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诅咒之子〕〔首席通缉令:神秘〕〔神医凰后:帝尊,〕〔诸天旅人〕〔女王心尖宠:恶魔〕〔花都巅峰狂少〕〔LV99级的村民〕〔三国张济大帝〕〔我所思想的故事〕〔天地有长生〕〔暗界纵横〕〔九针药王〕〔随身水灵珠之悠闲〕〔明日传奇〕〔上帝时刻〕〔归朝〕〔大侠给跪〕〔八零军嫂上位记〕〔假面骑士之空我的〕〔恐惧术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七十一章 心脏去哪了
    “哈?”没想到,易嚣却露出了一个比他还惊讶的表情,反问道,“难道我的心脏不在这里么?”

    路西法显然没空回答易嚣的问题,泊泊的鲜血顺着易嚣胸膛的伤口流出,就算巫师有一些可以使自己不立即死亡的秉方式,易嚣的生命力仍然在快速的流逝着。

    而且此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摆放在路西法的面前,那就是无论他是想控制住易嚣还是想杀死他,最关键的那个东西,易嚣的心脏,不见了。

    路西法的匕首并没有在易嚣的胸腔中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生命力量,他的手触摸到胸腔之后里面也是空荡荡的,无论是从能量层面的意义上,还是物理层面的意义上,易嚣的心脏都从他的胸膛中彻底消失了。

    没有理由的,又像是早有准备的。

    但易嚣却不会陪着路西法发呆,就算路西法想不开,他可不想死,易嚣被路西法匕首刺入的部分猛然出现少许扭动,就像是被哈哈镜拉长了一般变化伸展,然后从匕首的攻击下分离开。

    一种变形咒的使用方式,易嚣可以随意改变身体的任何部位,用来躲避攻击,或者把自己扭成奇形怪状吓唬温妮。

    说真的,人类的外表要是扭曲起来然后去吓凰类,的确挺吓人的。

    但此时易嚣显然是用这种方法规避路西法致命的攻击,只见在易嚣身影飞快的向后逃窜的过程中,四周的物品纷纷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跳着避让开来,使易嚣顺利的快速拉开了与路西法的距离。

    成功后退一段距离的易嚣站稳脚,面色格外的苍白。

    这也不奇怪,毕竟他胸前还露着一个大洞呢,瀑布一样的血液哗啦啦的流淌出来,少许肌肉或是脉络一样的东西翻在易嚣的伤口外面。

    如果不是易嚣在这些年经常喝一些储备治疗性的魔药以防万一,恐怕此时的失血过多就会让他昏迷并死亡过去。

    易嚣在巫师袍下。。也就是此时的铠甲中左右掏了掏,然后猛然扯出一个心脏状拳头大小的器官,看起来血淋淋的。不仅古里古怪,还格外的血腥和狰狞。

    一直没动的路西法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似乎又有了新的动力,不过易嚣一看他显然就明白他打的什么主意≮是毫不留情的直接再次戳破了他的消。

    “看起来。。你的计划不怎么顺利啊。”易嚣含含糊糊的说道,因为他一面说着,一面大口大口的啃着这个心脏状的器官。

    血浆一般的浆汁飞溅出去,喷洒在易嚣的嘴巴上,将他弄得满脸都是。脖子,额头上甚至眼角处,随着他每一口咀嚼,都有大股大股的血液溅射出来,在半空留下一道道的大片血雾。

    不过随着易嚣的大口吞噬,他胸腔出的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甚至就在他吃个半个心脏的一会间,伤口就已经愈合了大半。

    看着有些发呆的路西法,易嚣这才装镊样般的恍然大悟道,“噢。你不会以为这就是我的心脏吧,且不说他不是,就算是,我也不会傻到把它拿出来吧。”

    这的确不是易嚣的心脏,因为就算易嚣需要把心脏移植回去,估计也不会疡吃下去这么猎奇的方式,这是梦幻岛上一种生物的。

    准确的说是某种植物。

    梦幻岛是一个很大的岛子,当然这只是相对于俩人来说,但身为第二世界所有子世界的核心,这里除了身为管理者的易嚣和跟随他一起来的温妮俩人外。在就从来没有外人进入过这里了。

    只有一些不同世界的魔法生物,因为自身魔力的关系,经常性的碰到裂缝和里世界乱流然后迷失进入梦幻岛。

    魔法生物并不都是第二世界利用幻想能量创造出来的,也有很多原本就是真实存在的。也就是它们本身是生活在原世界中,存在时间比第二世界还要早一些的。

    在上一纪元毁灭的时候,有很多站在了人类立场上的魔法生物同样也疡了进入第二世界当中,进入第二世界中生活,这也是第二世界中大部分魔法生物的来历。

    因为它们本身的真实性,它们的魔力很强。因为它们的魔力是真实的,虽然第二世界也可以模拟出来,但毕竟只是后天的培养,而这些魔法生物也是第二世界培养并激活人类体内巫师力量的很好参照物。

    所以它们在第二世界中遇到里世界乱流的情况远远超过人类。

    不过梦幻岛除了能碰到它们外,偶尔也会有很多奇怪的东西混进来,比如。。尸体。

    没错,就是尸体,易嚣还记得他第一次碰到尸体的时候,时间很早,可能就在他来到梦幻岛的第一年里,那时候倒是吓了他一跳,以为其他人也会进入梦幻岛,立刻就担心起温妮的安慰来,因为那时候温妮的年龄并不大,就算和格林学了一段时间剑术,也仍然是个小姑娘。

    不过很快易嚣就发现,他们都是尸体,准确的说。。在来到梦幻岛之前就已经死了。

    有男有女,各个时代的人都有,衣着和形态都有所不同,年龄也没有定数,好在梦幻岛虽然经躇回搬尸体,但数量并不多,一年可能只有几具,不然梦幻岛就要变成尸岛了。

    易嚣并不知道这些家伙有什么共同点,不过他怀疑可能是会破坏掉第二世界某种平衡的存在,于是第二世界就找了某种方法把他们弄死了,毕竟第二世界是有意识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盖亚,估计世界之子也是存在的。

    而且易嚣现在就接受梦幻岛的任务,各个世界收集世界能量呢。

    不过虽然尸体不多,但易嚣看着仍然有些厌烦,毕竟梦幻岛并不大,到处跑的温妮说不定哪天就会在森林里的尸体上摔一跤,虽然对于生活在十七世纪的温妮来说,尸体并不陌生,但也绝对可以称得上童年噩梦了。

    于是在梦幻岛再一次呈现出一条诡异的裂口,像是抽水马桶呕吐一般将依据尸体仍到了红城堡的餐厅后,易嚣终于忍不住开始在沙漏里寻找尸体落点的设定。

    还好。他的运气不错,很快就把这些尸体固定的抛向高崖底部,也就是烟山谷的峡谷里和烟崖当中。

    而当易嚣过了一段时间再去哪里巡查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

    那就是这些人又活了过来。

    准确的说是。。被寄生了。

    烟崖当中并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物。就算有也多数都是烟暗生物和负面能量的生物,不过烟山谷里是有树的,植物这种东西总是非崇强,哪里都能生长。

    不过即使是植物,生长在烟山谷中的也没有正常的。除了少数枯萎了无数年仍然半死不活的吊着,易嚣都怀疑它们为什么还不死的古怪外形外,大部分都是食人植物,当然梦幻岛上是没有人的,所以它们捕猎的都是同为魔法生物的动物。

    而占据了这些尸体的,就是其中一种。

    它们寄生在这些人的尸体上,控制它们,并且驱动它们。

    这种生物看起来外表像树,但绝对不是树,因为树木都是有枝干的。那些枝干是它们的躯干,并将其支撑起来,输送营养,使大树茂盛而又茁壮。

    但它们没有,它们全身上下都是枝叶,没有躯干,看起来就像是聚在一起的篱笆,也不知道平时是如何生长的。

    这些植物可以伸展开,因为每一个枝叶都是相连的,完全展开之后甚至能把烟山谷给围绕起来♀也是它们的攻击方式,因为这些枝干可远没有看起来那么脆弱和坚硬,反而非常具有韧性。

    不过当它们盘踞在这些尸体上之后,显然就再次换了一种方式。它们扎根在地面,把尸体包裹进去,只露出脸和四肢在外面,躯干和胳膊都被茂密枯烟的枝叶包裹在内,显得格外狰狞和恐怖。

    而且有了人的尸体加入之后,它们显然灵活了很多。易嚣初次捕捉它们的时候,它们甚至从泥土里把自己拔出来,然后撒腿就跑。

    没有灵魂早已死亡多时的人类尸体并没有用,但显然成为了一种新型魔法生物就完全不同了,易嚣立刻开始研究它们,只是因为数量不多的关系,研究一直不顺利,但即使是这样,易嚣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比如。。它们具有非常磅礴和充沛的生命力。

    不得不说大自然是非常神奇的,无论是正常的自然,还是魔法界的大自然,当尸体与食腐植物结合之后,竟然诞生出了代表着新生的生命之力。

    尤其是作为尸体核心的心脏,生命之力更加庞大。

    这尸体准确的说已经不是尸体了,而是被转化成了一种肉性的植物,他的心脏不仅没有腐烂和变质的味道,反而从肉变成了一种类似果实的存在。

    不然易嚣也不会吃的那么欢实。

    虽然涅仍然很恐怖,但血浆只是植物的汁液,并不是真正的鲜血,不然也不能在摘取下来之后保存这么久,虽然闻起来和涅仍然非常可怕,而且味道不怎么美妙罢了,嗯并不是鸡肉味。

    但是它具有相当好的治疗性,从易嚣此时已经复原的伤口中就能看出来,与此相比它的缺点就不算什么了。

    易嚣的确喜欢把东西存放在影子当中,因为不仅安全,还很方便,但影子毕竟也属于一种空间魔法,肯定要考虑到一旦空间被禁锢,连东西都取不出来的时候怎么办。

    所以易嚣大部分的用具和治疗的魔药,仍然是随身携带的,他的魔法水平完全足以施展出没有任何人能够入侵进入的无痕伸展咒。

    而这颗具有治疗效果的心脏,就是易嚣携带的魔法药剂之一。

    当相对于易嚣,路西法显然就没有这么淡然了,虽然他依旧面色平静,但仔细看去仍然能够看出一丝难看,他声音嘶哑着,“那。。你的心脏呢。”格外生涩着说道,“它的确不在你的胸腔里。”

    “或许我有什么特殊的隐藏技巧吧,提前把它掏了出来,就是为了预防你这样的人。”

    “这不可能!”路西法终于有些激动的回应了一句。他嘶吼道,“我没有在你的脑海当中看到任何有关这方面的记忆。”

    “哦。。原来你可以观察我的记忆。”易嚣有些了然的点点头,面色仍然很平静,“怪不得你能找出我隐身和变形之后的位置。能提前避开我的攻击。”

    “但想来并不能太久之前的记忆了吧,真奇怪,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观察我的。”

    易嚣虽然这么说着,但心中已经把警惕提到了最高,大脑封闭术他也曾练习过。但根据路西法此时的话来说,显然他通过某种方法短暂的查询到了他需要记忆,而自己的大脑封闭术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恶魔果然都是些讨厌的家伙,就算自己没了心脏,但这场艰苦的争斗恐怕还没有结束。

    路西法并没有回答,但易嚣却没有停止,“你跟巫师战斗了这么久,难道就不知道一件事么,巫师有很多种方法让自己忘却掉重要的事情,甚至连自己遗忘过都可以遗忘掉。”

    “真不好意思。。大概是我忘了。”

    “不过我现在大概有了少许猜测。”易嚣叹了口气说道。“应该是在你第一次召唤狼人恶魔的事情之后吧,我就有了一丝不对劲。”

    “虽然灵魂仍在,但我的情感却已经不在了,不然我也不会在风息堡做出冷漠的让所有无垢者去送死的决定,原来是我早就掏出了自己的心脏。”

    “你的每一次陷阱都似乎会让我出现少许的情感波动,真奇怪,你为什么会关心我灵魂的问题,当然用你的话说是为了保持我心脏的某种活性,但现在看,却是你留下的最大破绽。而我的确没有猜错。”

    “记忆是什么时候丢失的我并不知道,不过找回来并不麻烦,但是你似乎并没有在这一段时间发现我丢失了心脏的异常。”易嚣盯着路西法,“这也不怪你。虽然你是恶魔,但你仍然拥有感情,而拥有感情的人又怎么会理解我这样没有灵魂的人。”

    “甚至从我的日常表现中观察出我缺失的灵魂或是心脏,虽然很奇怪为什么我的感情无缘无故消失了,但我装得仍然很像,毕竟以前我就是这样生活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我的确再次感受不到温暖罢了,不过。。我似乎骗过了你。”

    “很有趣。。看来什么都不记得的我,还是仍然完美的完成了自己曾经定下的计划,看来我还很有做演员的天赋。”易嚣笑了笑,略带笑意的看着路西法,但眼睛却根本没有一丝的笑容,“现在,我的心脏没了,最大的威胁也没了,似乎是扳回了一局。”

    “当然,你仍然是不死的,不过你还有什么。”易嚣冷笑道,“我就不相信你不死的能力是无限的,因为我也是永生者,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下去,看看最后鹿死谁手。”

    不得不说,自信的确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在易嚣解决了路西法对自己最大的威胁之后,虽然情况并没有发生太多的改变,但他仍然有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因为就像他所说的那样,就算这把匕首制造出的空间是为了两名永生者准备的,但仍然会有限度。

    只是这种限度会很长罢了,不过易嚣最不缺少的就是时间,面对路西法不死的优势,就用自己的魔法来弥补吧,反正路西法已经失去了最大的威胁,自己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对他进行消耗。

    不远处的路西法沉默了一会,轻声说道,“你说得对,是我疏忽了,不过为了避免劣势被无限制的放大,我就不跟你玩下去了。”

    他抬起头看着易嚣,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枢的事情。。你也别想知道了,因为我会带着它们,回到地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