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生世界争霸〕〔人道崛起〕〔绝天武神〕〔绝品捉鬼师〕〔超级客栈〕〔天帝传〕〔娇宠农门小医妃〕〔超品巫师〕〔花式作死的位面商〕〔玄天造化功〕〔修真者重生都市〕〔无限的世界里只有〕〔重生之妖孽人生〕〔妖帝〕〔鬼王独宠俏医妃〕〔人道至真〕〔九步通天〕〔青山剑尊〕〔帝国支撑者〕〔一遇慕少爱终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五十四章 穿越时空的拦截
    “别说没用的。”这名女巫抓着西斯科的领子用力一抖,然后问道,“我要知道的是巴里艾伦在哪里。”

    被抓在一旁的斯凯并没有反抗,因为她失去了最强大的攻击手段震波,虽然她也是一名经过培训的神盾局特工,但在这些沃斯骑士面前徒手反抗,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他们并不介意杀人,甚至在人死后他们都可以利用某种特殊方式将其复活,斯凯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他们无法做到的,或许只剩下穿越时间了。

    幸存的新人类和人类并不是沃斯骑士和外状神的对手,新人类基地仍然存在的原因就是沃斯骑士一直没有动手,所以他们还在苟延残喘,但现在,无论是什么原因,沃斯骑士找上来了,而结果,也并不出所料。

    斯凯还活着,就是一种幸运,她可不打算自己去找死,战争到了现在,活着的人早已明白生存的可贵,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就不会轻易选择放弃。

    斯凯默默关注着事情的发展,因为她很奇怪沃斯骑士寻找巴里的原因,他们的魔法完全可以追溯出一切,为什么他们还要询问。

    而且他们来的很迅速,很有目标,看起来就像。。直奔巴里而来,这是为什么,巫师可以预测未来,难道是他们看见了什么?那巴里又做了什么让他们这么紧张呢。

    十几年特工生涯的经历让斯凯有条不紊的分析着,整理出一条条线索,而被抓住的西斯科也并没有让她失望。

    “我可。。不知道。。巴里在哪里。”西斯科的脸色都因为缺氧和窒息而发红了,但他仍然强撑着说道,“你们这些怪物。。不是很厉害么,为什么不。。自己看。”

    哦。。不要这样说,斯凯在心中暗呼着,这样说可不对,因为她注意到对方的脸色变了一下,似乎被西斯科的提醒想起来了什么。

    “对。。你不说我都忘记了。。”这名女巫想了一会。突然带着不屑说道,“你们用小手段将自己的思维保护起来,这么久我都快忘记还能记忆了。”

    “不过小手段就是小手段,只要去除掉。你们就没有办法了。”

    说着,她松开双手,将西斯科悬浮在半空当中,然后她伸手抓住西斯科的头皮,仿佛扯稻草一般用力将他向上提拉。

    “啊!啊!!”西斯科发出痛苦的叫喊。但随即就被对方一个魔法变得哑然无声,这只手穿过他的头皮,直接伸入皮层当中,但是却诡异的没有流出血液,就仿佛一个手没入了胶皮手套里一样。

    在西斯科疯狂的扭动和挣扎当中,他的头皮渐渐被掀了起来,没有一丝鲜血流出,但露出了皮肤表面下的森森白骨。

    还好,不需要再深入下去了,因为没有人会对西斯科的大脑感兴趣。要找到的东西就在头骨当中,它与骨头混合在一起,是一种有些发白的特种金属。

    女巫脸上露出感兴趣的表情,然后用魔法将金属从头骨中拔出来,顺便为西斯科止住横流的鲜血,“可以屏蔽心灵魔法和灵魂魔法的金属。。”

    “听说这种金属的原始头盔在一个老家伙头上戴了无数年,你们都没有解读和分析出这种金属的材质,但战争刚刚爆发,你们就在初期实现了量产并开始植入皮下。”

    “我该说战争果然是个好东西么,为什么你们就这么抵制魔法呢。。”

    女巫用一种高傲的神态藐视着西斯科。而西斯科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了,没有死侍的再生力量,就不要学他的那张嘴。

    这种金属是万磁王艾瑞克戴的那顶头盔中的,在魔法之夜降临。多元世界被迫联合起来之后,为了抵抗巫师们几乎无处不在的心灵感知和灵魂控制,新人类不得不召集所有科学家去研究这个头盔的材质。

    但还好,这头盔虽然很神奇,但算不上什么不可复制的神器,用到的金属材料很快就被分析出来。虽然里面包含了很多外星金属,但仍然利用大量资源制造出来了一些。

    起码可以供那些在第一线的变种人与超级英雄使用。

    特工就用不上了,因为没有人敢潜入巫师的控制区,几乎每个巫师都拥有心灵力量,任何人的秘密在他们眼中都不是秘密,除非对方也是巫师。

    这样一来,特工的潜伏和间谍就成了笑话,而在皮下植入屏蔽金属,更是把自己妆点的仿佛烟暗中的明灯一般,既无法感知你的思维,你又不是巫师,你咋不上天呢。

    久而久之,当沃斯骑士们发现前线的新人类无法被感知他们的思维,巫师们也就逐渐放弃了这一点,反正心灵力量并不是巫师们的主要手段,没有了心灵力量,魔法仍然是令人头疼和致命的存在。

    巫师们当然也知道植入金属这点,但并没有什么用,在战争中,你都可以揭开敌人的头盖骨了,还需要心灵的力量去杀死对方么,也只有俘获和拷问的时候才会用到。

    女巫将金属消失掉,然后把西斯科向下落了落,漂浮到与自己平齐的位置上,然后伸出右手,开始读取西斯科之前的记忆,“现在让我来看一看,巴里艾伦躲到哪去了。。”

    虽然说被魔法止住了鲜血,不会出现失血过多和伤势过重的原因,但疼痛仍然存在,就像是没有打麻药的手术一般,西斯科疼痛没有反抗之力,只能任由这名女巫去自己的记忆。

    当然。。他原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

    太平洋基地沦陷所有人转移到一号卫星基地,然后很快一号卫星基地也沦陷。。接着再次转移,抵抗,以及收集人员。。

    一幕幕场景仿佛电影版电光石火的出现在女巫面前,她快速翻阅着,很快就找到了这座不知名星球上的场景。

    有争吵,还有很多科学名词。。科学是魔法的敌人,虽然两者同归殊途,但对于科学女巫可是一点也听不动,但是她将记忆复制了下来。反正有人能看懂。

    然后是巴里艾伦,他的身影也出现在记忆当中,他去哪了呢。。但就在女巫即将得到答案的下一刻,突然。一切都消失了。

    仿佛镜花水月的一场梦,面前的一切都破裂了,记忆,场景,所有的一切。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所有的沃斯骑士都是一惊,但不是因为他们看到的面前这一幕,而是因为他们好像在某一瞬间,仿佛感到整个世界都出现了颤抖。

    “啪!”西斯科掉落到地上,被扒开的头皮如瀑布般向外涌出鲜血,几乎在瞬间他就虚弱的气若游丝。

    而那名女巫更是后退了两步,因为她感受到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她的魔法消失了。

    锵!几乎在同一时间,沃斯骑士中几名同样笼罩在烟袍下的烟衣人掀开头蓬,从他们的腰间抽出长剑。大步走到其他的沃斯骑士面前,将他们挡在身后。

    他们是传统的魔法骑士,相比魔法更加精通格斗,以防的就是这种突发情况。

    不过没等这些沃斯骑士弄明白是什么情况,异变再次发生了。

    仿佛一只巨手抓住了整个宇宙,世界开始挤压和扭曲变形起来,这一次不再是针对在场的某个人,而是关乎整个世界。

    肉眼可见的,面前的空间开始片片迸裂,并且不是最基本层面上的地震。因为所有人没有感觉到一点基地的颤抖,而是空间层面上的,或许还有其他的因素。

    空间龟裂,出现扭曲和虚无。然后再被压缩,甚至达到纸片和哈哈镜般的效果,一个倒霉的沃斯骑士被卷进了某种纸片当中,瞬间他就变得又窄又扁,仿佛从一个维度掉落到了另一个维度。

    “见鬼了!”女巫咒骂一声,慌忙退了几步。这种情况她也没有见过,但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现象。

    斯凯趁机从几个失去魔法的沃斯骑士手中挣脱开,但她的能力同样也没有恢复,仍然没有什么好办法离开,无非就是从一个危机,掉落到另一个更大的危机。

    在场之人中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时间之主还活着的话,或许他就会第一时间叫出这种现象的名字,世界认知的转变!

    世界正在从不存在,转变为存在,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同一时间下不能存在两种完全相同的东西,所以当世界完全由不存在变为存在后,也就是它彻底消失的时候。

    不过虽然时间之主被沃斯骑士直接弄死了,但这里还是有明白人的,比如濒临死亡的西斯科。

    仿佛回光返照一般,他突然惨笑一声,趴在地上,用流满鲜血的嘴巴说道,“是巴里成功了,巴里他成功了!”

    “什么?你说什么?”女巫还是很负责的,骤然听到任务目标的消息,立刻追问道。

    但西斯科已经无法回答她了,因为在这两句话之后,他已经没有了声息。

    女巫的脸僵了僵,露出一个麻烦的表情,或许在为怎么交代而烦恼,但很快她就不需要烦恼了,也不需要交代什么了。

    因为在下一瞬间,整个多元世界崩塌了。

    世界中所有生物存在的痕迹瞬间消失无影无踪,无论你是强横如宇宙生物般的存在,还是渺小如昆虫和单细胞生物般的生灵,在这一刻,全部都消散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它们的思维在这一刻停止,一切的认知也仅仅就到这一刻。

    世界消失了,一切都消失了。

    像是被某种不可名状的力量抹去,它存在的任何一点信息,任何一点痕迹和证明,都被人遗忘和消散,仿佛切断了两条线路间的联系一般。

    不。。不对,或许还有一点联系,还有一个存在,最后一个存在,可以证明这个世界曾经出现过。

    。。。

    对于时间旅行,巴里艾伦并不陌生,他经历过很多时间旅行,而这一次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在一片虚无的烟暗中,他拼命地奔跑,然后很快就进入一片五彩斑斓的光芒地带,到处充满了乱流,这是跨越不同世界的典型现象。

    在这片乱流区域,危险是有的,但并不多,麻烦的地方在于它的多变,多种法则,甚至驳议与人类认知的存在,有时候巴里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在奔跑,因为速度这种感念有时候会被抽走。

    但巴里对于这里已经很熟悉了,他轻车熟路的凭着方向感找到路线,然后利用自身对身体的完美掌握,很快就奔跑出更快的速度,然后逐渐摸到了光明。

    斗篷披在他的身上,飘扬在他的身后,不带有一丝声息,这种斗篷似乎是时间法庭用特殊材料制作的,开始巴里还担心自己的神速力会不会损坏它,后来发现并不需要担心。

    越靠近光明,巴里的速度就越快,那里就是出口,他已经穿越过好几次了,不过愈加靠近出口,巴里的内心就愈加复杂。

    再次面对那个人。。再次回到过去,自己该怎么做,该怎么阻止他。

    这一切会改变了,巴里不知道,他的内心也是模糊的,恐怕在他踏入时间通道之前就是这样的,而没有人知道巴里心中的犹豫。

    但速度并不会随着巴里的犹豫而减缓,随着他与出口的距离快速缩短,仿佛度过了一个恍惚,巴里已经瞬间来到了真实的世界。

    一瞬间从某颗未知的星球来到一座中世纪的大陆,陡然的场景变化没有让巴里出现一丝的不适感,这就是他良好素质的体现,因为多次时间旅行已经带给了他足够的经验。

    而且更重要的是,周围的场景已经在他的记忆当中出现过无数回,他永远无法忘记,几乎在瞬间他就认出了正确的道路,然后身影一闪,人已经划出一条闪电消失在原地。

    他似乎隐约记得当时这座城镇好像被什么幻境包围住,但没关系,不是那股力量,只是一种很普通的幻境而已,对自己根本造不成什么影响。

    不要说他头骨中植入的屏蔽金属,巴里本身神速力构成的心灵防护也足以抵挡一切对于心灵的进攻,那么多年的战争可不是白打的,他也学到了和经历了很多东西。

    时间斗篷飘扬在他的身后,仿佛拉出了一条长长的烟色虚影,像是烟洞一般,城镇这短暂的距离对于巴里而言就像是一刹那,甚至连一刹那都用不到。

    这座中世纪的城镇各处都燃烧着火焰,陷入一片大火之中,但就在火苗晃动间,甚至火苗最轻微的晃动都没有结束时,巴里就已经来到了易嚣所在位置的旁边。

    没有丝毫犹豫和减速,当看到易嚣的右手已经伸向那座冰雕人像手中的戒指时,巴里毫不犹豫的奋力向手臂撞去,同时大声喊道,“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