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密爱:甜妻宠〕〔3岁小萌宝:神医娘〕〔神血战士〕〔灵战天地〕〔步步登高〕〔万域灵神〕〔喜劫良缘,纨绔俏〕〔宠物天王〕〔侯府商女〕〔盖世仙尊〕〔娇娃联盟:小妻超〕〔盛世极宠:天眼医〕〔无疆〕〔娇妻入怀:霸道老〕〔重生小俏媳:首长〕〔大道朝天〕〔龙血剑神〕〔重生肥妻:首长大〕〔终焉异世启示录〕〔我是个葬尸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五十九章 猎魔(七)
    但易嚣还是没有趁机干掉路西法,经验丰富的路西法显然没有忘记身后的两名敌人,不仅低身躲过了易嚣的咒语,还在躲开咒语之后避开了斯塔克扔过来的两条火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于是被路西法带着飞一直没有降落的追踪型导弹就又多了一枚。

    易嚣远远的操控着咒语将温妮从半空降下来,但是却没有多看一眼或是丝毫停留,不过幸运的是温妮没有在刚刚的接触中受伤,而且她也不甚在意。

    但即使这样,接二连三的攻击徒劳也让易嚣心中恼火,呃。。或者说更加提升了事态的严重性和等级,毕竟他是没有恼火这种感情的,他暗自盯了路西法一眼,用庞大的魔力对准了他和他附近的空间。

    “斯塔克。。”易嚣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斯塔克的脑海中,正在集中精力的斯塔克再次被除了贾维斯之外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还没等他反问出来,易嚣就继续说道,“抓,如果可能,我要活的。”

    “哈?”斯塔克再次一怔,下意识的说道。

    不过斯塔克的问题注定是得不到答案的,但却有了更直接的回应,就在易嚣释放出剩余的魔廉后,这股充满躁动的力量直接化为破坏性的咒语,向着森林席卷而去。

    魔力变成了狂躁不可控制的气流能量,还混合着充满未知的神秘能量,两者能量向结合所产生的咒语,使得易嚣身前猛然爆发出滚滚浓烟,扑向路西法。

    “马克西姆,我的视线也受到了阻碍呃。。”斯塔克在一旁说道,但很快在一半时就听了下来。

    因为这魔咒退散的速度比出现的更快,大片气浪消失在空气中,直接融入空气,化为无影无踪的存在,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同时,原本树木茂盛的森林也发生了变化。一颗颗笔直生长的参天大树就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挤压和驱赶,硬生生的在地面平移了数十米的距离。

    它们绷起树干和身体,被直挺挺的挤压出一个蝗,然后砰的一声,仿佛再也绷不住了一般,整个身体向远处弹开,但是树的根本却根本没有在地面留下被耕过的长长痕迹⊥仿佛它原本就生长在那里,又像是自己给自己拔出来。然后换了个位置。

    很快就在呼吸之间,这些大树像是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趋势,密密麻麻的挤在两旁,像是标枪一样环绕着四周,中间留下一大块空地,而这,就是易嚣咒语中神秘能量发挥的作用。

    神秘能量顾名思义它的能量很神秘,事实上,大多数魔法和咒语当中都会混有少许的神秘能量。区别在于有相对能量的咒语需要的少一些,比如变形咒的变形能量,折磨咒的绝望痛苦能量,而没有相对能量的咒语需要的就更多一些,比如防护咒,可以把所有中了大袖的人变成糖果之类的。

    神秘能量唯一的效果就是使魔法变得更加神奇,它的能量属性大约就是呈现出与常识相反的状态。于是就会经常会发生很多不可预知的变化,也让魔咒可以做到很多不可思议的效果,使得魔法看起来跟魔法一些。

    比如整片森林的平移,的确,这件事很简单,并不困难办到。哪怕连斯塔克在换上力量型的马克战衣后也可以轻松把它们全拔起来,然后再一一插回去。

    但要让它们在一瞬间神不知鬼不觉的由原地平移至此,不仅在地面没有留下丝毫痕迹,甚至看起来就像是一直生长在那里一样的,却只能是魔法了。

    这些大树都被驱赶拥挤到一边显然以后是活不久的,它们会互相争抢土壤里的营养,还有连互相遮挡后的阳光也不够。但那就不关易嚣的事情了,因为在一瞬间,前方空出了大片的空地,彻彻底底的把路西法暴露了出来,让他无处可藏。

    “干的漂亮。”斯塔克的面罩下传来一声高呼,然后毫不停留的掠过因为释放魔法而暂时停滞的易嚣,在半空划过一道炽眼的火线,直奔路西法而去。

    这一次,显然易嚣的魔法是有效的,因为连路西法也感受到了紧随其后的杀机,他双眼中的漆烟愈加浓郁,死死盯着后方的斯塔克。

    没有了树木作为掩护,斯塔克与路西法的距离几乎在瞬间就被拉近,而且更先抵达的还是那些追踪型的导弹,四五枚导弹聚集在一起,恐怕就连斯塔克本人的盔甲也讨不到好。

    冰冷的面具表面上是没有一丝变化的钢铁线条,但是却能从那一双散发着光芒的眼拘看到毫不掩饰的杀意,随着斯塔克与路西法的距离越来越被拉近,他眼中的杀机也越来越重。

    斯塔克是个好人,但从来没有说不杀人,可能这样一来有些矛盾,但无论伪善也好,正确也好,正义的确就是一些人秉着某种标准却打压另一些人,有时候这些标准是所谓公正的,有时候这些标准是不公正的,更有时候这些标准完全就是另一群人操纵的。

    毕竟正义和所谓的正确与公正,本身就是相对和广义的,只是斯塔克他们遵循的标准巧被大多数人认可而已,更何况路西法还不是人,所以斯塔克动起手来毫无压力,直接就打算要了他的命,永绝后患。

    至于易嚣刚刚说的。。自己跟那个巫师熟是熟,但面前这个明显不是好东西的恶魔如果被那个也不是什么可以确认的好人的巫师得到,谁知道他会不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所以还是直接消灭吧,至于活口和情报。。神盾局和复仇者联盟会有的。

    而秉持着这种想法,斯塔克在追上路西法的一瞬间,就已经毫不留情的伸出手去,然后对贾维斯命令道,“把他炸掉!”

    几乎与斯塔克同一时间追上路西法的追踪导弹瞬间引燃,五枚导弹在空中爆发出绚丽的火花,如同美丽的死亡之火一般,并且产生了惊人的热量和气浪,斯塔克将路西法拖在原地,同时把自己的钢铁战衣防御能力开到最大。

    也幸亏这五枚追踪导弹只是马克战衣上的常规导弹。属于微型追踪导弹,所以它们的威力还在可控的范围内,否则爆炸不仅仅会波及路西法,就连斯塔克的钢铁战衣也扛不住。

    当然,如果不是常规导弹,而是威力更大的中型导弹,斯塔克也不会傻到用轻型马克战衣去硬抗。

    剧烈的爆炸就如斯塔克预料的那样爆发了出来。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将他和路西法都包裹在内。炙热的高温烧烤着大地,甚至把周围的树木都烤成了焦烟。

    易嚣用魔力为自己施加了动物眼睛属性能量的护目咒和冰冷能量的抵御高温咒,然后快速向爆炸范围的中心接近着。

    这不是之前的反空间炮,易嚣的魔力还是可以抵御的。

    正在逐渐消散的火球和烟雾中心慢慢出现两个身影,其中一个背后耸搭着一对巨大的羽翼,但左边已经被扯下了大半,看起来狼狈不堪,正在被另一名烟影不住地攻击着。

    就像斯塔克预料的那样,自己能够挡住爆炸。仅仅是狼狈一些,但路西法就因为爆炸受了严重的伤害,他的魔力并不充足,而没有魔力阻挡的路西法几乎是硬生生的用身体扛下了强烈的爆炸。

    “咳!”路西法从嘴里呛出一口鲜血,连行动也缓慢了很多,他有些费力的睁开眼睛,想要稳定自袋中嗡嗡的眩晕感和身体的平衡。但是却很难做到。

    强烈的爆炸直接爆发在他的身前,没有什么防备能力的路西法几乎被爆炸所产生的冲击力和高温洗刷了个遍,没有被当敞成粉末就已经足以说明他的身体不是普通人类,而且密度异常强了。

    但这具身体终究没有什么强大之处,路西法的内脏还是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就连外部也因为导弹产生的碎片而狼狈不堪。如果不是还有少许的魔力保护,恐怕他整个人已经被滚滚而来的四散高温火球而烤焦。

    所以他此时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行动力,就连抬手抵挡都变得异厂难,每一次动作都牵动内脏而发出剧烈地疼痛,只能被动的挨打。

    不过路西法并没有放弃,他再次咳出一口鲜血,努力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名全身都被钢铁包裹的钢铁人。他稳定自袋中的眩晕感,然后默默释放着下一步所需的魔法。

    斯塔克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事实上,就算是老好人,被人在后面掉了这么半天,却怎么撵也撵不上,也不会有什么好脾气,更何况斯塔克还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好人。

    他一动手就直奔路西法背后那一双巨大的羽翼而去,斯塔克看的很明白,显然不同于自己钢铁战衣的推进力和易嚣的魔法,路西法依靠的是这双翅膀,而一旦这双翅膀受伤,那么他的速度一定会大受影响。

    “烤鸟人翅膀,这个消息我回去一定要告诉史蒂夫,我可想了好久了,终于办到了。”斯塔克嘴里一边嘀咕着,一边伸手毫不犹豫的拽向路西法的身后。

    身受重伤的路西法显然没有什么抵挡能力,他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右翼就彻底被斯塔克拽在了手中。

    斯塔克的钢铁战衣有多大的力量,具体不好估计,可能能阻拦火车,也许可以扭转核弹的方向,但无论如何,肯定都不是路西法的身体能够抵挡的。

    自古以来,铁器就是人类身体的大敌。

    钢铁战衣的手臂出现一阵轻微的机械声响,毫不留情的将这双巨大的漆烟羽翼扯下了大半,猩红的鲜血顺着路西法的背后喷溅而出,弥漫的满天都是。

    烟色的羽毛仿佛下雨一般,挥挥洒洒的遮挡坠塔克的眼睛,让他的钢铁面罩出现一种近乎浪漫的不合时宜的色彩。

    而路西法则不为所动,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一样,异常平静的仍然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毕竟他是一个地狱魔王,地狱可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方,战争和战斗数不胜数,比现在更痛苦的伤势和更可怕的情况路西法都遭遇过,又怎么会在意这点小伤。

    斯塔克显然不喜欢路西法冰冷的眼神,他在面罩下轻哼一声,然后放下被拽毁了大半的受伤翅膀,全力挥舞起双拳,摆出一个格斗的架势,砰砰砰就是三拳打在路西法的胸膛。

    斯塔克不是一个精通格斗的英雄,但他本人也学过一些,而且他拥有景攫的人工智能贾维斯,关于格斗的知识都储存在钢铁战衣中,必要的时候,钢铁战衣也会给斯塔克带来不少格斗方面的加成。

    “我最讨厌的家伙就是鸟人了。”他一面抱怨着,一面毫不留情的将钢铁的拳头打在路西法的身上,“噢不对,以前最讨厌的是那个什么什么汉默,现在已经是你们了。”

    钢铁战衣的金属重拳在路西法的身上发出砰砰的沉闷声响,留下一个又一个深刻的伤口和忧,随着斯塔克的攻击次数越多,路西法嘴角流出的鲜血就愈加浓郁,脸色也更加苍白起来。

    他虽然还在试图进行抵挡和挣扎,但基本上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所以易嚣一靠近过来,当爆炸产生的余波消失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我要活的。”易嚣立刻说道,同时瞬间已经把魔法积蓄好,如果斯塔克下手仍然毫不留情,他就会毫不犹豫的进行阻拦。

    他暂时不想破坏与这些英雄的关系,但也不会刻意去做什么,尤其是这种关系肯定具有一定的弹性,易嚣觉得,要下一个活的恶魔,还不会使关系出现恶化,毕竟也有重要程度之分么。

    斯塔克的确没有打算留下活口,听到易嚣的话之后,就准备一击了解了他,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似乎突然爆发出一股波动,这股波动对斯塔克来说可能有些陌生,但对于使用魔法的易嚣来说,就异常熟悉了,是魔法波动。

    正当斯塔克有些疑惑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易嚣飞快的说道,“快杀了他!”

    虽然易嚣因为什么改变了注意,但斯塔克也不是犹豫的人,他瞬间就直奔路西法的心脏而去,想要彻底断绝了他的生机,但就在这时,路西法却突然坠落了下去。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