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宝贝:101次枕〕〔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最强神尊在花都〕〔少女伏魔录〕〔琉仙月〕〔天灵奇域〕〔暖婚似火:顾少,〕〔罪恶双子塔〕〔重生三国之天朝威〕〔农女殊色〕〔乱世枭雄〕〔惹上妖孽冷殿下〕〔全职狂少〕〔最后一个赶尸人〕〔夜行〕〔夜夜欢:老婆大人〕〔夜夜欢,老婆大人〕〔老婆大人有点暖〕〔老公,夜深请关灯〕〔头狼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四十六章 异鬼来袭(二十袭五)
    巨大的光柱一瞬间膨胀起来,布满整个阴森森的大殿,略显阴沉的大殿在它的映衬下有些绿油油的,仿佛飘荡在墓地间的鬼火。

    这些绿色的荧光打在那些怪物的脸上,更使它们显得愈加狰狞恐怖。

    而光芒来源的尽头,身处中心位置的易嚣,却没有一丝不适的感觉,他口中低吟着来自奥兹国的古老咒语,右手间的龙型指环光芒大盛,下一刻,绿色光柱的波及范围再次原地扩大了几分。

    “你们这些丑八怪。。都给我滚开!”

    没有预想中的暴喝,易嚣的声音诡异的平静,平静的就仿佛从地狱刮来的凛冽寒风,就连已经躲藏起来的风魔似乎都打了一个寒颤。

    虽然易嚣使用的是问句,但他语气中蕴含的冷意却生生把疑问冻成了肯定,此时绿光已经将整个大殿的范围都包含起来,高度也足足升高了近三四十米,仿佛贯彻在了这天地间一般。

    而随着易嚣的低语,绿色的光柱似乎停顿了一下,然后在下一刻。。却已经瞬间爆发了出来!

    轰!

    狂风骤雨般的一声巨响,绿色的光柱猛然爆发出一股震天动地的波动,这不是光晕波动所产生的错觉,而是实实在在的震动。

    那通天的绿色光柱一瞬间化为无坚不摧的恶魔,仿佛带有实质的物理攻击一般,由无形化为有形,实实在在的波及到了周围的一切之上。

    大殿发出吱呀吱呀,不堪重负的哀鸣。它的顶棚最先出现破碎。然后开始片片龟裂。在光柱的顶撞之下,大殿上空美丽的壁画上出现灼热焦烟的纹路,然后霎时间如同被高温溶解了一般,破碎出一个大洞。

    失去阻挡的绿色光柱立刻涌向天际,而中心位置的易嚣低吟仍然没有停止,在他的不断增加魔力的情况下,他四周的空间似乎都出现了阵阵的扭曲。

    旁边那些猎奇的怪物也没有好到哪去,它们在魔法出现的一瞬间就想要抢攻易嚣。但它们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力量在魔法面前是不值一提的。

    绿色的光芒粘稠的就像水一般,它们在进入光芒范围的瞬间就已经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或者说它们的动作变慢了。

    无数只猎奇怪物或刚刚起跳,或滞待在半空中,或者已经高高跃起,但无一例外的它们的目标都是被围在中心的易嚣,但在攻击的这一瞬间,四周一切的景象都仿佛被停止了,时间被固定住了,它们永远留在了这一刻。

    易嚣的低吟终于停止了。他缓缓抬起头,注视着这些试图挑衅自己。或者杀死自己的古怪生物,他的目光非常平静,没有一丝感情的波澜,像是在注视一堆死物。

    他的脸上出现一阵不正常的苍白,接着,易嚣摇了摇魔杖,一盏小巧的沙漏出现在他的手中,沙漏平躺着,里面并没有沙子。

    “将你们的一切都奉献给我。。**,和灵魂。。”易嚣低语道。

    在下一瞬间,离他最近的那个猎奇怪物最先破开了,没错,就是破开了,仿佛裂掉的饱满果实,又像是到达极致的气球,就那么平淡的破开了。

    没有血肉漫天横飞的情景出现,也没有巨大的声响,它很平淡的从身体的中间破裂,然后又化为片片的灰烬,变成虚无。

    接着,一个又一个的怪物变成灰烬,仿佛漂浮在空中的气泡被顽皮的孩童戳破,但这个气泡的外观却不那么的可爱,它们是一个个狰狞的怪物,而将它们化为灰烬的,也是易嚣使用的这个古怪魔法。

    无数灰烬聚集在一起,形成骨灰一般的存在,它们在空中连成一条细线,缓缓飞向易嚣面前的沙漏,然后钻了进去。

    随着灰烬越来越多,平躺的沙漏渐渐竖立起来,而易嚣的脸色也越来越缓和,最后好看了许多。

    最后一只怪物破裂之后,周围嗡嗡的声音逐渐消失,绿色的光芒也从易嚣的身体上渐渐淡去,收敛暗淡起来。

    易嚣的四周再次发出一阵扭曲,如哈哈镜一般的光线重叠恢复原状,而易嚣被光芒映衬着有些诡异的肤色也逐渐正常,通天的光柱。。消失了。

    这是易嚣第一次全力爆发出自己的灵魂能量,包括平日里储备的在内,而这些能量所展现出的巨大威力,也显而易见。

    在光柱消失之后,整个世界似乎为之寂静了一下,接着,君临开始颤抖起来,易嚣可以看到周围的墙体正在瑟瑟发抖,龟裂出大片的裂纹。

    大殿的上空破了一个大洞,露出漆烟的天空,易嚣抬头望去,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出现在君临城堡的外面,漂浮在半空之中。

    他的目光所在,四周一旁狼藉,但情况也仅限于君临这座城堡而已,因为这附近的建筑也只有君临城堡,或者说这个世界中。。只有君临。

    恶魔创造出了一块隔界,将整个君临城堡拉入到里面,试图用那些一身蛮力,外面又狰狞无比的怪物杀死自己,不过可惜,自己力量真实的上限总是没有暴露出去,所以它们的屡次试探都以失败告终。

    但这也是易嚣所担心的事情,他担心某一天恶魔展现出的力量突然超过自己所能抵抗的范围。。那么结果不用想,也只会出现一种,那就是自己死亡。

    所以易嚣总是不将恶魔直接消灭掉,哪怕知道恶魔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计划,他也愿意稍微克制一些,因为恶魔在摸清他的虚实,他也在摸清恶魔的力量。

    这种双方底线的信号就代表着决战的时间,两方都不是手软的家伙,战争一直持续了整整一个纪元。可不是勇者大魔王的游戏。一旦知道易嚣所能抵抗的底线。那么它们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倾尽而攻,争取直接扼杀自己。

    这一次的敌人已经有些难缠了,相信自己杀死了它们也会让恶魔减弱一些,大约是在天使一战展现出的力量让恶魔进行了误判,觉得这些东西可以杀死自己,所以才大大方方的派遣出这么多,但可惜。。

    这样的家伙在地狱应该也没有多少,所以杀死这一次。恶魔恐怕短时间内不会再轻举妄动了,起码用各种不入流的手段将自己的底细探清楚之前,它们不会再做无用功,派人来送经验,嗯。。第二世界倒是没有经验之说。

    不要看易嚣嘴上说的轻松,但面对之前那些怪物,心里却一直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直接使用了自己最强大的能量爆发,将它们集中消灭在那里。

    这些东西甚至可以硬抗瓦里斯的力量,在角力中击飞瓦里斯。这种力量简直可怕,瓦里斯可是由杰米直接转换而来。虽然比不上最纯粹的狼人,但也差距不多了。

    如果放在其他世界,他或许是阿尔法狼,甚至是略低于始祖威廉的存在,这些怪物能在正面对抗中战胜瓦里斯,已经超过了普通的魔法生物。

    就算是一支人类的精英小队,在面对这样的怪物时恐怕也不能全身而退,估计全灭的还会是人类。

    而且它更可怕的不是力量,易嚣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它的优势,数量,这显然是一种量产型的东西,面对这样数目庞大而实力不弱的存在,恐怕只有在重火力的集团军面前,才能以群体对群体的打赢战争。

    还好易嚣的魔法也不弱,这么多年下来,除了魔力,他也毕竟积蓄了很多自创的魔法咒语,刚刚的魔力爆发,就是其中的一条。

    利用自身蕴含的灵魂能量和其他魔力,以最原始的方式爆发出来,混合着蛊惑人心的咒语和即死咒语,就会演变成另一种效果。

    力量低于易嚣,魔咒则会让它们统统死亡,力量高于易嚣,咒语则会失去效果。

    当然,这种咒语也是有代价的,准确的说就是施法者的灵魂,灵魂没了,自然也就相当于失去了生命,不过幸运的是易嚣并没有灵魂,所以。。代价很轻微。

    那些消散在空中的灰烬就是偿还魔法代价的祭品,至于沙漏的外形。。只是易嚣的爱好而已,毕竟守着一个世界沙漏十几年了,总对这样的东西有着特殊的感情。

    不过。。易嚣是并没有灵魂的,所以他所爆发出的灵魂能量也就是沙漏的能量。

    在梦幻岛的时候,易嚣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前往沙漏附近,利用它散发出的能量去温养自己的身体,这种能量被自己吸收进来,可以让他拥有少许的感情。

    虽然仍然不是完整的灵魂,但感情方面,易嚣倒也是正常了一些。

    不过现在,对着灵魂能量的全部爆发,易嚣虽然还拥有魔力,但却已经再次失去了人类的感情,就像没有进入第二世界之前,他的双眼恢复了冷漠。。不,是平淡。

    “出来吧,风魔。”易嚣站在半空中,平静的说道,他使用了一个扩音魔法,这句话立刻向落雷一般向四周滚滚扩散。

    但可惜,真正的生死战斗很少出现巧合和意外的情况,而风魔也不会因为易嚣的一句话就暴露自己。

    易嚣表情不变,他平淡的抬头向四周望去,似乎在打量着周围的情景。

    整座君临城堡坐落在一片虚空之中,上下左右皆是灰蒙蒙的一片,看不见天空,也看不见脚下的土地。

    这是一个昏暗的世界。

    易嚣所在的半空,只是相对君临这座城堡而言,因为在他的头上,根本不是天空,他的上方是一大片一大片连绵在一起的迷雾,像是迷雾,又像是粘稠的液体,又仿佛根本就是一片虚无,眼前的一切都是错觉的而已,总之,它给人一种不愉悦,并不想前去一探究竟的感觉。

    四周也是同样的景色,但在周围的迷雾里,似乎还蕴含着少许的光亮。像是闪电。又或者别的东西。

    君临悬空而立。没有支点,但却漂浮在空中,就算此时它正在渐渐崩塌,君临的地基也没有一丝摇晃。

    这就是隔界,不同于任何世界的隔界,隔界是一种很神奇的存在,易嚣甚至怀疑每一个世界都有隔界,这更像是某种备份。就像是备份文件一般。

    在没有到达梦幻岛之前,易嚣除了使用无痕伸展咒存放东西,还喜欢把东西扔到隔界当中,不过后来有了影子,就由它来代管,毕竟隔界不太稳定。

    不过隔界只要打开了,里面还是非常安全的,不要看周围的情景很吓人,隔界的内部并没有什么危险可言,就连君临这种死物。此时都漂浮在半空中,碰到不周围的迷雾。

    隔界是由介质连接来维持的。比如康斯坦丁最喜欢用的是水,巫师最喜欢使用自己本身的魔力,而此时维持这个巨大隔界的,就是风魔本身。

    所以。。易嚣才说它死定了。

    不过在它死之前,易嚣可不想死在这里,他的目光已经看到正在崩塌的君临城堡中再次出现了很多之前的怪物,而且数量不在少数,所以危险还是有的,为了离开这里,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死风魔。

    因为此前魔力爆发的缘故,君临城堡已经被易嚣从内部破坏的差不多了,此时整个君临堡都濒临破碎,无数沉睡中的吸血鬼惊醒过来,尖叫着四处乱窜,偶尔有不小心的家伙冒失的跑出君临撞到那层迷雾,就再也没了声息。

    也有很多吸血鬼注意到了天空中的人影,毕竟吸血鬼的目光都是非常敏锐的,但它们没有能力来到这么高的地方,它们不会飞行,紧靠弹跳力和化作蝙蝠,还不够。

    越来越多的碎石从君临的各个塔楼滚下,大片的墙壁倒塌,这些吸血鬼和残存的狼人有幸逃过城堡的崩塌,就会面临这隔界逃无可逃的情况,然后再次被废墟掩埋。

    无数惊慌失措的狼人和吸血鬼尖叫着,想要寻到一条逃生的出路,但隔界是一个密闭的空间,根本无路可逃,所以它们还是最好祈祷自己的**够结实,能够撑过这次城堡的倒塌。

    不过。。在这些慌乱的狼人中,还是有狼人开始慢慢转化为之前的那种怪物,而且数量还不在少数。

    易嚣静静的看着下方的变化,他不是一个喜欢滥杀的人,尤其是他此时正处于无比冷静的状态下,这些狼人和吸血鬼多数都是无辜的,就算易嚣不会救它们,但也不会出手杀死它们,因为要打破隔界,唯一需要的就是找到风魔,然后杀死他。

    风魔因为特质的关系很善于躲藏,但是没有关系,隔界没有时间限制,易嚣也有着足够的耐心,而且隔界的空间并不大,这可是风魔自己作的死,唯一可供匿藏的地方君临又被易嚣破坏掉了,很快它就无处可藏。

    不过。。易嚣似乎忘记了,如果这次的袭击真的只有这么简单的话,风魔也没有必要牺牲自己连通隔界,毕竟如果杀不死易嚣,那么把他困住,也就成了一个笑话。

    就在易嚣细微的感受着下方一丝一毫的魔法波动时,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冲击正在直奔自己而来,他立刻想也没有想的抽身离开,然后一个同样力量的击飞咒反弹了回去。

    咚的一声!那个怪物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再次重重的摔回了正在崩塌的君临当中,不过易嚣的目光很好,就在这短暂的一瞬间,他就看清了袭击者的面目,正是之前的那种猎奇怪物。

    易嚣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他微微皱起眉头,“看来。。高度对它们来说没什么用。”

    因为就在同样,正在崩塌的君临表面,再次向炮弹一般弹起无数怪物的身影,它们起跳的地面出现层层龟裂,在半空中发出尖锐的音爆,冲着易嚣呼啸而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重生之娇宠小军妻〕〔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