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世仙巅〕〔绝品透视神医〕〔修真狂医在都市〕〔重生之妖孽横行〕〔奉孝夫人是花姐[综〕〔医路繁花〕〔超级特工奶爸〕〔诸天时空行〕〔西游之金乌大圣〕〔魅色撩人〕〔掌心雷〕〔威龙霸天〕〔龙脉天师〕〔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年先生,慢慢喜欢〕〔斗破之无上之境〕〔学霸也开挂〕〔HELLO,我的甜心小〕〔蜀山剑宗系统〕〔鲜妻有点甜:老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二十八章 九头
    然后是第四颗脑袋,接着是第五颗,第六颗。。

    “已经够了吧。。”

    而易嚣和斯塔克二人,则呆呆的站在丹妮莉丝的身体底下,仿佛渺小的山峦间不起眼的两株小草,有开始的惊慌失措到最后的麻木,甚至已经不再为她一个接一个冒出来的脑袋而感到心惊。

    他们到不是没有试图阻止,但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玄力的试探性攻击和魔法根本对丹妮莉丝的龙鳞无伤大雅,而大规模的魔法和攻击,又怕伤到了丹妮莉丝。

    就算易嚣不在意丹妮莉丝的伤亡,斯塔克也会阻止他。

    所以一口气催生出九颗巨大无比的头颅,丹妮莉丝龙形状态下的生长才终于停止了。

    看着面前这座巨山,斯塔克忍不棕喃道,“简直就像噩梦一样。。”

    面前的丹妮莉丝的总体型已经不符合物理规律的超出了之前三只真龙的总和,至于丹妮莉丝本身的体积可以忽略不计,当然,魔法的存在本身就不符合任何事物的规律。

    前三只巨大的龙首是真龙的头颅,第四颗是属于丹妮莉丝的,准确的说,并不是丹妮莉丝的脑袋被放大了十几倍,而是一个看上去不是那么让人舒服,仿佛皮包骨头的骷髅又像是龙首的东西。

    只是从它杂草般的金色长发中,隐约可以推断出这是丹妮莉丝的脑袋,当然,这头发还不如不长,因为看起来使它更加的狰狞了。

    第五颗之后的脑袋已经彻底脱离俩人的认知范围了,那是一颗巨大无比的马头,或者说是烟囱。又像是倒立着的圣诞袜,表面光滑无比,只有两颗烟漆漆的眼睛没有眼皮的出现在两侧。

    其余还有雷达和茶壶外形的,甚至还有一个手掌,每只手指上一颗眼睛的头颅。

    就连易嚣也不得不承认,没有任何一个世界的怪物会出现这种******。丝毫没有任何美感有的只是猎奇的邪典的长相和外形,只有里世界,或是负面世界等等中,也就是寂静岭中才存在。

    ,m.

    只有那种不知名的力量介入,才会出现如此后果。

    在她那庞大身躯的对比下,俩人显得格外渺小,易嚣估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大概只与她一个脑袋的大朽当,而且还是最正常的那三只龙首,比例还不算太悬殊。

    当然,对于这个落后的冰与火世界来说,丹妮莉丝的体型已经等同于某些小城镇了,只有君临和白港这样的大城市,才可以阻挡住丹妮莉丝的脚步。

    要知道在之前,三只真龙只相当于弥林的几十分之一大小。现在,丹妮莉丝一个人就等于城市的五分之一。

    “好吧。这东西真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易嚣深吸了一口气,以上这些都不是麻烦,因为冰与火世界诸多城市的死活跟易嚣有什么关系,麻烦的地方在于,他并不知道丹妮莉丝此时是否还有理智,准备的说。她看上去就像是没有理智了一样。

    危险的气息一股股的传来,虽然没有烟雾中那种让易嚣彻底无力和绝望的强大,但仍然有些难缠,起码在气势上,已经比之前的路西法还要强大了。

    虽然知道那个路西法并不是本体。虽然知道魔法阵将丹妮莉丝变成这样有很大一份来自里世界参与的关系,但亲手制造出成功魔法造物里目前最强大的存在,还是让易嚣感到非常的心满意足。

    只是。。作死完了,也需要自己解决。

    “那么,我们怎么办?”趁着面前这个怪物似乎正在熟悉新身体的空档,斯塔克凑到易嚣身旁低声问道。

    易嚣耸耸肩,再次转了转魔杖,“我想知道你要怎么办。”

    看着斯塔克不明所以的表情,易嚣再次说道,“是杀死她。。还是逃?”

    “费这么大力气将她复活可不是用来杀死她的!”斯塔克怒道。

    易嚣一脸早知如此的表情,他根本没有犹豫,就接着说,“那么只能跑喽?”他早就想到斯塔克不会同意杀死丹妮莉丝,所以也不奇怪。

    “我是说你就没有别的办法么?!”斯塔克低吼道,“将她馈?或者封育,这是你你做出来的,难道你不了解?”

    “天网还是人类造出来的呢!”易嚣随即回应道,“怎么没看到人类有手段,噢对我又忘记了,你根本没看过终结者这部电影是不是。”

    “但没关系,早晚有一天你也会品尝到天网创造者的感觉的。”

    斯塔克的表情有些怪异,他挑了挑眉,又露出那种典型的斯塔克式高傲和嘲笑,“事实上,我还真看过,不过你说的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是口误。”易嚣懒得跟斯塔克扯这些东西,他不耐烦的说道,“我无法封育,要对付她只能将她的力量耗尽,但这可是三头龙的恢复力,根本不可能。”

    “所以我觉得在想到办法之前,我们还是先走吧,反正已经没东西能伤到她了,现在也只有她。。”

    话说到一半,易嚣突然发觉脑袋顶上热热的,似乎有什么黏糊糊湿漉漉的东西,然后紧接着,一大滩滑腻又透明的液体顺着他脑袋流了下来。

    微微抬起眼皮,易嚣发现对面的斯塔克处境也大致相同。

    深吸一口气,易嚣淡定的将遮综帘的液体用手抹开,这种情景简直再熟悉不过了,电影中已经出现无数回了,他闭着眼睛不用抬头都能看到丹妮莉丝其中某一颗巨大的脑袋肯定在自己的头上。

    估计斯塔克那也有一颗。

    然后在下一瞬间,易嚣和斯塔克俩人砰的一声跳离原地。

    “咔嚓!”“咔嚓!”

    两声清脆的上下颌骨咬合碰撞的声音让易嚣二人不寒而栗。这种力量如果施加到人类的身体上,那估计就直接两半了吧。

    因为不知道是否脱离了鱼梁木的范围,易嚣没有疡难度系数太高的魔法,而是使用普通的漂抚帆自己送离。

    而斯塔克,在接到贾维斯的高能量预警反赢后,早就将气体加速器推进到最高。在千钧一发之间脱离了丹妮莉丝的巨口。

    而接下来的事情,似乎也没有斯塔克什么事了。

    丹妮莉丝像是认识易嚣,又或者和他有仇一样,一直将目光放在易嚣的身上,紧紧的盯着他移动的方位。

    从第一个脑袋袭击之后,易嚣已经遭到了她三只不同外形,怪模怪样的猎奇脑袋进行追击堵截了,其中一次攻击最近的时候仅离他一臂之遥,就是那只巨大的马头脑袋。

    他第一次发现这个表面光滑的烟囱头颅是像手偶戏娃娃一样开口的。螺旋锯齿状的口器仿佛虫族的特产,锋利的外表让人看上一眼就会失去勇气。

    易嚣再次释放魔法有些狼狈的让自己躲闪过去,九颗脑袋一起缠绕和畏堵截让易嚣也有些手忙脚乱,更不要说丹妮莉丝到现在身体还没有移动过。

    但相比慌乱躲避的易嚣,斯塔克那里就相安无事,并没有脑袋去攻击他,他想要支援易嚣却不知道该怎么动手,因为怕伤了丹妮莉丝。

    易嚣此时也十分气恼。如果不是同样怕伤及丹妮莉丝,他早就用魔帆这些烦人恼人的长脖子给切断了。让这些讨厌的脑袋再到处乱咬。

    但他不知道丹妮莉丝的恢复能力怎么样,准确的说,是能否断肢再生,而且还是头颅这么重要的东西,所以不敢随意动手。

    要知道,丹妮莉丝此时的战斗力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只能卖萌怒吼的战五女王渣。虽然无法杀死易嚣,但已经比温妮强大无数倍了。

    这对目前战斗力薄弱,缺少人手的巫师一方来说,就是一个难得的助力了。

    “心!”

    因为有些胡思乱想的缘故,易嚣在战斗中稍不留神。终于被丹妮莉丝所攻击到,而没有来得及躲避过去,当听到斯塔克的提醒时已经有些晚了,丹妮莉丝那颗长着头发,似乎是本体的脑袋已经来到了易嚣的面前。

    正张开大嘴,露出里面没有舌头,密密麻麻全是层层叠叠牙齿的上下颚,恶狠狠的向着易嚣用力咬来!

    易嚣躲闪不及,但没有什么惊慌,他微微怔了一下,迅速将自己的全身覆盖上了一层牢不可破的铁盾魔法。

    这种金属能量可以将巫师变得比金属还坚硬,不仅远超普宛属,甚至还超过了某些魔佛属的硬度。

    易嚣在发现自己来不及躲避之后,在一瞬间就想到了两种方法,一个是利用空间能量直接转移出去,这是最安全的,但也容易发生意外,第二个,就是利用防御魔法硬抗。

    在犹豫了一秒钟不到之后,他就决而行硬抗,虽然丹妮莉丝的咬合力很惊人,但如果自己全力催动魔力,她仍然无法伤害到自己。

    最多就是有些强烈的震感,像是被人重击了一记闷拳一样。

    易嚣对自己的魔法有信心,也有信心崩掉丹妮莉丝的几颗牙齿,被她追了这么久,易嚣也是有脾气的,将她的牙齿崩掉,也是在警告她不要这么嚣张。

    魔力瞬间扩散,易嚣完成了魔力交替,但下一刻,预想中丹妮莉丝的攻击却没有到来。

    只听见“咔嚓!”一声,那张头颅的巨口狠狠的咬在了易嚣身前的空气中,发出令人倒牙的清脆磨合声。

    但是这颗头颅并没有就此退去,它表面的金色毛发迅速延伸,像是有生命一样,一股股的开始向易嚣缠绕,很快就将他裹了个严实。

    “.”动弹不得的易嚣眼皮子跳了跳,他感觉自己在青筋直蹦。

    丹妮莉丝是一头巨龙啊,她又不是烟寡妇毒蜘蛛之类的东西,怎么吃东西之前还要给食物储存起来,还是用蛛丝缠绕这样的方法,难道巨龙和蜘蛛有亲戚关系?

    然后,易嚣感觉自己被抛了一下,接着似乎掉落到了某种硬地面上。

    当然,就算被包裹成了一个木乃伊,易嚣也没有惊慌,这些发丝很结实,无论是切割还是拉扯都很难拽断,但这也仅仅局限在物理层面上,它并没有像结界或是某种魔法生物一样切断易嚣与魔法的联系。

    所以只要他愿意,有很多种方法脱离这里。

    被裹成木乃伊的感觉很糟糕,看不见外界的感觉更糟糕,易嚣不想再这里就待,虽然这种发丝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但易嚣似乎觉得自己有些过敏。

    他很快就燃起火焰,因为看不到外界的缘故,易嚣并没有燃烧自己的全身,而是在胸口和手臂附近点燃了自己。

    魔法火焰缭绕着易嚣,很快就将发丝烧开一个大口子,易嚣挣扎着将自己从散落的到处都是的凌乱发丝中解脱出来,然后用手撑着地面,直起了半个身体。

    他左右望了望,很快就看清了此时的情况,而看清楚之后,易嚣发觉好像有什么不对。

    斯塔克就站在一旁,已经解除了武装,正摘下面罩,坐在一颗大石头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挣扎。

    至于丹妮莉丝,也就是那只巨龙怪物,则仍然趴在不远处,似乎还没有移动,但九颗脑袋正张牙舞爪着,仿佛漫天飞舞的妖魔一样,戏虐的看着自己。

    天哪!鬼知道是怎么从那个连鼻子都没有的圣诞袜马脸上看出戏虐的!但易嚣就是有这个感觉,感觉面前这个讨厌的家伙是在笑话自己。

    一些被烧断的金色长发锲而不舍的从易嚣脑袋上滑落到他鼻子上,让他有些发痒,易嚣轻轻吹了口气,将那些发丝从脸上移开,看着面前的情况,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下一刻,丹妮莉丝那只长着头发的脑袋再次凑了过来,似乎是嗅了嗅味道,它突然出声说道,“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肖恩。”

    “但对你不询问我意见就将我变成这样的做法,我还是很生气,所以这就算是我对你的不满和发泄了。”那颗头颅她说道。

    遥远的塞外海底,已经被几乎冻成冰冻衅人们终于找到了易嚣想要的那个东西。

    在海底深处闪烁着黄色光芒的戒指,它们将它捞上来,然后回到岸边,一起好奇的在地面上围观着。

    然后一个衅人拿起来了它,“叽叽咕?”其他的幸伙们似乎愣了愣,然后突然开始叽叽咕咕的吵起来,紧接着,让易嚣扶额的日常追赶又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