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撩到底:痞子总〕〔逆天冥帝〕〔都士霸道总裁在校〕〔月光如水照心扉〕〔我对你动了心〕〔奉孝夫人是花姐[综〕〔进化之眼〕〔鬼帝狂妃:系统御〕〔栽在了小可爱的手〕〔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梦醒不知爱欢凉〕〔甜宠专属:小太太〕〔归墟——神沉〕〔《大天蝎的小心机〕〔修罗狂兵〕〔绝世武神一〕〔都市全能兵王〕〔穿越八零:麻辣小〕〔狂龙萌爸〕〔重回一九九四做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四十五章 异鬼来袭(二十袭四)
    镂空的大殿顶端散发着华美而又堂皇的气息,那堪称艺术品的石柱盘踞在大殿的墙壁四周上,雕刻着形态各异的浮雕,与铁王座遥相呼应,支撑起君临最宽阔的殿堂。

    殿顶之上涂绘着一些老旧的彩画,虽然有些褪色,但依旧可以看出曾经的艳丽,或许冰与火世界没有地球中世纪那么繁荣的自然科学,但艺术方面却不甘落后,因为艺术可是无国界的。

    但是易嚣并没有注意到绘画上彩色间一闪而过的穿梭烟影,也没有注意到四周墙壁的阴影在火盆的照耀下隐隐有些扭曲,就连墙壁上的那些浮雕,似乎也像一个个张着大嘴在哀嚎的怨灵。

    他的注意力大都放在面前这些狼人的身上,因为从他们的身体里,易嚣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存在。

    “大人。。他们似乎有些不太对劲。”终于,沉默了半天的瓦里斯打破了这种气氛,他对眼前这种情景发出了疑惑。

    虽然他并不将这些狼人放在眼中,但此时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就像是自己的四周围着一群死尸一般,但任何事情的出现都是有缘由的,哪怕是极特殊的情况。

    而此时自己身边唯一发生变得,也是最大的事情,就是易嚣的到来,那么这些狼人可能就与易嚣有关,瓦里斯非常明智的打算撇清关系,然后躲在后面。

    “我也看出来了。”易嚣耸了耸肩,“它们被人控制了。”

    “控制?”瓦里斯发出一声短促的疑问。

    易嚣点点头,“是的。我能感受到一股不同寻常的能量。也就是魔力波动。不知名的咒语。”

    他斜眼看着瓦里斯,“不是狼人身上那种不入流的诅咒,而是一种非常强大的陌生魔法咒语,不过从那烟暗和满是焦躁的气息上观察,也可以推断出这种魔法的作用,是让某种东西发生不可预料的异变。”

    “这不奇怪,自从进入君临以后,我可一直就在留意着。无缘无故中了圈套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好在它们终于自己跳了出来,这些魔法的威力可不小,我觉得我还是先离开比较好。”

    “我愿意随大人一起离开!”瓦里斯急忙在一旁紧跟道。

    易嚣看了他一眼,抓住他的肩膀,“那就一起走吧,还有用到你的地方。”

    那些围过来的狼人数量不多,但却处处透露着一股诡异的能量,得益于对于能量掌握的深刻理解,易嚣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些能量的不好对付。

    一个人的体力可以聚集的能量是拥有上限的。而随着能量的增加,力量自然就会不断增强。面前这些狼人的体力凝聚着非常诡异的能量团,易嚣觉得如果它们能使用,就算是对自己来说,也相当的麻烦。

    所以,他决定先避其锋芒,在君临与这些家伙硬拼是不理智的,谁知道暗处还有多少这样的生物,君临可是越有数十万人口,就算在转换狼人时十不存一,那也有数万之巨,磨也能把易嚣魔力耗光。

    但是下一刻,当他准备打开与其他地点连接的入口时,却发现一阵诡异的魔力切断了他的魔法,阻止了他的幻影移行,甚至就连更加稳定的影子,感应也断断续续的。

    易嚣有些了然的挑眉,然后又摇摇头,对方果然还是有可以切断自己空间魔法的特殊方式,而且这种方式就连自己有所防备也无法觉察,毕竟现在。。他也没有感觉到君临何处有相似的魔力波动呢,这也就意味着,他连对方所施的魔法是什么都不清楚。

    不过魔法变化万千,对于历史悠久的恶魔来说,有着没人见过的魔法并不奇怪,不然他们为什么总喜欢搞一些没人知道的古怪仪式呢。

    但对于瓦里斯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他并没有亲身经历过易嚣的魔法,还以为这段诡异的平静是必要的准备,但随着易嚣松开手,他也觉察到了问题所在。

    “大人,难道。。”

    “就是你想的那样。”易嚣有些无奈的说道,“暂时没法离开这里了,恐怕我们只能把眼前这些碍眼的东西全部消灭掉。”

    “桀桀。。”就在易嚣取出魔杖的时候,大殿的上空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诡笑,那笑声就仿佛尖锐的风啸,不过对于已经听过好几次的易嚣来说,他立刻就认出这是自己的老朋友来了。

    “这是。。风的力量。。”

    风魔的呼啸还是那么的难听,伴随着嘶哑和生硬的味道,它盘旋在大殿的上空,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但在它出现的一瞬间,易嚣立刻敏锐的觉察到周围的空间有了一阵阵的波动。

    这种波动有些熟悉,似乎当初在康斯坦丁的身上见过,是他可以穿梭两界赖以生存的最大能力,隔界的波动。

    隔界易嚣以前也曾经去过,那里是一个死后的灵魂,在没有进入地狱时,暂时停留的空间,而此时周围的情况,大却是整个君临城堡都被拉入了隔界当中,所以易嚣的空间魔法才会失去效果,被困在里面。

    不过理论上来说,梦幻岛的影子可以无视任何空间屏障,尤其是为了增强它的这向特殊能力,易嚣还格外制作了魔法道具,巨大的灵柩,上面雕刻着空间魔纹,然后把影子放置在里面,用来增强它的感应。

    但从此时毫无感应来看,大约是魔纹已经被人破坏了,不知道温妮怎么样了。

    易嚣此时的情景虽然不太好,但他却没有太多的忧虑,甚至还有闲心跟风魔斗嘴,“风魔,我们也是见过好几次了,从康斯坦丁的世界你就追着我,一直到现在都是。”

    “而且你每次都说风的力量。。但你应该知道隔界属于空间魔法。任何古老的空间咒语都很难控制。”

    喧嚣的风声似乎有了一瞬间的停滞。但很快就变本加厉的呼啸起来。“我还说过。。你会死在这里。。桀桀。。”

    “我会不会死在这里不好说,但你一定会死。”易嚣有些怜悯的看着上方的烟影,“隔界不是给活物居住的地方,它是灵魂的存储之所。”

    “而强行打开隔界,就需要大量的灵魂作为依托,不然咒语不会成功,整座君临城堡这么大的范围,需要多少灵魂啊。就算释放者献祭自己,恐怕也不够吧。”

    风魔的阴影盘踞在墙壁里,作为隔界的维持着,它已经失去了本身的身体,虽然它原来就没有身体,但好歹是一阵风,而此时它已经彻底变成了没有实体的无形存在,只能依附在有形之物上才能生存。

    穿梭在墙壁中的阴影就仿佛水中的游鱼,四处穿梭,一闪即过。

    而易嚣接着开口说道。“你是不可能,也没有能力打开隔界的。就连巫师维持这样的隔界也十分困难,有人用某种方法帮助了你,而你在维持这个隔界之后,就会彻底死亡,甚至都无法维持太久。”

    “所以。。你觉得我们谁的处境更好一些?”

    在易嚣与风魔交谈的时候,那些狼人似乎已经完成了它们的包围,密密麻麻的将俩人堵在了铁王座的大殿中。

    而此时,似乎是感觉到了易嚣所发出去的挑衅,最前面的一名狼人发出痛苦而又扭曲的怪声咆哮,抱着头开始低低的**起来,那声音仿若凄苦的狼嚎,又像是人类的哀求。

    瓦里斯双眼警惕,他的背部微微拱起,强壮的肌肉已经有了膨胀的趋势,狼人化的准备已经一触即发。

    他了解面前这个家伙动作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它要变成狼人,虽然瓦里斯有信心杀死这些赶来挑衅自己的低级狼人,但易嚣之前所说诡异的力量几个字,却让他不敢掉以轻心。

    但没想到的是,面前这名还是人类的狼人在抱头**了一番后,并没有变化成狼人,反而出现了奇怪的改变。

    “啊。。。啊!”

    他发出痛苦而凄厉的嚎叫,瞬间半跪在地面,他的身体开始不自然的扭曲和膨胀,一块块肌肉就仿佛出了气般的浮肿起来,显然鼓鼓囊囊,他的头发几乎在瞬间全部脱落,身体的各个表面都出现烟色的血管和脉络。

    他的双眼变得漆烟一片,整个人就仿佛被泡了几天几夜的浮尸,显得有些臃肿。

    这个时候,他却抬起头,对着面前的俩人诡异的笑了笑,发出毛骨悚然的声音,“瓦里斯阁下。。国王陛下最忠诚的情报总管,你曾经赐给我强大的力量,而此时我又用了更强的力量,但这一次。。你却已经没用了!”

    他的脸部同样肿胀不已,脸颊和下巴以及眼皮附近都高高隆起,显得十分狰狞和怪异可怕,浮肿的肌肉把脸部挤得有些变形,嘴巴和鼻子显得很小,两只眼睛只剩下一条缝隙。

    哪怕是瓦里斯看到这样的样貌也也不容的愣了一愣,他有些厌恶的说道,“这是什么怪物。”

    而旁边的易嚣却有些皱眉,因为面前这种怪物的样貌和形态的确称得上猎奇,但他却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有些印象。

    “或许。。你还是先关心你自己吧。”风魔那具有特点的嘶哑声音再次响起,他不断穿梭在四周的墙壁间,阴影间,无法捕捉它的位置。

    “大人的力量你是无法理解的,就算我会死去,大人也会将我复活,我们是永生不死的存在,而你是不可能获得胜利的。”

    “就凭面前这些怪物?”易嚣发出一声冷笑,“我承认它比之前的天使厉害了一些,但仍然没有什么用处。”

    “这些就是您所说的。。被控制的后果?”一旁的瓦里斯皱着眉打断了易嚣的话,他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那显然此时十分重要,果然,在易嚣了然的目光下,他说出了自己的担心,“那。。我会不会也变成。。”

    “或许吧。”易嚣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只是你还没变而已。”

    “为。。”

    瓦里斯才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了,易嚣耸耸肩,“毕竟你是最大的王牌不是么,一定要留到最有用处的时候才翻开。”

    “大人。。”瓦里斯的眼中露出惶恐的神情,他从人类变化成狼人,得到了不少好处,但也知道其中自己无能为力的抵抗感,而显然,如果不想变成面前这种怪物,那么就只能求助于身旁的这名巫师。

    但。。这些长相猎奇的怪物显然不会给瓦里斯多愁善感的时间,它发出一声怪异的怒吼又像是笑声,然后双脚猛的一跺地,直奔瓦里斯而来。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地面结实的石块整得片片碎裂,这浮肿的人体怪物在半空发出强烈的音爆,速度之快就仿佛肉眼不可捕捉的炮弹一般。

    “哇哦。”易嚣毫无诚意的映衬道,倒是稍微提起了一些兴趣,因为这东西的各项素质的确远超天使,他还不知道恶魔们竟然保留了这样的手段,是什么东西,变种人?

    不过面对扑面而来的浮肿怪,瓦里斯的反应也不慢,他同样双脚一顿地面,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他的身体在半空中膨胀起来,毛发刺出皮肤,伴随着一声狼嚎,瞬间化身为巨大的狼人,与这只怪物碰撞在一起。

    俩人不出意外的相撞在半空中,随着他们的碰撞,似乎时间都停顿了一两秒,然后在下一刻,瓦里斯已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一连撞翻了铁王座和一颗石柱,最后被深深的打入墙中,掉落了一地石块,把它埋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所有围着易嚣的狼人,也纷纷开始痛苦的哀嚎起来。

    “好强的力量啊。”易嚣有些皱着眉看着面前这只身体浮肿的怪物,它的力量。。甚至比天使多了好几倍有余。

    “不过。。”易嚣再次露出一丝笑意,他突然一扬手,掩埋住瓦里斯的石硕纷纷向两边飞去,陷入昏迷的瓦里斯再次回到了易嚣的身旁。

    接着,在风魔似乎不敢置信的波动当中,瓦里斯的身影突然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是彻底离开了这个隔界一般。

    “我跟你说这么多话可不是觉得情况对我不利。”易嚣看着速度似乎减缓的烟影,“因为你们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止我。”

    下一刻,易嚣的身体猛然绽放出翠绿色的光彩,这光芒似乎有些刺眼,瞬间就布满了整座狼藉的大殿,而且毫不停留的扩散出去,仿佛直冲天际!(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