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自由者〕〔仙界科技〕〔伊森的奇幻漂流〕〔遍地都是技能树〕〔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女教师的贴身高手〕〔你好,审计官〕〔霸道老公放肆爱〕〔仙凡于世〕〔神级黄金指〕〔闪婚蜜爱:墨少的〕〔独宠小萌妻〕〔甜婚蜜令:权少宠〕〔[综]炮灰终结者〕〔都市超级医仙〕〔霍少的闪婚暖妻〕〔独家盛宠:总裁的〕〔剑指问天〕〔神级都市练气士〕〔医女当家:带着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四十二章 异鬼来袭(二十一)
    灵柩的表面散发着亮闪闪的光泽,如星空下的烟夜萤火,易嚣特有的魔力波动正在其中婉转流淌,扩散出一阵又一阵温和的浮动。

    梦幻岛的能量很特殊,它蕴含着空间,时间的能量,甚至还有更加高阶的灵魂能量和世界能量,以及易嚣根本无法触摸的幻想能量。

    能量的种类有很多种,它们多数都是可以互相转化的,但在转化的过程中肯定会有少许的损耗,如果巫师没有其他方式弥补,那么就要用自身来弥补,这就是所谓的代价。

    比如迷情剂,非常神奇的爱情魔药,据说是可以使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但使用过的巫师都知道,这只是一种另类的服从,因为制作爱情魔药时需要用到很多材料,包括爱情的咒语。

    而有关爱情的魔咒自然就会调集爱的能量,这是能量这种东西本来就十分难以掌握,无法触摸,更可况是这种抽象的力量,所以很多巫师咒语根本没有使用成功,只是用处了一种类似的变异咒语罢了,所以才会出现效果根本不是本意的迷情剂。

    如果真想要制作出迷情剂,那么首先就需要爱情的能量作为基础,而这种能量从哪里得来,就需要考验巫师了,比如他可以是用手段让俩人相识,相爱,再用魔法威胁他们并抽出能量,或是直接找一对真心相爱的两个人去抽取。

    无论如何,过程都是非常麻烦的,而且巫师对于魔法的理解有着相当高的要求。不然他根本无法调动能量。没有触及根本。能量的运用也就无从谈起了。

    任何世界的魔法研究到一定的高度,都会同归殊途的触摸到魔法的本质,能量的存在,比如梅林所擅长的预言,这样的咒语完全就是他自创的,那么根据呢,总不能是凭空而来的吧,自然就是时间能量的一种运用。

    阿不思也是这样。他与汤姆在魔法部交战时所使用的魔法,厉火的控制和水龙的攻击,在任何一本教科书上都找不到,他们俩人使用的原理就是对于魔咒的变种利用,也就是使用咒语改变了能量,也改变了原有咒语的效果。

    易嚣原本也是这样一步步走上来的,但他幸运的接触到了奥兹国的魔法,奥兹国的魔法从一开始就直奔能量而去,他们没有有型的咒语,也没有无形的规矩。他们所奉行的就是去感知能量,然后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魔法。

    这样一来。易嚣对于魔法的理解就立刻上了一个台阶,更不要说,梦幻岛还有很多天然与现成的能量提供给他。

    时间和空间的能量是非常稀少的,比如痛苦与希望之类的还可以人为制作然后收集,但前几种能量却不同,不然为什么幻影移行那么不稳定,因为空间的能量非常稀少,巫师使用幻影移行时都是用自身魔力转化而来的,而人的魔力并不多,不稳定也就十分正常。

    这也是易嚣喜欢用魔力去碾压别人的原因,毕竟他有一整座梦幻岛作为后盾,而梦幻岛的后盾又是第二世界,一个世界的能量是无穷无尽的,就算易嚣只能利用一点,也几乎无人能够对抗。

    路西法对于梦幻岛的能量体系根本不了解,但不意味着他无法发觉面前这些能量的危险之处,只要稍有破坏,这座魔法阵就会对破坏者发起攻击,虽然规模不大,但已经足够造成混乱,吸引帐篷外的关注了。

    而且对于这具力量微弱的身体来说,就算是这样反弹性质的魔法攻击,也不是路西法能够抵挡的。

    不过地狱魔王显然不是一个只会蛮干的家伙,魔法阵的威力很大,但只要精确的破坏掉其中关键性节点,就会使它直接失去作用,一切的作用,这样一来,也就根本不会有所谓的攻击发动。

    “传送。。定位。。攻击。。”路西法拿着匕首,俯身在灵柩上刻画起来,就像是一个充满了艺术气息的绘画大师。

    覆盖在最外面的魔法阵自然就是预警性魔法阵,任何接触到的人都会引发大火,从而提醒营地里的其他人,不过对于同样精通魔法的路西法来说,他已经找到了最关键的节点。

    匕首灵巧的在上面一剜,处于灵柩角落边角处的一道刻痕随即被拦腰截断,流淌的魔力波动一分为二,上半部分的魔力已经被刻痕阻挡住,而下半部分的魔力还在缓缓流淌,不过魔力再次转过圆周来到上半部分时,就也被刻痕阻挡下来。

    顿时,整道魔纹失去了流通的魔力,开始变得黯淡起来,而剩余的能量仅仅支撑了几秒钟,就全部损耗殆尽,使得整个魔纹表面都失去了光彩。

    路西法在划下刻痕之后就小心翼翼的抬起匕首,首先要接触的自然就是预警,而当他看到魔法阵逐渐失去光泽,而没有出现其他的异常变化,顿时就明白,自己已经成功了。

    “解决一个。”路西法也松了一口气,最外部的预警也就是最关键的一步,解决了它接下来就非常轻松。

    魔纹成功的标志就是纹路中出现魔力流动和莹莹的光泽,而失败的标志则是失去光泽和魔力流动消失,此时整个灵柩的上半部分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光彩,这也就意味着路西法已经破坏掉了灵柩上的魔纹。

    只要魔纹不在亮起,魔法物品就彻底失去了作用。

    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路西法也就不再犹豫,提起匕首几下就精准的将关键节点全部切断,几秒钟过后,有关传送和定位的魔纹也失去了效果,整个灵柩彻底黯淡下来。

    看着整个灵柩已经变得黯淡无光,就像在殡仪馆中摆放的普通灵柩一样,路西法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右手一翻。匕首再次消失在血肉之中。

    “魔法不错。但可惜品味不怎么样。”笑容再次回到了路西法的脸上,“既然这么喜欢灵柩,那么就把它当做你的归宿吧。”

    突兀的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路西法知道是自己已经暴露,那个女人正在急冲冲的赶回来,估计原住民们也担心这里的安全,加派了不少人手。

    时间到了,路西法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连忙离开灵柩的范围,而他一脱离灵柩附近的真实领域,身上的伪装顿时就再次起了作用,随着一阵波动慢慢浮现,路西法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消散在空气中。

    虽然没有什么太具杀伤力的魔法,但隐身咒这样的小咒语还是非常简单的,路西法担心被温妮装个正着,于是在魔法刚刚起作用的时候就掀开帐篷跑了出去。

    他知道那个女人是格林,理论上可以看破一切魔法生物的本体,但可惜他这具身体的本体就是人类。可不是恶魔,所以她无从发现。而变形咒属于魔法,不在格林观察的本职和范围内,温妮自然也没有发觉异常。

    所以此时她再赶回来,就已经晚了。

    转过一个火盆,路西法的身影再次显现出来,他摇身一变的又一次成为了营地里最常见的无垢者,然后默默的找了个角落站着,伪装成卫兵的样子。

    不过他的视线可以很好的将这附近的情况收在其中,尤其是易嚣所在的帐篷,他需要观察一下后续的情况,以便判断自己是否成功了。

    果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嘈杂声已经从远处传到这里,温妮的身影仿佛烟色的箭矢一般瞬间冲进帐篷,营地里只看得到一晃而过的虚影。

    如果不出路西法所料,这个女人很快就会怒气冲冲的跑出来,说不定还会迁怒与无垢者一顿,毕竟是因为他们她才受骗,虽然丹妮莉丝应该当即就告诉她自己没有派灰虫子,她应该是被骗了,但怒火还是会出现。

    毕竟这就是人类,**最强烈的一种生物,他在地狱里见多了这样的灵魂。

    但可惜的是,路西法预想中的情景并没有出现,一分钟,温妮没有出现,两分钟,温妮还是没有出来,三分钟后,他倒是等到了迟迟而来的无垢者们。

    “温妮小姐。”这群无垢者的带头者正是刚刚路西法假扮的正主,军团长灰虫子,不过他此时身边还有一名达里奥,想来也是怕温妮误会,“情况很严重么?”他低声询问到。

    灰虫子对于易嚣只是敬畏和惧怕,到没有太多关心,不过他忠诚于丹妮莉丝,丹妮莉丝一心想要夺回铁王座,而易嚣此行又对丹妮莉丝夺回铁王座有着十分关键的意义,所以他也就跟着担心起易嚣来。

    一听到营地出现刺客,就赶了过来,希望不要出现什么大的问题,从而影响到身在君临的易嚣。

    帐篷内回应他的是沉默,随着帐篷的沉默,似乎附近的营地都陷入一片死寂之中,灰虫子的内心在不断下沉,就当他按耐不住准备再次发问时,温妮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还好。”温妮说道,不过她听起来似乎不太高兴,“从现在起,直到他回来,任何人都不要打搅我。”她停顿了一下,一字一顿的说道,“任何,一个人。”

    灰虫子怔了一下,随即就反应过来,“是。”他低声说道,然后与达里奥对视一眼,当即就带领无垢者撤离这里,不过他们没有离开太远,只是向四周散开,隐隐的将易嚣的帐篷包围在其中,就连路西法伪装的普通无垢者卫兵也包含在内。

    出了这样的事情,无垢者们自然不会再放松警惕,就算温妮不说,他们也会这样做。

    不过。。外面的路西法却皱起眉头,不是因为无垢者把他围了起来,他想离开,只需要一个隐形咒无垢者就没有办法发现,他疑惑的是,刚刚温妮所说的话。

    可以使用魔法的生物,精神力都超出常人,自然五感就稍微敏锐一些,虽然路西法没有龙型指环作为辅助,拥有易嚣那么敏锐的直觉,但偷听一下谈话开始可以的。

    尤其是他选的位置很好,距离帐篷很近,刚刚那个女人和原住民间的一问一答都被他听得清清楚楚。

    所以他才更加疑惑。

    魔纹是他亲自破坏的,路西法不会记错,因为谨慎的原因,他还特意检查过是不是幻象和幻境,答案告诉他灵柩是真实的,所以他破坏了魔纹,灵柩就一定被破坏了。

    巨大的灵柩失去了光泽,只要那个女人不是瞎子就一定看得见,但她为什么说还好,是自己没有成功,不可能,路西法在心中摇摇头,魔纹失去光泽就代表失去了作用,不会有任何方法复原。

    那么是她在隐瞒,路西法随即想到,但立刻就否认了,因为这没有意义,如果真的出现问题,那么她最应该做的就是告诉其他人,并且思考怎么办,是继续等待,还是前期君临接应。

    当然这些问题都在路西法随后的计划中有所考虑,然后做出应对,毕竟恶魔么,总是喜欢给自己留一手,就算此时温妮诡异的反应,实际也在路西法的对应当中,只是这种情况的出现,是最不好判断的情况。

    所以路西法在疑惑了几分钟后,就立刻思考出温妮这样做的可能,就是那个巫师早就预料到灵柩会被人破坏,所以提前告诉过她,她才非常镇定,而这也意味着此时的情况是最佳难以判断的。

    因为路西法不知道那名巫师到底留下了什么样的应对方法,自然也就无从做出反应,他有心再去试探一下,但却不敢这么做,因为这绝对是作死,这么敏感的情况下出去,完全就是直接把自己暴露在外。

    不过也无所谓了,路西法望向远处君临城市庞大的烟影,传送的灵柩已经被自己彻底破坏掉,这就意味着那名巫师不能强行脱离那里,而普通的魔法手段想要走,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因为自己下一步就要封锁那里,到时候,就连一只幽灵,都飘不出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