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世九界〕〔莫道情深如水流〕〔穿越未来之当家做〕〔我和26岁美女上司〕〔手可摘星辰〕〔竹马谋妻:误惹醋〕〔首长老公,太狂野〕〔我的绝色美女同事〕〔我真是个富二代〕〔霸主萌宠:老公,〕〔千亿宠婚〕〔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重生之军嫂撩夫忙〕〔重生九七当军嫂〕〔炼蛊〕〔拜见大魔王〕〔都市之地狱之主〕〔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修行的年代〕〔替嫁悍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三十五章 异鬼来袭(十四)
    在维斯特洛大陆的东北方向,靠近厄索斯大陆的大海边缘,就是维斯特洛的中心位置七国的首都,坦格利安王朝的政治中心,诸多贵族梦寐以求的铁王座所在之处,君临。

    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也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它的存在时间甚至比它王座上的每一任主人都要悠久,无论是最近的主人兰尼斯特家族,还是它的缔造者坦格利安一世。

    易嚣曾经去过君临,也近距离的观察过它,虽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神奇壮丽,但说实话这座城市也相当的不错。

    与地球中世纪相似的传统使得冰与火世界也喜欢石质的建筑,只有穷人和付不起建筑费用的人才会选择木材,所以冰与火世界的石匠非常发达,地位甚至超过铁匠。

    易嚣不知道这些地球上共济会前身的家伙有没有在这里也搞出来一个,但他们的确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一座壮丽的城池。

    从提利昂和詹姆逃跑的下水道规模就可以看出来,这不是一座雄伟庞大的城池,甚至只比弥林之流的城池稍大一些而已,远远赶不上自由贸易城邦布拉佛斯。

    但这却是一座非常精美,甚至精巧的城市。

    这里的每一栋建筑都巧夺天工,每一处布局都恰到好处,以君临城堡为中心,完美的向外辐射出了一座近乎工艺品的城市。

    五彩斑斓的光影艺术投射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驱赶了那些充满丑恶的阴暗角落,为城市增添了一丝丝的神秘气息和古朴典雅,石料本身的特殊性使得这些建筑格外坚固,可以搭建出一个个不可思议的堡垒建筑,仿佛散发着梦幻的珍宝。点缀在君临城市的各处。

    但反观布拉佛斯呢,虽然它也拥有灵工巧匠,甚至身为贸易城邦的它拥有着更多和更高超的匠人,但它却没有君临的味道。

    布拉佛斯的两座巨大雕像矗立在海平面之上,昭示着城市的入口,之后就是散乱在各个小岛和周围的聚集地。人类的聚集地,贸易居住就是布拉佛斯的主题,恒久以来从未有过改变。

    每一座城市都是不同的,君临的美丽就在于它的精美和壮丽,当安达尔人将先民从这片大陆上驱逐出去,将他们驱赶到北方的酷寒之地也那些异鬼作伴之后,坦格利安王朝正式成为了这片大陆的主人。

    他们建起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城池,包含了世间一切的繁荣,一切的美丽。这就是君临的主题,千百年来都未曾改变过,无论是拜拉席恩还是兰尼斯特,永远只是属于这座城市的一员,而无法改变这座城市。

    这也与他们的战争传统有关,与地球中世纪相似的传统使得冰与火世界虽然也有贵族战争中屠城的情况,但却比那残酷的北方少得多,唯一一次异族入侵也就是安达尔人驱逐先民了。而君临的创造者还是属于异族的一员。

    石质建筑的保存期和质量也使得它可以在战火中保存下去,而不会被一场不是魔法的普通火焰付之一炬。所以当易嚣第一次到达君临的时候,他就在这座城市里面发现了很多有趣的建筑,堪称艺术品,甚至每一处街角都有属于它自己的神秘和美丽,噢对了,还有一口水井和更加有趣的灯神小姐。

    如果不是当初因为要赶时间去取走丹妮莉丝身上的世界能量。易嚣恐怕还会在君临多留一会,不过即使他走的匆匆忙忙,这座城市的诸多角落和古朴的气息,还是让仅仅惊鸿一瞥的易嚣难以忘记。

    当然,城市是城市。人类是人类,城市的气息永远不会变化,但人类却会将这里弄得乌烟瘴气,君临也是同样如此,烟暗和肮脏遍布在各个角落,于光明对立相生,是世界不可缺的一部分。

    而现在,易嚣就发现,烟暗已经彻底占据了君临,将这座美丽的城池,彻底变换了一个样子,充满了符合烟暗口味的风格,仿佛一座张开的,血腥的魔窟大嘴。

    漫不经心的向旁边一瞥,易嚣目光扫过的那个烟暗角落顿时变得一片寂静,连一阵风吹过的声音都能听见,满意的收回目光,易嚣缓缓踏入君临的大门中。

    “讨厌,贪婪。。而又胆小的家伙。”易嚣在心中露出一个冷笑。

    易嚣此时踏入的城池就是君临,那座维斯特洛大陆人口中争相传说,被不知名的怪物占据的城市,那些无知的平民或许还在等着传说中的勇者去君临一探究竟,但易嚣可是知道这里面已经被一群狼人占据了。

    不过。。也仅仅是一些狼人而已。

    君临的大门半敞开着,附近没有丝毫的人影存在,往日声音鼎沸的来往商队和喧哗的人群已经消失不见,就连君临的防线,时刻值守在城墙和各个角落的金袍子也无影无踪,不过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人进城,更不要说来攻打君临了,一座带着腥味和恶臭的微风徐徐吹过,易嚣宛如踏入了一座死城。

    易嚣在撺掇丹妮莉丝北上的时候曾经过说,他有一些计划,而他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进入君临先找到瓦里斯把自己的事情解决掉,在事情清楚之后,再让狼人帮助丹妮莉丝一起抵挡异鬼。

    至于如何让瓦里斯同意,甚至是如何进入君临,易嚣选择了非常简单的方法,孤身一人直接进入。

    因为,这些狼人易嚣还没有放在眼中。

    当然丹妮莉丝并不这么认同,她觉得还是将斯塔克这些人一起带上比较保险,不过易嚣立刻就打消了她这个念头,因为如果狼人发现了自己等人走后的丹妮莉丝,那么她的处境绝对会非常危险。

    狼人虽然不会倾巢而出的对付她,但无休无止的进攻也会将丹妮莉丝拖垮,毕竟君临的狼人基数非常庞大,仅比异鬼少上一些,而且虽然狼人听从首领的命令。但瓦里斯在君临当中,命令传出来后,就算用狼吼,也不一定来得及。

    于是最后斯塔克等人还是留在原地,没有跟易嚣一起走,而是他单独进入君临当中。

    而且。。易嚣也没有带着温妮。

    这说明。在易嚣心中,他并没有表面那么托大,已经沦落为狼人聚集地的君临,其中肯定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不小心,恐怕就会尸骨无存。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易嚣对于这次行动非常的小心谨慎,不过这种小心不是针对君临中盘踞的狼人的,它们只是一种受到魔法诅咒的生物。就算是纯粹的魔法生物狼人易嚣也不畏惧,他提防的,是那些隐藏在烟暗中的恶魔。

    说不定这些家伙已经跟狼人搅合的密不可分,从着一座被狼人占据的城池中跑出来,甚至是直接跑到北境引水东流易嚣都有把握,但他可没有把握在恶魔的谋算下全身而退。

    所以他不能带着温妮一起前往,因为他自身都难保,更何况。温妮还需要留在营地中看守那尊灵柩,那可是易嚣的第二条退路。交给别人他可不放心。

    一踏入君临,易嚣就感觉到一股血腥的气息扑面而来,浓郁的仿佛化作实质,想来一座城市的人全部沦落为狼人,而其他幸存者就成为这些狼人的口粮,尸体和血肉骸骨填满了整个下水道都不会好到哪去。所以易嚣轻轻为自己加上了一个隔绝气味的咒语,就毫不犹豫的大步踏了进去。

    “血啊。。肉啊。。。”

    “是血的味道,是血的味道!”

    “我闻到了。。新鲜的肉。。”

    在城市道路的两旁,易嚣可以不断听到烟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低语,仿佛化作实质的注视充满了恶意。一股股的向易嚣袭来。

    但他对这些恶意充耳不闻,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毫无阻碍的大步向前走去,毕竟梦幻岛的高崖之下可是世界上最烟暗的角落,那种烟暗不是阴影,而是世间最纯粹的负面能量集聚之地,各式各样的烟暗能量充满在高崖下的烟山谷中,痛苦,绝望,崩溃,充满着想让人死亡的怨念,一靠近就会让人想要自杀或疯狂。

    而这些狼人的低语在易嚣耳中听来就像是唠唠叨叨的发牢骚,还没有当初和伊卡博德两名见证者闯入沙漠大迷宫前的冥界通道惊险,毕竟那可是一种古老的魔法,对于死亡的能量已经运用到了机智,连易嚣都无法轻易解除。

    所以这些狼人的威慑和惊吓似的攻击对易嚣没有任何作用,甚至连最细微的影响都无法造成,不过很快,这些狼人似乎也发现了这种情况,于是它们立刻就换了一种方式。

    狼人是一种崇尚暴力的魔法生物,无论是天生的魔法生物,还是因为受到了后天的魔法诅咒,它们性格非常直率,也很血腥,于是它们立刻就做出了最直接的选择,那就是用杀戮来进行试探。

    “嘶~嗷!”

    一只狼人在喉咙里发出嘶哑的低吼,瞬间从烟暗中猛扑出来,它的身躯非常强壮,那些路上不断骚乱丹妮莉丝队伍的狼人和它比起来就像是麻杆,它高出了它们两个头颅,身子宽了一倍有余。

    不过虽然它的体型放大了,但动作却愈加的灵敏和快速,它从旁边一处房间的内部窜出来,两只前抓和后爪在已经破碎的窗框上稍微一借力,就在眨眼之间扑到了易嚣的身边。

    而那被它庞大身躯所借力的窗框却连颤抖都没有,更不要说被它压塌了,就仿佛刚刚过去的不是一个百斤重的怪物,而是一根轻飘飘的羽毛,这一系列的动作让狼人的身躯连停滞都没有出现,可见它的灵巧已经到达了远超普通人类的地步。

    它的速度很快,快到普通人连反应的速度也没有,易嚣似乎也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它虽然是个巫师,但身体还是普通人,只是五感因为精神力有些超常而已。

    所以这只庞大的狼人就这么直奔易嚣而去,锐利而坚固的指甲仿佛要将易嚣撕裂般,散发着血腥和恶臭的巨口獠牙也滴落下贪婪的唾液,在它眼中,这只鲜美的猎物似乎即将唾手可得,变成一块块新鲜的血肉。

    不过可惜的是,巫师虽然身体近乎常人,但他却被称作巫师,而不是普通人,所以一定有不同的地方,更何况,易嚣独身进入君临,怎么会一点防备也没有。

    只见狼人的身影没有停留,在极致的速度驱使下,直接穿过了易嚣的身体,嗯。。没错就是穿过了易嚣的身体。

    那狼人似乎也愣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不对,它的确应该是毫无阻拦的将穿过猎物的身体不过那是在它把猎物撕裂之后,而不是这样。。直接穿过去,这是什么原因。

    不过它已经被暴虐和杀戮占据的脑袋暂时没有这么多脑细胞思考出这个问题了,因为这时易嚣已经从虚影中再次凝实,非常平静的将右手搭在狼人的后心,然后,魔力瞬间喷涌而出。

    片片灰烬从空中飘落。

    那只狼人连嚎叫都来不及发出,就毫无抵抗力的化作了一地的灰烬,然后易嚣平静的收回右手,仿佛刚刚发生的那么一幕从来不存在一般。

    这只狼人的死像是触动了某种信号,在周围烟暗的气氛微微凝固了一下之后,无数股更加浓郁的血腥气喷涌而出,一瞬间,数十只体型庞大的狼人直奔易嚣而去。

    而易嚣面对它们的攻击毫不躲闪,就仿佛依旧漫步在这个已经被烟暗占据的城市,他的身体再次出现虚化,任何攻击和接触到易嚣的狼人就仿佛穿过了一道虚影一般,刹不住惯性的将背后留给易嚣,而此时易嚣的虚影就会再次变成实体,风轻云淡的送这只鲁莽的狼人上路。

    这些狼人就仿佛穿梭在烟夜中的行者,不断奔跃在易嚣的两边,奋力的挥舞着它们充满局里的臂膀和尖锐的獠牙,想要撕裂面前这块可口的血肉,但它们并没有发现的是,它们的攻击对这只猎物没造成丝毫伤害,而它们的数量却在逐渐减少。

    最后,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嘶吼,再也没有狼人环绕在易嚣的身边妄图攻击他了,只有漫天飞舞的灰烬和废屑。

    “没脑子的东西就是麻烦。”易嚣轻声嘀咕道。

    就当他以为自己的攻击会让狼人试探暂时告一段落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狼人。

    它们有的站在房顶上,有的站在街路两旁,有的藏在烟暗中,就连远处的月亮下也密密麻麻的踞满了阴影,甚至有的狼人,还没有露出狼人化,只是普通的人类而已。

    但无一例外的是,它们都用自己那绿油油的黄色兽瞳紧紧盯着易嚣,就像狼群终于盯上了自己的猎物。(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