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堂创建者〕〔创神纪:女王有毒〕〔末世之无尽商店〕〔梦裔〕〔镇派小狐狸[修真]〕〔苏联英雄〕〔乡村极品仙医〕〔快穿之这个愿望不〕〔穿越之教主难为〕〔诸天镜仙〕〔寻宝全世界〕〔来自瓦歌世界的琥〕〔超级基因猎场〕〔太虚禁区〕〔搬个魔兽到异界〕〔仙筹〕〔嫡福〕〔神级紫荆花牧场〕〔重来之暖婚〕〔仙道隐名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六十九章 永生者的诅咒
    墨绿色的魔法光泽落到路西法的身上,就仿佛一道炸雷般,将他全身都裹的阴晴不定充满不祥的气息,但在魔力压制下的路西法没有出现丝毫受到攻击的不适,他仍然发出刺耳的冷笑,死死盯着下方的易嚣。

    魔力打在路西法身上一点效果也没有,魔法对他不起作用,易嚣怔了一秒钟,然后果断切断了自己的魔法。

    他的巫师袍开始逐渐出现少许腐,像是正在变得僵硬似得,柔软的烟袍表面一点一点的紧紧贴在易嚣的身上,然后固化,硬化,外形也变成了一件盔甲的样式,仿佛烟铁制成的单薄工艺品,表面有昏暗的花纹,肩部和袖口都有凸起的棱角。

    当盔甲变形成巩后,它看上去像是一件晚礼服而大过骑士上战潮的防具。

    “真不愧是能够穿梭不同世界的巫师,你还真具有艺术细胞,连一件魔法盔甲都做的这么精细。”路西法笑道,“如果没猜错的话,盔甲表面的花纹还是那些具有神奇能力的魔纹,就是不知道做什么用,对么。”

    易嚣没有回答,他平静的望了路西法一眼,没有紧张,也没有犹豫,他摊开右手械,m.,平摊在手掌内的老魔杖和悬挂在腰间的驯服死亡手杖顿时都化为流水般的液体,然后向他的手心凝聚,变成了一柄锋利而大惺中的长剑。

    握住长剑,易嚣熟练地挽了个剑花,将剑尖指向路西法,“这两支魔杖都是我在第一个世界的旅程中得到的。”他说道。

    “其中一支是我杀死了一个勉强算是熟人的人得来的。另一支则是我的朋友冒着生命危险为我却的。那是我第一次彻底接触到魔法的世界。虽然她可能已经彻底忘了我。”

    “而我却不会忘记她,我的记忆力非常好,甚至可以称得上深刻,这让我能够记总多东西,很多事情,还有很多人,我觉得这是一种诅咒,因为没有人能够留在我身边。最后留下的就是这些回不去的记忆。”

    “但也不然,因为一同伴随我的还有这具没有灵魂的驱壳,没有感情,自然也就不会追忆这些美好,于是这些记忆就都成为了我弥足珍贵的经验。”

    “这些经验足够我。。在十年之内成为一个剑术高手,虽然我更喜欢魔法。”

    易嚣目光平静的盯着路西法,显然,在发觉魔法失效之后,易嚣立刻就明白这可能是某种路西法最后的底牌,与其用仅剩的魔力去试图破解这种不知名的禁魔存在』如用剩余的魔力催动自己的魔法防御,与路西法来一滁战。

    说真的。易嚣不觉得附在这具普通人类身体上的路西法能够胜过自己。

    虽然他已经没有多少魔力剩余,但这只代表他不能释放太多魔法了,不意味着魔法的力量下降,残存魔璃撑的魔法防御咒仍然不是无垢者这种普通人类能够打破的。

    就算不说魔法防御咒的问题,易嚣的剑术恐怕也不比路西法差。

    在遭遇夏娃那种特殊的精神力,封锁鬃嚣的魔力并因此来到第二世界之后,易嚣就一直在提升自己的近战能力。

    梦幻岛的十年间易嚣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解决梦幻岛上越来越多的,因其他世界乱入的魔法生物,通过回忆当年那位格林猎杀魔法生物的中世纪的剑术,易嚣的近战能力每天都在提升。

    后来他还在奥兹国的图书馆中发现了少量关于如何近距离提升自己战斗力的东西,那并不是剑术。。而是一种特殊的魔力运转罢了。

    奥兹国虽然以魔法和科学为主,但不是说就没有类似战士的存在,关于奥兹国的各主城历史中有详细记载,负责维持城市秩序的铁皮警察就十分擅长近距离战斗,他们还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做铁皮人。

    所以易嚣此时的剑术一点也不差,虽然不能说是精湛绝伦,但对上当年的夏娃估计绝对不会弱,当然,路西法存在的历史可能比夏娃还久,丰富的经验仍然不是易嚣能比拟的。

    如果他仍然展现出之前不断躲避易嚣和斯塔克追击的那种能力,可能的确有些麻烦,但易嚣对此也有所准备。

    虽然他的魔法似乎对路西法没了用处,但对自己仍然正常,无论是增强自己速度的风的能量,还是增强力量的来自勇气的能量,都可以有效提升易嚣的战斗力。

    而且就像之前所说的,路西法的这具普通人的身体恐怕根本无法打破易嚣的防御咒,经验的差距完全可以用魔法来弥补。

    这仍然是一成魔法针对普通人的战斗。

    但是面对易嚣这些准备,路西法却丝毫不为所动,他似乎有些失笑,曳说道,“就像我说的,实际我远比你知道的多得多。”

    “我知道你的生命近乎无限,是一名永生者,我知道你接任了这个世界的某种东西,是新一任的巫师领袖,但你却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还认为我是来杀你的。”

    路西法失笑道,“我怎么会来杀你,你以为我不知道我们俩人之间的实力差距么,凭借这点力量?”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世界是打算借机消灭我才把我放进来的,我知道的远比这多,而我唯一这样做的理由。”

    “就是我原本最终的目的就不是迸消灭你来的,而是打算控制足。”

    路西法平静的看着易嚣,他的声音非常温和,但是却找不到一丝的热度,只有无尽的冰冷的淡漠,“控制足,巫师领袖,就可以彻底解决你们世界的威胁。”

    “当然,为了顺利进行,需要先消耗掉你的力量。而这也是我之前所做的。”

    “嗯。。虽然出了很多意外。但意外也帮助了我。比如我没想到你会在灵柩上设下隐含的魔法陷阱,然后把我自己过早地暴露了出去。”

    “不过也有意外之喜么,那就是还好我提前在巴里艾伦身上留下了诱惑咒语,虽然没想到会在这个世界看到新人类,但他的确成功帮我消耗了你剩余的魔力,甚至比我预期的还要好。”

    “好到。。可以让我无需顾忌的把你拖入结界当中。”

    “结界?”一直平静站在下方的易嚣终于说话了,他反问到,“这里?”

    “不然呢?”路西法耸耸肩。“我并不需要拖延时间,因为没有必要,在你进入这个帐篷的时候,结界就已经启动了,再也没有退路。”

    “不。”易嚣否定道,“还是有退路的。⊥是杀死你。”

    “杀死我?”路西法再次曳,“很遗憾,你恐怕办不到。”

    不等易嚣回答,路西法就再次说道,“你知道这把匕首么。”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肋骨下取出一根肋骨。

    很神奇的是,路西法并没有流出鲜血⊥仿佛肋骨出天生有一道看不见的豁口一样,他的手慢慢摸进去,然后取出那跟肋骨,在他的身体表面也没有留下丝毫伤口,甚至就连丝毫的魔法波动易嚣都没有感受到。

    那跟肋骨被路西法握在手里,慢慢变成一把带有锯齿的匕首样子,有些像久死之人骨头那般发烟,但又有些像金属。

    看着易嚣的目光,路西法仿佛恍然大悟般说道,“哦,这可不是你们的世界的特产,也不是你所想的那把匕首。”

    “事实上。”他轻轻抚摸着匕首的表面,就像是在抚摸情人的皮肤,“这把匕首的名字叫做,永生者的诅咒。”

    “这把匕首是用某个倒霉家伙的肋骨制成的,当然,它现在成为了我的肋骨,它曾经捅死过很多知名人物,包括你们人类的凯撒大帝在内,呃。。这样说不对,准确的说是,它曾经捅活过很多人,因为被这柄匕首杀死的人,将会获得永生。”

    “别告诉我还有一支十七世纪造的枪也有这样的功效。”易嚣突然打断了路西法,插言道。

    而对面的路西法显然一愣,不知道是被易嚣的这个问题弄得愣住了,还是被问题的答案弄得愣住了,看到路西法如此反应,易嚣则耸耸肩毫不在意的说道,“没事,你继续。”

    路西法平静的看着易嚣,并没有因为被戏弄而感到愤怒,“永生者的诅咒,顾名思义这是一种诅咒。”

    “这把匕首拥有三种能力,除了被它杀死的人将获得永生之外,还可以开辟出一鞋空间,将人拉入进来。”

    “如果被持有匕首的人杀死,就会获得永生,而同样,在这片空间中,持有匕首的人是永远不会死亡的,除非他自愿解除这片空间,否则就会无休无止的进行下去,真是一个漫长的诅咒。。”

    易嚣的目光微微动了动,他突然想到开始时进入帐篷的那种不适感了,那种仿佛被无数匕首刺穿一样的感觉,现在终于明白是什么东西,想来就是这把永生匕首的功劳。

    “当然。⊥像我说的。”路西法继续说道,“我并不是为了杀死你而来,这把匕首也根本杀不死人,所以就需要用到它的第三种能力了。”

    “第一次被这把匕首杀死的人,将会获得永生,而第二次被这把匕首刺入心脏,并再次被杀死的人,则会永远受到匕首持有者的控制。”

    “一开始得到这把匕首的时候我很奇怪,因为第二种条件根本无法达成,成为了永生者之后就永远不会死亡,包括被刺入心脏也是,但现在我知道如何才能满足它了,它正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巧是个永生者,每一届的巫师领袖都不例外,你也应该一样,所以当这把匕首插入你的心脏时,你将永远受到我的控制。”

    路西法终于开始缓缓走下套,“彻底根除掉来自巫师的威胁,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

    “可惜首先你的魔力太强了,我怕就算我将你拖入匕首的结界当中,你仍然不会受到结界的压制,反而凭借强大的魔法打破结界,所以首先需要消耗掉你的力量。”

    “第二天。⊥是你的灵魂问题,灵魂是所有生物的核心,但心脏也是,这并不是那种具体意义上的心脏,而是一种广义的,是生物的中心,而不是一个具体的器官。”

    “你总不会以为我要直接把你的心脏给抠出来吧,那太低级了,自从几个世纪前,我们就不在超魔位面使用这样的方式了。”

    “我要取出来的只是一种能量核心,你心脏的核心,当然,你也无需感谢我,因为在我控制你之后,我将重新赋予你感情。”

    “也就是灵魂,这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尤其是与核心心脏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是否知晓这一点,因为之前我还在这个低等世界留下了一个魔法阵时,特意做成了会让你对某些人感到愧疚的方式。”

    “因为那是为了让你心脏中的某种东西敝持续激活的状态,说真的,你不应该去寻找如何重新获得感情,因为巫师领袖不需要那些东西,你这样做倒是帮了我不少忙,不过没关系了,因为在我控制你后,我会将你寻找的一些都交给你,那可都是你在寻找的!”

    易嚣的瞳孔再次缩了一缩,能量心脏。。核心。、疚。。自己似乎知道什么,但是他好像忘记了,想不起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路西法已经毫不犹豫的从高台上高高跃了下来,“现在,准备彻底的迎接重生吧!”他大声吼道。

    易嚣不敢分神,他立刻将自己身体大部分的部位保护起来,然后长剑在一个及其刁钻的角度直刺出去,似乎要将路西法串成肉串。

    他并不认为这一击会奏效,路西法毕竟也应该是个战斗经验丰厚的主,但不知道是因为不适应无垢者这具普通人的身体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易嚣的长剑毫无阻拦的直接刺中了半空跃下的路西法,深深地没入他的胸膛,从后心穿出。

    易嚣面色一沉,知道自己恐怕遇到了最棘手的情况,他毫不犹豫的抽身后退,果然,在长剑拔出的一瞬间,路西法已经紧随而上,胸前根本没有刚刚那一击而留下的丝毫伤口。

    “在这里。”他低声吼道,“我,就是不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