络的水晶球网络,可以瞬间开辟一条通往梦幻岛的道具。还有可以储存各种不同能量的小型水晶,以及之前给丹妮莉丝使用的巨蛋,和正在雕刻的那尊灵柩。

    这些东西就属于高级一些的魔法装备了,虽然不比分院帽等魔法物品的特殊性,但也要比无垢者们身上穿着的盔甲高出不止一个层次。

    这些拥有缓冲能量和增强跳跃力及力量的坚固盔甲,只是最普通的一种魔法装备,而且与其说这是魔法装备,不如说这只是一种简单的附魔手段,将拥有这些能力的魔法粗糙的附着在上面,然后再加上一些特殊的魔法材料稳定,一件盔甲的制作就大功告成了。

    毕竟这不是什么高深的战斗,只是将无垢者们短时间里快速武装起来而已,尤其是他们的数量还很多,这种盔甲需要量产,低级的制作手段正无比合适。

    但斯塔克的选择显然不是如此,他也不是这样认为的,斯塔克是一个精致的人,尤其是在个人实验性质的武器方面,他更着重高端唯一性的武器,而不是量产型。

    比如钢铁战衣,他倾尽心血的成果,虽然也可以量产,但显然威力少了非常多,只有他自己使用的版本,才永远是最好的。

    斯塔克更看重个人英雄主意,所以他的每一件武器做出来之后都尽可能的想要更强,更完美,于是每一件武器无论是功能上,还是强度上,甚至是外观上,都是不同的,所以效率就慢了很多,到目前为止无垢者全员还没有装备完毕,更不要说那些后加入的普通士兵了,但也的承认的是,斯塔克制作出来的电浆炮,效果的确更可怕一些。

    队伍的后方传来巨大的咆哮,那是两只狼人在怒吼,这些生物虽然非常饥饿,但疲乏之下的它们仍然比人类强壮无数倍,普通人几乎沾者即死,没有人能够挡住,或硬抗狼人的袭击。

    坐在马车上的温妮神色微微一动,就打算去凑个热闹,不过显然一直跟开能说着话的易嚣还将大半的注意力留在她身上,温妮一有这个想法,易嚣就将目光转了过来,“乖乖坐在这里,不要到处乱跑,马车上的物资很重要。”

    普通人是要吃放的,而且这么多人需要的食物更多,易嚣或许有特殊的手段弄出少许的食物让几个人果腹,但显然无法维持这么大的规模,所以这些一路上搜索和两座城池里搜刮来的物资,就显得重要无比了。

    实际易嚣并不看重这些东西,他只是为了找个理由将温妮留在这里罢了,果然。听到之后的温妮扁扁嘴,但也只能乖乖的继续坐在马车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两条小腿。

    “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易嚣再次将注意力放在开能身上,他笑道,“我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如果可以帮到你。我是不会拒绝的。”

    开能也沉吟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轻声说道,“的确有一件事。”他斟酌着,缓缓的组织着词汇,“到了北方之后。。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让我和谷莫俩人单独穿过北境,抵达塞外,我是说意思是说,提前一些。。”

    开能还没有说完。易嚣就打断了他,“我明白。”易嚣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你想提前穿过塞外,不惊动那些异鬼,而且在战争爆发之前。”

    他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易嚣带着他和谷莫单独前往塞外,然后寻找失事的殖民舰,毕竟开能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这个。而不是参加什么战争,时间拖得越久。殖民舰上幸存者存活的几率就越小,等到战争打完,估计什么都晚了。

    所以开能实在无法按耐住对于妻女的担心,所以才想让易嚣单独将他和谷莫带去,这些人里面能够有这样能力的,估计也只有巫师易嚣了。斯塔克虽然可以飞,不过。。尸龙的存在这些人都知道,而斯塔克的钢铁战衣推进装置又十分招摇,就是一个活靶子,开能还不想一路更尸鬼打进去。

    但。。无论理由是什么。这件事怎么说起来,都会将战争逃避过去,这种像逃兵一样的事情显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仅仅是不好意思罢了。

    毕竟开能和丹妮莉丝可不熟,他可不会顶着妻女的安危帮丹妮莉丝打一场战争,这完全是神经病的做法,如果异鬼要是知道了这些事,告诉开能帮助他找妻女然后让他对付丹妮莉丝,开能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把丹妮莉丝卖掉。

    所谓的不好意思也就是针对易嚣而已,毕竟易嚣是在帮助丹妮莉丝,而他还需要易嚣帮忙将他送到塞外,所以哪怕只将他送到塞外也可以,谷莫留下来就算帮助易嚣还掉这个人情了。

    “对,就是这样。”开能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一贯非常严肃低沉的脸上露出一个赫然的笑容。

    “的确有方法。”易嚣没有吊开能的胃口,直接就将结果告诉了他,“准确的说,是有好几种方法,不过具体的情况,还要等到了北境才知道,毕竟那里的状况,我们在这里根本不知道,首先要知道什么状况,然后才能对应的找出方法。”

    开能非常理解的表示了认同,毕竟战场上很多局面都非常复杂,如果不亲生去经历一次的话,根本无法得出相应的结论,打了无数场小规模星际战争的开能深知这一点,倒是易嚣非常爽快的同意这件事,让他有些奇怪和不好意思,他对易嚣了解的不是很多,大多数都是通过表面,于是试探着说道。

    “不如。。你就把我送进去吧。”开能说到,“谷莫留在这里,在战争中,她说不定也会发挥不小的作用。”

    易嚣不在意的笑了笑,“不必这么谨慎。”他说道,“这场战争,根本不差谷莫这一个人,她还是跟着你毕竟好,毕竟塞外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离开了大部队,你们两个人的话互相也好有个照应。”

    “至于那些异鬼和尸鬼。”易嚣不屑的笑了笑,“我从来就没有把它们放在眼里。”

    开能露出一个苦笑,果然如此,易嚣之所以这么轻松的放人,想来就是他从来没将异鬼放在眼里的原因,他从没有将这些尸体看作同一级别的东西。

    这名巫师从来都对这些异鬼不屑一顾,这从易嚣一直主张直接北上,不用做任何准备的方式就可以看得出来,所以他会这样认为也不奇怪,不过这样也好,倒也方便了自己,开能在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自从俩人的飞船失事到海面,已经过了大半个月的时间,而殖民舰的失事时间肯定过了更久,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开能在心中担忧着,殖民舰中会有多少人幸存下来,而她们又有没有事,这些问题时刻压抑在开能的心中,让他担心不已,恨不得直接冲到塞外。

    去找到失事的殖民舰,所以当北方越来越临近,他们即将去面对异鬼的时候,开能再也忍不住了,找到易嚣准备提前去塞外寻找妻女,而不是等到战争结束。

    并且他幸运的再次让心中所想成为了现实,在得到易嚣届时会帮助他这个答案之后,开能很快就回到了队伍当中,不过高兴之下的他显然并没有注意,易嚣收回的目光中,有着不起丝毫波澜的平静。

    这种平静并不能说一个人心如止水,因为再平静的人碰到意外情况的时候,也会有着少许波澜,哪怕不会激动,而没有丝毫波澜则意味着,这对他来说根本不是意外情况,完全是。。意料之中。

    默默地收回目光,接下来该怎么做在易嚣的心中又有了更进一步的详细规划,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很多事情争取要一次成功,不然。。背后的阴影就会越来越大。

    正在易嚣低头沉思的时候,侧方突然传来一阵窸窣的响动,像是某种身躯庞大的动物在奔跑,易嚣抬头望去,发现是之前袭击队伍的那两名狼人之一,不过它此时正在逃命。

    果然,当易嚣将目光转向后方的时候,正看到另一名狼人在惨叫声中慢慢融化,化为一团灰烬,而附近的无垢者正在举枪瞄准这名逃命的狼人射击,一团团急促的电浆光团就仿佛催命岩浆一般,不断穿梭在那名奔跑的狼人两侧。

    这些电浆光团落在地上,粘到什么就融化什么,强烈的高温和电流可以将它们碰到的一切全部摧毁掉,而不留下一丝痕迹,知道电浆消散,无数颗树干和岩石就这样消失,露出一个个大洞,而狼人两旁的泥土也在电浆的高温下冒出缕缕青烟,但却诡异的没有升起丝毫的火焰,点燃森林。

    易嚣被狼人逃命时的呼哧和电浆发射时的声音弄得十分不耐烦,于是抬起右手,一道墨绿色的光泽仿佛长了眼睛般拐着弯的没入狼人背后,消无声息,然后在下一刻,狼人的生命终止了,甚至就连奔跑的动作和惯性都被某种东西阻止了一般,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倒在了地上。

    终于,周围平静了,就像此时易嚣的心情一般。(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重生之娇宠小军妻〕〔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