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皇葬天〕〔重生之我是大召唤〕〔至尊霸圣〕〔成为仙兽师的小民〕〔阳光正好,我不爱〕〔欢乐异界斗地主〕〔一世神帝〕〔救救武林〕〔买张船票送你上天〕〔陋俗之婚闹〕〔仙临大秦〕〔重生之我要回农村〕〔无尽鬼武〕〔阴阳女鬼修〕〔魔邪之主〕〔次元逃亡记〕〔美漫法神〕〔完美宠婚:老公,〕〔青梅竹马:呆萌甜〕〔冥河传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五十二章 异鬼来袭(三十一)
    皑皑的白雪飘荡在森林当中,稀疏的雪花从天而落,覆盖在营地的上空,骤降的气温使得帐篷的顶端似乎都蒙上了一层冰霜,脆弱的火苗随着火盆的颠簸而摇摇欲坠。▲∴,

    这样的天气对于土生土长的维斯特洛人来说不算什么,他们每个人的一生中都要经历几次凛冬,只是这一次的稍微冷一些,并且没有尽头而已,哪怕这些从风息堡和铜门城跟随丹妮莉丝的而来的平民紧紧裹着单衣,他们也只是咒骂两句鬼天气,然后将单衣裹得更紧了而已。

    但对于从温暖的厄索斯而来的无垢者们,这样的天气就足以称得上灾难了,虽然易嚣给他们制作的盔甲拥有着足够的防御力和抗打击能力,但却不能抵御严冬,毕竟只是一件仓促简陋的魔法物品,没有那么完善的神奇能力。

    而且易嚣制作的盔甲根本不多,就算小黄人们在自制的工厂里加工加点,到目前也不过做出了几百件而已,小黄人们也需要休息,而且再加上小黄人的数量也不多,用在玩耍上的时间甚至超过制作的时间,能快到哪去。

    对于近千人的无垢者,算上两个已经毁灭的城市的幸存城防军组成,已经超过千人的丹妮莉丝军队来说,仅仅只够三分之一而已,还不到一半的数量。

    无垢者们善用盾牌与短剑,身上只穿着非常单薄和覆盖面积很小的半身甲,内衬也多不到哪去,保暖能力自然不行。

    虽然在动身维斯特洛前,丹妮莉丝在巴利斯坦等人的解释下准备了大量的过冬衣服,但经过风息堡大火时,被蝗虫过境般摧毁一切的匕首损坏了大半。船上剩余的储备根本不够无垢者过冬,更何况还要照顾那些一路迁移而来的平民。

    这段时间已经出现了很多无垢者被冻伤的事故,并且人数还在逐步上升,最多的是时候一天甚至有接近十起。

    丹妮莉丝也发现了事情的重要性,但对于已经被北方的异鬼和狼人的小股骚扰,还有队伍里的物资问题弄得焦头烂额的丹妮莉丝来说。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寒冷。

    只能寄希望于易嚣的魔法,事实上,在丹妮莉丝心里,易嚣这名巫师和他的魔法已经成为了无所不能的代名词,虽然易嚣也不是一心一意帮助丹妮莉丝,但丹妮莉丝并不在意这点,毕竟对于现在军队被损毁大半,在维斯特洛毫无基础的丹妮莉丝,这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甚至是必不可缺的力量。

    为了达成自己一直为之努力的目标,丹妮莉丝已经改变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善于借力,就是她学习到的方式之一,再说,到目前为止易嚣还没坑过丹妮莉丝,虽然在风息堡发生了一点小意外。但已经补救了不是么。

    所以对于这个格外寒冷的夜晚,无垢者们并没有什么好办法。幸运一些的可以待在帐篷中的火盆旁,而不幸负责巡逻的无垢者,只能强忍着寒冷的侵袭,然后克忠职守的完成着自己的任务。

    当然,大部分的巡逻任务都被适应寒冷天气的两座城市的城防军接任,但与平民连在一起的营地占地十分大。仅凭这些人可不够,无论如何,都要有少部分无垢者落到巡逻的任务上。

    不过对于普通人和平民来说,这时的夜晚只是更加寒冷了一些而已,但在帐篷中的温妮却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易嚣回来了。”她有些兴奋的站起身。想要出去迎接自己最亲近的人,与易嚣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甚至在他的照看下长大,温妮早就对易嚣的一切都非常熟悉,甚至超过自己。

    但是温妮在想了想后,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离开帐篷,她被骗了一次,可不再会被骗第二次了。

    伪装并模仿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就最简单的变形术来说就有无数种手段,更何况还有更高级的魔法咒语和药水,与易嚣这个巫师生活了多年的温妮更深知这点。

    易嚣告诉温妮让她看守这个帐篷,准确的说是里面的东西,这是她的任务,之前她就被人用变形咒变了一次,但好在没出太大的错误,所以此刻易嚣再次出现在营地当中,温妮还是忍住了没有离开。

    身为格林的温妮虽然有些暴力和活跃,但对于最亲近的易嚣,还有交给她的任务,她还是百分百完成的。

    嗯……或许不是那么百分之一百,不过这没关系,温妮不知道,帐篷中东西至始至终就是易嚣留下来的诱饵,不然巫师想要隐藏某种东西,可以用的手段和魔法实在是太多了。

    就单单赤胆忠心咒而言,对于恶魔就是一个极强的挑战,虽然最初端的赤胆忠心咒非常低级,但里面的原理完全是可以复制的。

    易嚣曾经系统的研究过赤胆忠心咒的原理,用奥兹国的魔法进行剖析,只要收集到足够的忠诚,忠心,就可以无需见证人,也无需第二个人的立下咒语。

    当然,忠诚,忠心,这些东西说白了也就是所需的魔法能量,一种名为忠诚的特殊魔法能量,不过这样来看还是有些笼统,但是没有关系,因为对此,在奥兹国易嚣发现的那座废弃图书馆里有详细的记载,毕竟能量魔法就是奥兹国的一切,奥兹国的所有都建立在能量魔法上。

    身为能量魔法的起源地,奥兹国的书籍里记载了很多如何收集,甚至如何用来提取的各式各样的手法,用以收集不同的能量,忠诚和忠心恰好就是其中的一种。

    不过……有的方法在某些巫师眼里和道德准则的标准上,可能就有些过于烟暗了,会被划到邪恶的一栏里。

    忠诚和忠心说起来也很简单,无非就是需要巫师找到一个十分忠诚的人,当然这种忠诚不一定是对巫师的,然后杀死他。

    而且并不是简单的杀死。巫师需要在杀死材料前,让材料突然得知他所忠的那个人因为材料而死,正因为材料觉得自己忠于并坚信某种信息或人而死的,是材料害死了他,是材料信错了东西,才可以得到名为忠诚的能量。

    并且采集的时机也很难把握。过早了能量并不达标,过晚能量就会转化为无尽的怨念和悔恨,只有最恰当的时候,才可以收集到最完美的能量,那种为了自己所忠的人并死无怨无悔的能量。

    用这种能量所释放出的魔法非常强大,无论是用来隐瞒真相匿藏东西,还是转换敌人的思想都很难被解除,几乎难以进行咒语逆转,因为能量在精纯过后。起到的效果可远远不是一加一大于二这么简单。

    这种能量级别极高的魔法,早已经不是赤胆忠心咒了,甚至这已经更像是一种诅咒,而不是魔法了。

    易嚣当然没有用过这样的咒语,他暂时还用不上,而且进入冰与火世界当中,因为斯塔克喜欢用自己的道德准则去打量别人的关系,易嚣也没有精力去实践记载中的方法。

    并且只要是魔法。就有一定量的代价,易嚣还没有到了需要使用的时候。自然也不用去尝试,当然,这不代表他以后用不上。

    实际上,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关于恶魔的一些信息,那就是它们虽然也会魔法,可以使用魔法的力量。但却对其他的魔法体系并不熟悉,似乎也是一套自成体系的力量。

    毕竟如果它们真的对其他的魔法也有很深的了解的话,就一定会出现怀疑,并察觉这是一个陷阱。

    可惜它们似乎虽然也拥有魔力,但毕竟不是巫师。本质上还是魔法生物,它们拥有很多独有的特殊魔法,却不能广泛的进行学习。

    它们是独立诞生的,存在于原世界的真实生物,真正的生命,而不是由第二世界利用幻想能量,幻想成真出来的存在。

    好在它们也无法深入的了解第二世界中那特有的,一个个不同的子世界,毕竟艺术上记载的和实际亲身经历体验是不同的,而且还是以第二世界为主,它有选择的向外投影出不同的内容来吸引幻想能量,这才使易嚣幸运的避免过被恶魔发现陷阱的漏洞。

    只是易嚣也无法想到所有的事情,他并没有留意这一点,如果易嚣能够发现的话,或许他就可以想到,既然恶魔不是偏向这种古老的咒语,那么它们的力量体系大约就偏向新人类那种的不可控的异变。

    这样一来,它们的实力上限就立刻会上升好几个层次,甚至无限拔高,毕竟有的宇宙中力量等级实在太过骇人。

    想必再生侠那个世界的某只恶魔如果流窜出来,恐怕就把现在所有的魔法生物加一起也不是它的对手,毕竟此时的魔法生物数量实在不多,单薄得很,想凭借这小猫三两只的吸血鬼和狼人成事,很难。

    不过同样的,能够与天使和恶魔对抗这么久的魔法,古老的巫师们,来自人类最远古的本能觉醒恐怕也不是这么简单,易嚣大约并没有真正发挥出它的力量。

    魔法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领,所有的人类都是巫师的候选者,所有的一切都是由能量构成的,而能量又是魔法的本质,就连创造出第二世界的幻想能量,本质上也是一种庞大的魔法。

    所以两者相比谁更胜一筹,并不好说,因为魔法生物,也是魔法在前,而魔法则意味着无限的可能。

    只是易嚣现在还沉浸在自己小巧精致的魔法骗局当中,去应对这个不知名的恶魔,甚至根本不是本体降临的恶魔,距离更高的层次,还有漫长的道路,就是不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多不多了。

    很快,在易嚣的脚步响起没多久后,帐篷的门帘就被掀了起来,易嚣出现在了帐篷的门口附近。

    温妮露出灿烂的笑容,直接迎了上去,在看到易嚣近乎淡漠的平静面色时,她并没有觉得诧异或奇怪,这只是灵魂能量用尽了的关系,在使用很多特殊的魔法后,灵魂能量就会被耗尽,然后易嚣就会有这种表现。

    易嚣已经有过好几次这样的情况了,在与易嚣一起生活的漫长时间里,温妮早就对此见怪不怪,只是有些好奇,这次易嚣又遭遇到了什么敌人,毕竟只有对手难缠的时候,易嚣才会释放动用灵魂能量的魔法。

    记得这次去君临,里面似乎只有一些狼人而已。

    面对一直陪伴自己的温妮,哪怕处于没有灵魂状态下的易嚣,也难得的挤出了一个不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还好么。”他轻声问道。

    “一切正常。”温妮耸耸肩,露出一个包在我身上的表情。

    易嚣没有说话,只是挤出一丝微笑来回应温妮,虽然看上去有些僵硬,但倒是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而且了解易嚣情况的温妮也不会在乎这些问题。

    灵柩的表面散发着温和的光泽,易嚣已经感觉到上面的魔法阵被触动了,但是他并没有戳穿温妮的失误,没有必要,因为留下这个魔纹的意义就是为了钓上点有价值的猎物。

    而且面对温妮……哪怕是耗尽了灵魂的易嚣,似乎也与对待其他人不同,这点从他的笑容上就能看出来,虽然非常僵硬,虽然也仅仅是对于表现出什么情感的判断,但也无法否认,这已经成为了习惯和本能,成为自然。

    在与温妮打了一个短暂的招呼后,易嚣很快就来到灵柩的面前,他需要根据上面的魔纹对目标进行追踪,虽然易嚣隐隐约约感觉到目标此时就在营地当中,但具体是谁暂时无法辨别出来。

    而且易嚣回到营地的事情隐瞒不了多久,他不知道恶魔还留在营地中有什么目的,也不知道自己的归来会不会影响到恶魔的下一步打算,所以……他需要尽快揪出这个善于躲藏的家伙,从它的老鼠洞里,并一步到位的永绝后患。(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医毒绝世:帝尊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