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女特工〕〔重生完美时代〕〔超凡透视〕〔力荐河山〕〔神厨狂后〕〔头号强婚:军少,〕〔快穿之作妖的时空〕〔娱乐之最强大脑〕〔女帝的大内总管〕〔带着星际闯美幻〕〔九龙圣祖〕〔汉祚高门〕〔生死狙杀〕〔别招惹她〕〔万武帝主〕〔玄医归来〕〔我开棺材铺的日子〕〔钱探吴乾〕〔魔天〕〔花霁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七十八章 树岩
    在烟山谷两边高高耸起的山崖上,就是拥有梦幻岛背部之称的高崖,高崖的顶端是很多飞行类魔法生物歇息的巢**,其中族群最大的是飞龙。

    梦幻岛的飞行生物数量不多,大多都是零零散散构不成种群的**个体,唯一能与飞龙在数量上媲美的恐怕就只有奥兹国的飞猴了。

    不过因为多恩亭的事件,易嚣并不敢把他们放在离红城堡太远的地方,而且他们似乎也的确更喜欢变成人的形态像人一样生活,不是变成猴子飞来飞去。

    因为在某天夜里亲眼见到了由人变成猴子这猎奇的一幕,再加上当初被当成棒球打来打去这件事在温妮和易嚣心中留下的阴影面积,俩人并不太喜欢去飞猴的村落,虽然他们大部分时候看起来都与人类没什么两样。

    所以也就任由他们自生自灭,缓慢独自的发展了。

    还好被创造出来的时候,飞猴在繁殖和创新性上就将受到了限制,发展都很缓慢,并没有出现过易嚣睡一觉起来就发现整个梦幻岛已经被飞猴攻陷了的情况。

    他们的数量近乎保持稳定,没有新生也没有死亡,就像是一幅静态停止的时光画卷,在一个小小的村落里印染出他们生活和历史的长河。

    飞猴的诞生来源于奥兹国的培植液仪器,虽然一直在源源不断的生产,但数量仍然稀少的惊人,往往几年甚至数年才会出现一只,随机性很大。

    每一只飞猴在出生后他所有的一切是都已经被固定好了的,有些像氪星的控制中枢,外观,性别,擅长的攻击方式和生活技能,年龄,以及寿命,他们永远不会长大。也不会自行繁殖。

    很久以前易嚣在飞猴村落中见到的那名村长女儿的小萝莉,现在仍然是个萝莉,还是个永久保质的萝莉,可惜本体是个猴子。而且不能生猴子。

    其余生活在高崖巢**中的,大部分都是独行生物,比如就有一只昼伏夜出的夜行神龙,易嚣对它很感兴趣,但可惜它的警惕性很高。易嚣也没有太多精力去捕猎一只会在白天变成雕像的魔法生物。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它或许来自某个有趣的世界,但可惜现在连多恩亭留下的那些空间坐标都无法破解,更何况这些非定点的传送了。

    高崖的下方就是狭窄的山谷,在半截腰的位置,一道仿佛一线天的存在硬生生的阻隔开山谷底部,就像是有一把长剑直接将它劈开,使得山谷的陡峭程度急转而下。

    峡谷的上半部还是明媚的白天,但从半截腰的位置,可见度就直转而下。仿佛被终年不可驱散的迷雾笼罩着一般,整座山谷都变得烟漆漆的,永远都是烟夜。

    负面能量会在其中保持极高的活性,而当易嚣人造出来的日落和潮汐运转之后,再加上本身梦幻岛运行的时间轴,烟山谷还会有一段格外活跃的时间,就是易嚣刚刚所说的天烟之前。

    “这里面很荒凉啊。”走进烟山谷之中的温妮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然后紧了紧裹在身上的斗篷。

    “冰冷和寒冷的能量也是这里的常驻能量之一。”易嚣为温妮覆盖上了一层温暖的咒语能量,轻声说道。

    俩人处于峡谷的外围位置,烟山谷并不只是单指高崖下方的峡谷。而是整个高崖底部的范围都在它的笼罩内。

    从靠近烟山谷开始,植物就出现大批大批的荒芜,枯木横生,腐烂和尸骨常年在原地保存完好。并不是没有生物活动的痕迹,而是生物就是这些枯骨和植物。

    烟色带有血腥味的土地,横生在泥土上的枯枝烂叶,还有数不清的泥沼和乌鸦,一幅幅从枯树上延伸出来的,仿佛人褶皱的面孔一样恐怖的景色构成了这样一卷阴森的长廊。

    易嚣带着温妮很快就穿越过了这段狭长而又短暂的峡谷之路。并且深入到了烟山谷的里面,一路上没有什么不开眼的魔法生物前来挑衅,就连最愚蠢的负面能量诞生的生物也拥有畏惧的本能,易嚣蕴含的魔力本能的会让它们感到退缩。

    而又前进了一段距离之后,俩人周围的光线骤然黯淡了下来,就像是有人突然将天空遮挡住了一般,前一刻还好好的,但后一刻却突然变得黯然无光。

    “这是怎么了?”温妮有些奇怪的叫到,但声音中却没有多少惊慌,没有人比她更熟悉梦幻岛了,而如果说有的话,那肯定就是易嚣,有易嚣在身边,她从不害怕。

    温妮没有如此深入过烟山谷当中,她最多就是来到之前那些荆棘的外面,然后就被密密麻麻的植物和藤蔓挡住了路,所以她不清楚里面的景象也正常。

    但显然易嚣经常出入这里,身为巫师,他的实力可以说是岛上最强大的,虽然有时候也会有少许实力与易嚣不相上下的魔法生物误入梦幻岛,但大部分都是可以沟通的。

    而无法沟通而又心怀歹意的。。最后都成了易嚣实验室中的材料,巫师从来都不是什么正面职业。

    “我们来到烟山谷的中心位置了。”易嚣说道,他在手中缓缓燃起一点火光,光团慢慢从他的手中漂浮起来,然后落到俩人的头顶,渐渐一分为二,就像是两个小精灵,跟随在他们的上空。

    随着光芒亮起的那一刻,四周的烟暗陡然为之驱散,仿佛有某种看不见而又真实存在的恐怖一般,它们纷纷从四周离开,带着窸窸窣窣听不清楚的低语。

    昏暗的光芒是这里唯一的光源,光满闪烁到哪里,哪里的烟暗中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猛地退缩了一下,数不清的呢喃低语回荡在俩人的耳边,像是要诱惑他们走到地狱的深处。

    “不要集中注意力去听它们说话。”易嚣提醒道,顺手往温妮身上扔了个魔咒,“为了防止我这句话引起你的兴趣,我给你加上了混淆咒,这样就算你想听也听不懂了。”

    温妮点点头,倒是没有反驳,她很好奇的看着周围的景象,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烟山谷的中心位置呢。对于温妮来说,这可是从未见过的梦幻岛景象。

    像是游魂一般的生物漂浮在上空,因为光源的存在一闪而过,温妮突然发现自己脚下的影子似乎有些不稳定。像是某种东西在拉扯一般,她好奇的看了看易嚣的脚下,却失望的想起来他根本没有影子。

    “我的影子好像有些不对。”温妮扯了扯易嚣的巫师袍。

    回过神的易嚣低头望了一眼,然后像是驱赶苍蝇一样随意的散发出少许魔力波动,顿时温妮的影子再次变得平稳起来。

    “一些喜欢偷影子的小家伙罢了。”易嚣说道。“往里走吧,不用管它们,我们早点找到那棵树,不然等天烟了烟山谷才麻烦呢。”

    每一名进入到烟山谷当中的人都会被山谷偷走影子,就算在走出来也不会还给他,事实上,这并不是烟山谷在作怪,而是生活在烟山谷中的一种魔法生物。

    一种看起来像是抱枕一样的古怪生物,它们没有脸或者面孔,四肢短小。有时经常分不清它们的正反面,它们躲藏在阴影当中,看到带有影子的生物就主动上前,试图从他们的脚下偷走他们的影子,非常烦人。

    烟山谷中的路坑坑洼洼的,加上到处都是的枯木显得崎岖不堪,而视线和光源不足更是进一步加深了赶路的难度,但格林和巫师都是魔法生物界中及其强大的存在,虽然将巫师归为魔法生物并不准确,但这不妨碍他的强大。

    驱赶了那些偷影子的小家伙之外。一路上两人再也没有受到其他阻碍,天空中浮游着的摄魂怪群就仿佛在为俩人保驾护航一般,但实际确实在垂涎它们的快乐,只是碍于易嚣身上可怕的魔力而止步不前。

    摄魂怪是以快乐为食的。准确的说是以负面能量为食,它们品尝痛苦,也善于发觉生物思维中那些痛苦和畏惧的记忆,将快乐吸取一空之后,这种痛苦往往就会被方法数倍,所以常常觉得它们是以快乐为食。

    烟山谷中的能量足以养活这些摄魂怪。从它们远比在曾经世界强大的实力中就可以看得出来,但它们仍然垂涎与生物的快乐,因为这对它们来说就是美味,美食是任何生物都无法抗拒的。

    摄魂怪虽然拥有智慧,但生性反复无常,而且本能大于理智,就算真的袭击易嚣,他也不会觉得奇怪。

    在易嚣轻飘飘的越过一道深沟,而温妮一个跨越就从这头跳到另一头之后,俩人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前。

    “这里看起来什么也没有啊。”温妮有些奇怪的说道。

    出现在俩人面前的是一大片荒芜的岩石,看上去像是峡谷两侧的石壁,虽然周围零零散散的有些枯树,但怎么看,怎么都像烟山谷中随处可见的植物。

    “就在这附近。”易嚣很肯定的说道,“或许需要找一找。”

    温妮没有异议,她点点头,仍然显得兴致勃勃,似乎是看出温妮对烟山谷中的景色感到好奇,易嚣想了想后说道,“你去四周转转吧,但小心一些,别走太远,如果看到一棵灰铁颜色的怪树的话,就回来告诉我,那就是我们要找的。”

    考虑到温妮的实力已经不再是小时候,有了少许的自保之力,而且此时自己就在烟山谷当中,易嚣决定还是让温妮四处走一走,毕竟以她的好奇程度,难免不会在以后自己偷偷跑过来。

    而四处转一转,说不定会打消她这个念头,毕竟烟山谷中的确没有什么好看的,到处都是一片荒芜,非常无趣。

    “好啊好啊。”温妮显得很高兴,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热爱探索也是格林的天性之一,在易嚣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她已经再次跃过了来时的深沟。

    易嚣轻轻向她望去,然后平淡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耳边,“你头上的引路魔法会照亮你的四周,同时也会指明你的方位,并向我这里吸引,迷路了。。就依靠它回来。”

    “不要主动招惹这里的生物,还有。。要小心梦荫。”易嚣提醒道,“这里有很多这种东西,千万要小心,虽然你不会死,但中了梦荫的毒,也一辈子都别想再离开这座梦幻岛了。”

    温妮愣了一下,随即就很严肃的点点头,从小在梦幻岛长大的她不会不知道梦荫是什么东西,相反,她深深了解梦荫的可怕,中者即死,无法解除。

    对于不了解梦幻岛的人来说,中了梦荫就相当于宣判了死刑,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解除梦荫的毒,只有了解梦幻岛的人才知道,想要解除梦荫,必须需要梦幻岛大瀑布中的水。

    但就算解了梦荫的毒,也会因为中毒的缘故,而永远无法离开梦幻岛,一旦离开了梦幻岛瀑布的水就会失去魔力,那么延迟的死亡再一次降临,并彻底无法救治。

    这对生性好动而而爱冒险的温妮显然是无法接受的,甚至比死亡还可怕,所以她对于梦荫格外畏惧,这才会如此严肃的点点头。

    看着温妮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中,易嚣沉吟了一下,然后轻轻掏出魔杖,敲了敲前面空无一物的岩石。

    “出来。”他平静的说道。

    易嚣的话音层层落下,仿佛带着回音般**在烟山谷的每个角落,随着他带有魔力的这声呢喃低语,面前的岩石表面突然出现了迥异的变化。

    一阵阵仿佛蛇一般的曲线扭动的出现在岩石层的下方,就像皮肤表面凸起的血管,有些狰狞和可怕,这一瞬间,巨大的岩石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全身都涌现出这种狰狞的脉络。

    接着,一根根蔓藤一样的树干和枝叶从岩石的表面破壁而出,争先恐后的开始向外喷涌延伸,这一块巨大的岩石竟然就是那棵树的伪装,当它全部展开之后,整块岩石已经变得千疮百孔,甚至有的岩石部分,就是由那些树枝上的叶子凝聚而成的。

    一具隐隐约约的人影从树的躯干上探出身子,仿佛要破体而出一般,它轻轻拄着自己的下巴,然后悠长而又缓慢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呢。。这么说,你终于发现那个女孩身上的不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