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撩妻99式〕〔天下为聘:重生娇〕〔人道崛起〕〔我的老婆是女帝〕〔女总裁的神医兵王〕〔重生肥妻:首长大〕〔美女租房〕〔重生之战神吕布〕〔全能影后撩夫记〕〔重生八零撩人军婚〕〔烽火佳人:少帅的〕〔都市杀手行〕〔都市医尊〕〔鬼仙狂妃:王爷求〕〔邪王盛宠:萌妃逆〕〔电影彩蛋收集者〕〔超级科技学院〕〔宇文川白书〕〔超级吞噬系统〕〔三国第一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七十章 匕首
    “当!”的一声,路西法那把由肋骨制成的烟乎乎匕首狠狠的撞到易嚣的长剑上,但不出所料的是,路西法的力量并不惊人。

    这只是一具普通人类的身体,就算路西法时地狱之王,离开了地狱之后,他也没办法把普通人当做恶魔来使用。

    易嚣的长剑开始快速的颤抖起来,像是那个德州著名杀人鬼的武器一般,锋利的长剑如同电锯一样锋利的切割开路西法的身体,在易嚣的手中绕过了优美的一圈后不沾的向后飞快退去。

    长剑划过路西法的胸膛,甚至斩下了他大半个肩膀,从右肩没入,又从左肋出没出,但易嚣趁着后退的机会看向自己攻击的部位时,却发现自己的攻击仍然对路西法没有效果。

    就像是可以自动复原的黄油蛋糕,虽然可以被蛋糕刀切入进去,但却不会被斩成两半。

    锐利的长剑从路西法身上没过,仿佛切开了水流,没有造成一丝伤口,虽然稍微阻止了一下路西法的进攻势头,但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路西法似乎并不在意自己险些被一切为二,在稍微调整了一下进攻动作之后,再次毫不犹豫的直奔易嚣而来。

    “我想你可能还没懂我的意思。”他低笑道,“任何伤害对我都是无效的。”

    漆烟的匕首斜划过一个角度,在半空留下一道乌烟的雪亮光泽,易嚣不敢抵挡,立刻再次后退,但他也没有惊慌,仍然非常平静的盯着前方的路西法。

    路西法的战斗经验果然非常丰富,仗着自己不会受伤的能力,锋利的匕首在他手中仿佛成为了一条致命的毒蛇,不断贴近易嚣的身前,试图从某个角度将匕首送入易嚣的心脏。

    不过易嚣这十几年对付魔法生物的经验也不是白给的,在轻灵和力量等多种魔力的魔法支持下。易嚣倒是与路西法不相上下,长剑与匕首在俩人之间对碰出一连串的火花和碰撞声。

    但终究易嚣要比路西法更束手束脚一些,在路西法攻势愈加疯狂之后,察觉到危险的易嚣立刻决定再次拉开距离。

    “当!”

    当下一次易嚣的长剑撞在路西法的匕首上后。一道墨绿色的光泽猛然从长剑的尖端喷涌而出,打向路西法的脑袋,路西法虽然怔了一下,但很快就回过神,并没有躲避。

    不出意外的。魔咒没有对他造成伤害,而易嚣似乎也预料到这这一点,他平静的盯着路西法脚下的地面,然后下一瞬间,厚重的土块拔地而起。

    “咚!”的一声,土墙重重撞在路西法前倾的胸膛上,发出一声闷响,而易嚣的魔法并没有结束,精湛的变形咒一个接一个,几乎在眨眼之间。一座低矮而又牢固的石质监牢就把路西法困在了里面。

    易嚣挥动着长剑,帐篷内四周的幔帐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在半空化为一条条灵巧的游龙,疯狂的向路西法缠绕而去,攀向他的四肢,将他死死压在那里。

    如果杀不死的话。。就不考虑如何杀死对手就好了,易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不死的敌人,经验也算得上丰富了。

    虽然这样一来俩人可能需要在这片空间里耗上一段时间了,但无所谓,总会找到破解这把匕首的方法。只是外面的斯塔克有些难办,不知道能不能挡得住巴里。

    当然。。易嚣也并不太担心,因为外面俩人可都是主角级别的存在,斯塔克突然爆发反败巴里有可能。巴里突然爆发然后清醒过来更有可能。

    反正主角都是不能用常理来推测的存在,更何况外面还是两个。

    易嚣将长剑拎在手中,幔帐自然而然的将路西法手中的匕首卷住,然后递向易嚣,这一切似乎都是因为这把匕首引起的,不知道失去匕首的路西法是否仍然是不死的。

    但事情显然没有易嚣想象的那里顺利。被幔帐卷起来的匕首半路就失去了踪影,像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次看向路西法,却发现不知何时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困在土墙中的路西法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这让易嚣在心里叹了口气。

    果然,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顺利。

    下一刻,固定住路西法的幔帐仿佛同一时间都失去了目标,纷纷从路西法的身体上脱落下来,路西法仿佛化为了虚无一般,毫无障碍的从土墙中走了出来。

    他颠了颠手中的匕首,再次抬起头看向易嚣。

    “现在。。还是不肯放弃么。”他说道。

    “放弃是没有意义的选择。”易嚣平静的盯了他一眼,然后再次举起长剑。

    路西法似乎有些失笑的摇摇头,又似乎发出不屑的低笑,不过面对易嚣这样的选择,他也并不奇怪,这原本就是个难缠的家伙。

    而路西法。。决定尊重易嚣的选择。

    他再次欺身而上,仗着自己不会死亡的能力,完全就是以伤换伤的打法,反正路西法因为匕首的关系是不会受伤的,而易嚣受伤了劣势则会愈来愈大。

    所以易嚣面对路西法的进攻,大部分时候都会选择避让,这样一来,路西法就可以趁机扩大优势,反正无论如何,优势总是站在路西法一边的。

    但可惜这一次,发生的事情却似乎与路西法预想的不太一样。

    只见路西法冲到易嚣身前时,易嚣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似乎在嘲笑之前路西法的自信。

    下一刻,面前的易嚣突兀的消失了,仿佛y体一样,哗的一声撒的遍地都是,但路西法知道这只是用来嘲笑自己的,并没有什么意义,易嚣真正的魔法应该是。。他隐身了。

    而且似乎还嫌隐身不够,在过了两秒钟后,整个帐篷内的所有东西都开始动了起来,床架迈开四条腿大步大步的走起来,枕头也不甘示弱的原地起跳把自己砸向路西法,虽然不能对他造成伤害,但烦也烦死他了。

    甚至很快整个帐篷也开始出现变化,原本就暗红色的帐篷表面变得更加鲜红。仿佛某种血r构成的墙壁,支撑帐篷的支杆变成蠕动的经络,时不时地还跳动一下,仅仅只在眨眼之间。原本还正常的帐篷就变成了一张巨兽的大口。

    把迎面而来险些将自己扣住的灵柩打碎,路西法看看四周,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不是吧。”

    所以说,巫师拥有很多神奇的力量。就算捆不住对手,杀不死对方,也可以将自己隐藏起来,扰乱对方的视线,对于如何保全自己,巫师还是非常在行的。

    面对路西法抱怨似的提问,没有人回答他,整个帐篷里面都静悄悄的,或者说只能听到杂物叮叮当当到处乱飞和乱撞的声音。

    但这种僵持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路西法就似乎找到了什么。他眯起眼睛,敏捷的避过几个体形巨大的杂物袭击,然后将锐利的目光投向某个不起眼的角落,猛地把手中的匕首向一个缺口杯扔去。

    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尖锐的呼啸,然后精准的砸向缺口杯,路西法这胡乱的一掷虽然非常准确,但看上去更像发泄似的攻击。

    不过在场的两人都知道不是这样,因为就在匕首即将接触到缺口杯的一瞬间,那个运动的缺口杯猛然向一旁闪去,然后在半空啪的一声。冒出一股烟烟,瞬间变大,还原成了易嚣的样子。

    “你是怎么找出我的?”变换回来的易嚣有些奇怪的问道,他整理一下有些狼狈的盔甲和长剑。挥挥手,让不住运动的物品们都停下来。

    “哐!”的一下,所有的东西都掉落到地面,摆的乱七八糟。

    “或许我有什么特殊的技巧呢?”路西法显然很享受这种猫抓老鼠的感觉,他戏谑的说道,并没有将易嚣放在眼里。

    “你还是束手就擒吧。”路西法说道。“你至始至终都在我留下的误导中行走,还有什么可挣扎的,这样我也能省些力气。”

    “但是。。你省些力气似乎对我并没有好处。”易嚣依然是那副似乎永远也不知道何为幽默的平静面孔,仍然非常冷静的看着路西法,然后再次举起长剑。

    “那么好吧。”路西法有些无奈的耸耸肩,像是在对待一个不听话的孩子般说道,“真拿你没办法。”

    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路西法的手中却没有丝毫的留情,他猛然消失在原地,然后在侧方直接冲向易嚣,他的攻击方式是以最大的限度杀伤易嚣,并不在乎自己的防御。

    面对这种搏命的方式,易嚣的确没有什么好办法,事实上,任何人面对怎么打也打不死的敌人都会头痛。

    易嚣的确拥有近乎无尽的生命,但不意味着他不会死亡,在他死后他会回归到梦幻岛,成为控制中枢的一员,与它融为一体,易嚣觉得大概就是之前遗留在沙漏中的那名巫师的灵魂录音那样,与沙漏的存在合二为一。

    那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而且似乎被这把匕首刺入心脏也不会死,而是会成为路西法的魔法傀儡,那还不如待在梦幻岛,起码没事的时候可以发发呆。

    易嚣的思维有些发散,不知道是不是死亡将近的关系,因为路西法的攻击越加的凌厉,易嚣已经有了招架不住的趋势。

    伤口在易嚣的身上越来越多,每出现一道,就不会消去,而反观路西法,却没有因为长久的战斗而平添伤口。

    或许自己应该找个机会被匕首杀死,而不是被它刺入心脏,虽然这有些难度,但结果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易嚣一面发散着思维,一面有些吃力的抵挡着路西法的攻击。

    路西法的这具身体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他不是拥有不死的特性,易嚣也不会被*的如此狼狈,只可惜。。

    易嚣实际并不在意巫师与上帝这场战争的输赢,赢了固然更好,但在大义与自己之间,他一定会选自己。

    不过现在不是面对大义的问题,而是自己将成为路西法的傀儡,这显然不是一个令人高兴的选择。

    战斗到至今,易嚣虽然不会生出绝望这种感情,但心中的确已经没有了可能战胜路西法的方式,如果自己的魔力仍然有剩余,那么或许还可以拖一拖,但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咒语的攻击和阻拦对路西法并没有效果,甚至就连自己的隐身咒和变形咒也会被路西法轻易找出来,易嚣虽然对此非常不解,但此时显然不是一个思考的好时机。

    他早就试图通过不同的离开方式离开这里,水晶球,影子,甚至外面的灵柩,但可惜这种结晶比路西法所说的还要厉害,所有的一切联系都被切断了。

    当然,自己长时间没有从帐篷中出来一定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比如开能,谷莫,还有斯塔克他们,但这些人中最强的战斗力斯塔克被巴里拖住,估计腾不出手,更何况他们就算发现了,恐怕也无法进入这个空间。

    这空间显然就是为了一对一准备的,两名永生者在这片空间中谁也杀不死谁的话,恐怕也是一种诅咒。

    路西法的进攻愈加的疯狂,似乎是看到了胜利即在眼前,他的面目也有些狰狞,甚至那一双漆烟的瞳孔中微微反s着嗜血的光泽。

    这才是路西法的本性。。但这并不能帮到自己。

    易嚣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抵挡路西法了,他可以无视伤亡的发动进攻,而自己不可以,这样下去死亡早晚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易嚣想起了之前面对烟心时的情形,似乎也是这样,甚至比现在更加危险,因为那个时候烟心的强大无法形容,而自己却远比此时弱小。

    而自己是如何逃过一劫的来着,易嚣甚至到现在自己都不清楚,突兀的就进入了那种奇怪的状态,难道这真是某种隐藏在自己身上的力量,那为什么现在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易嚣试图感应那种记忆中的,最自然的下意识的反应,但却根本没有作用,显然,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不知道第二世界为什么会选中自己。。而自己又一直没有灵魂。。难道自己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么。。还是同样只是第二世界里普普通通的一员,但这一切现在似乎都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所有的疑问,都将被自己带入死亡。

    似乎是触动了心中的犹豫,易嚣的手中慢了一拍,战斗经验丰富的路西法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向易嚣发起了致命的一击,锋利的匕首在他手中化作漆烟的毒蛇,带着死亡的獠牙直扑易嚣脆弱的心脏。

    这一次。。却没有从烟心手下拯救了易嚣的那种状态再来拯救他了。

    “听从我的命令吧,巫师!”路西法狰狞的嘶吼着,狠狠的将匕首送入易嚣的胸膛,看着匕首瞬间没了进去,他的脸上流露出疯狂的笑意。

    但这种笑容持续了还没有一秒钟,就彻底僵在了路西法的脸上,易嚣有些奇怪的看着路西法,而他也奇怪的望着易嚣,这种奇怪当中,似乎还带有一丝不可置信。

    “你的心脏呢?”他不可思议的惊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