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泡妞高手在路上〕〔超级抗战系统〕〔我的女人你惹不起〕〔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超级全能学生〕〔哇哦,谢谢你〕〔火葬场旧事〕〔君谋天下之大夏帝〕〔无敌小皇叔〕〔三国之大汉崛起〕〔凌天剑尊〕〔唐残〕〔美妆博主的古代日〕〔我的迟到天后〕〔魔女难求〕〔妻子的欲望〕〔强势甜宠:总有长〕〔狩猎异世〕〔抗战之狙杀行动〕〔绝世民间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五十五章 未知方向
    对于巴里的度,在这段冰与火世界的相葱,易嚣已经习以为常了,他的神力威胁的确很大,不仅仅是它的快,更在于防不胜防。

    哪怕易嚣凭借魔法增强自己的反应度,也仍然无法在巴里袭击的瞬间反应过来,有时候甚至连巫师袍上的自主防御魔法都会慢半分。

    真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能力,论能力的多样性和危险性,变种人和级英雄的威胁并不比巫师低多少。

    面对仿佛闪电般切割而来的巴里,易嚣有些无奈,但也只能迅后退,不要看巴里并没有带起空气的震动或是强烈气流之类的表面现象,但他极致度下隐藏起来的危险仍然不可喧。

    易嚣甚至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如果再向前一步,就会被急而来的巴里击伤,所以不得已他后退了,并放弃了即将到手的戒指。

    或许这枚戒指并不着急在这一时。

    至于巴里为什么会突然进入城镇,并向自己起攻击这件事,易嚣也很迷惑,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要在接下来问个明白。

    如果巴里不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解释,他一定会让巴里明白为什么童话和传说故事中巫师总是扮演反面角色和邪恶的那一面,易嚣的心眼也没大到哪去。

    微微后退一步,几乎就在同时,巴里擦着易嚣的巫师袍闪了过去,虽然神力已经最大限度的抵消了物理法则,但仍然掀起了少许的气浪,刮得易嚣脸有些痛。

    闭上眼睛,易嚣感觉更火大了。

    易嚣的内心可没有表面那么从容,因为他被巴里逼退了一步,刚刚他看上去险之又险的从容避过了巴里,但那实际是他唯一能做的动作,后退是唯一的疡,不然为什么易嚣不向前呢。

    而且看清面前梅丽珊卓的冰雕后。易嚣更是现黄灯戒指不见了。

    准确的说,是戴着戒指的手臂一同不见了,从冰雕的小臂出梅丽珊卓的胳膊被硬生生的扭了下来,露出森森的白骨茬子和鲜红的肌腱。虽然因为冰雕的缘故没有大出血,但仍然流血不止。

    是谁做的显而易见,易嚣想要这枚戒指,但他是个文明人,都控制对方了。肯定不会将她整个胳膊拔掉。

    也只有巴里能够利用刚刚的神力一瞬间掰断梅丽珊卓的胳膊。

    这个想法可不明智,他为什么这么做,就算他能抢下戒指从自己面前离开,难道巴里就能离开这个世界不成,或者说。。他真的可以离开。

    如果没记错的话,七灯军团就是巴里所在世界的阻止,他不会一开始就知道了吧,难道又是一初谋?

    几乎在一瞬间,易嚣的脑洞就已经到了无穷大,不得不说〈自恶魔和第二世界的多方算计已经将易嚣搞得神经衰弱了。

    但好在,就当易嚣琢磨着是不是先下手为强,给巴里来一死咒的时候,巴里姗姗来迟的解释到了。

    “老朋友,听我说,我没有恶意。”

    陌生和古怪的用词传入易嚣的耳朵当中,让他不由得有些奇怪,转过身,这是他才来得及好好打量巴里一番,而这一看。易嚣立刻就现不对的地方。

    “你是谁?”易嚣的目光迅在巴里身上扫过几个来,他的机械手臂,虽然只露出半个下巴,但能明显感到冷酷的表情。还有比他芋中,巴里瘦弱的身体强壮了无数倍的肌肉,然后说道,“你不是巴里。”

    这是显而易见的问题,因为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巴里不会披这样一个傻兮兮的斗篷。

    虽然他本身的审美就已经够糟糕了。爱穿紧身衣,而且是红黄相间的健身体,天哪,真是够了。

    但他仍然不会穿斗篷这样的东西,这不是和他,而且没有看到么,这件斗篷都要从巴里身上掉下来了,他都没有觉,显然不是常穿的习惯,或许是别人刚刚给他的。

    而且那只机械手臂又是怎么事,难道自己进城镇刷了个副本的时间,巴里艾伦就变成巴基艾伦了?冰与火这中世纪的制造业也无法完成高精度的装备制作啊。

    在加上他气质的转变,那股军人的铁血作风怎么掩饰不住,以及身体的壮硕程度,生了什么已经不难猜测了。

    巴里艾伦最擅长的是什么,显然是穿越时间,虽然易嚣认为他是进入某种大脑频的特殊状态而不是穿越时间,不然有驳于时间驳论,但现在看来,似乎他真的穿越时间了,因为只有这种可能性最大,虽然易嚣也很不想承认。

    任何细节实际都可以化作有用的线索,易嚣仅凭对方的外表就推测出很多东西,但具体的事实,他还需要对方亲自验证。

    似乎是对易嚣的不相信早有预料和准备,巴里没有犹豫太多,而是苦笑一声,直接摘下了面罩,露出了一张满是伤痕的面孔,“看吧,是我。”

    巴里的容貌比之前有了很大的变化,甚至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虽然他看上去大体的轮廓没有生改变,但却在鼻子的部位有了一道深深地划痕,一直贯穿下去,占据了他面孔的大半面积。

    但好在,他看上就像是成熟般的巴里一样,易嚣还是能够认出来的。

    虽然看到这里,易嚣已经相信了七七八八了,但是他嘴上仍然说道,“如果你只是单纯指样貌的话,那么我不得不说,这可能是最不可靠的证据了,起码我就有数十种方法变得与你一模一样,介意给我根头么。”

    “复方汤剂么。”巴里继续苦笑道,“很古老的药剂了。”

    “你知道?”易嚣皱皱眉头。

    “我知道很多东西,可不只有复方汤剂这一点。。哦对了,不要用你的心灵魔法去刺探我的大脑了,很吵。”说着,巴里似乎想到了什么,皱着眉说道。

    “没想到你这个时候就开始用心灵魔法了,难道这么长时间你一直都在观察我们的记忆和想法?我记得你说过你没有这么做。”

    易嚣有些尴尬,他摸了摸鼻尖,讪笑道。“我说的是实话,我没用过心灵魔法去探测你们的记忆,那样容易被现,比如现在。而且你们那也没什么我想知道的。”

    “此时算作特殊情况吧,毕竟你的出现太古怪了,想来你记忆的当时,也没有这样的见面情形吧,有么?”

    说道最后。易嚣又反问了一句,不要衅这一句,这是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因为谈话到了现在,双方基本已经可以确认下来对方的身份了,易嚣也觉得巴里是穿越了时间。

    那么就关乎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时间到底是如何运行的,如果说巴里的记忆当中有这次见面的话,那么他就是从未来到过去弥补未来,因为未来造成了过去而造成了未来。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的确证明了巴里穿越了时间。但这样也就麻烦了,这样的时间怪圈是最难解释的,因为这几乎是一个死循环。

    但同样,如果不是,巴里的记忆中没有这样的嘲,那么他如何能够证明他穿越的就是时间,历史和时间线相似的平行世界多了去了,说不定他穿越和改变的就是一个平行世界呢,而在原属于他的世界,闪电侠却寿了。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从真正归属的世界离开,来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遗忘了那些担心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但自己却根本不清楚这一点。还以为活在真实的,原本的世界当中,真是可怕,就仿佛做了一场漫长的,不属于自己的噩梦。

    “没有。”听到易嚣的疑问,巴里将面罩塞进腰带。然后答道,虽然漫长的战争生涯似乎洗清了他的软弱和犹豫,但似乎并没有增加他的智商,巴里恐怕连易嚣隐藏的意思都没有听出来。

    易嚣的瞳孔猛地一缩,眼睛眯了眯,“哦。。是么。。”他含糊着说道,“不过你竟然可以抵挡我的心灵魔法了,这倒是没有想到,你也没受到幻境影响?”

    实际随着梅丽珊卓被冰封起来,周围的幻境已经开始缓缓解除,此时城镇周围仍然陷入一片大火和幻境当中的原因,实际是因为易嚣。

    他与梅丽珊卓有一些事情要解决,而他并不想其他人知道,于是他就暂时用幻境来掩盖一下。

    反正对于易嚣来说,梅丽珊卓的魔法实在太过粗略,他完美的衔接不会让任何人察觉到有什么不妥。

    比如易嚣此时就看到丹妮莉丝正化作人形坐在一处废墟的石板上,而开能刚刚把斯塔克从废墟里挖出来,他还没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呢。

    “嗯。。一点屑巧。”巴里慢慢的说道,然后并没有隐瞒,“这是神力赋予我心灵的防御,来自闪电的保护,你的魔法很难入侵进入。”

    “当然,也有别的保护方法,我就不清楚了,毕竟你们巫师的力量太过诡异,总需要一些双层防护。”

    易嚣再次皱了皱眉头,他从巴里的用词当中听到了某些可能不太好的消息,巴里显然是从未来而来,不是过去,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狼狈,不仅脸被划伤,就连胳膊都少了一条。

    听他的语气。。似乎有关巫师,不能不让易嚣往坏的方向去想。

    不过虽然像是这么想的,但易嚣仍然不会相信巴里,他出现的太诡异了,不拿出点实际的证据来,易嚣也不会凭感觉就相信他。

    而如果巴里真的是有备而来,他一定会有所准备。

    “你对巫师了解的很深,那你一定清楚,一个人伪装成另一个人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我仍然不能相信你。”

    “如果我知道一些事情呢。”

    “什么事情?”易嚣反问道。

    “比如。。你如斯塔克在很久以前密谋的一些事情,要知道,有些情况可并不能仅仅从表面观察。”巴里的嘴角终于勾出一丝笑容,这可真是难得,因为以前的巴里很爱笑,但面前这个,似乎有些严肃过头了。

    “你是说我一开始就察觉到这个世界可能存在有恶魔的计划么,的确,那时候它们可能在监视我,所以我暗中找到的斯塔克,最后他也很配合我将恶魔一网打尽,但这件事已经生了,所有人都清楚,这并不能证什么。”

    生的事情,自然无法用来证明未来,但易嚣相信巴里不会出现这样的错误。

    果然,听到易嚣的否定,巴里再次露出一个笑容,他说道,“我说的可不是这件事,而是另一件,你知道的,还没有生的,那个大计划。”

    “哪个计划?”易嚣皱起眉头,他果然知道很多东西,如果他说的是那件事的话,就可能真的证明这是来自未来的巴里,因为这个计划被易嚣藏得很好,如果暴漏了,相信他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和安全。

    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巴里也放松下来,“就是那个不能说的事情,事实上,我也非常佩服你,它一直被掩埋的很好,就连当初的我都骗过去了。”

    易嚣沉默了,再过了一会之后,他突然问道,“那我成功了么?”

    “当然成功了。”巴里的答没有一丝犹豫,但成功的有点过头了,巴里又在心中加上了一句,没有说出来。

    罕见的,易嚣似乎有些放松下来,“怪不得所有人都喜欢先知,能够提前得知未来的感觉真的不错,虽然未来从我知道的那一刻起就生了变化,但我。。还是非常想知道,这就是人类么。。”

    没有等巴里对自己的感慨表看法,易嚣继续问道,“那既然我成功了,你还穿越时间来做什么,碰到麻烦了么。”

    “当然,你看我的样子像很好么。”巴里没好气的说道。

    易嚣打量了他惨兮兮的样子,失去的手臂和疤痕,显而易见,“不怎么好。”他耸耸肩说道,“这要多大的麻烦才会让你变成这样,太麻烦的事情,我可不会去管。”

    巴里有些失笑,这个时间段的易嚣性格还是那么懒散,没有改变,但随即,他就脸色一变,严肃说道,“事实上,你该关心的不是多大的麻烦,而是麻烦是什么。”

    易嚣显然被巴里突然严肃起来的语气怔了一下,他不明白为什么,也没有从时间旅行的轻松环境中反应过来,但还是配合着问道,“那。。是什么?”

    此时巴里的眼睛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松,萨代之的是一片平静,甚至有少许杀意,在听到易嚣的这个问题后,他静静的盯着易嚣,然后吐出了一个字,“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