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二十一章 拐弯
    “接下来。。”巴里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下语言,刚准备旧能简洁的将事情复述明白的时候,斯塔克突然一惊一乍的高声叫道。

    “等等!”他摆了摆右手,“稍等一下。”

    “先不说之后发生的事情是好是坏,你进行的时间穿越本身就已经改变了时间,那么你所看到的未来也会因为你的改变而变成你没有看到过的改变未来,但如果这个被改变过的未来你没有看过那么你所穿越的就根本不是时间,你。。”

    斯塔克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但到了最后却连自己也绕了进去,他有些发愣的张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什么?”而一旁的巴里则弱弱的补刀问道。

    易嚣曳,他和巴里一样,还等着这位616宇宙有名的天才花花公子发表什么有意义的高谈大论呢,但没想到同样陷入了时间的圈子当中。

    时间是一个怪圈,也是易嚣完全不熟悉的陌生存在,梦幻岛的沙漏中的确拥有某种意义上的时间能量,但这不代表易嚣就可以随意更改时间,时间的力量。。很神秘。

    就像之前所说的,所有穿越的世界当中,一定有存在于过去时间段的世界,但不意味着这就是穿越时间。

    因为那个时间点不一定就是回到了过去,说不定那个世界本身的时间,才刚刚走到易嚣眼中的过去呢,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且易嚣所掌握的魔法,在本质上来说也从来不曾改变时间过。

    时间转换器,这是哈利波特世界中一种不算太闲的东西,但这个看起来很低级的东西里却似乎蕴含着最强大的魔法,时间的魔法。

    但如果换一种思维就会发现它并不是这样。时间转换器作用的是使用者的思维,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动,只有使用者的思维仍然在继续。这也是时间转化器会缩短使用者寿命的主要原因,时间被叠加了。

    或者说。。思维被超越了。

    时间拥有表面的改变和深层的改变。表面只是可以观察到的,苹果的掉落,人类的衰老速度,而无法观察的只是那些不能接触的东西,思维的延续,时间的流动。

    时间转化器并没有更改时间,他只是更改了使用者的思维,让他的记忆发生变化。忘记了什么时候挤进时间怪圈,又什么时候离开的时间怪圈,在他的记忆当中似乎是经历了某种时间循环更改的历史。

    但这根本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本质的作用,实际是在历史更改之后让使用者拥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一种很高深的魔法,时间并没有变动,变动的只有使用者本身,分裂和超越自己的思维,甚至还有周围人的思维。

    思维变得分割多地存在。出现时间上前后的错误感,要知道本身时间这个定义的意义就非常模糊,它只是生物为自己制定的一个参照。人类和乌龟的时间感肯定不一样,或许考拉和乌龟的差不多,而它从来没有变动过。

    只是思维无法理解它不能理解的东西,于是只能将它转化为可以理解的存在,比如这种情况与时间被转换了一般很相似,那么思维就认定是时间被转换了,但所谓时间到底有没有被转换了,谁也不知道。

    易嚣也不清楚这一点,同样他的几个魔法也是就相同的道理。用来跟上巴里速度的作用在自己身上的魔法,同样是对易嚣自己的思维起作用。而作为承载思维,和连接周围介质的身体四周。自然也会出现反应。

    在飞船里寻找爱娜用的追溯,这跟时间没有关系,毕竟事情早就发生了,易嚣只是通过残留的能量观察到发生的事情,非常简单。

    时间是一种非常复杂的东西,根本不是那么好掌握的,不要说开能和谷莫坐在的云星文明对时间没有丝毫研究,大部分的世界都没有触及到时间的本质,就连少有的几个,似乎与时间有关的世界,也无法证明到底是时间发生了改变,还是人类的思维认知中觉得时间发生了改变。

    或许有一天易嚣会因为好奇而寻找这样的世界,但绝不是现在,因为此时,他的内心已经被一种强烈的波动做占据,他很畏惧,但辛运的是他拥有力量,可以在危险来临之前摧毁他们。

    但到底什么是危险,为什么有危险,就连易嚣自己都不清楚。

    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一个废墟角落中,一点闪烁的黄色光泽正静静蛰伏在其中,它默默的积蓄着,默默的观察着,像是眨着的眼睛,一呼一吸之间看着外面。

    并没有从斯塔克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帮助,巴里有些无奈,不过经过斯塔克无意的插诨打科,周围的气氛倒是缓解了不少,而易嚣则在想了想后又说道。

    “还是算了吧。”他曳,“我知道时间旅行的规则,有些东西不能说,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就不需要说。”

    “当然,如果有可能你还是不要太详细的将一些事情详细的告诉我们。。这一切疡权在你,对于时间旅行我们都没有你有经验。”

    听到易嚣的话,巴里更加无奈的翻翻白眼,什么叫做不要太详细的详细说出来,但易嚣说的也有道理。

    每次时间旅行被自己干涉过都没有好结果,虽然这次看上去没有更差的结局了,但自己同样也没有再次重来的机会,这才是巴里如此谨慎的缘故。

    巴里并不是一个没有自己思维的人,他可是凭借慧聪的大脑混进了中城警局的鉴证科当中,这可不是神速力能给他带来的。

    所以在仔细思考了一下之后,巴里没有明说,而是说道,“未来并不好,可以说是非常不好,非常。非常的糟糕。”

    “能有多糟糕?”斯塔克问道。

    “要多糟糕有多糟糕,事情已经到了最差的地步,就是你所想的那样。”

    “我所想的?”斯塔克又没抓棕点。

    “再糟糕一万倍。”巴里说道。

    “行了。”易嚣打断了俩人不知所谓的电波系交流。他说道,“我大概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他转头看向斯塔克。“或许你也应该准备一下。。可能丹妮莉丝的状况并没有我预计的那么乐观。”

    听到这句话,斯塔克一下将脸沉了下来,顿时,周围的气氛又回到了开始时的那种诡异与沉重,两个人之间的爆发似乎一触即炸。

    巴里的内心立刻狠狠的颤了两下,该死的b情果然又到了原来的轨迹,好像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果然时间线这种东西不能擅自触碰。

    “我去找丹妮莉丝。”这个时候,易嚣已经转过身平静的说道。“虽然她的情况可能非常糟,但我预感她还活着。”

    不知道什么原因,巴里的内心突然涌起一股不安的感觉,非常非常不安,就像是被什么恐怖的怪物盯上了一般。

    他全身都陷入某种烟暗当中,如同坠入最冰冷的烟暗,被覆盖住,全身动弹不得。

    但这种感觉来的很快,去的也非常快,仿佛只是在一瞬间。之前的一切就像是巴里的错觉一样,变得消散不见,再次恢复到那种带着一丝烧焦气味的废墟环境里。

    “哗啦啦!”

    只是这时。一道让巴里全身都颤栗了一下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易嚣用魔力将废墟掀起来,露出下面被巨蛋最后的魔力护住的丹妮莉丝,但似乎是因为巨蛋魔法被冲击的太严重的关系,魔力以保护住丹妮莉丝生命为最优先的条件,并没有多余的魔力保护她全部。

    所以她的一条手臂已经消失不见,肩膀连接胳膊处像是被什么东西用蛮敛生生的撕扯开一般,露出血淋淋的皮肉和骨头茬子,胸脯前大片大片的雪白已经被鲜血浸染成污垢的颜色,右腿也被相反折成一个诡异的蝗。

    说真的⊥算是第二次见到这一幕,巴里仍然认为她还活着就是一个奇迹。这样的伤势早就应该死了,就算是失血过多。都足以让她在几人到来前死亡,丹妮莉丝唯一还活着原因,大概就只有易嚣的魔法在保护她这一种可能了。

    至于为什么这么确定丹妮莉丝没死。。因为她死了尸体就不会在这里,而是会成为千千万万尸鬼中的一员了。

    就是这里m是这里!不过此时,一旁的巴里艾伦心脏却开始激烈的砰砰跳起来,那频率仿佛也用上了神速力一般。

    就是在个时候!巴里的大脑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尖叫一样,大声提醒着他,这件事情就是一切的转折点,大爆炸来临的前一刻,也是易嚣彻底爆发的导火索,他爆发出的魔力摧毁了一切,杀死了在场的所有人,也毁灭了大半个维斯特洛大陆。

    巴里的全身都在爆发着危险的信号,这些信号在提醒着他,不断叫喊着他,让他快速的离开这里,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如果巴里此时静下心来的话就会发现,那是畏惧,也被叫做恐惧。

    “这就是你说的她还活着?”斯塔克在一旁冷哼道,似乎是因为巴里提前让他有了心理准备的关系,斯塔克的态度并没有巴里记忆中的那么尖刻,让言语仍然毫不留情,“她这样与死了有什么区别?z这样一个世界!”

    虽然斯塔克的态度似乎好上了不少,但这种几乎一模一样的冷言冷语仍然让巴里内心紧绷着的那根弦彻底崩溃了开来,历史重演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说出来!巴里的内心在狂叫着,同样他本身也大叫一声,“不要!”然后向易嚣冲去。

    巴里已经看到了,看到易嚣眼中那闪烁着的危险光泽,下一刻他就会抓坠塔克,然后因为斯塔克的反击而彻底爆发。

    但还来得及,自己还来得及阻止他,巴里艾伦是世界上最快的人,也是唯一来得及阻止他的人。

    心随意动,不对,这句话不能用来巴里的身上,巴里的动作比思维更快,在他还没有彻底滤清思路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本能的,或者说已经理解了他潜意识的冲了出去。

    他来到易嚣的身前,似乎想要阻止他。

    但可惜,下一刻巴里就发现了不对。

    这不对,并不对!

    易嚣的眼拘的确闪烁着恶意的光泽,但却不是针对斯塔克,而是针对疾奔而来的巴里艾伦,似乎已经算准了巴里会动手一般,易嚣早就在等着了。

    虽然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但显然此时情况不秒,而且自己蹿不利,于是巴里急速的想要退去,但发现这只是徒劳的挣扎,他就像被什么东西牵引谆般,莫名的引力将他送向易嚣。

    从外界看来,就像是巴里撞到了易嚣的身上。

    “搞什。。”只见一阵狂风呼啸,巴里就化作一道闪电撞向易嚣,斯塔克立刻不爽的嘀咕道,但他的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出来,就看到易嚣已经单手掐住巴里的脖子,然后将他高高举了起来。

    “我等你好久了。”易嚣舔了舔嘴唇说道,斯塔克被半空中的巴里挡住,并不能看到易嚣的眼睛,但如果他看得到,就会发现此时易嚣眼拘的光芒是与巴里的如此相似,那是一种畏惧的光泽,也可以叫做恐惧。

    。。。

    看到这令人惊惧,或者说让人弄不明白的一幕,在场的所有人思维都停顿了几秒钟,包括斯塔克那个天才的大脑在内,但他很快就会错乱的思维中挣扎出来,并立刻显示出一个超级英雄的果决。

    “放下他!”他对易嚣大吼道,同时已经找准了两方熟悉人中自己应该攻击的一方,也就是易嚣。

    易嚣对斯塔克的怒吼充耳不闻,仍然目光炯炯的盯着被他用魔力禁锢起来的巴里。

    “为。。什。。么。。”被举在半空中的巴里脸色通红,呼吸困难,他从被窒息住的喉咙里挤出几个字。

    但面对巴里的疑问,易嚣却饶有兴致的回答道,“或许。。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