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王者闯都市〕〔我的男友是帝少〕〔不朽狂神〕〔校花的贴身狂医〕〔神冥屠虐〕〔超神术士〕〔唐门毒宗〕〔冷艳总裁的超级高〕〔重生影后之强宠军〕〔龙血神帝〕〔驱魔龙族之极品言〕〔魔祖〕〔幻界铁序〕〔穿越之宛启天下〕〔木仙传〕〔怎么又是天谴圈〕〔军婚小媳妇:首长〕〔倾天娱后〕〔报告长官:夫人在〕〔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七十七章 我本是一棵
    烟山谷位于的西南面,终日缭绕在一种极其强烈的负面能量下,从来不见光明也没有生活在阳光下的能在那里存活。

    当然这样说有些不准确,因为的上空本身就是没有太阳的,就连易嚣也不知道上空的光源来自哪里,而且就这仅有的光源也非常昏暗,而且时不时的还会消失一段时间。

    岛上大部分的都是不依靠阳光生存的,这些魔法植物显然有除了光合作用以外的生存方式,同样,那些在阳光下才会特殊魔法植物岛上自然从未有过,直到易嚣居住在这里并用魔法模拟出日升日落之后,才渐渐有喜爱阳光的珍惜魔法植物诞生。

    所以同样的,梦幻岛也分不出东南西北,无论是四周茫茫的还是上空广袤无垠的星辰都没有很好的参照物,易嚣只是习惯性的将他初次登录梦幻岛的海滩视作东方,那么存在于海滩对立方向的烟山谷,自然就是西南面了。

    烟山谷并不是指一个特定的山谷,而是那附近的所有范围,都包含在大量负面能量的笼罩之下,当然。。里面的确有一个山谷。

    梦幻岛是一个被森林覆盖住的岛屿,茂盛的植物占据了梦幻岛的半壁,总体来说它是由四个部分组成,与海滩直接相连的红森林,一直贯穿到易嚣的红城堡和旁边的湖中湖附近。

    与红森林相连的就是烟森林,两者原本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因为被负面能量逐渐腐蚀的关系,一些靠近负面能量的植物与远离那里的植物表现出越来越大的差距,这才有了烟森林和红森林之分。

    烟森林已经靠近烟山谷了,它旁边就是梦幻岛的背面,竖直悬起数百米高的高崖,而高崖的另一侧则是大瀑布和人鱼湖,人鱼湖在与红森林相衔接,最后构成了岛屿的整体。

    高崖的下方就是烟山谷。梦幻岛生物的禁区。

    负面能量并不说是它就是烟暗能量,就是坏的能量,本质上它仍然只是能量,并没有善恶之分。梦幻岛上的负面能量并不邪恶,它只是很多绝望,死亡,痛苦,还有阴影。饥饿之类的能量集合之处。

    那里面仍然有魔法生物存活,是很多以负面能量为食的魔法生物的乐园,只是其他适合普通魔法能量的生物并不适合那里,轻易前往就会受到各式各样的负面反应,以及魔法能量的侵蚀。

    并不代表,那是一片死亡之地。

    有很多魔法生物生活在那里,其中易嚣最熟悉的,也是它亲手放置进去的,无疑就是来自哈利波特世界的摄魂怪了。

    偶尔有从其他世界误入梦幻岛的幽灵,女妖之类的存在。易嚣也都将它们驱逐到了烟山谷中,但零零散散的,早已无法再联系上,同样也有选择留在红城堡中的,但并不多。

    原本易嚣打算将骑士的盔甲也放进去的,看看在吸收了大量负面能量之后会有什么变化,但想到这是属于恶魔的东西,而且身上还签有,还是熄灭了这种念想。

    但总体来说,对于能够抵御负面能量的来说。实力足够的情况下前去,还是会有不少收获的,因为那有很多稀奇古怪的魔法生物。

    交错纵横的植物纠缠在一起,混合着大片大片带有毒液的荆棘和食人花。仿佛构成了一道天然生成的大门,牢牢的阻挡在烟山谷入口的前方。

    但。。这对驱车前往的易嚣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到了,先生。”吱嘎一声轻响,这架从易嚣建立起红城堡初期就存在的,很有年头的缓缓停在了山谷的小径上。随着的轻声提示,车帘从内部被缓缓掀了起来。

    魔法马车并不需要人力驱赶,因为天马是一种智慧程度极高的魔法生物,但可惜它并没有什么攻击能力,甚至还不如独角兽的角,所以在梦幻岛当中一直没什么地位。

    就连易嚣也把这些高智慧的魔法生物当做拉马车的马来用而已,只不过并没有限制它们的自由,看来无论在那里,都是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只是坐在马车前,它们就会自行找到要前去的地点,而且这一路上非常平稳,又没有跌跌撞撞,所以行程倒是很快。

    易嚣从马车上下来,然后打量了一下四周,在冰与火世界待的这段时间,他也有几个月没来过烟山谷了,但现在看来,似乎没多大变化。

    对着自己的哥哥眨眨眼,然后也从车里蹦了出来,这次烟山谷的旅程,她特意换上了简装出行,灰黄色的亚麻普衣服和皮革混合在一起,制成了一件精美又得体的皮甲,而且看上去防御力也不错。

    这些衣服当然不是易嚣制作的,除了贴身携带的那件可变形魔法盔甲之外,梦幻岛所有的杂物都是家养小精灵包揽,包括织衣服也是。

    这些家养小精灵在家务魔法上格外的心灵手巧,所以就算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皮甲,也能让它们制作的格外实用和结实,再附上少许的魔法咒语,穿起来也舒服无比。

    不然仅凭易嚣从现世第一次带过来的那点东西,还有和哈利波特世界的两次补充可撑不了这么久,食物还可以通过种子再次培养制作,而那些不可循环的东西,可都是依靠家养小精灵在支撑了。

    而在没有家养小精灵之前。。就只能靠易嚣亲力亲为了,所以温妮的童年才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妙,起码在除了食物以外的细节上是。

    皮甲长剑,再配上一件漆烟的披风篷,这就是中世纪格林狩猎时的标配了。

    那些生活在中世纪的土鳖猎人可穿不起这样的衣服,中世纪的猎人说白了也就是吃不上饭的农夫上森林里与野兽搏命撞大运,除了少许代代传承下来的猎人,大部分农夫能有一件趁手的武器就不错了。

    也只有格林这样不属于人类,游走在魔法生物,人类,教会之间的中立魔法生物,才会如此充实,而且格林大部分都是家族传承的。其中最大的七支家族效忠于皇室。

    易嚣并不知道所谓的皇室和这些格林是站在哪面的,这面,还是天使与恶魔的教会那面,但没关系。会弄清楚的。

    皮甲会带来一定的防御力,但只是对普通生物来说,在魔法生物面前,比如最常见到的狼人面前,也就是一爪子的事。所以格林并不依靠皮甲的防御力,他们所需的只是皮甲便于行动的灵活性,格林一个个都是单打独的高手,个体实力极高,尤其是在面对魔法生物时,他们有天生的种族优势,这就是他们一族的魔法生物特性。

    很奇怪的特性,难道应该把这个叫做克敌光环么,易嚣弄不明白。

    看到俩人都下了马车,莱文在一旁问道。“先生,要我随您一起进去么?”

    易嚣看了看他,露出一个笑容,“这就不必了。”他说道,“有空你还是多去陪陪你的那个。。叫什么的媚娃来着,红城堡的人口确实有些少,而且不是一天两天了。”

    易嚣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虽然只是少许,但仍然表明了他此时应该处于正常的状态,虽然没有灵魂时也是这个样子。根本看不出来,不过与他最亲密的俩人还是可以从中看出一些细微差别的。

    就连一旁的温妮脸上都挂着有趣的笑容,显然对自己哥哥和媚娃的事情很感兴趣,但莱文似乎并不打算给他们深究下去的机会。他讪讪的笑了笑,然后说道,“那就。。祝您好运了,先生。”

    虽然莱文在心中腹诽易嚣与温妮在一起这多年不也还没有孩子么,但他可不会说出来而且就连想的时候都避开易嚣的目光,巫师的直觉都非常敏锐。准确的可怕,而且他们的目光可以看透人的思维。

    莱文驾着马车再次回去了,他不需要等待俩人,因为到时候天马们会自己拖着马车再赶回来,而且烟山谷附近并不是很安全,那些没有意识的负面魔法生物,才不会给莱文巫师的管家这个名头的面子呢。

    所以很快,附近再次只剩下易嚣和温妮俩人了。

    “那么。。好吧。”温妮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我还没来过烟山谷几次呢。”

    温妮虽然几乎对梦幻岛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但对于烟山谷附近,她还是有些感到陌生的,因为易嚣并不让她前往这里,曾经一度在她还小的时候,这里甚至被易嚣的魔法封锁住,阻隔了任何生物的来往通道。

    “没什么好看的。”易嚣耸耸肩,他笑道,“与外界的红森林差不多,不过这里生活都是一些负面能量为主的魔法生物,它们大多数都没有意识,依靠本能攻击和生存,这里诞生出的高智慧魔法生物很少。”

    “好了,我们的时间不多,早点进去,早点结束,争取在天烟前这里,因为在天烟之后,这里可不是那么友好。。”

    就像易嚣所说的,烟山谷附近并不安全,这里的魔法生物们也不是那么友善。

    并不是所谓负面能量就邪恶的原因,而是因为负面能量本身所具有的性质,就像其他的能量和最普通的魔力一样,它本就如此,不是特性,也没有什么错误。

    由负面能量构成的生物很难产生智慧,起码这种几率大大低于普通的生物,可能是与负面能量中,根本就没有新生,只有死亡和绝望的原因有关,当然,虽然这种定义也是主观强加给它们的,但不可否认,新生和希望之类的能量,的确比绝望拥有更高的创造力。

    这些低等的魔法生物只会依靠着本能行动,但很不巧的是,它们的本能就是攻击性,所以它们拥有极高的攻击性,它们会无意识的攻击附近的生物,进行厮杀,无论是同类还是非同类,或是吞噬,让其痛苦之类诸如符合它们特性的行动。

    这里是没有秩序存在的地方,这里只有防御和进攻,再次死亡和重新凝聚,这里可没有外界那些魔法生物那样具有起码的沟通可能,知道强大不好惹的存在会避让开,而这也是易嚣不让温妮来到这里的主要原因。

    因为负面魔法生物可不会管温妮背后是谁,如果被误伤了,那就算杀死它们恐怕也划不来,除非本身就拥有足以让它们发出本能的畏惧的实力,否则被攻击就是难免的。

    而到了晚上之后,因为负面能量活跃的缘故,烟山谷中的生物也格外活跃,虽然这些东西根本对易嚣不具危险性,但仍然很讨厌,而且根本没有意义,跟一群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生物较劲,显然是一种更白痴的举动,所以还是避开它们比较好。

    易嚣从山谷一侧的阴影中抽出一把斧头,然后扛在肩上,慢慢走到峡谷的入口附近。

    重重叠叠的植物和蔓藤纠缠在一起,表现出了一层生人勿入的意思,看到易嚣取出来的斧头,温妮的面色僵硬了一下,就当她打算问问易嚣是不是要把这些荆棘劈开的时候,易嚣轻声低语道。

    “驱散。”

    这似乎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语言,从易嚣的口中说出来后,带有肉眼可见的魔力,只见这股魔力迅速的扩散到面前每一株植物上,而这些植物就仿佛被某种神秘的突然复活了一般,纷纷涌动起来。

    沉寂了不知道多久,甚至有些枯萎了的残枝断叶颤抖,那些深扎在泥土下的藤蔓也慢慢将自己拔出来,一切的生物都仿佛被从沉睡中唤醒,开始为打开一条通道而退散。

    被魔力波及到的魔法植物纷纷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开始向回缩去,它们像蛇一样在地面留下弯弯曲曲的痕迹,有的还因为本身具有的腐蚀性在泥土上留下一条焦烟的印痕,但都像是被某种可怕的野兽在追赶一样,不到眨眼的时间,就从易嚣面前消失的一干二净。

    看着面前被重新打开的通道,易嚣回头对温妮耸耸肩,“好了。”他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我的邻家空姐〕〔帝焰神尊〕〔鬼王传人〕〔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