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有场恋爱谈〕〔农门辣妻:猎户相〕〔独家蜜宠,老公请〕〔兵临都市护女神〕〔天命大改造〕〔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武者诸天〕〔地球穿越时代〕〔土豪修仙系统〕〔清尘系列之黑骨〕〔网游之反派!〕〔天地星尊〕〔正义的拳头〕〔甜蜜婚令:首长的〕〔春野小农民〕〔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这个将门不一般〕〔成为仙兽师的小民〕〔我从天界归来〕〔狼性总裁,超会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四十一章 异鬼来袭(二十)
    帐篷在幻象消失之后,再次变得空无一物起来,暗红色的绸子微微散落在四周,为帐篷中的氛围增添了一股神秘的色彩,就仿佛是占卜女巫常住的小屋,魔法的气味无处不在。

    里面的空间很大,似乎是用了无痕伸展咒或其他的魔法,远远比外表看起来大得多,但只有一张床和一张硕大的试验台,旁边散落着很多书籍,显得有些空旷。

    不过最引人注意的,大概就是帐篷正中间放置的那座巨大灵柩,颜色昏暗,外形古朴而又诡异,充满着死亡和不祥的气息。

    “就是它了。”这座灵柩大概就是此行的目的,温妮的嘴角勾勒出一个笑容,看起来似乎与平时总跟在易嚣身旁的温妮一模一样,但无论是她此时的做法,还是不经意间表现出的性格,都显然与正牌温妮不同,表明着她是一个冒牌货。

    而接下来的魔法,也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

    就像她判断的那样,易嚣并没有在帐篷中留下强力的杀伤性陷阱,毕竟留下了温妮守护帐篷,不过在外人看来温妮可以比较安静,但实际与她接触的时间久了,比如易嚣就会了解温妮无聊时总会有些毛毛躁躁,所以为了避免误伤,易嚣也不会留下杀伤性太强的魔法陷阱,最多只是预警而已。

    当温妮踏入灵柩所在的范围附近时,突然间一股带着审视的魔力波动出现在她身边,就仿佛被灌下了一大瓶的吐真剂,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自己心底的秘密全部都说出去。

    不过她忍住了。但她的伪装魔法就没有这么幸运。在这股混合着真理和真相能量的洗刷之下。温妮伪装的外表开始慢慢褪去。

    像是蛇在蜕皮,温妮的皮肤出现溶解和水化,大块大块的开始脱落,不过还好露出来的皮肤底下不是猩红的血肉,而是一张新的皮肤,倒是没有将这里变得如恐怖片现场。

    几秒钟过后,温妮不。。应该说是一个崭新的陌生男子出现在原地,他穿着暗色调的西装革履。搭配着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就如同乱入了下城区的华尔街公子一样。

    他的皮肤非常白皙,一双瞳孔在昏暗的帐篷中看不清颜色,不过此时如果易嚣已经将瓦里斯逮回来的话,说不定会刺激他想起什么,毕竟失忆的人看的熟悉的景象是最容易恢复记忆的方法,他一定认识面前这个人,因为他亲自告诉过瓦里斯他的名字,路西法。

    路西法的嘴角再次露出一抹微笑,“很娴熟的能量运用。”他低声自语道。“不知道收集了多少真诚的人心底最纯洁的念头和能量才能驱动这样的魔法。”

    “完全由真诚构成的魔法领域,任何踏入进来的东西都会被去掉伪装。处于领域范围内的人只能说出真心话,很有趣的魔法,但可惜没有什么用了,毕竟一会我也用不上继续伪装了。”

    “该死!”路西法暗骂一声,“我在说些什么,这魔法果然很麻烦,不能再说话了。”

    可惜他的想法不错,但魔法的效果却不会因为他不想就停止,易嚣遗留下的魔法阵仍然在兢兢业业的履行着自己的义务,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说真话,哪怕只是自言自语。

    “留下了可以破除一切伪装的魔法。。”路西法轻声说道,“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继续布置下传送魔法,一旦有人触及警报,就会将这里的情况瞬间传递给巫师,毕竟有前一个魔法在,任何伪装都没有效果,这样入侵者的真面目也会带来极大的线索,并引起巫师的警觉,比如说。。”

    “这样!”路西法一伸手,就凭空捏住了一直振翅欲飞的乌鸦,但它似乎完全由摸不到的能量构成,直接穿过了他的手掌。

    不过显然路西法的力量也不止于此,虽然乌鸦完全是摸不到的能量体,但路西法白皙的右手还是仿若实质一般将它牢牢地抓住,任它如何挣扎也逃脱不了。

    “你以为只有你擅长魔法么。”路西法的嘴角挂着冷意,“别忘了魔法本来就是由魔法生物传授出去的。”

    能量乌鸦可以挣扎的范围越来越小,它的动作也越来越无力,由能量构成的翅膀甚至还非常逼真的扑扇下几片羽毛,但这都无法阻止路西法,他的右手狠狠一用力,就听见噗的一声,乌鸦彻底消失在了他的手心。

    “这还没完。”路西法的笑容依然很冷静,“我们的新领袖可是一个非常谨慎的家伙,不然也不需要我亲自劳驾了。”

    果然,在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多久,数只乌鸦再次突兀的显现出来,想要趁其不备的冲杀出去,但都被早有准备的路西法一一擒获,在此期间,他还阻拦下了好几只隐形状态下的能量体,如果不留心觉察,还真发现不了。

    最后当灵柩附近再次飞出漫天的鸦群,但却被路西法彻底拦截下来,魔法阵对外的预警终于停止了,路西法轻轻接住一片飘落下的能量羽毛,然后握在手心,“搞定收工。”他轻松的说道。

    “现在,让我们看看还剩下多少时间,是否足够接触他留下的大玩具。”路西法有些破不接待的搓着双手,就像是富家公子看到了新奇的小玩意。

    他已经觉察到这尊灵柩散发出的巨大魔力波动了,这种波动他很熟悉,正是所有魔法中都很常见的空间魔法,也就是用以传送的魔法,但显然刚刚的预警传送用不到这么大的能量,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这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地,也就是易嚣留在营地中,可以瞬间将自己从君临带出来的魔法道具。

    破坏掉它,把易嚣留在君临的计划就完成了一半。

    路西法走到灵柩的旁边,用他白皙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它。灵柩还非常新。看得出刚制作完不久。而且制作的主人似乎有些焦急,因为在很多花纹旁,还可以看到因为雕刻留下的少许瑕疵。

    被幻象浪费了几分钟,拦截魔法预警又用了几分钟,留给路西法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大约也只有几分钟而已,但这已经足够了,因为灵柩上雕刻的是魔纹。

    魔纹也是魔法的一种。就像易嚣常说的,魔药炼金魔纹咒语从来都是不分家的,任何巫师只要对于魔法的理解到达一定程度,就可以使用魔纹。

    而魔纹也分为很多种,比如说的确有文字意义的古代魔纹,又叫魔文,或者只有象征意义但却拥有魔力的魔纹,还有根本没有意义,只是为了炼金而雕刻的魔法纹路。

    魔纹的种类非常繁多,哈利波特世界最常见的就是第一种魔文。一种由禁林魔法生物人马们守护和流传的上古文字,而易嚣最熟悉的也是这一种。因为只有哈利波特所在的世界有相关炼金的知识,虽然这种魔文根本没啥用,但其他世界更是少之又少。

    不过出现在灵柩上面的,只是一种普通的魔法纹路,只为了炼金而存在的。

    魔法就是对于能量的运用,关于魔法的本质易嚣已经非常明白了,但这不代表他就可以顺利的制作出各种拥有非常神奇的魔法效果的道具,毕竟通过共鸣和感知调用游离和自身的能量使用魔法是一方面,而赋予某样物品神奇的魔力又是一方面,两者是完全不同的。

    制作魔法道具不仅需要合适的道具,还要用咒语把所需的能量提取出来,最后要把两者结合在一起,当然对于每个不同的巫师来说,制作魔法道具的方式也不同,有的人在第二步使用变形咒,有的人在第二步使用献祭,但不管怎么说,只要第三步成功了,两者完美的契合到一起,那么道具也就制作成功了。

    无所谓方法是什么,只要得到正确的结果就可以,不得不说,韦斯莱兄弟在发明魔法小道具上的确有一手,虽然他们只是用来恶作剧,但的确非常成功,他们不仅将很多咒语与物品永久的结合到了一起,甚至可以量产,他们已经触摸到了能量的本质。

    可惜,任何魔法都是有代价的,尤其是直接使用能量的魔法更甚,灵魂魔法索命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他们使用的都是一些无关大雅的小魔法,但架不住积少成多,而厄运,终究是会降临的,代价无法逃脱。

    易嚣与他们有些相似,但他已经脱离了使用固定咒语的阶段,他直接将不同的能量用创造出的新咒语随心所欲的结合到一起,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但在这其中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让魔法与物品契合,毕竟不是所有的创造出来的新魔法都适合制作魔法物品,而魔纹就在其中起到这样的作用。

    魔纹就像是电路一般,它没有具体的含义,也没有固定的样式,它只是起到一个引导魔力的作用,将魔力作用在物品上面,而基于每个魔法物品拥有的力量不同,它们上使用的魔法也不同,所以很少有相同的魔纹。

    毕竟魔纹只是一种导入魔力的纹路,而不是拥有特殊意义的花纹,所以每做出一件新物品都自然要重新选择适合的魔纹。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一幅魔法物品上魔纹都是巫师重新创作的,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任何物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哪怕是最相似的物体,魔纹上也会有细微的变动,制作魔法道具的确是一个大工程。

    而身为曾经的天使长,如今的地狱魔王路西法,显然对魔纹也有很深的了解,毕竟无论是恶魔还是天使,都是魔法生物的一员,而掌握魔法,正是它们的本能。

    这次降临在冰与火世界的这具身体,虽然本身没有什么力量,但却拥有大量的知识,既然武力带不进来,总要有其他的力量吧,再来之前,路西法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面前这些魔纹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锁定位置。。破开空间。。”路西法轻轻触摸着灵柩的盖子,“然后进行传送,果然是为了逃跑准备的,不过倒很有趣,稳定的传送魔法可不常见,除非有着另外的通道。”

    “从灵柩上散发的魔力波动来看,似乎就是这样,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通道,又是什么通道。”

    路西法眯起眼睛,对于易嚣,他了解的也十分有限,因为在上次献祭狼人恶魔,作为祭品启动风息堡的魔法阵时,那名巫师似乎就有所觉察。

    而路西法并没有想到自己是哪里露出了破绽,但从那以后,那名巫师处处避着自己,小心了很多倒是真的,果然是个谨慎而又狡猾的家伙。

    不过巫师么,总有很多属于自己的秘密,魔法的变化非常神奇,无穷无尽,拥有些小手段很正常,没有才不正常呢。

    “很熟悉的气息。”路西法继续观察着面前的灵柩,“就像巫师本人。”

    “灵柩里面应该放有巫师常穿的衣服,或随身携带的物品,用来当做定位的目标,不至于迷失了方向,不过只要破坏了灵柩上的魔纹,使它的传送能力直接失去效果,那么其他的也就无所谓了。”

    路西法翻开手掌,一只小巧的匕首慢慢从他的掌心长出来,然后逐渐成型,他反手一握将匕首拿在手里,然后对着灵柩比划起来。

    魔纹的制作很困难,破坏也不容易,并不是随意破坏一处就可以使魔纹失去效果,必须找到关键的节点,加以切断,才能阻断魔力的传送和导入。

    路西法观察了一会,然后眯起眼睛,静静的思索起来,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不觉间再次过去了两三分钟,易嚣的帐篷距离丹妮莉丝的帐篷并不太远,大约也就是十几分钟左右吧。

    所以这意味着,发现受骗的温妮估计此时正匆忙的往回赶,而一旦怒气冲冲的温妮在帐篷中堵到并不是本体降临,没有太多力量的路西法,估计他的下场也不比遭遇到易嚣好哪去。

    不过就在时间再次过了一分钟后,路西法却突然抬起了匕首,显然,任何东西都是有破绽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凌天至尊〕〔君临星空〕〔蜜爱总裁,100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