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自由者〕〔仙界科技〕〔伊森的奇幻漂流〕〔遍地都是技能树〕〔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女教师的贴身高手〕〔你好,审计官〕〔霸道老公放肆爱〕〔仙凡于世〕〔神级黄金指〕〔闪婚蜜爱:墨少的〕〔独宠小萌妻〕〔甜婚蜜令:权少宠〕〔[综]炮灰终结者〕〔都市超级医仙〕〔霍少的闪婚暖妻〕〔独家盛宠:总裁的〕〔剑指问天〕〔神级都市练气士〕〔医女当家:带着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六十章 猎魔(八)
    路西法直挺挺的落向地面虽然有些突然,但俩人却都不会轻易就这样放过他,斯塔克的钢铁战衣瞬间紧跟而下,同时肩甲处再次升起两枚小型弹头,锁定路西法直接发射出去。

    易嚣悬岗半空中,以魔力支撑的飞行比斯塔克的战甲更加灵活,他的周身爆发出一团白色的烟雾,像是舞台上常常使用的烟雾弹,然后从半空消失不见,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路西法的身后。

    眼睛中仿佛闪过了某种绿色的电流和光芒,易嚣的双手猛然升腾起幽幽的火焰,散发着不详的黯淡光泽,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这股光芒就仿佛有生命一般,化作绿色火浪向路西法席卷而去。

    灵魂魔法一直都是非常握的魔法,它强大,神秘,不可捉摸,同样,灵魂魔法的使用也往往伴随着巨大的代价,哪怕是最初级的灵魂魔法,致死咒之类的。

    巫师的魔力虽然可以直接释放出灵魂魔法,但绝对无法支付出所需的代价,所以最后的结果基本都是巫师用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去释放魔法伤害到别人的灵魂。

    这看起来似乎是种笨办法,但这只是相对于底魔的世界,中高魔的世界,比如奥兹国的巫师们,就已经找到了避免这种代价的方法,也就是提前准备好足够的能量,就不需要用自己的灵魂来抵押了。

    如果易嚣没有梦幻岛作为后盾的话,实际他也无法这么随心所欲的释放魔法,而是像那些故事中和传说中常常说的巫师那样,四处旅行去收集来自人的情感,**以及能量,还有大自然的能量。

    强大的巫师的确可以用魔法战斗个几天几夜。但想要抵消到过后的巨大代价,就需要平时收集到的能量了,不然巫师自身就需要付出代价。

    这种代价多数都是看不见。甚至无法表现出来的,比如命运。比如未来,因为它们的能量层次非常高,用来抵消最合适不过了。

    但还好易嚣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拥有沙漏作为能量补充的他远远比其他巫师拥有更庞大的能量,来自全人类的幻想能量,虽然只有一点,但也足够使用了。

    所以易嚣在使用魔法的时候基本都是关于灵魂的咒语,这种咒语的杀伤性最强。基本上被击中了,就无法幸免。

    营地中传来的魔力波动显然刺激到了易嚣,那是一股非常深沉的魔力波动,充满了让人绝望的气息,显然是地狱的特产,降临或者附体之类的东西。

    易嚣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为了不出现更多的变数,他决定先将路西法杀死在这里,至于记忆什么的,只能在尸体上想想办法了。

    在奥兹国废墟短暂的探索之旅中。易嚣已经初步窥视到了这个曾经庞大的魔法和科技王国,这是一个完全由能量魔法支撑起的世界。

    粗大的管道和无处不在的魔法实验室,异常的天气和状况的出现是奥兹国生活日常中的主题。普通人的生活依靠科技魔法提供的便利,而巫师的生活中则对能量魔法理解的更加深刻。

    将魔力随心所欲的变化成各种形态的存在,然后用以攻击敌人,所使用的魔咒是什么样的效果,触碰到敌人时就会出现什么效果,这是奥兹国对于能量魔法最基本的运用。

    所以易嚣在奥兹国曾经的书籍记载上很少看到具体的咒语和效果,因为每个人在攻击敌人时的手段都不同,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之前释放出的魔法是如何做到的。

    如果说哈利波特和大多数魔法世界的魔法是依靠咒语,完全固定的规律。释放出基本没有变化,一模一样的效果的话。奥兹国的魔法则更像是魔法,更加的随心所欲。

    但同样⌒优点就有缺点,如果说能量魔法威力更大,效果更广泛是优点的话,那么它的不可复制性和不可控性就是致命的缺陷。

    所以易嚣自从开始使用能量魔法后,他基本上都是依靠魔力变化出各种各样的魔法火焰通过波动去攻击敌人,或直接凭空使物体发生改变,出现神奇的效果,而不是凝聚出魔法光束和有规律的魔法实质。

    因为能量魔法本身就没有形态,并且不可控制,有时候连易嚣都不知道他之前释放出的某种攻击能否再次释放一遍,所以就算他想,他也做不到。

    不过能量魔法更加便捷,无需咒语催动的确更加方便一些。

    此时易嚣的攻击就是这样,他用魔力释放出可以撕裂灵活的攻击,同时还混合着让*僵直的魔法效果,因为他不确认路西法这具身体的灵魂是否可以被攻击到,而他也不想直接把他变成粉末,于是只能控制住他。

    “锵!”

    正在下落的路西法突然用完好的翅膀和受伤的翅膀一转身,用力将身体在空中扭转了一圈,然后正对着后方的易嚣。

    果然,他并不是因为受伤过重而掉下去,而是有预谋的。

    路西法的翅膀在半空发出猎猎的破空声,漆烟的羽毛片片落下,他无视身后斯塔克带着呼啸而来的攻击,反而直直的冲向易嚣,他的动作优雅而又迅捷,但可惜手中闪着点点锋利的寒光表明了他的不怀好意。

    易嚣仿佛野兽般的瞳孔紧缩了一下,通过魔力加持的他显然可以看清路西法手中的锋利武器,那是一柄短小而是尖锐的军刺,表面看起来非常光滑,亮白色的光泽,像是匕首而又不失是匕首,但最令易嚣在意的,却是它刻优的铭文,非常熟悉。

    通过自己超强的记忆力,易嚣几乎在瞬间就想到它的来历,正是存放在影子中,自己从断头谷得来的那把长剑,号称可以杀死地球上任何生物的玛士撒拉之剑,它上面的铭文与这个一模一样。

    虽然没什么用。但是好歹可以断定,无论是这柄匕首还是玛士撒拉之剑,的确都是属于天使的东西。

    面对直奔自己而来的路西法。易嚣没有惊慌,他仍然悬岗半空中。但动作却更加的迅速。

    对于一名巫师来说,近战显然不是他的强项,易嚣已经无数次的证明了这一点,起码在易嚣没有碰到类似迈雅这样的种族之前,基本是不能摆脱近战的短板了。

    他的确可以通过锻炼自己增强近战的能力,但无法在其他世界得到沙漏的承认,从而世界激*内的血脉,是永远无法比拟其他魔法生物和新人类的近战的。

    而人类潜在的血脉似乎只是巫师。易嚣还没有在沙漏中找到其他有关身体强化的信息。

    所以面对路西法这样身体强度不低的恶魔类魔法生物,靠近它显然不是明智之选,但易嚣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尤其是没有灵魂状态下的易嚣,很难出现最基本的失误。

    那么他接近路西法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原本易嚣就打算引诱他靠近自己。

    锋利的匕首在空中闪过杀戮的光泽,路西法将它置于身前,面无表情的收拢翅膀,仿佛利箭一般向易嚣直射而来。

    绿色的火焰已经化为一股气浪构成的火墙,凭空竖立在俩人中间。死死的挡在路西法的前方,但他没有犹豫,直接一头撞了进来。

    匕首在接触到易嚣的魔法之后立刻出现一股隐晦的波动。它仿佛水银一般开始软化,在路西法的身体表面覆盖上薄薄的一层,幽绿色的魔力被匕首破开一个大洞,带领着路西法长驱直入。

    后方的斯塔克也看到了这一幕,他显然也知道易嚣在近战上的短缺,虽然他不怎么喜欢这个家伙,但无论是这段时间的接触,还是身为超级英雄的正义感,都不能让他眼睁睁的看着易嚣死在这里。

    所以斯塔克立刻将战衣中的核反应能量提升到最大。试图提高速度将路西法在易嚣之前拦截下来,因为距离太近的关系。他甚至来不及提醒和说话,就在空中发出一阵破空声之后同样冲向易嚣的方向。

    但可惜。魔法这种东西有时候看不见,但不代表它没有效果,路西法因为匕首上附带的类似破魔的魔法可以进来,不意味着斯塔克也可以。

    只见高速移动的斯塔克仿佛撞到了一块巨大的绿色果冻上一般,以更快的速度怎么来的就怎么被弹了回去,他奋力在空中挥舞着双臂维持平衡,但也远远弹飞了很长一段距离后才停了下来。

    倒是易嚣还有空闲的瞄了他一眼,然后用平静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说道,“不用管我,也不要靠近这里。”

    “讨厌的家伙……”斯塔克发出一阵抱怨般的嘀咕,然后远远的悬岗一旁,并没有再冒然靠近这里。

    仿佛一道漆烟的闪电,路西法的身影几乎在折间就来到易嚣的前身,一双巨大的羽翼散发着压抑的气息,同时他的左手瞬间向易嚣袭来。

    “我观察你好几个世界了,这是特意为你准备的礼物!巫师……嗯?”路西法漆烟的双眼中散发着狰狞的气息,甚至面孔因为用力过猛的原因出现了丝丝烟色纹络。

    但他很快就察觉到情况似乎不对,可惜却已经来不及停止了。

    散发着刺骨寒意的匕首直接刺向易嚣的胸膛,匕首表面的铭文在一瞬间绽放出明亮而又绚丽的光泽,仿佛来自光明的温暖一般,带有一种神圣的气息。

    不过在这时,易嚣的胸膛却突然出现一阵软化,就像是变成了一块镜面一样,他平静的说道,“抓足了。”同时伸出双手,直接按向路西法的头颅。

    镜面出现一阵扭曲的波动,在易嚣虚化的同时,路西法的匕首就连同胳膊一起毫无阻拦的直接深深陷在了里面。

    路西法知道事情不对劲,他没有浪费时间试图将胳膊抽出来,而是直接在手掌幻化出另一把匕首,没错就是用来破坏易嚣的魔纹,在灵柩上留下刻痕的那把匕首,想要将陷入其中的胳膊直接斩断,然后抽身而退。

    但显然,路西法想到的易嚣也想到的,路西法预料到的易嚣也预料到了。

    路西法的胳膊就仿佛陷入了泥潭一样,任凭他如何拽动也没有丝毫反应,而他当机立断的挥舞着匕首斩断自己右臂时,在匕首触碰到手臂的一瞬间,他陷入易嚣魔法里的右臂也出现了如易嚣魔法般的虚化,将匕首和另一只胳膊,再次一同黏在了一起。

    “惊喜b个礼物喜欢么。”易嚣看着他的眼睛平静的说道,同时两只手已经接触到了路西法的头颅。

    “如果你的匕首可以杀死一切地球上的生物,很可惜,理论上我并不属于地球,如果你的匕首可以切断一切魔法,也很可惜,这并不是魔法。”

    “当然这上面的铭文也可以杀死一切的巫师,但那样……你确定可以突破我魔法的封锁么。”

    易嚣看着路西法的眼睛说道,“看来你已经猜出来了,我见过这种铭文,但已经没有用了,因为你的记忆你的灵魂以及你的一切……都将属于我了。”

    在易嚣看到路西法掏出匕首的一瞬间,他就做出了判断,两种相似的铭文显然有些相似的作用,而就像他所说的,无论是哪一种,恐怕都不会真正对易嚣起到作用,所以他在那一瞬间决定留下来,等待路西法的攻击,而不是抽身而退,让路西法再次有机会逃跑。

    现在……显然易嚣的判断是正确的。

    易嚣的双手燃起代表着灵魂的魔法火焰,一股仿佛可以窥视人内心和灵魂的魔力波动出现在易嚣的身上,然后直接将路西法笼罩在内。

    俩人距离如此之近,而且路西法已经被禁锢住的情况下,易嚣已经完全可以直接抽取他的灵魂了。

    对于那些恶魔的知识……还有新人类的信息,他可是期盼已久了。

    强烈的魔法波动扩散出去,直达路西法的灵魂,但就在即将触摸到他灵魂最深处的那一刻时,路西法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讥笑,然后猛然张开嘴巴,仰天长啸。

    “啊!!”

    一股浓郁的烟烟瞬间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然后翻滚着层层气浪四窜逃散,这是代表着恶魔的烟雾,也是恶魔的另一种存在形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