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争锋传奇〕〔Boss生猛:总裁,〕〔皇后在位手册〕〔圣魔〕〔公子为皇,我为妻〕〔帝道独尊〕〔人道崛起〕〔漩涡〕〔战少体力好:宠妻〕〔无疆〕〔越袭三国〕〔拯救主角大联盟〕〔圣境之王〕〔无敌气运〕〔窃国〕〔向往的生活之神级〕〔史上最强赘婿〕〔重生公子之女国闻〕〔武极元界〕〔神瞳毒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二十四章 巫师的疯狂实验(二)
    散发着硫磺味道的灼热魔法阵和仿佛被炙烤了一遍般的泥土,是典型的属于地狱魔法的套路。

    这一套魔法阵就是从魔鬼那里传出来的,是它们在地狱里经常用的,听说原本是为了用来强加它们与其他生物之间的七契约联系。

    要知道,恶魔几乎在所有的世界都不受欢迎,也就连带着它们的好伙伴,喜欢做生意并自认为信誉良好的魔鬼也不受欢迎。

    很多世界甚至把它们两个混在一起,无法区分,易嚣也没有见过魔鬼,他见过的地狱低级杂碎全部都是恶魔,附在人类的身体上,全烟的眼睛,甚至有的都没有自己的思维。

    路西法和玛门等几个大恶魔也自称过魔鬼,但易嚣不清楚那是一种形容词,还是具体指一个种族。

    但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在他眼里,地狱中的生物都是敌人。

    或许魔鬼和恶魔的确有不同的,但那要等易嚣接触到魔鬼之后,相信他会很乐意好好研究一下的。

    邪恶混乱的生物在哪里都不受欢迎,所以其他世界中有大胆的存在甚至敢于捕捉来自地狱的恶魔,或是给他们下套。

    那么在签订下契约从魔鬼那里得到好串后再试图解除契约的就更不胜数,总有一些聪明人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就可以无视契约,但契约的能量是很强大的,易嚣此时使用的魔法阵就是魔鬼们的保障之一。

    精明的魔鬼难缠之处就在于,它们总会将事情做出万全的准备。

    苦心专研能量魔法,将一切都停留在能量层面上的奥兹国图书馆中自然不会有地狱魔法的相关记载。但康斯坦丁的那个世界有。易嚣并没有在那个世界获得什么力量↓了收集到一大堆材料和笔记之外。

    但地狱的魔法与其他魔法并不相同,拥有使用方式和材料之后,就已经足以将仪式或祭祀搭建成立了,只是祭品往往不太好寻找。

    但现在,祭品并不是问题,因为这三头真龙连救活一个巫师都可以,更何况只是一个未完全死去的械,m.

    丹妮莉丝一被投入木桶中就出现了奇异的反应。

    原本只有半人多宽高的木桶是无法容纳丹妮莉丝进去的,但它却仿佛一个无底洞般将她整个人都毫无压力的装了进去。

    世界安静了。仿佛在丹妮莉丝落入木桶中的那一刻起,周围的一切就都停止了,时间停止了,风声停止了,就连骚乱在空间中,那肆意的温暖重力等能量都停止了。

    然后在下一刻,木桶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愣了一下的易嚣急速后退,多年的实验经验告诉他,魔法实验就跟研制炸药一样,不管创造者魔力多么强大■现错误一样会炸的认不出原来的样子。

    血浆开始翻滚,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搅拌它一样。鲜艳的血液表面不断起伏,冒出一个个狰狞的气泡,像是有怨灵在其中咆哮。

    随着一股难为的气味散发而出,“嗡!”的一声,木桶开始咕嘟咕嘟的往外流淌出大量浓郁的血浆。

    “这是怎么回事?”深知实验中意外颇多的斯塔克紧紧盯着木桶,一出现这种明显奇怪的反娱况他就看到了,急急忙忙的抓着易嚣问道。

    “放心放心。”易嚣不耐烦的敷衍着他,眼睛一刻也没离开木桶,“没什么错误,真龙的生命力一定会将丹妮莉丝救活的,还给你一个降康的弥林女王。”

    对于现在这种情况,易嚣也没有把握,所以他并不敢分神,不过就像他对斯塔克解释的那样,诅咒的力量会将真龙的生命力分给丹妮莉丝,在强大,甚至溢出的生命能量贯入她的身体之后,损毁的残肢甚至会再生出来。

    当然,只有这一次,当然。。也有可能并不像易嚣预料的那样。

    “这种情况正常么?!”斯塔克显然并不满意易嚣这种敷衍的回答,他指着魔法阵上方的木桶大叫道,“你这是在用丹妮莉丝的生命开玩笑,会出现什么未知的变化?她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该如何避免!”

    “我怎么会知道。”易嚣终于将注意力从魔法阵上转移了下来,“但是放心,救活丹妮莉丝这个目的一定会达到。。只是期间可能会出现些锈外罢了。”

    “什么意外?”斯塔克平静的反问道。

    “或许。。你知道的。”易嚣耸耸肩,“真龙的生命力很强大,相比人类来说,就太过渺小了,或许丹妮莉丝无法承受这么强大的生命力,尤其是三只真龙,所以。。”

    “她会死亡?”根据易嚣的话,斯塔克推断出最差的结果。

    易嚣有些无奈,“我说过,真龙的生命力一定会救活丹妮莉丝,但她可能会因为无法承受这么强的生命力而出现异变,比如说龙的鳞片,龙的尾巴,或是龙角之类的东西。”

    “我觉得这点问题根本不需要在意,或许你还会喜欢呢。。”

    “你在开玩笑么?”斯塔克反问道。

    “拜托,是她死,还是变成这样,两个鸦个,你会涯个?不会是让她死吧。”

    面对易嚣没好气的质问,斯塔克怔了一下,很快找到了另一个方向,“或许还有别的办法呢?”

    “有什么办法?”

    “比如。。比如。。”斯塔克想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憋出几个字,“比如我的高科技义肢成果,还有这应该是你的问题吧!”他有些恼怒的说道。

    易嚣耸耸肩,“这可不是你的辩证会。”他说道,“那一套拿出来也没用,丹妮莉丝的体质非常特殊。起码在我已知的办法中救不活她。或许有。。但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

    “那你也应该用一条龙。”斯塔克再次说道。“你自己也说,她无法承受这么强的真龙生命力,那就用一条啊,为什么需要三条,你们巫师做实验都是这么没脑子么。”

    易嚣长吸了一口气,微微闭眼,脸色非常平静,“如果一条龙的生命能量不够呢。如果能量存在临界值的问题呢,是冒险无法挽救丹妮莉丝的生命,还是冒险出现一些异变。”

    “你不需要和我争论这些问题,魔法开始就已经不能逆转了,在魔法的领域,你最好还是听我的,就算她出现少许的异变,最后我也会想办法遮掩或是消除掉的。”易嚣最后冲着斯塔克说道。

    这句话显然让斯塔克明白了什么,他微微沉思,就当易嚣以为他放弃的时候。斯塔克却突然再次开口,“也就是说。。你就是打算用丹妮莉丝做一次实验。因为她特殊的魔法体质,你不会早就有这个打算了吧?”

    “我。。”易嚣的脸色有些难看,不知道是斯塔克的胡搅蛮缠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正当他准备跟斯塔克对着吼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炸雷。

    “砰d!”

    耀眼的电闪和震耳欲聋的雷鸣仿佛要将整个天空撕裂一般,原本晴朗的天空陡然阴沉了下来,灰蒙蒙的一瞬间让人面对面都无法看清楚。

    而在这烟暗的世界中,唯一清晰的就是不远处地面上那灼热的魔法阵,因为这种不知名的变化,它此时格外的清晰,就像是被烧红的焊烙铁,在地面上勾勒出鲜红而又诡异的图案与花纹。

    “这可不对。”易嚣此时也皱起了眉头,不出意外的话,此时丹妮莉丝应该已经融合了真龙的生命,然后从木桶里爬出来了,但显然。。现在出了意外。

    来不及与斯塔克解释,易嚣顶着巨大的魔力波动向前方冲去,他倒是没有多关心丹妮莉丝的生命,但对于未知魔法的探索,却是每一名巫师所必须具备的。

    担心的斯塔克同样也没有落下,他催动着马克战衣紧跟易嚣的后面,但前进了没有几米远的距离,就突然单腿一跪,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听到后方传来的声响,易嚣吓了一跳,连忙望去,就发现了停留在原地的斯塔克,“怎么回事?”他不放过此时魔法阵异变中的任何一个意外。

    “我动不了了。”马克战衣中传来斯塔克嘶哑的怒吼声,有些奇怪,因为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陌生。

    这是。。易嚣在电闪雷鸣间就想到了此刻发生了什么,前方魔法阵的未知异变切断了斯塔克与马克战衣的联系,或者让它失去了效果,无论如何,钢铁战衣在这个范围内没用。

    易嚣很怀疑任何科技在这个范围内都没有用,因为原本就有魔法专门针对科技制造出的物品的,虽然有句话说科技的痉是魔法,魔法的痉是科技,易嚣不知道这句话说得对不对,但显然斯塔克的科技没有到达痉,自己的魔法也没有走到最后。

    定点漂镐精准的将斯塔克送了出去,易嚣再次向魔法阵靠近。

    他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致使魔法阵出现这样的变化,魔法阵是他画的,所有的材料也是他准备,就连咒语,都是他一手解析并使用的。

    就算这是古老的猎魔人手札上记载的,易嚣也不会拿过来就使用,冒然使用一个未知的魔法是极其愚蠢的做法,任何一个有理智的巫师都会先将咒语剖析,然后再使用,易嚣自然也是如此。

    咒语是加强诅咒连接的,无论是魔纹还是魔力流动都没有问题,魔法阵需要用巫师的鲜血能量去勾勒,易嚣也做的很好,他非常有绘画天赋,还在十八世纪的英伦海港为凯瑟琳留下了一幅灵魂画像呢,会动的。

    至于材料。。灵魂树枝,用来当做能量流经的通道承载四者的灵魂,龙的鲜血和人类的**,易嚣已经把丹妮莉丝整人都泡进去了,强大的愈合药剂用来治愈重生期间不断被撕裂的皮肉。

    还有最重要的,三色太阳花用来保存丹妮莉丝记忆的完整性,让她不至于迷失在三条真龙的思维里,或是混合了真龙的记忆成为一个人形野兽。

    所有的材料在梦幻岛上都有,其中三色太阳花可以用来制作记忆药剂,非常珍贵,就连梦幻岛上也只出现过两次,材料也没有问题。

    那么是什么原因,致使魔法仍然在继续,甚至出现预计之外的效果。

    会是魔咒么。。唯一可能出现问题的,就是咒语本身了。。

    易嚣并不确定,他站在魔法阵边缘的外围,不敢冒然踩踏进去,此时整个魔法阵已经变成了一片翻滚的熔岩,易嚣不知道这是幻境还是真的如此,但他不敢轻易侦测,现在任何外来的因素都会影响到魔法阵的运转,从而干扰全部。

    他看到远处斯塔克的马克战衣正再次慢慢恢复运转,虽然有些僵硬,但仍然担忧的团团直转,但此刻易嚣的心中也有了一些焦虑,因为这种不受控制的变化,让他也出现了一丝束手无策。

    当然,这在魔法实验中是常有的事,易嚣也不是第一次碰见了。

    上方的天空阴暗的如同至烟之夜,浓雾般的滚滚烟云徘徊在魔法阵的上方,将阳光和所有的一切遮挡得严严实实,闪电不断顺着狂风肆意而落,像是一条长蛇攀在风龙卷表面。

    只有魔法阵中的木桶越来越亮,不。。它此时已经不能称之为木桶了,应该叫做一个完全由血浆搭建出的祭坛,只能隐约看出木桶的外形,血的颜色,鲜艳的发亮。

    暗红的血浆不断顺着木桶边缘大股大股的涌出,仿佛有无数怨灵在其中挣扎着一般,不断翻滚咕嘟着掉落下来,仿佛被烧沸的油脂,但就是没有丹妮莉丝出现,易嚣甚至怀疑她是不是被溶解了,那些血块状的东西就是她的残骸。

    就在易嚣决定冒险从上方越过魔法阵的时候,鲜红的木桶突然传来一丝引力,一丝非常渺小,但吸引力巨大的拉扯力,就连易嚣在措不及防之下都差点踩进魔法阵当中。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的易嚣连忙回头望去,连他自己都险些被吸过去,他更关心温妮。

    但一回头,才奇怪的发现,远处那些人似乎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一样,什么变化都没有出现,也不能说没有变化。。那三条真龙。。似乎也受到了吸引,或者叫做,拉扯!

    没错,这已经不能叫做吸引了,因为易嚣注意到那三头围观的真龙也显然发现不妙,它们正试图逃离这里,但却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紧紧的拽回去,甚至无论它们怎么挣扎,都在一点点的靠近魔法阵。

    真龙发出悲鸣,就像是要被什么更可怕的东西吞噬掉一般。

    这股吸引力并不是针对易嚣,应该是与丹妮莉丝有联系的三条真龙,但吸引力越来越强了,易嚣并不确认它不会将魔法阵附近的所有东西都吸进去,毕竟吞噬。。似乎总意味贪婪无止。

    想到这,易嚣不敢再待下去,连忙抽身而退,因为三条龙已经离魔法阵越来越近了,当它们被开始吞噬到魔法阵里之后,易嚣就不敢确定丹妮莉丝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她一定不是人类了。

    而是一个怪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