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听风吹的声音〕〔重生嫡妃:农女有〕〔傲娇王爷倾城妃〕〔买一送二:霸道爹〕〔农门悍妻太嚣张〕〔天启玄瞳〕〔天降淘妃:战神王〕〔闪婚神秘老公〕〔许你浮生若梦〕〔全职武神〕〔娇妻还小,总裁要〕〔系统小农女:夫君〕〔星光璀璨:慕少宠〕〔魔帝在上:盛宠腹〕〔谋爱成瘾,冷少的〕〔倾世妖妃〕〔婚宠无度:总裁大〕〔透视小包工头〕〔农门妻色可餐〕〔道岳独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六百九十七章 白港下游
    “嗒,嗒,嗒。”轻轻地脚步声平稳的回荡在营地当中,贯穿了通往大帐的这片狭窄的小路,仿佛带有着某种奇异的节奏一样,机械般的一起一伏着。

    一名浑身挂着寒霜的无垢者面无表情的走过这条小路,他目视着前往,身上穿着易嚣留下的那种特制盔甲,虽然表面因为霜雾而变得有些湿润,但仍然可以看得出,它被细心保养得很好。

    火盆一个接一个的从他身边闪过去,但他都没有留意,无垢者的目光一直都没有向左右有丝毫动摇,就像他手中紧握着的长矛一样,并没有摇摆。

    只有腰间悬挂着的简陋电浆枪不停地左乙摆着,除此之外,他全身谨慎的就仿佛一个机器人。

    这就是整个冰与火世界中纪律最严格的军团,无垢者军团,或许他们的战斗力不是所有军团和兵种中最高的,但他们在执行命令和忠心这一方面,却是毋庸置疑的。

    哪怕经过多次无妄之灾,魔法的打击,火焰的灼烧,甚至是陨石的坠落,他们都没有表现出退缩,哪怕跟随丹妮莉丝从厄索斯而来的八千多无垢者仅剩下不到一千,他们也没有产生一丝迟疑。

    非常忠心的战士。。或者说非常高明的洗脑。

    这个世界中的人本来就非常好骗,因为文明程度的关系,每个人的眼界和见过的世面都少的可怜,在南方那些安逸的地方,有的农夫甚至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村落,到过的最大地方就是序的议事大厅。

    富庶和繁荣的序小城有,但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也就那么几个,还是都靠近各大主城市附近』然它们怎么会被人驹知。

    那些有很多空闲时间的农夫,还有四处流浪的自由年轻人和骑士及雇佣兵也有,但也只是少数,组成这片大陆更多的,还是那些一家人甚至只守着几件衣服,甚至女孩在成年后也只能用几块破布遮挡住不再赤身**。与各个世界中世纪文明差不多程度的贫民构成。

    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

    或许诸械,m.

    而不能代表维斯特洛大陆的全部。

    这些贫民们见得少,也就十分好哄骗,他们并没有什么思维,甚至长期蹿一种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程度。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思想,见解,一切的一切,都没有。

    无垢者也是同样,他们从型接受封闭的教育,成为无垢者是他们唯一能够接触到的事情,甚至说,他们将无垢者的准则培养成了常识。当做这个世界的正常规则,这并不是训练有效。而只是洗脑罢了。

    除此之外,无垢者并没有什么价值,或许他们在厄索斯打打巷战还行,但到了维斯特洛面对骑兵,根本不堪一击。

    只是此时维斯特洛最大的一股骑兵在史坦尼斯手中陷落在了北境,了无音讯。也生死不知,想来已经成为了尸鬼中的一员。

    所以两者倒是没有什么碰撞的机会了。

    易嚣不将无垢者当成重要的东西,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作为一个被洗脑的试验品,他们的价值程度太低。力量羸弱,身体羸弱,掌握的武器也十分羸弱,相比特殊的地方就是忠心。

    而这种无脑的忠心,易嚣随时都可以用魔法制造出一批来,但他们的作用也仅仅只能发挥出炮灰罢了。

    易嚣将无垢者的生死放在心上,毕竟他们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类,但也仅此而已,他们都是随时可以牺牲的无关紧要之人。

    倒是丹妮莉丝对无垢者一直非常友好,无论是出于真心的,还只是表面的,而他身边的无垢者军团长也不是那么死板。。或者说被洗脑的太彻底,两者的关系倒是不错。

    所以哪怕此时无垢者已经没剩几个,甚至无法凑成一直完整的军队,但这些幸存下来的剩余无垢者仍然对丹妮莉丝敝着百分百的忠心,哪怕让他们去死都可以,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洗脑。

    但。。也或许与两边都真诚待人的关系有关?易嚣并不确认,感情一向是一种非常麻烦的东西,不确定性,变化性,十分难以理解。

    只是易嚣已经不需要考虑这些事情了,因为在易嚣等人离开之后,整个营地都再次由丹妮莉丝接管。。虽然易嚣在的时候也是如此,但毕竟他们此时新加入了不少人,来自白港的难民和曼德勒家族,以及绿先知布兰。

    那么如何相处,恐怕就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了。

    一直目不转睛向前行走着的无垢者终于在拐过一处火盆之后停了下来,他站了一会,从前方一个很不容易被注意到的角落和阴影里走出来另一名无垢者,他先是打量了一下新来的人,然后很快就点点头,挥手放行了。

    两名无垢者之间并没有过多的交集,甚至连目光都没有任何交流,那名远道而来的无垢者很快就越过帐篷外的守卫,然后缓缓踏入了帐篷的内部。

    他身上带着一身寒气,很快就在帐篷内温热的气氛下升腾出缕缕白烟,而同时,帐篷内部纷乱的争吵也通过白雾缓缓传递了过来。

    “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想更快的阻止异鬼。。这是绿先知的意志。。但我并不认为再靠近白港是一个好做法。”声音的主人听上去十分年轻,是个年龄不大的年轻男子。

    无垢者低着头,没有好气,只是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但还没等他彻底拐进帐篷宽敞用来议事的内部,另一个声音就再次传了过来,“尊敬的女王陛下,我们刚刚被那些邪恶的生物从白港中驱赶出来。失去了自己的家园,我们也十分想夺回白港。”

    “但我同样认为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紧靠着薄薄的一层。。透明盔甲?恕我难以相信这个东西。”

    这个声音显然就比一开始那个老成持重的多,虽然是同一个观点,但听上去就比前者更有说服力,只是坐在两者对面的那个人迟迟没有说话。没有发出声音。

    良久,等到无垢者刚刚拐过帐篷的内帘时,一个清冷的女声出现了,“但我相信它,而且你这几天不断派人去用武器劈开和试探,恐怕也已经了解了它的坚硬,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它的坚硬程度却是不可比拟的,你还有什么可不相信的。”

    声音刚刚落下。这名无垢者就已经进入了大帐内部,终于,随着面前情景一转,景色立刻豁然开朗了起来。

    无垢者平静的抬起头,不动声色的巡视了一圈,然后对着丹妮莉丝所在单膝跪下,“女王陛下,有巡逻队的消息。”

    说着。他双上抵上一张有些老旧的虚羊皮纸。

    “巡逻队没有发现异鬼的踪迹,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没有。倒是有少许的尸鬼在游荡,但它们无法突破大巫师留下的魔法,至于那些野兽的鼻子。。也没有什么收获。”他继续转述道,在说完之后再次低下头,一动不动。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仿佛突然哑火了一样,事实上,在这名无垢者刚刚转过来出现的时候,这些人就瞬间将目光落到他的身上,然后停止了交谈。

    听到他的转述。丹妮莉丝稍微沉思了一下,然后对旁边的灰虫子使了个眼色,让他将羊皮纸接过来,然后声音冷清的说道,“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无垢者甚至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立刻低声说道,“是.王陛下。”然后轻轻地站起身,转身离开。

    在离开之前,他的目光似乎再次有意无意的扫过大帐内部,将每一个人的情况都快速的菊眼底,对于一名常年厮杀在战嘲线的战士来说,目光和记忆力是必不可缺少的保命条件,仅仅这两眼,就足以让他把一切都记在脑海中。

    大帐中的会议并不正式,因为没有摆出丹妮莉丝喜爱的那张会议长桌,甚至她也没有坐在高背椅上,仅仅是随意的坐在一块垫子上,地面上铺着毯子,而丹妮莉丝就那么斜侧着身倚在一张低矮的欣旁,冷淡的看着另外几个人。

    倒是她的神情仍然与平时一样,严肃,清冷,甚至透露着一丝软弱的空洞。

    她没有穿平时常穿的白色绸布,而是一身天蓝色的衣服,应该显得活跃一下,但在此时昏暗的油灯光下,却将她映的有些阴森和冰冷。

    但衣服的风格服饰仍然秉持着她一贯的风格,一体连下,紧身箍体,同时没有什么繁琐的内衬,敝着威严的同时,有将她最美丽的一面展现出来,看上去似乎漏了很多雪白的剪,但实际什么都没有露出来,如果不是魔法罩下的温度有一定温暖的话,丹妮莉丝一定会品尝到什么叫做作死的寒冷。

    丹妮莉丝的正前方是一颗巨大的巨蛋,散发着蓝色,湛蓝色,美丽的耀眼,正在缓缓散发着光芒,更有一股奇异的感觉与外面相连,支撑着营地边缘的魔法,作为风息堡一役的幸存者,这名无垢者深知这颗巨蛋的作用,以及它的强大之处。

    很有可能这颗巨蛋才是使得这长会议如此松散的罪魁祸首,因为它的体积已经占据了大半块空地,不要说放下长桌了,就连这些人坐下,都也是刚刚好而已。

    另外几个人无垢者也菊眼底,分别是一名年轻的男子,看上去还未成年,一名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胡子和头发都有些花白,还有很多人的特征都不明显,而且他也不是那么认识。

    因为他只是无垢者最底层的一名小兵,哪怕他穿上了强大的盔甲,仍然只是一名普通的无垢者,随时可以去死,随时可以牺牲掉的炮灰。

    甚至他连单独见丹妮莉丝的次数也不多,这还是第一次,因为虽然丹妮莉丝看上去非常亲民甚至友善,但能够与她直接交流的也只有灰虫子而已,其他人为数不多的情况也都是传递情报,而且丹妮莉丝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的样子。

    她不会记租些可以随时牺牲的炮灰,哪怕她与这些人没有什么区别,但他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同的世界,贵族,平民。

    无垢者快速的低下头,然后迈着标准的脚步走了出去,这就是女王陛下,近看上去似乎有一些不同,但也仅此而已,她。。终究是女王陛下。

    帐篷中的温热冲淡了盔甲上的冰霜,让它变得更加潮湿起来,也为这座有些干燥的帐篷带来一丝清凉,无垢者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帐篷里,而丹妮莉丝的目光也从虚羊皮之上收了回来,开始默默思考处理起那些日常杂事。

    但今晚的话题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揭过下去的,也可能是面前这人对易嚣留下的那颗巨蛋创造出的透明罩子实在不信任,他再次捡起那个话题,继续说道,“但。。女王陛下,正是我无法理解它,所以我才不相信它,我可不想把我的命运交给未知来做判决。”

    丹妮莉丝终于抬起头,她将羊皮纸缓缓落到身旁的火炉里,然后有些清冷的说道,“曼德勒爵士。。如果你是在担心这个的话,那么大可不必,因为你并没有将你的命运交递给了未知,而是交到了我的手上。”

    “而我。。疡相信这个魔法,所以你的命运,并不未知,不是么。”丹妮莉丝平静的反问道。

    威曼曼德勒被丹妮莉丝的反问弄得一窒,说不出什么话来,但他并不是要与丹妮莉丝顶着干,于是立刻关心起刚刚送到了消息来,“巡逻队有什么消息么,那些该死的肮脏异鬼有什么动静?”

    帐篷内的其他人也对这个问题十分关心,无论指挥军队的巴利斯坦等人,还是曼德勒家族一系的小贵族,毕竟他们已经十分靠近白港的下游了,那么异鬼的动向就十分重要,这关乎他们的小命。

    “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新。”丹妮莉丝轻声答道,“巡逻队和狼人没有发现任何异鬼的踪迹。”

    曼德勒点点头,但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提醒道,“但还是心一些比较好,女王陛下,白港陷落的原因就是发现异鬼太晚了,当看到它们时,它们已经接近城墙范围,我怀疑它们有什么隐藏的方法,或特殊的方式。”他提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