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天眼高手〕〔仙缘岛〕〔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家有悍妻怎么破〕〔圈套男女〕〔提拔〕〔风月宝鉴〕〔至强战皇〕〔万道剑尊〕〔鹰扬美利坚〕〔蓝月之主〕〔我的皮肤强无敌〕〔终极保镖〕〔重回80当大佬〕〔掌心雷〕〔蛇妃惹火:妖皇,〕〔都市逍遥邪少〕〔天罪灵墟〕〔穷极仙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五十三章 猎魔
    “那么。。你藏在哪里呢。。”易嚣的眼睛紧紧盯着灵柩上的魔纹,一刻也不离开,似乎要把这种一次性的魔纹烙于脑猴一般,但实际上,他只是在寻找自己想要的目标。

    灵柩上的魔纹已经被触发,易嚣已经感应到了他和目标间的联系,但仍然很模糊,不过只要在给他十分钟,他就可以确定对方的位置。

    但在这十分钟结束之前,易嚣却迎来了新的客人。

    “肖恩先生,你在里面么?原谅我深夜不请自来的打扰。”帐篷的外面传进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整个营地中也只有丹妮莉丝这样说话了。

    易嚣才刚回到营地不久,丹妮莉丝就找了过来,根据俩人在营地中的距离,这几乎是易嚣一出现丹妮莉丝就动身来找他了。

    这也不奇怪,丹妮莉丝的圈子不大,如果没有易嚣等人乱入的话,恐怕只有灰虫子巴利斯坦和达里奥三人,或许再带上个闺蜜兼女仆的弥伸,就算加上易嚣几个人,可能也只扩大了五六人,而其中最重要的,又是易嚣。

    所以她肯定派了很多无垢者时时刻刻关注易嚣的行踪,尤其今晚这,m.么重要的行动,易嚣回来之后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内得到消息,狼人对于抵抗北方的异鬼可是一股相当大的助力,丹妮莉丝怎么能不重视。

    沉浸在魔力波动当中的易嚣被丹妮莉丝的话惊醒过来,他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去见见丹妮莉丝,毕竟那个恶魔也肯定躲在外面。

    转了转袖袍中的魔杖,易嚣对温妮点了下头,凭借俩人生活多年的默契。温妮很明白易嚣的意思,意思就是一会打起来了保护好自己。

    格林的力量虽然很强,但也没有强出太多,无非就是精英的吸血鬼,或烟寡妇夜魔侠那个等级,多了一点对待魔法生物特殊感应的能力而已。温妮的确超过了普通人,但也不是超人,只能称得上非人。

    而易嚣与恶魔之间的战争,绝对不是这个级别的,或许以前是,但从哈利波特那个位面离开以后,易嚣魔法的力量早就直线上升,现在已经不是温妮能够插手的级别了。

    易嚣也没指望过温妮可以帮助到他什么,他只是习惯了梦幻岛中有人陪伴他』然漫长的岁月和孤单哪怕连易嚣也受不了,真正战斗的时候,温妮可以保护好自己就足够了。

    “晚上好,丹妮莉丝。。秀。”走出帐篷,易嚣果然看到外面站了很多人,以丹妮莉丝为首的铁三角,身后带的无垢者并不多,这是在营地。噢,铁三角少了一个。巴利斯坦大约在维持营地的运转,露出一个微笑,易嚣的眼踞轻扫视了一圈,然后轻声说道。

    他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感觉了,因为有沙漏的存在,易嚣的灵魂能量总是可以得到及时的补充·时间过后,他甚至就以为自己是个正常人,而忘记了当初没有灵魂时的迷茫和空虚。

    而且在没有灵魂的状态下,易嚣的笑容次数明显增多,听起来很奇怪。但仔细一想的话就并不会令人惊讶。

    灵魂是人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缺少灵魂不单单只是变得不完整,而是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灵魂可不是人类中简单的构成,它是很核心的存在,缺少灵魂就像是零件被胡乱拼接的机器,虽然零件也都塞了进去,但却完全运转不了。

    人依然活着,但里面的一切都已经错乱,甚至会扭曲人的心性,这也是灵魂最重要的一个能力,那么易嚣缺失感情就不奇怪了,毕竟灵魂就是心性,灵魂都没了,感情怎么会存在。

    不然汤姆在复活之后为什么会性格大变,他的灵魂早已经不完整,切片面包一样的魂器将他割成了几份,如果仍然理智如常,那才让人惊讶呢。

    所以易嚣只得奇怪的不是这里,反而是他的心性,为什么没有扭曲,因为他可是没有灵魂的,易嚣能正常的活下来这么多年,才是够奇怪的了。

    但是没有感情也没关系,易嚣对此生活了这么多年早有经验,他只需要经常敝微笑就可以了,无论是应该高兴时,还是悲伤或是羞愧时,因为合适的微笑总会让别人新生出好感,从而自我脑补。

    根据微笑脑补出这个人谦虚,坚强,或是不畏困难,总而言之都是好的,微笑果然是世界维持友谊的利器。

    当然,这也需要掌握好程度,以及。。极少数的人,比如那种无论怎么笑都会让人看得感觉在冷笑的家伙,还是不要笑了,免得别人以为在嘲讽。

    “你也好,肖恩阁下。”果然,微笑是一大利器,哪怕连丹妮莉丝这样一心为了铁王座的家伙此时也不由得缓了一缓,似乎想到自己有些太急了,在易嚣回来后连休息时间都没留出就赶了过来,丹妮莉丝有些不好意思。

    她补充道,“我知道你经过一晚上肯定很累,不过。。这件事情很重要,我想你能体谅到,狼人们还在不断袭击我们的营地,如果谈妥了的话,它们是不是应该停止了,或许有什么其他的联络方式,该如何做?”

    “而且到底。。谈妥了?”丹妮莉丝顿了顿,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丹妮莉丝还是不习惯绕圈子,她也没打算与易嚣绕圈子,俩人都非常了解对方,或者说丹妮莉丝认为自己了解对方,所以她就直接问了出来。

    不过丹妮莉丝也的确很关注狼人袭击营地的事情,因为这可是个大问题,如果易嚣把事情谈妥了,那么这些狼人实际就是自己人,还要考它们去抵挡异鬼呢,可不能消耗在这片森林里,至于没有谈妥。。说真的,丹妮莉丝还真没想过这种可能。

    只是相对丹妮莉丝的关注,易嚣的重点显然不在这上。“嗯。。是。。”他毫无诚意的应和道,完全可以顾左右而言他,估计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里,能大约明白丹妮莉丝在讲什么,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毕竟。。身为冰与火中人物的丹妮莉丝关心的是她的铁王座,而易嚣。关注的肯定不会是这些无关紧要的事,而是一直窥探着第二世界,躲藏起来的恶魔们。

    丹妮莉丝也注意到了易嚣的异常,她有些犹豫的说道,“肖恩阁下,你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温热的气息从丹妮莉丝的口中哈出来,在半空中变成一团团白雾,冰冷的温度已经骤降到了另一个最低点,哈气甚至有了变成冰霜的征兆。

    对于易嚣的走神。丹妮莉丝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只是归冠可能在君临发生了很多事,自己来的有些早的原因,不过易嚣也给了她一个回答,虽然没有详细的过程,但最终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只是不确定易嚣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易嚣有些奇怪的扭过头,定定的看着丹妮莉丝。他还在寻找那个恶魔的所在,仍然没有找到。总感觉差了那么一点,似乎那个恶魔就在这附近,但总被易嚣忽略了过去。

    丹妮莉丝的打岔再次将易嚣的注意力拉了回来,看着丹妮莉丝依旧如晚礼服般的丝质薄纱长袍,易嚣终于将注意力放在了这片冰冷的营地表面。

    冰冷,寒冷。是已经确认的,丹妮莉丝身上的长袍虽然很薄,但她并不冷,因为易嚣在上面施加了永久的保暖咒,用一小部分能量固化上去的。永远不会消失,不然凭这身单薄的衣物,丹妮莉丝早就冻死了,这个时代可没有复杂的**什么的,只有简单的内衬,根本不保暖,她是龙女,不是火女。

    “呃。。有么。”易嚣笑着问道,“肯定是你的错觉。”

    在缺少灵魂的时候易嚣也并不显得沉默寡言,只是有的时候比较冷淡而已,当然,如果阻拦了易嚣前进的道路,那么很快就会幸运的看到易嚣的另一面,冷漠的近乎残忍的那一面。

    “狼人那面已经解决了。”易嚣看着丹妮莉丝不断的哈着热气,“它们同意帮助我们抵挡异鬼,为了表示诚意,狼人的首领瓦里斯已经亲自前来了,呃。。”

    易嚣突然愣了一下,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继续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杀死一个人。。”

    似乎是前后画风变化的太快了,所有人包括丹妮莉丝在内都没有反应过来,而趁着它们愣神的时候,易嚣猛然向前挥舞魔杖,在半空发出宛如金属版的嗡鸣,直指丹妮莉丝身旁的一名无垢者。

    “那就是他!”易嚣从牙缝中挤出了后半句话。

    地面上猛然翻滚起几条粗壮的蔓藤,在蔓藤掩埋的下方,还有点点寒芒隐现,几乎在瞬时之间就破空而来,正是交叉而过的粗壮长矛,锋利而充满金属质感。

    而同时,混杂在这里面的还是易嚣瞬发而至的魔咒,死咒,爆裂咒分解咒,甚至燃烧咒一大堆致命的咒语。

    为了防止他逃跑,易嚣还布下了很多混淆咒,可以扰乱人心和魔力波动的魔法,甚至在他的脚下释放了一个微型反幻影移行咒语。

    易嚣几乎已经提前准备好了所有可以瞬发的魔法,就为了一击必杀的杀死这名恶魔,虽然他脑袋里面的东西易嚣也很想要,但是死去的恶魔同样也可以办到,麻烦一些罢了。

    没错,面前这个家伙就是易嚣要找的那个恶魔,他没有自作聪明的伪装成什么特殊的人物,比如丹妮莉丝或灰虫子,只是伪装成了一名最普通的无垢者,但是他却躲藏在丹妮莉丝的身边。

    如果说他敢伪装成丹妮莉丝并代替她的话,易嚣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发现,因为他已经第一时间检查了丹妮莉丝的身份,只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这就是恶魔聪明的地方,当易嚣检查过丹妮莉丝之后,下意识的就跳过了她身边除了主要人物的那几个普通人,转而去搜索营地其他的地方,恶魔利用了易嚣的盲点,完全躲过了他的视线。

    如果不是易嚣给他打上了标记,恐怕还真无法在营地里发现不对的地方,毕竟他都看不见这个恶魔,恶魔果然很擅长研究人的心理和习惯。

    易嚣的动作很快,而且非常突兀,不过丹妮莉丝虽然吓了一跳,但却没有制止,而同样的,身为令行禁止的最佳典范,灰虫子在丹妮莉丝没有下命令之前,哪怕要他死,他也绝对不会动一下,包括四周的其他无垢者在内,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易嚣的攻击做出阻止。

    丹妮莉丝相信易嚣,而且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无垢者罢了,最不济,到最后再跟易嚣要了解释罢了。

    这么久的女王做下来,丹妮莉丝的心肠自然已经变硬了,以前的她,可不会这样。

    那名无垢者也被易嚣的突然攻击吓了一跳,但他毕竟是一名恶魔伪装的,面对几乎所有不可能躲过的陷阱,他没有做出丝毫的躲避动作,反而做出了一个最简单,也是恶念本能的反应,那就是解除伪装。

    噌的一声z所有魔法抵达之前,时间似乎有了一瞬间的凝固,路西法的皮肤瞬间褪去原有的颜色,样貌也发生奇怪的改变。

    接着他的双眼变得漆烟,牙齿也变成细细的刀锋状,他的背部吗不规则的蠕动,然后一双巨大的烟色羽翼破然而出。

    直到此时,那名原本身穿半身甲的平头无垢者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萨代之的是一名身穿现代西式服装,皮肤雪白,一切都如正常人,只有双眼而牙齿胜似怪物的普通男子。

    他很惊讶的瞥了易嚣一眼,然后在魔咒来临的最后一刻,双翅猛的一震,双脚和身体已经仿佛装了弹簧一般,以离弦之箭的速度瞬间弹到了半空。

    随后,五颜六色的魔咒爆发了,像是盛大的烟火一般,在夜空中绚烂着,同时也表明了这场冰与火之歌世界中的猎魔之战,正式接近了尾声,但也是最初的决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