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自由者〕〔仙界科技〕〔伊森的奇幻漂流〕〔遍地都是技能树〕〔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女教师的贴身高手〕〔你好,审计官〕〔霸道老公放肆爱〕〔仙凡于世〕〔神级黄金指〕〔闪婚蜜爱:墨少的〕〔独宠小萌妻〕〔甜婚蜜令:权少宠〕〔[综]炮灰终结者〕〔都市超级医仙〕〔霍少的闪婚暖妻〕〔独家盛宠:总裁的〕〔剑指问天〕〔神级都市练气士〕〔医女当家:带着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三十一章 路程
    “噼啪!”

    燃烧着的篝火偶尔迸溅出火星,跳跃在有些发黄的几块石头之间,阴暗的火光照耀在硒一旁的易嚣脸上,仿佛为他披上了一层阴影。

    易嚣脑袋上扣着一个大兜帽,他将自己隐藏在烟暗中,谁也看不清他的面孔。

    寒风呼啸着,在这片有些荒芜的树林中发着怪啸,原本葱葱郁郁的叶子已经掉落,大片大片茂盛的森林变得枯萎和凋零。

    凛冬已经席卷下来,植物们都开始枯萎,世间万物没有能够躲过这诚冬的,此时森林有些褪去的青草绿色上已经隐约可以见到晶莹的寒霜和雪花。

    在一片背风的空地上,几块石头搭起的篝火正熊熊燃烧着,易嚣坐在一旁,温妮靠在他身上有些昏昏欲睡。

    其他人也都散落在周围,他们纷纷低着头沉默不语,有的摆弄着手中的机械,也有的啃着烧熟的烤肉,气氛显得有些有些让人沉闷。

    斯塔克不成样子的斜躺在一棵倒下的空心枯木旁,扭扭歪歪的,盔甲并没有解除,但敞开了面具和钢铁胸甲,正有一搭没一搭的眯着眼睛喝酒。

    那酒是从营地的废墟中找到的,白港本地的产出,味道让人不敢恭维,但随身带着的工具箱早就被喝空的斯塔克已经好久没碰到酒了,也就将就着了。

    巴里坐在一旁发呆,火光照耀在他仍然有些稚嫩的脸上,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或许在怀念中城的日子。

    阿娅和麦子两个幸伙正靠在一起№在一张毯子下鼓鼓囊囊的。可能已经睡着了。开能和谷莫在一旁看守。

    奇怪的是,丹妮莉丝并不在这里。

    “咚dd隆!”

    但从不远处突然传来的巨响和大地的震动,相比可以很好地解释丹妮莉丝的去处,或许不在这里,也离几人不远。

    从来到冰与火世界后,他们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外宿营了,哪怕是平时最喜欢享受和舒适的斯塔克,也有了十几次野外求生的经验。

    械,m.

    更何况,易嚣的魔法帐篷和一些锌俩让所有人根本不用为安全睡觉和食物发愁。

    只是。。气氛有些奇怪罢了。

    人类是一种群居的生物,哪怕他们以前在营地的时候,也很少与其他普通士兵和普通的贵族平民交流,但只要生活在热闹的大环境中,就不会让人感到孤单。

    但现在。。显然那一丝心安已经不在了。

    骑着飞龙一路上南下飞来的时候。几人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人影,似乎整个世界都没有人烟的存在了。他们也看到了一些村落和小的城镇,但都已经成为废墟,火烧火燎的,甚至还可以感觉到刚刚熄灭不久的余温。

    没有一个活人幸存下来,而且连尸体都不剩下。

    显然异鬼已经来了,它们南下了,而且给人类的文明带来了冲击式的毁灭,所到之处没有人能够幸存。

    丹妮莉丝前去堵截异鬼的军队随着营地的毁灭而付之一炬,南方诸城的人类贵族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就是不知道他们组织起来的军队能否挡得嘴鬼。

    有了白港和无垢者的前车之鉴,易嚣倒是觉得很难。

    说实在的,人类并不是异鬼的对手,那些生物拥有先天的优势,力量,身体的强壮程度都不是人类可以比拟的,甚至传说它们根本就没有心灵,冷血无情。

    人类唯一的优势可以说就是数量了,因为异鬼很少,甚至都不过百,但在它们可以唤醒尸体的魔法面前,这一优势就转变为了劣势。

    易嚣觉得哪怕是骑兵冲锋,事实上也无法消灭异鬼,更不要谈彻底消灭了。

    因为知道它们躲起来,人类就根本找不到,落单的杏士兵就算找到了,恐怕也不是异鬼冷兵器碰撞间的对手。

    然后它们就可以复生尸体,就算是骑兵冲锋也是会死人的,如果焚烧的速度不够快的话尸鬼就会越打越多,而人类却越来越少。

    而且就算骑兵最后消灭了面前的敌人,恐怕也只是一些没用的尸鬼炮灰罢了,用敌人的力量来对付敌人,异鬼是所有一切活着生灵的敌人。

    那些来自布拉佛斯活跃在人类世界的无面者刺客,拥有强大武力竞技场第一的勇者,甚至是那些掌握了神秘力量的男巫,都会在异鬼的洪流下被一一摧毁。

    易嚣甚至已经看到了一个个属于人类的,宏伟的商业城邦和壮丽的城市被摧毁,它们倒在夕阳落下的战火之中,被尸鬼的浪潮所淹没,最后变成一片死人的乐园和国度。

    该如何阻止异鬼。。易嚣在思考这个问题。

    如果说有狼人和吸血鬼还在的话,或许可以用数量的优势来对抗尸鬼,因为它们同样也是一个以扩张性而闻名的种族,并且单体实力要比尸鬼这种炮灰强劲得多。

    易嚣当初已经做好了,最不济就让所有人类转化为狼人和吸血鬼,将整个维斯特洛大陆变成这这两者天下的准备,毕竟人类的所创造出的一个个辉煌城市和闻名被吸血鬼和狼人所踏足,总要比被异鬼践踏要好。

    前者也勉强算是人类的近亲,至于后者。。它是人类,但已经死了。

    只是现在,随着营地的陷落,易嚣已经找不到狼人和吸血鬼了。

    诚然,他的实验室中还存储着不少狼人和吸血鬼的血样,甚至还有几个标本。但并没有活着的**生物。

    毕竟这种狼人算不上什么强大的媳物。易嚣当初也没想到会全军覆没。也就没有对此做储备。

    那些血样和标本不能拿出来使用,因为还不成熟,狼人和吸血鬼的起源是一种介乎于魔法和科技还有诅咒三者之间的存在。

    它不完全是因为魔法才诞生的,也不是因为上帝的诅咒而出现的,更不是血液的变异而催生的,它的起源在三者之间,是一种非常神奇的存在。

    就连易嚣也没有完全搞懂,起码他现在不能大规模的制造这两种存在⊥算能够制造出来也是一些非常低级,没有什么神智,甚至有大量后遗症的狼人。

    虽然易嚣并不心疼人类,如果牺牲少部分人转化就可以挡嘴鬼,他完全会这么做,但这没有用。

    因为它们连炮灰都不如,甚至会自相残杀。

    易嚣需要一个引子,也就是两族始祖般的存在,然后他的很多魔法就可以起到效果,直接用魔法能量来改变它们。

    但这始祖也不是那么好做的。易嚣没有在吸血鬼中发现够资格的,狼人里只有瓦里斯才够格就连丽萨都不行。

    只是瓦里斯随着营地的陷落寿不见。估计已经死了。

    易嚣在他身上下了追踪咒,这样一个重要的狼人易嚣不可能不留一手,但现在他感受不到丝毫魔力波动的存在,这只意味着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死了。

    肯定还会有狼人以及吸血鬼存活,但现在要找他们无异于大禾针,而且他们很可能在逃过一劫后就会出海。

    厄索斯同样是一片非常繁荣的大陆,上面生活着很多人类,有人类的地方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乐土,而且异鬼还无法追过去,起码一时半会不能。

    所以与其走老路,不如思考思考如何用魔封决问题吧。

    实在不行。⊥只能用那个魔咒了,就是不知道需要多少代价,代价或许可能会昂贵一些,但能让丹妮莉丝欠下一个大人情,并为以后帮助自己打下基础,倒也是值得。

    当然,营地的陷落与自己有关系么,易嚣并不确定。

    提利昂。尼斯特兄弟,从弥林跟随而来的灰虫子和巴利斯坦,还有新加入的布兰一行人以及女巫梅丽珊卓,和近万白港的逃难平民,他们可能都随着营地的陷落而死在了那里,逃过一劫的可能性非常小。

    易嚣再将丹妮莉丝救活之后再次考察了原地一番,没有找到鱼梁木的存在,但是检测出了它的魔力波动,哪怕时隔这么久仍然对易嚣的魔列反应。

    是布兰打破了易嚣留下的魔法护盾。

    而且丹妮莉丝后来也复述了当时的嘲,魔法罩非常结实,甚至几万尸鬼覆盖在上面也没有一丝一毫动摇的趋势,但紧接着布兰想要用绿先知的魔法帮忙,在一种未知的魔力冲突爆发下,魔法罩才破裂的。

    与易嚣无关,因为这完全可以排进伊耿历300年花样作死大赛的前十了。

    但易嚣却总是不自觉地回想这件事,在他的脑海中,记忆里,与那颗似乎比太阳系都要巨大的怪物交相辉映,一直交替不止的出现着。

    尤其是随着营地勘察的不断深入,这种芋也愈加的深刻,哪怕已经离开营地一天多的路程和时间了,易嚣仍然会时不时的想起。

    很奇怪,对于易嚣来说,但也算是某种新鲜的体验了,虽然他并不是很喜欢这种体验。

    所以一路上易嚣一直沉默寡言,其他人似乎也无心交流,所以整支队伍才略显得有一些沉闷,在黄昏照耀下的荒野山峦间,这种沉默更让他们蒙上了一层仿佛寂静的孤独。

    就像是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们这些人了一样。

    易嚣用力将手中的笑折断,然后抛进了篝火当中,跳跃的火焰发出一阵欢呼般的雀跃飞快的窜起火苗,然后将这一形树枝吞噬不见,变得更加炙热。

    “沙沙,沙沙。”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烟暗的森林中却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几人立刻警觉起来,但发现是脚步声过后,斯塔克又懒塌塌的放松下去。

    很快,丹妮莉丝的身影从烟暗中走了出来。

    她身上穿的已经不是最初易嚣递给她的披风和狩猎服,而是一件与原来风格非常贴近的蓝白纱衣,这种衣服似乎是厄索斯的特产,那里常年炎热,才会喜欢穿这种东西。

    来到维斯特洛之后因为凛冬降临的关系,这样单薄的衣服丹妮莉丝已经很久没穿了,只是她现在的身体不同于以前,就算只是薄薄的一层,也不会畏惧严寒。

    当然,这件衣服也是易嚣提供的,在丹妮莉丝义正言辞的要求下。

    黄昏的夕阳余晖洒落在丹妮莉丝的身上,仿佛为她铺上了一层面纱,让她如同从森林中走出来的女神一般,但易嚣却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因为他在其中嗅到了一丝不怎么好的味道,哪怕是清水也无法洗净。

    似乎注意到易嚣的皱眉,丹妮莉丝抬起右臂拢了拢头发,水珠顺着她的动作慢慢从玉臂上滴落下来,“怎么了?”她好奇的问道。

    丹妮莉丝的容貌相比之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准确的说是美化,还有她的性格,虽然看上去仍然很严肃,但却没有以前那么寡言了,她似乎放下了一些包裹,对什么东西都开始好奇起来。

    是力量,力量给予她的新生,她的自信,哪怕之前丹妮莉丝成为了弥林的女王,她仍然兢兢业业生怕迈错一步,因为她知道自己仍然不够强大,她仍然无法做到很多事情,她的力量都来源于她周围的人和无垢者军团,还有三条龙。

    看上去强大无比,但实际很脆弱,甚至从内部都容易被瓦解掉,所以丹妮莉丝一直敝着她威严的外表,对待敌人,对待陌生的一切,并且急于到达目的。

    但现在,她失去了周围所有的一切,包括三条龙,却得到了力量,丹妮莉丝就是龙,她就是力量。

    丹妮莉丝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正在慢慢转变。

    “没什么。”易嚣曳。

    哪怕丹妮莉丝却溪流中洗了个澡,却仍然无法洗清一身血腥的味道,成为了九只脑袋的巨兽之后,虽然她可以敝着人类的外形,每日仍然需要大量的进行进食。

    普通人的那点食物和饭量根本无法满足她,而且在怪物的形态下,她也根本不在乎食物的口感和生熟,几乎可以吞掉一切。

    易嚣自然无法为她提供食物,他可以保证斯塔克几个正常人类的饭量,并且通过家养蝎灵的伺候吃的精美一些,但无法满足丹妮莉丝的食欲。

    还好,维斯特洛大陆有着大量野生资源,而且不受保护,完全可以提供给丹妮莉丝满足进食的需求,现在丹妮莉丝已经是冰与火世界食物链的顶峰了,如果不出意外有其他什么乱入存在出现的话,没有生物能够威胁到丹妮莉丝。

    这让易嚣不自觉的联想到丹妮莉丝成为铁王座女王之后的生活,看来她的臣子和臣民每日要给她提供大量的食物猎物了,或许她应该自己出去捕猎。

    这可真是一个活在故事里的女国王,童话和传说中那些食人愚蠢以及奇奇怪怪的国王真的出现在了冰与火这片中世纪的土地上,龙之母丹妮莉丝将传说变为了现实。

    而且。。似乎不止浓郁的血腥味,易嚣皱着眉头,丹妮莉丝身上还有****的味道,人类这样的味道不明显,易嚣自然感觉不出,但丹妮莉丝不同,她现在是龙,强烈的魔力波动就像烟暗中的明灯,让易嚣想不觉察都难。

    只是,这要靠什么解决,山树林中除了野兽就是猛兽,还有易嚣的飞龙,想了想,易嚣还是觉得不思考这个问题的为好。

    与丹妮莉丝打了个招呼,易嚣抱起温妮向帐篷走去,夜已经深了,他也不会真的和温妮在野外过夜。

    “他就交给你了。”易嚣冲巴里一点头,向已经醉倒在树干旁的斯塔克示意到,“我可不想因为感冒这点新就浪费魔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